《法官和他的刽子手》

第08章

作者:长篇小说

第二天早晨,老深长根据一定的经验期待着若干不愉快,他是这么称呼自己和路兹的摩擦的。“只知道过星期六,”当他步行过阿尔顿堡桥时心里思量着,“官僚们嘻嘻哈哈完全昧了良心,他们整星期不作一点聪明事。”贝尔拉赫穿着一身黑,因为十点钟将举行施密特的葬礼。他不能逃避它,就是这件事激怒了他。

封·许文迪刚过八点钟就来访,不过没去见贝尔拉赫,而是到了路兹这里,钱茨刚刚向他报告了前一天晚上发生的情况。

封·许文迪和路兹属于一个党派,是独立的、保守的自由社会主义党,由于积极活动,由于共同进餐,再加上并肩参加理事会议、他们彼此已经以“你”相称,虽然路兹没有选进议会;因而封·许文迪在伯尔尼警察局声称,一个名唤路西乌斯的人民代表,绝不可能作这类蠢事。

“其是无奇不有,”他那肥胖的身材还没有出现在门口,便能听见他的声音,“你的伯尔尼警察局的人,干的是什么啊,尊敬的路兹,开枪射杀我的当事人加斯特曼的狗,一条罕见的南美种狗,还打断了文艺演出,阿纳托尔·克劳斯哈尔一拉法艾里是世界闻名的钢琴家。瑞士人毫无教养。没有世界观念,没有丝毫欧洲思想的痕迹。只有一个办法对付他们,让他们去当三年新兵,受受教育。”

路兹一看到他的党内同伴出现就脸色苍白,害怕他的无止境的长篇大论,他请封·许文迪坐下。

“我们目前正陷在一件最最困难的侦察案件里,”他故作惊人地说道。“这些你全明白,这个案件是那个青年警察的主要任务,用瑞土尺度来衡量他是极有才能的。那个老探长,他也参与此案,则是一块锈铁,这是我的看法。我很可惜那条罕见的南美种狗的死,我也养狗,也爱狗,我也会对它们进行特殊的、严格的训练。恰恰是人类对于犯罪完全缺乏想象力。我方才想到芝加哥,我看我们的情况简直是可怜。”

他中断了片刻,吃了一惊,因为封·许文迪目不转睛沉默地凝视着他。然后他接下去讲,但是口气完全犹豫不定了,他想知道,被杀的施密特是否星期三曾在封·许文迪的当事人加斯特曼家作客,正如警察局根据一定的理由所断定的那样。

“亲爱的路兹,”上校回答说,“我们两人之间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们警察局的人对此完全一清二楚;难道自己会不知道自己干的事么。”

“您这是什么意思,国会议员先生?”路兹慌乱地问,不自觉地又用您字称呼;因为他从来没有习惯用你字称呼。

封·许文迪往后一靠,两手对握放在胸前,露出了牙齿,摆出一付姿态,是一位上校兼国会议员这种地位的人所具的姿态。“博士先生,”他说,“现在我倒真正想弄明白,为什么你们总是把我们勇敢的加斯特曼和施密特案件纠缠在一起。在尤拉山区那边发生的事,真使警察局名誉扫地,我们早就没有盖世太保了。”

路兹好象从云端掉了下来。“为施密特案,我们怎么对你们那位当事人卡住脖子不放啦?我们和他素不相识。”他窘迫地问,“我们总不能对一件谋杀案丝毫不加调查吧?”

“要是你们丝毫不曾想到施密特化名普郎特尔博士,以慕尼黑的美国文化史讲师的身份参加了加斯特曼在他拉姆波因寓所举行的社交活动,你们警察局全体人员理应以缺乏侦察能力无条件地被解雇,”封·许文迪断言道,激动地用右手的手指叩击着路兹的写字桌。

“对此我们确实一无所知,亲爱的奥斯卡,”路兹说,大感轻松,因为就在这一瞬间他记起了他久久想不起来的这位国会议员的名字。“我也同样怀有极大的好奇心。”

“啊哈,”封·许文迪干巴巴地应了一声,沉默了。这对路兹越来越意识到自己处于下风,凡是这位上校希图从他这里得到的,他将不得不在切方面步步退让。他无助地瞧着特拉夫勒的画,瞧着行进的士兵、飘动的瑞士旗帜和坐在马上的将军。国会议员怀着确实的狂喜注意到预审官的窘迫情状,最后随着“啊哈”一声,他同时添加一句道:“警察局也怀有极大的好奇心;警察局也对此一无所知。”

何等不愉快,封·许文迪无情的手段使他陷入不能忍受的境地,但是预审官仍然必须承认,施密特去加斯特曼家既非工作任务,也没有让警察局方面知道他在拉姆波因的访问。施密特所采取的纯粹是私人行动,路兹无力地结束了自己的解释。可是施密特为什么采用化名,对他至今仍是一个谜。

封·许文迪弯下身子用一双布满红丝的服精瞧着路兹。“这就说明了一切,”他说,“施密特是在替一个大国当间谍。”

“你这是什么意思?”路兹问。比方才显得更为狼狈。

“我认为,”国会议员说,“现在警察局首先必须查清,是什么原因促使施密特去加斯特曼家的。”

“警察局首先必须要对加斯特曼进行调查,亲爱的奥斯卡,”路兹反驳说。

“加斯特曼对警察局毫无危险,”封·许文迪回答,“我也不愿意你或者你们警察局中的任何人和他交涉。这是我的愿望,他是我的当事人,而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使他的愿望得到满足。”

这个肆无忌惮的答复几乎压倒了路兹,使他最初几乎无言以对。他点燃一支香烟,昏乱中没有向封·许文迪敬烟。然后他在自己的椅子中坐正身子,对答道:“施密特曾去加斯特曼家,这是个事实,很遗憾,警察局不得不向你的当事人进行调查,亲爱的奥斯卡。”

封·许文迪没让自己受迷惑。“事实迫使警察局首先得和我打交道,因为我是加斯特曼的律师,”他说,“路兹,你遇见我应当高兴才是;我不仅愿意帮助加斯特曼,也愿意帮助你。当然整个事件使我的当事人很不愉快,但是你应该比他更为苦恼,因为警察局到目前为止尚没有一点成绩。而且我还很怀疑你们在这个案件里会有任何一点线索。”

路兹回答说。“警察局几乎把每一件谋杀案都破获了,这是有案可查的。我同意我们在施密特案件中遇到了一定困难,但是我们过去也遇到过这样情况的。”——他中断了片刻——“我们先记下值得注意的结果。因此我们自然而然要到加斯特曼那里去,这也就是加斯特曼派你到我们这里来的原因。遇到麻烦的是加斯特曼,而不是我们,是他必须说明施密特事件,而不是我们。施密特曾经在他家,尽管用的是化名;恰恰就是这个事实使警察局有责任同加斯特曼进行联系,因为被害者的不平常行为首先就要加斯特委负责。我们可以和加斯特曼达成协议,但只能在这样的条件之下,那就是你能向我们作出完满的说明,为什么施密特用化名访问你的当事人,而且去了很多次,象我们所断定的那样。”

“好的,”封·许文迪说,“我们彼此开诚布公吧。你将看到,不仅是我要对加斯特曼作出说明,而且你们也要向我们解释清楚,施密特去拉姆波因寻求什么。在这件事上你们是被告,不是我们,亲爱的路兹。”说话的同时,他取出一张整幅的白纸,把这张大纸摊开在预审官的办公桌上。

“这里是和我那位好心的加斯特曼交往人员名单,”他说,“这是全部名单。我分了三部分。第一部分我们可以排除掉,没意思,是一些艺术家。对克劳斯哈尔—拉法艾拿当然无话可说,他是外国人;我指的是国内的人,他们不是写关于莫加顿战役①以及尼古拉·马纽艾尔②的戏剧,就是尽画些山峰岩石。第二部分人是工业家。你将看到全是些响当当的人物,我认为这些人物是瑞士社会最优秀的精华。我公开这么讲,虽然我从外祖母方面继承了农民的血统。”

①莫加顿(morgarten),瑞土地名,地形险要,瑞士军队曾在此大败奥地利(1315)和法国(1788)军队。

②尼古拉·马纽艾尔(niklaus manuel),瑞士十六世纪诗人和画家。——

“加斯特曼的第三部分客人是些什么人呢?”路兹问,因为这位国会议员突然沉默了,用他的安静使预审官神经质起来,而这自然是封·许艾迪的目的。

“第三部分人,”封·许文迪最后接下去说,“照我的看法,将使施密特事件越发令人不快,不论对你。还是对那些工业家;现在我必须讲到的一些事情,本来应当对警察局严格保密的。但是现在已不能避免伯尔尼的警察局追踪加斯特曼,因为它以令人痛苦的方式发现了施密特曾去拉姆波因,工业家们不得已委托我来警察局向你们汇报情况,如果审查施密特案件时必须如此的话。对于我们,不愉快在于,我们必须披露具有非常重要性的政治事件;对于你们,不愉快在于,你们的权力,这是你们对这个国家里的瑞士人或者非瑞士籍人都具有的,对于这第三部分人却无效。”

“你方才讲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路兹表白。

“你对政治也真是一窍不通,亲爱的路西乌斯,”封·许文迪回答说,“第三部分人牵涉到一个外国大使馆的人员,问题在于,不论何种情况均不能把工业家中某一阶层的人物和他们联在一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法官和他的刽子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