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伙人》

第11章

作者:长篇小说

桑迪威胁了半天,总算将对方唬住,进到了海军基地的围墙内。似乎他的新委托人没有把情况说明,无人知道他要到来。他不得不使出律师惯常的手段:威胁他们,说要立即提出诉讼,要给议员和高层人物打电话,并声色俱厉地诉说他们种种违法之处。天黑时,他成功地来到医院办公室,并且又退到一道关卡。不过这次,很快一个护士便跑去通知了帕特里克。

他的房间黑沉沉的,唯有墙角悬置的电视机发出淡蓝色的亮光。屏幕上放的是巴西足球比赛,声音开得很弱。两个老朋友有礼貌地握了手.他们彼此已有六年没有见过面。帕特里克不停地将被单往下颠处拉,以便遮盖身上的伤口。霎时间,两个人都把目光移向屏幕上的足球比赛,没有开口。

桑迪迅速调整了心态,从重逢的激动中平静了下来。他侧目看了看帕特里克。他的面庞瘦削,近乎憔悴;下巴比以前方,鼻子也比以前失。若不是那双眼睛,他会认为面前是另外的什么人。此外,嗓音也是他所熟悉的。

“谢谢你来这里。”帕特里克说。他的吐字非常柔弱,仿佛他说话要伤很大的神、费很大的体力似的。

“我非来不可。要知道,我没有多少选择余地。你的朋友有极强的说服力。”

帕特里克闭上眼睛,没有做声。他在心里迅速做了祷告。感谢上帝,她没被逮住,而且很好。

“她付给你多少定金?”帕特里克问.

“10万美元。”

“好。”他只说了这个字,没有再说话,然后是长时间的沉默。桑迪逐渐意识到,两人的交谈不时要被长时间的沉默所打断。

“她很好。”桑迪说,“她不但漂亮,而且非常聪明,完全有能力承担自己的责任。你不必为此担心。”

“那就好。”

“你上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

“几个星期以前。我已经失去了时间概念。”

“她是你的什么人?妻子,女朋友,情妇——”“律师。”

“律师?”

“是的,律师。”桑迪被这个回答逗乐了。帕特里克重新陷人沉默,没有说话。数分钟过去了。桑迪在房内唯一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他要耐心等待。此时的帕特里克显然重新陷入了自己的内心世界。即便他是有意这样躺着,有意这样凝望天花板,桑迪也觉得无妨。反正他们说话的时间很多,而且话题将会很广。

他还活着,目前这比什么都重要。桑迪暗自笑了笑。他想起当初他们为帕特里克送葬的情景。那是一个阴沉寒冷的日子,伴着牧师的送别将文和特鲁迪有节制的啜泣,他们将骨灰盒徐徐放人墓内.颇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时帕特里克就藏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正观看他们的悲哀.此情此景在这三天的报纸上均作了报道。

他先是设法藏匿,然后夺走那笔巨款。大凡男人到了中年总有感情危机之类的事发生。解决危机的方式有两种:要么另找一个妻子,要么一头扎进学问堆。而帕特里克的方式却很奇特。他是以装死、窃取9000万美元、失踪等行为来告别自己的烦闷。

倏忽间,桑边想起了汽车里的那具尸体。他驱逐头脑中的幽默,开始发话。“帕特里克,比洛克西有—大群人正等着欢迎你的回归呢。”

“主人公是谁?”

“很难说。特鲁迪两天前提出了离婚诉讼,不过这个麻烦还算是最小的.”“你的话有道理。要是我没猜错,那笔巨款她想分一半。”

“她想得到许多东酉。另外大陪审团已经控告你犯有一级谋杀罪。州里的大陪审团,不是联邦的大陪审团。”

“我已经在电视里看到了。”

“这么说所有的诉讼你都知道罗?”

“是的。为了让我获得最新消息,美国有线新闻电视网干得很勤。”

“这不能怪他们,帕特里克。你的事可是个大新闻。”

“谢谢。”

“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谈谈案子?”

帕特里克翻了翻身、凝视桑迪身后。那里没有别的,只有墙,洁白无瑕的墙。不过他的思绪却在墙外。

“桑迪,他们用酷刑审问我。”他一字一句地说,声音更加平静。

“谁用酷刑审问你?”

“他们把电线固定在我身上,然后接通电流,用这种方法逼我招供。”

桑迪站起身,走到床前,把手搭上帕特里克的肩膀。“你对他们招供了什么?”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他们不停地给我注射*醉葯。除这些地方。”他举起左臂,让桑迪看上面的累累伤痕。

桑迪找到开关,扭亮了台灯。他仔细地看了看。

“天哪!”他发出惊叹。

“他们不停地逼我说出钱的下落。”帕特里克说,“我晕过去,又醒过来,然后他们重新对我施用电刑。

桑迪,我担心自己说出了那姑娘的情况.”“那个律师?”

“是的,那个律师。她告诉你她叫什么名字?”

“利厄。”

“嗯。好的。那么她就叫利厄。我可能把利厄的情况说出来了。事实上,我几乎能肯定我已经说出来了。”

“帕特里克,逼你招供的是谁?”

一他闭上眼睛,皱了一下眉,因为腿上又发出了疼痛。此时伤口肌肉尚未长出新皮,不时有一阵阵痛感。他轻轻地翻了身,仰面躺着,然后往下拉开被单,露出了上身。“桑迪,你看。”他一边说,一边用手在胸部的两个大伤口上方来回比划,“这就是证据。”

桑迪凑上前,细看了那两个大伤口。那是一些暗红色的伤疤,周围的皮已经削去。“谁干的?”他又问。

“不知道。有一大帮人。整个房间挤满了人。”

“那是在什么地方?”

帕特里克不免为自己的朋友感到遗憾。他是那么急于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而不仅仅是酷刑逼供。

桑迪,以及这世上的所有人,都想知道那吸引人的具体事实。确实,帕特里克的经历很不一般,但他不知道应该向他提供多少事实。像他烧毁汽车的细节和车中尸体的情况,就根本无人知晓。但是他能向自己的律师兼朋友提供被俘和酷刑逼供的情况。他又挪动了一下身子,将被单拉靠下颏。此时他已有两天没有用*醉葯。他竭力忍住剧痛,避免注射任何针剂。

“桑迪,把椅子拖近点,坐下来。还有,把台灯关掉,那灯光让我难受。”

桑迪连忙照办。他尽可能地靠近床边坐着。“桑迪,他们是这样对待我的。”若明若暗的光线中,帕特里克开始发话。他从自己在蓬塔波朗镇跑步时遇到一辆轮胎瘪了的汽车说起,叙述了被抓的全部经过。

帕特里克被安葬时,阿什利·尼科尔才两岁零一个月。幼小的女儿对自己的父亲毫无印象。她只记得,兰西是在这幢房子里生活的唯一的男人,也是她妈妈身边的唯一男人。他不时送她去上学。三个人常常像一家人似的在一起用晚餐。

葬礼之后,特鲁边把她和帕特里克共同生活的所有照片和其他物件都藏了起来。阿什利·尼科尔从未听到有人提及帕特里克这个名字。

然而一连三天,记者在他们屋外的街道安营扎寨,孩子自然要提问了,她的母亲故意装聋作哑。这屋前屋后的空气确实紧张,连六岁的孩子都感觉到了。特鲁迪耐心等待。直至兰西外出拜访律师,她才吩咐女儿坐在床上,两人谈了一会儿话。

首先她承认自己以前结过婚。事实上,她已经结婚两次。不过她认为,关于第一个丈夫的情况,还是等阿什利·尼科尔长大一些后再告诉她的好。这第二个丈夫的情况,正是现在要和她说清楚的。

“我和帕特里克结婚的第四个年头,他干了一件很坏的事。”

“什么坏事?”阿什利·尼科尔问。她惊讶和感兴趣的程度都超出了特鲁迪的预料。

“他杀了一个人,而且让别人看起来好像是发生了很严重的车祸。要知道,当时汽车烧起来了,是帕特里克的汽车、警察在车内发现了一具尸体。火扑灭后,警察以为那尸体是帕特里克。大家都这么认为。

帕特里克死了,被烧死在汽车里。我很伤心,因为他是我丈夫,我很爱他。我们把他埋葬在公墓。现在,过了四年,他们发现帕特里克躲在很远的地方。他逃跑了,躲了起来。”

“为什么?”

“因为他从朋友那里偷了很多钱。他非常坏,想把那些钱都留给自己。”

“他杀了人,偷了钱。”

“对,宝贝。帕特里克不是好人。”

“妈妈,你嫁给了他,我为你感到难过。”

“是的。不过,宝贝,有件事还得让你知道。我和帕特里克结婚后,生下了你。”她故意停了停,观察那双小眼睛,看她能否领悟这句话的含意。但显然,她不能领悟。于是她握着阿什利·尼科尔的手说:“帕特里克是你的爸爸。”

她茫然望着自己的母亲。“但是我不要他做我——”“很抱歉,宝贝。等你长大一些后,我会给你解释的。不过现在帕特里克要回来了。这个事实必须让你知道。”

“那么兰西呢?难道他不是我的爸爸?”

“不是的。我和兰西只是一块儿生活,没有别的。”特鲁迪从不允许她管兰西叫爸爸。而兰西,也从没表现出自己有丝毫的做父亲的兴趣。特鲁迪是个单身母亲。阿什利·尼科尔没有父亲。这种情况极其普遍,也极易被人们接受。

“我和兰酉是多年的朋友,非常好的朋友。”特鲁迪继续解释,防止女儿提出一连串的疑问,“他非常爱你,但不是你的爸爸。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说是你的爸爸。而帕特里克,恐怕才是你真正的爸爸.但是,我并不要你替他担心。”

“他会不会来看我?”

“不知道。不过我会坚决阻止他接近你。他很坏,宝贝。你两岁时,他就遗弃了你。他也遗弃了我。此外他还偷了很多钱,躲了起来。既然从那个时候起他就不管我们,现在也不会带给我们什么好处的。要不是他被抓住,他决不会回来,我们也决不会看见他.所以对于帕特里克和他的所作所为,我们用不着担心。”

阿什利·尼科尔从床的另一头爬过来,偎在母亲怀里。特鲁迪紧紧地搂着她,并爱抚地拍着她的身子。“没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你根本不用害怕。这些话我是不愿对你说的。可是一来外面聚集了那么多记者,二来电视里成天播放那些东西,我想最好还是告诉你。”

“那些记者为什么聚集在外面?”阿什利一面问,一面紧攥着母亲的手臂。

“不知道。我巴不得他们离开。”

“他们想干什么?”

“拍你的照片,也拍我的照片。凡是有用的照片,他们都要拍。他们把这些照片印在报纸上,与一些谈论帕特里克和他所干的坏事的文章放在一块。”

“这么说他们是因为帕特里克才来的?”

“是的,宝贝。”

阿什利转过身,直视着特鲁边的眼睛。“我恨帕特里克。”她说。

特鲁迫不相信似的摇摇头。然后她紧搂着自己的女儿,脸上露出了笑容。

兰西出生在波因特卡德特,并在那里长大。那是比洛克西海湾中一个小岛上的古老社区。该区居住着捕虾的渔民,此外也有许多移民。鉴于兰西自小在这里长大,至今他在这儿还有许多朋友。其中一人叫卡普。兰西当年正是在和这个卡普一道走私大麻时遭到了缉毒警察的拘捕。卡普驾驶那辆满载毒品的客货两用车,兰西手持猎枪睡在大捆大捆的毒品中。

直至缉毒警察唤醒兰西,他才明白遭了厄运。卡普和兰酉聘请同一个律师,接受同一判决,又同在19岁时一道被投入监狱。

卡普开了家小酒店,又放高利贷给制罐头的工人。兰西是在小酒店的后厅与他见面的。尽管随着特鲁迪变得富有,兰西和她一道迁往莫比尔,卡普和兰西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但两人至少每月要会一次面。卡普看了报纸,知道他的朋友遇到了麻烦。事实上,他正等着兰酉哭丧着脸上门,到他这里寻求一些同情。

他俩一边喝着啤酒,一边闲聊。卡普非常鄙视特鲁迪。过去他常嘲笑兰西是特鲁迪的跟屁虫。“那个婊子怎么样?”他问。

“挺好的。不过从他被抓后,她心里很乱。”

“她应该担心。总共她得了多少人寿保险金?”

“几百万。”

“报纸上说是250万。不过那条母狗花钱如流水,肯定所剩无几了。”

“这些钱还是牢靠的。”

“牢靠个屁。报纸上说,那家人寿保险公司已经对她提出了诉讼。”

“我们也请了律师。”

“请了律师又怎样?要是律师能解决她的问题,你还能上这儿来?你到这儿来是因为你需要帮助。”

兰西笑了笑,呷了口啤酒。接着,他点燃一支香烟。在特鲁迪身边,他是从来不抽烟的。“齐克在哪里?”

“果然不出我所料。”卡普恼怒地说,“她遇到了麻烦,怕钱保不住,就让你上这儿收买齐克之类的空货,好替她做蠢事。他要被抓,你也要被抓。你栽了跟头,她马上把你忘了。要知道,兰西,你是十足的傻瓜。”

“一这我知道。齐克在哪里?”

“蹲了监狱。”

“哪里的监狱?”

“得克萨斯。他贩卖枪支,被联邦调查局特工逮住了。要我说,你别做这种蠢事。那家伙回来后,肯定前后左右围着一大帮子警察。他们会把他关在某地,连亲生母亲都不能靠近,因为这关系到一大笔钱能不能收回来。他们会保护他,直到他说出藏钱的地方为止。你想杀死他,首先就得杀死五六个警察。还是死了这份心吧。”

“想个办法。”

“想办法?你能想出什么办法?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聪明啦?”

“我可以找别人干。”

“出多少钱?”

“不惜代价。”

“有5万吗?”

“有。”

卡普深深吸了口气,扫视酒店四周。接着他把胳膊肘撑在桌上,倾身怒视自己的朋友,“兰西,你怎么这样不开窍呢?要知道。你这人是不善于动脑子的。

姑娘们喜欢你,是因为她们认为你长得帅,而决不是因为你会动脑子。”

“谢谢你,朋友。”

“大家都要那个家伙活着。想想看,大家都要他活着。联邦调查局特工、警察、丢了钱的人,大家都要他活着。唯独那个让你住在她家的贱货需要他死去。

你要是做了这件蠢事,想办法把他杀了、警察会去找她。她当然推得一干二净,而你就得去坐牢。这是三岁毛孩都懂的道理。他死了,她就能留下那笔钱。你我都知道,只有钱才对她最重要。而且因为你有前科,你得回帕奇曼监狱,从此了却自己的余生。而她甚至连信都不会写给你。”

“我们5万美元能办成事吗?”

“我们?”

“是的,你和我。”

“我只能给你介绍一个人,别的都不干。这事我不沾边。我料定它不会成功;一切都与我无关。”

“这个人是谁?”

“新奥尔良的一个家伙,最近一直在这里鬼混。”

“你能给他打个电话吗?”

“可以。但别的我都不干。切记我刚才说的,你最好不要搅进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合伙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