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伙人》

第19章

作者:长篇小说

桑迪的秘书正在从《新奥尔良报》剪取有关昨日开庭的照片和报道。这时,电话铃响了。她很快找到了他,并设法让他从一大堆文件中脱身,来办公室接电话。

利厄·皮雷斯回来了。她说了一声“你好”之后,马上问起他的办公室是否作过安全检查。桑迪说作过了,就在昨天。她现住卡纳尔街一家宾馆,那里离桑迪办公室仅几个街区。她问他能否到那里与她会面。她的建议胜似联邦法官的命令。无论她希望什么,他都想照办。仅仅听到她的声音,他就感到兴奋。

由于她不是很急,桑迪决定慢慢步行到那里。他将沿着波伊德拉斯街走到马格津街,然后再从马格津街走到卡纳尔街。他的委托人不肯谈自己的过去。

这种偏执的心理他是能理解的。可怜的帕特里克一直过着逃亡生活,最终还是被幽灵缠上了身。不过他不相信同样一批人会以同样的手段对付他。毕竟他是承办一个极有知名度的案件的律师。但那些坏家伙也许会丧心病狂地窃听他的电话,暗中监视他的行动。倘若他不注意提防,将对帕特里克这个案子造成巨大危害。

不过他已经同当地一家保安公司联系,由该公司负责对他的办公室进行安全检查。反正这是他的委托人的意愿。

利厄同他用力握手,脸上迅速绽开微笑。不过他很快就看出,她有很多心事。她身穿牛仔裤和白色短袖衬衫,赤着脚。大概多数巴西人都是这样不讲究打扮的,桑迪想。那个地方他还从来没有去过。壁橱的门是敞开的,里面只有几件衣眼。显然,她就拎着一只提箱,马不停蹄地到处走动。也许逃亡生活就是这样。一星期前,帕特里克的生活可能也是如此。利厄倒了两杯咖啡,请他在茶几旁边坐下。

“他现在怎样了”利厄问。

“伤口正在痊愈。医生说不会有问题。”

“伤得厉害吗?”她轻声问。桑迪喜欢她话中夹带的土音,虽然并不重。

乃区厉害。”他把手伸进公文包,拿出一个硬纸夹,递给利厄。“你看吧。”

她看着第一张照片,皱起了眉头,接着用葡萄牙语咕咬了几句话。当她看第二张照片时,已是泪盈盈了。“可怜的帕特里克。”她自言自语地说,“可怜的帕特里克。”

她继续看着照片,不时用手背抹去眼角的泪水。

桑迪一时不知所措,后来才想到递给她一张纸巾。她并不为自己在看照片时哭泣感到害羞。看完最后一张照片,她把所有的照片曾齐,放回了硬纸夹。

“很抱歉。”桑迪说。他想不出更合适的安抚话。

“这是帕特里克写给你的信。”他终于说。

她停止哭泣,在两只杯子里添了咖啡。“会不会留下永久的伤疤?”她问。

“医生说可能不会。开始会结疤,但随着时间过去,一切会恢复正常。”

“他的精神状态怎样?”

“没问题。他比以前睡得更少,不分日夜做噩梦。

经过治疗,情况好了些。坦率地说,我无法想象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他呷了口咖啡,接着说,“我看他能活下来已是幸运。”

“他总是说自己的生命不会有危险。”

作为律师,桑迪觉得有许许多多问题要问她:帕特里克是否知道自己被追踪?是否对被捕有预感?当时她在哪里?她是否和他一起生活?那笔巨款是怎样隐藏的?现在何处?是否安全?他几乎要大声对她说,请告诉我吧,我是律师,值得信赖。

“我们谈谈他的离婚问题吧。”她突然转换了话题,似乎已经悟出了他的好奇。她站起身,拉开书桌的一个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厚厚的文件夹,摆在他的面前。“昨晚你在电视里看到特鲁迪了吗?”

她问。

“看到了。很可怜,是吗?”

“她很漂亮。”利厄说。

“不错,恐怕帕特里克和她结婚正是犯了以貌取人的错误。”

“他并不是第一个犯这种错误的人。”

“是的。”

“帕特里克看不起她。她不是好人。从他俩结婚起,她就对他不忠。”

“不忠?”

“是的,文件夹里对这些都有记录。他俩共同生活的最后一年,帕特里克雇了一个侦探监视她。她的情人叫兰西·马克萨,两人一直暗中来往。文件夹里有帕特里克外出时兰西进出帕特里克家的照片。还有兰西和特鲁迪一道躺在帕特里克家的游泳池旁晒日光浴的照片,当然,是全躶的。”

桑迪打开文件夹,快速翻动,找到了那几张照片。果然,两人如新生儿般一丝不挂。他诡活地笑了笑。“这给离婚增添了材料。”

“帕特里克希望离婚,你是知道的。他不会提出辩驳。不过特鲁迪也必须保持沉默,目前她老是大放厥词。”

“这些材料就能让她闭嘴。可那个孩子呢?”

利厄坐了下来。她直视着桑迪的眼睛。“帕特里克很爱阿什利·尼科尔,但有个问题:他不是阿什利·尼科尔的父亲。”

桑迪耸耸肩,没有显露过多的惊讶。“那么她的父亲是谁?”

“帕特里克不知道。也许是兰西。似乎兰西和特鲁边早就在一起。甚至在中学读书时,两人就好上了。”

“他怎么知道自己不是那孩子的父亲?”

一那孩子生下14个月时,帕特里克从她的手指上取了点血样。他把这血样和自己的血样一道寄给了dna检验中心。检验结果证明他的怀疑是正确的。他绝对不是那孩子的父亲。检验报告在档案里。”

桑迪觉得需要走动一下理顺自己的思路。他站起身,走到窗前,注视着卡纳尔街来往的车辆和人群。帕特里克之谜的其中一条线刚刚弄清楚了。眼下需要了解的是:他从什么时候开始为结束自己的旧生活作准备的?在发现妻子不忠和小孩是他人所生之后,他发生了可怕的车祸,但他没死,并处心积虑地窃取了那笔巨款,然后潜逃。这些行动是十分惊人的。一切都安排得非常巧妙,当然,被捕除外。

“那么为什么还要商量如何对付离婚案?”桑迪问,他依然注视着窗下,‘“既然他不打算要那孩子,为什么还要翻出这些陈年旧账?”

桑迪已经知道了答案,但他还想听听她的解释。

因为她在解释时,无疑会让他初步看到帕特里克的计划的另一些侧面。

“这些是给她的律师看的。”利厄说,“你把这些材料带去,一页页地给他看。然后,他们就会渴望和解。”

“财产方面的和解。”

“不错”

“怎样和解?”

“她同意不要他的个人财产。”

“有多少财产?”

“现在还不能完全肯定。也许有一大笔钱,也许更多。”

桑迪回转身,怒目而视。“如果连委托人的资产情况都不清楚,怎么能为他进行资产和解协商?无论如何,你们得透点风。”

“别着急。”她镇静自如地说,“以后你会知道的。”

“帕特里克真的认为把钱交出去就能换回自由?”

“他当然想试试。”

“不会有效果的。”

“你有更好的主意吗?”

“没有”

“我也没有更好的主意。那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桑迪感到舒畅了,他倚着墙壁。“你们不妨再透露一些内情,这样有好处。”

“我们会告诉你的,我向你保证。但是首先,我们要处理好离婚这件事。特鲁迪必须放弃对帕特里克财产的一切要求。”

“这事办起来应该很容易的,而且也不枯燥。”

“那就行动吧。我们下周再谈。”

突然,到了桑迪离开的时候了。她起身收拾散乱的材料。桑迪接过文件夹。把它放进公文包。“你要在这里住多久?”他问。

“不会很久。”她说着交给他一个信封,“这是写给帕特里克的信。对他说我很好,不会长时间呆在一个地方,目前还没发现有人跟踪。”

桑迪接过信,想看看她的眼神。她显得很紧张,急于要他离开。他很想帮助她,至少想表示这个愿望。但他同时知道,眼下无论说什么都不起作用。

她勉强笑了笑,说:“你放心干吧。其余的事,我和帕特里克会操心的。”

斯特凡诺在华盛顿述说内情时,本尼·阿历西亚和盖伊已在比洛克西安营扎寨。他们租了一套三居室的公寓,并装了传真机和电话。

根据他们推测,那姑娘一定会在比洛克西露面。

帕特里克已经被捕,生命危在旦夕。鉴于他无法离开,她只能来此地。而一旦她来了,他们就将她逮祝为了部署这最后一次小型战役,阿历西亚拿出了10万美金。这将是他最后一笔赌注,他暗暗发音迄今他几乎耗费了20o万美元。他必须停止这种挥霍钞票的行动,以免将最后一点家底也赔光。北方人寿互保和莫纳克一西厄拉这两个意志不坚定的合作伙伴已经认输。他满心希望在斯特凡诺用话稳住联邦调查局的同时,盖伊一帮人能逮住那个姑娘。但愿这次能爆出冷门。

奥斯马尔依旧带着部下在里约热内卢到处游荡,日夜监视那几个地方。只要她回来,他们就能发现她。虽说奥斯马尔用了很多人,但那里的报酬标准低,花费并不大。

对本尼·阿历酉亚来说,这次重返沿海地区意味着勾起辛酸的回忆。1985年,他曾经作为普拉特一罗克兰德公司的一名部门主管前往此地。在这之前,他一直是这个庞大的混合型企业的巡视员,被派往世界各地巡视达20年之久。该公司比较有盈利的部门包括新海滨船厂。这个船厂位于帕斯卡古拉,也即比洛克西和莫比尔之间。1985年,新海滨船厂承包了一个120亿美元的项目,为海军建造四艘远征型核潜艇。正是这个时候,上级认为他该有个永久性的窝了。

阿历西亚来到密西酉比州沿海地区,心里非常难受。他自小在新泽西长大,在波士顿受教育,当时是一个踌躇满志的管理人员。他把这次变迁,看成是自己脐身公司领导层的努力的一个重大挫折。两年之后,妻子又离他而去。

普拉特一罗克兰德是一家拥有210亿美元股票资产的公开招股公司,下设36个部门,职工8万人,遍及103个国家。经营范围有:办公设备销售、木材砍伐、各类消费品生产、保险业务代理、天然气钻探、集装箱托运、铜矿开采,等等。此外还有许多投资很大的项目,如核潜艇制造。鉴于该公司的凌乱冗杂和过于分散,往往这个部门的人不知道另一个部门在干什么。尽管如此,它还是创造了巨额利润。

阿历西亚做梦都想改造这个公司,扔掉一些包袱,增加对有希望的部门的投资。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志向和抱负。整个上层管理人员都知道,他想攫取公司最高职位。

而贬居比洛克西是公司一些冤家对头对他的排挤,是对他的挖苦和打击。他恨透了所承包的军工项目,恨透了五角大楼的繁文鲜节、官僚主义和妄自尊大。他也对建造核潜艇的蜗牛般的速度感到愤慨。

1988年,他要求调离,遭到了拒绝。一年之后,流言四起,说核潜艇工程经费被严重侵占。工程停下来了,政府审计官员和五角大楼高层人士到了新海滨船厂。阿历西亚首当其冲成为审查对象,末日临近了。

本来,在国防工程中,侵占经费,虚设账目,假报款项,乃常见之事。普拉特一罗克兰德公司更是把它作为一种经营手段。事情败露时,公司往往将有关责任人开除,然后与五角大楼协商,象征性地作一些赔偿。

阿历西亚找了查尔斯·博根律师。他是当地一家小型法律事务所的主要合伙人。该事务所还有几位合伙人,其中包括年轻的帕特里克·拉尼根。博根一位表尽被密西西比州选为国会议员。此人主持军事拨款小组委员会的工作,是个团派人物,深受军队将士拥护。

博根还有一位导师,现任联邦法官。于是这家小型法律事务所便同密西西比州其他法律事务所一样,政治上有靠山。阿历西亚熟知这些情况,遂选中了博根。

虚报款项条例,也即人们通常说的告密法,是国会制定的法律,目的在于鼓励政府施工单位的知情者,揭露侵吞国家资产的现象。阿历酉亚透彻地研读了这一法律,甚至在找博根之前,就逐字逐句地请教过有关律师。

他声称有事实证明普拉特一罗克兰德公司在核潜艇工程的实施方案中虚报款项6亿美元左右。他感觉到那把板斧已砍下来了,而他又不愿当替死鬼。

一旦他迈出告密这一步,他将永远失去寻找同类工作的机会。普拉特一罗克兰德公司也将对他大肆中伤,极尽迫害之能事。他的公司生涯将到此终结。他完全知道这场斗争的分量。

根据虚报款项条例,告密者可以得到违纪单位赔偿给政府的全部金额的15%。阿历西亚已经拥有大量文字证据,但他要得到那个15%,还必须依靠博根的专长和影响。

博根雇了一些民间工程师和专家来分析阿历西亚从新海滨船厂收集的大量文件。这些文件看似冗杂,实际不难理清。事实证明,普拉特一罗克兰德公司采用了惯常的手段:重复报价和捏造单据。

一份清晰的有说服力的诉讼状形成了。1990年9月他们向联邦法院提出了诉讼。该诉讼宣称普拉特一罗克兰德公司虚报款项6亿美元。诉讼状提交的当天,阿历西亚辞了职。

检查部门开始对此案进行缤密的准备和调查。

博根步步进逼,他的表兄也是如此。该议员早在诉讼状提交之前就被卷入其中,并在诉讼状送到华盛顿之后以极大的兴趣给予关注.如此案胜诉,博根不乏好处,那位议员也不例外。按照惯例,该法律事务所的诉讼费将是三分之一,即6亿美元的15%的三分之一。至于那位议员将拿多少钱,则完全是个未知数。

博根将许多内幕泄露给当地的新闻界,继续在密西西比州制造紧张局势。那位议员也在华盛顿起了类似的作用。普拉特一罗克兰德公司发现自己处于可怕的舆论包围之中。它的处境发发可危。利润下降,股票大跌。新海滨船厂的十几位经理被开除。还有一些人即将被开除。

像往常一样,普拉特一罗克兰德公司竭力与司法部洽商,但这次毫无进展。一年之后,它同意赔偿6亿美元,并保证下不为例。由于四艘潜水艇中,已有两艘即将竣工,五角大楼同意不中止合同。于是,普拉特一罗克兰德公司本来计划用120亿美元完成的工程,现在却朝200亿美元迈开了大步。

阿历西亚准备接收自己的奖金。博根和法律事务所的另几位合伙人也对使用自己的诉讼费作了计划。随后帕特里克失踪,他们的钱也失踪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合伙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