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伙人》

第32章

作者:长篇小说

那个套房名叫卡米尔,在比洛克西大赌场的顶层占据了三分之一的楼面。比洛克西大赌场是沿海地区众多维加斯式的赌场之一,建造日期最近,设施最豪华,面积最大,生意也最兴拢来自维加斯的服务员认为,用袭击沿海地区的强飓风的名称给该赌场的套房和宴会厅命名,是聪明之举。对于来自本地区的只想住得舒适一些的普通顾客,卡米尔套房的每日租价是750美元。这个价格桑迪表示愿意接受。

对于来自远方的携巨款的豪赌者,则免收租金。不过赌博这件事桑迪的脑子里根本没想过。他的委托人已经同意支付租金,此地离他所在的医院不到两英里。卡米尔套房有两间卧室,一间厨房,一间书房和两个客厅——可同时接待两批来访者。此外它还有四部独立的电话、一台传真机和一台录像机。桑迪又让自己的助理从新奥尔良搬来了电脑等设备以及阿历西亚的首批档案材料。

来麦克德莫特先生的临时办公室拜访的第一位客人是特鲁迪的已被彻底击败的律师杰默里·里德尔顿。他尴尬地递上了草拟的财产权和孩子探视权的协议。桑迪和他边吃午饭边讨论。条件是帕特里克口授的。由于此时桑迪占主动,他又从中挑出不少小毛玻“这份初稿拟得不错。”他一面再次肯定,一面继续用红笔在上面圈圈点点。里德尔顿只能干瞪眼。

对于修改之处,他—一表示了不同看法。但两位律师都清楚,该协议的措词要改到帕特里克满意为止。那份dna鉴定书和一系列躶体照片具有无比的威慑力。

第二位来访者是北方人寿互保公司在比洛克西的法律顾问塔尔博特·米姆斯。他是个大忙人,平时来去乘坐一辆十分舒适的面包车。开车的是一位能干的司机。车内有皮椅、小写字台、两部电话、传真机、bp机、电视机、录像机、大小电脑和一只长沙发。

录像机是给他研究录像证词用的,而长沙发给他提供了小睡的用具。不过那种辛苦的日子只有连续上法庭辩护时才会出现。随行人员有一个秘书和一个助理,两人衣兜里均放着移动电话,还有一位被拉来准备拟写额外的法律文件的签约律师。

在卡米尔套房,四个人匆匆作了自我介绍。桑迪请他们坐下,又提出到小酒柜给他们拿饮料。他们婉言谢绝了。这时,那个秘书和那个助理兜里的移动电话响了。他们开始对着电话机说话。桑迪领着米姆斯和那个签约律师到了一个客厅。三个人面对大玻璃窗坐下。窗外可清楚地看到赌场的车库以及另一家赌场的第一根钢柱。

“我有话直说。”桑迪说,“你认识一个名叫杰克·斯特凡诺的人吗?”

米姆斯迅即想了想。“不认识。”

“我原以为你认识他。此人是华盛顿的一位高级侦探。阿历西亚、北方人寿互保公司和莫纳克一西厄拉保险公司雇他来追寻帕特里克。”

“是吗?”

“请看这些东西。”桑迪微笑着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套令人毛骨惊然的彩色照片。米姆斯将那照片摊在桌子上——上面是帕特里克血污的伤口。

“这些照片曾出现在报纸上,对不对?”

“那只是其中一部分。”

“我想是作为你们控告联邦调查局的证据出现在报纸上的。”

“联邦调查局并没有伤害我的委托人,米姆斯先生。”

“哦,是吗?”米姆斯将目光从照片移向桑迪,等待作出解释。

“帕特里克不是联邦调查局抓获的。”

“那么你们为什么控告他们?”

“宣传手段,目的是唤起公众对我的委托人的同情。”

“并未成功。”

“对你们也许是这样,但你们不会担任陪审员,是不是?反正,这些伤口是杰克·斯特凡诺手下的人对帕特里克长时间地拷问所造成的。杰克·斯特凡诺根据几个客户的旨意追寻帕特里克。其中一个客户就是拥有60亿美元股值的声誉卓绝的公司——北方人寿互保公司。”

塔尔博特·米姆斯是个特别讲效率的人。他不得不这样。在他的办公室,有几百个待查的卷宗。此外,他还兼任了18家大型保险公司的法律顾间。他实在陪不起时间。“我提两个问题。”他说,“第一,你能证明这事吗?”

“能,联邦调查局可以作证。”

“第二,你有什么要求?”

“我要求北方人寿互保公司的一位高级管理人员明天来这里会晤。这个人必须能代表公司说话。”

“他们很忙。”

“大家都忙。说句不客气的话,要是我们提出起诉,你们就麻烦了。”

“你好像在威胁我。”

“怎么看都可以。”

“明天什么时候?”

“下午4点。”

“我们准时到这里。”米姆斯说完,朝桑迪伸出了手。然后他带着随从匆匆离去。

桑迪自己的部属于下午三四点钟到达。一位秘书接电话。此时每隔10分钟电话铃就会响。桑迪已和许多人通了电话:卡特、帕里什、治安官斯威尼、迈阿密的马克·伯克、比洛克西的几个律师,以及密西西比州西区联邦检察官莫里斯·马斯特等。他还为个人私事打了三次电话。两次打给妻子询问家里情况,一次打给正在读初中三年级的儿子所在学校的校长。

莫纳克一西厄拉保险公司法律代表哈尔·莱德也来到卡米尔套房。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在此之前,桑迪同他通过两次电话。令桑迪惊讶的是,他没有带随从。而保险公司的辩护律师往往是成群结队的。他们无论事情大小,至少得去两个人。两个人都听,都看,都发表意见,都做笔记,而且更重要的是,都为委托人拟写同一内容的法律文件。

莱德不到50岁,阅历丰富,办事稳重,论知名度,也并不需要另一位律师的协助。他有礼貌地要了一杯减肥可乐。在米姆斯先生坐过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桑迪向他提出了同样的问题。“你认识一个叫杰克·斯特凡诺的人吗?”

莱德说不认识。于是桑迪向他作简短解释,给他看帕特里克的伤口的彩照。接着双方谈了一会儿。这些伤口不是联邦调查局造成的,桑迪说。莱德悟出了话中的含义。他担任保险公司的法律代表多年,早已知道那些人是什么货色。

即便如此,他还是感到震惊。“假如你能证明这事,”莱德说,“我的委托人肯定希望私下解决。”

“我们已经准备修正诉讼状,不再以联邦调查局为控告对象,而将你的委托人、北方人寿互保公司、阿历西亚、斯特凡诺,以及其他一切与拷问有关的人,列为被告。他们蓄意伤害一个美国公民,得赔偿巨额损失。我们将通过比洛克西法院解决这事。”

但如果莱德能予以密切合作,也许能避免打官司。他同意马上给莫纳克一西厄姆保险公司打电话,要求该公司自身的首席律师放下手头一切事情,乘飞机来比洛克西。似乎他对自己的委托人没有披露为搜寻提供资金感到恼怒。“如果这是事实,”他说,“我再也不当他们的法律代表。”

“相信我,这是事实。”

天差不多黑了。保罗被蒙上眼睛,戴上手铐,领出了屋子。他们没有用枪管顶着他的身子,也没有威胁他。什么话都没有。他进了一辆小汽车,独自坐在后排座位。车子开了一个小时左右。一路上,收音机里播放着古典音乐。

车停了,前后门都被推开。保罗从后门被扶了出来。“跟我走。”身旁一个人说。旋即一只粗大的手搀住了他的胳膊肘。约莫走了100米,他们停了下来。

同一个人说:“你现已站在离里约热内卢20公里的公路上。左侧300米外有一幢农舍。你去那里打电话求助。我手里有枪。你要是回头,我只有杀了你。”

“我不会回头。”保罗一面说,一面颤抖。

“好。我先卸下你的手铐,再拿掉你的蒙眼布。”

“我不会回头。”保罗说。

手铐被卸下了。“现在我拿掉你的蒙眼布。快步朝前走。”

蒙眼布被猛地拉开。保罗低着头,开始沿着公路朝前小跑。身后没有任何动静,但他不敢回头。到了那幢农舍,他先打电话给警察局,再打电话给儿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合伙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