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伙人》

第33章

作者:长篇小说

8点,两位法庭记录员准时到达。她们的名字很相近。一人叫琳达,另一人叫林达。两人递上自己的名片,跟着桑迪去了卡米尔套房居中的书房。那里的家具已被移靠墙壁,并添了几把椅子。他把琳达安排在房间的一端。那个座位紧靠着一扇这得严严实实的窗户。林达被安排在另一端,旁边是酒柜,面对着当中的所有来客的座位。两人都很想抽支烟。桑迪让她们去了那间稍远的卧室。

接着杰恩斯带着一大帮人来了,其中有司机;一位上了年纪的特工,他身兼保缥、观察员、听差数职;卡特和卡特的顶头上司。此外,杰恩斯还从司法部请来了斯普罗林。他是个经验丰富的谈判老手,黑眼睛,目光敏锐,话不多,有很强的记忆力。这六个人或穿黑色西装,或穿蓝色制服。他们均递上了名片,桑迪的助理将名片—一收下。他的秘书被吩咐去沏咖啡。与此同时,一群人慢慢穿过小客厅,进了书房。

再接着,密西西比西区联邦检察官莫里斯·马斯特到了。他轻装上阵,只带了一个助理。继他们之后到达的是帕里什。他没有带随从。会谈即将开始。

不等吩咐,杰恩斯的司机和马斯特的助理自动留在客厅里。那里有一盘炸面圈和报纸。

桑迪关上门,热情地道了声“早安”,感谢他们光临。他们坐在房间四周,脸上没有笑容。其实他们并非不乐意来这里。这次会谈还是颇具吸引力的。

桑迪介绍了两位法庭记录员,并解释说,这次会谈的两份记录将由他保存,决不向外透露。对此,他们似乎没有异议。眼下他还不能确定谈什么。

桑迪手执拍纸簿,上面有他精心准备的笔记。笔记长达十几页,这不啻是向一个陪审团作辩护发言。

首先,他转达了他的委托人帕特里克·拉尼根对各位的问候,说他的伤口正在痊愈。接着,他扼要叙述了帕特里克受到的起诉。密西西比州控告他犯有一级谋杀罪;联邦控告他犯有盗窃罪、骗汇罪、脱逃罪。

一级谋杀罪意味着判死刑。其他各项罪加起来也够判30年。

“联邦控告的罪名是很严重的,”他神色严肃地说,“但比起一级谋杀罪还显得逊色。我们想摆脱联邦的指控,以便集中精力对付一级谋杀罪的起诉。”

“你们有这方面的计划?”杰恩斯问。

“我们有一个要约。”

“其中包括了那笔巨款?”

“确实如此。”

“我们并没有对那笔巨款提出要求。它并不是从联邦政府窃走的。”

“情况恰恰相反。”

斯普罗林感到骨额在喉,不得不发。“你们真的以为可以花钱买自由吗?”这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挑战。他的嗓音低沉、沙哑,但言辞十分犀利。

面对这样的挑战,桑迪已经胸有成竹。“请大家等一等。”他说,“只要你们听完我的叙述,就会明白我们为什么有此意向了。想必大家对1991年阿历西亚先生宣称原雇主违反了虚报款项条例一事都很熟悉吧。该案是由比洛克西的博根法律事务所承办的。

当时该事务所包括一位新接纳的合伙人,即帕特里克·拉尼根。阿历西亚先生的密报完全是骗局。我的委托人发现了此事的真相,后来又获悉该法律事务所打算将他除名。这时司法部已经对密报认可,但奖励的那笔巨款尚未下达。一连数月,我的委托人悄悄地收集证据。这些证据十分清楚地显示了阿历西亚先生和他的律师密谋骗取政府的9000万美元的经过。至于证据的形式,它们是书面材料和录音磁带。”

“这些证据在哪里?”杰恩斯问。

“由我的委托人掌握着。”

“要知道,我们可以直接把它们拿过来。我们可以随时签发搜查令把它们拿过来。”

“如果我的委托人拒绝搜查,怎么办?如果他销毁证据,或者干脆将它们转移,怎么办?到那时,你们采取什么措施?把他关起来?指控他犯有其他什么罪?说实话,对你,对你的搜查令,他根本无所畏惧。”

“那么你呢?”杰恩斯问,“如果证据在你手里,我们可以为你签发一个搜查令。”

“这是不可能的。我有权拒绝将委托人的任何东西向外泄露,这点你不是不知道吧。别忘了,阿历西亚先生已经对我的委托人提出了诉讼。我手中的一切材料都受到法律保护。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交出去,除非委托人吩咐我这样做。”

“假如我们下达一项法院指令,那将怎样?”斯普罗林问。

“我会不予理睬,然后上诉。在这方面,你是赢不了我的。先生。”至此,他们似乎接受了自己的失败。

无人感到意外。

“有多少人参与了密谋?”杰恩斯间。

“阿历西亚先生和该法律事务所的四个合伙人。”

他们停止询问,等待桑迪报出参议员先生的名字,但桑迪没有这样做。只见他一边看着笔记,一边往下说:“交易很简单。我们交出书面材料和录音磁带。帕特里克如数归还那笔巨款。反过来,联邦政府宣布撤销指控,以便我们集中精力对付州里的起诉。

国内收入署要同意对他不予追究。他的巴西律师伊娃·米兰达要立即获释。”桑迪一口气说出了这些条件,因为事先经过反复操练。众人贪婪地听着每句话。斯普罗林仔细地记了笔记。杰恩斯望着脚下,既没微笑也没皱眉。其余的人态度不明朗,但是,每个人心中都有许多疑问。

“而且今天必须做出是否成交的决定。”桑迪补充说,“此事不容延缓。”

“为什么?”杰恩斯问。

“因为伊娃·米兰达已经被关押。因为你们都在场,有权做出这个决定。因为我的委托人已经确定今天下午5时为敲定的最后期限,否则他将销毁那些证据,留住巨款,准备坐牢,寄希望于将来出狱。”

对于帕特里克的打算,他们没有丝毫怀疑。迄今他已经设法在一个相当安全的单独房间内过着监禁生活,而且有一帮人供他调遣。

“下面谈谈那位参议员吧。”斯普罗林说。

“好主意。”桑迪说。他拉开通往客厅的门,对一个律师助理说了几句话,于是一张放有扬声器和放音装置的桌子被推到了房间当中。桑迪重新关上门。

他看着自己的笔记,说:“下面播放一段谈话。日期是1992年1月14日,大约在帕特里克失踪前三星期。

地点为该法律事务所底楼的一间小会议室。这个房间有时被用于举行小型会议。你们将会听到三个人的声音,依次为查尔斯·博根、本尼·阿历西亚和杜格·维特拉诺。这天阿历西亚突然到了该法律事务所,而且正如你们将听到的,情绪不佳。”

桑迪走到桌子旁边,开始检查各个按钮。他们仔细地看着他,多数人稍稍向前倾身。

桑迪说:“我再说一遍。第一个人是博根,然后是阿历西亚,然后是维特拉诺。”他揪了按钮,扬声器里传来沙沙的响声。10秒钟之后,突然响起了说话者的愤怒话音。

博根:双方同意按我们的标准将律师费定为奖金的三分之一。你已经在合同上签字。一年半之前你就同意我们应得30o0万美元。

阿历西亚:你们不应得3000万。

维特拉诺:你也不应得60o0万。

阿历西亚:我想知道钱怎么分。

博根:你三分之~我们三分之一。你6000万,我们3000万。

阿历西亚:不,不。我是说3000万到这里后怎么分。

维特拉诺:这不关你的事。

阿历西亚:怎么不关我的事?这是我付的诉讼费。我有权知道怎么分配。

博根:你没有这个权利。

阿历西亚:参议员得多少?

博根:你别管。

阿历西亚:(大叫)我就要管。那个家伙去年在华盛顿不停地施加压力,威胁海军部、国防部和司法部。哼,他在我的案子上下的功夫比为自己拉选票还要多。

维特拉诺:别嚷嚷,好不好?

阿历西亚:那个卑鄙的家伙得多少?说呀?我有权知道你们暗地里塞给他多少钱。这是我的钱。

维特拉诺:一切都是暗地里的,本尼。

阿历西亚:他得多少?

博根:反正他那里总是要照顾到的。你干吗对这事纠缠不休?这又不是什么新鲜事。

维特拉诺:你当初选择这个法律事务所主要是因为我们在华盛顿有关系。

阿历西亚:500万?1000万?他是不是拿这么多?

博根:我不会说的。

阿历西亚:你要不说,我就自己打电话问他。

博根:你去打电话吧。

维特拉诺:想想看,本尼。你拿6000万还嫌少,未免太贪了吧。

阿历西亚:别教训我,说什么贪不贪的。我上这儿来的时候,你们每小时收费200美元。现在还要收3000万费用。你们已在装修房屋,订购汽车,接下来还要买游艇、飞机和其他高级玩意儿。这都是花我的钱。

博根:你的钱?难道我们在这里缺吃少穿,非得你救济不成?你的密告根本就是个骗局。

阿历西亚:这不错,可我成功了。给普拉特一罗克兰德公司设陷功的是我,不是你们。

博根:那你为什么还要雇我们做律师?

阿历西亚:我后悔都来不及呢。

维特拉诺:别这么健忘,本尼。你是看中我们的门路才来的。你需要帮助。为了整理那些材料,我们付出了极大的劳动。我们还到华盛顿拉关系,幕后操纵一切。这些你最好掂掂分量。

阿历西亚:把参议员的那一份划排。这样就省下了1000万。再划掉1000万,剩下1000万你们几个人分。我想,这样收费才马马虎虎。

维特拉诺:(大笑)亏你想得出,本尼。你得8000万,我们得1000万。

阿历西亚:是的,政客的不予考虑。

博根:不行,本尼。你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

如果没有我们和那些政客,你一分钱也拿不到。

桑迪掀了按钮,磁带停止转动,但争吵声似乎还在房内蒙绕。他们注视着地面、天花板和墙壁,每个人都在回味刚才听到的精彩片断。

桑迪的脸上泛起得意的微笑。“先生们,这只是一个实例。”

“其余的什么时候能拿到?”杰恩斯问。

“不出几个小时。”

“你的委托人能在联邦大陪审团面前作证吗?”

斯普罗林问。

“能,但他不能保证到时候出庭。”

“为什么?”

“他无须做出解释。他就是这么对我说的。”桑迪将桌子推到门边,敲了敲门,把它还给那个律师助理。他转身重新对众人发话。“你们想必要进行商量。

我离开这个房间,好让你们自由地交谈。”

“我们不在这里商量。”杰恩斯说着,站了起来。

这个房间的导线太多了。考虑到帕特里克的以前的表现,必须防止有窃听器。“我们去自己的房间。”

“请便。”桑迪说。他们都站起来,抓起自己的公文包,然后一个接一个地走出房门,穿过客厅,到了套房外面。琳达和林达赶紧去那间稍远的卧室抽烟。

桑迪倒了一杯咖啡,等候着。

他们下了两层楼,进了一个双人房。空间顿时变得狭小起来。外衣被脱去,扔在两张床铺的枕头上。

杰恩斯让他的司机和马斯特的助理一道在门厅等候。这里讨论的事情实在太敏感,不能让他们的耳朵听见。

这笔交易的最大输家是莫里斯·马斯特。如果联邦的指控被撤销,他的公诉人的角色将不复存在,庞大的陪审团也将宣布解散,因而他觉得有必要抢在其他人之前发表反对意见。“我们不能傻乎乎地让他花钱买自由。”这话主要是说给斯普罗林听的。此时他坐在一张不结实的木椅上,徒劳地想要放松一下。

在司法部,斯普罗林的职位仅次于部长,这使他的地位远在马斯特之上。他打算先有礼貌地听听下属的意见,然后和杰恩斯做决定。

汉密尔顿·杰恩斯望着帕里什说:“你有把握判拉尼根谋杀罪吗?”

帕里什是个谨慎的人,他完全知道当着这伙人的面所做的承诺的分量。“判谋杀罪可能有些困难,判过失杀人罪稳稳当当。”

“过失杀人罪最多判多少年?”

。20年。”

“他至少坐多少年牢?”

“大概5年。”

说也奇怪,这个回答似乎令杰恩斯感到高兴。作为一个职业执法者,他主张过失杀人犯应该坐牢。

“你有什么看法,卡特?”他一边问,一边沿着床边踱步。

“就谋杀罪来说,没有多少证据。”卡特说,“我们无法证明谋杀的对象、方式、时间、地点和经过。我们只是推测他杀了人,这种推测在法庭上是站不住脚的。相比之下,判过失杀人要容易得多。”

杰恩斯问帕里什:“法官呢?他愿意判最高年限吗?”

“如果能裁定帕特里克犯有过失杀人罪,我估计法官会判他20年。帕罗尔在这方面是不手软的。”

“这么说我们有把握让拉尼根坐5年牢?”杰恩斯扫视房内所有的人。

“是的。”帕里什自我辩解地说,“而且我们不放弃一级谋杀罪的指控。我们打算全力论证拉尼根为了窃取那笔巨款杀了一个人。虽然判死刑不大可能,但如果能定为普通谋杀罪,他也将面临终身监禁。”

“难道对我们来说,他在帕奇曼监狱服刑,还是在联邦监狱服刑,有什么实际区别吗?”杰恩斯间。显然他认为没有区别。

“我相信帕特里克有他的看法。”帕里什说着,勉强笑了笑。

帕里什非常赞成这笔交易。这样一来,马斯特和联邦调查局将很快撤离这个案子,他将成为唯一的公诉人。既然有空子可钻,他不妨再将马斯特往绝路推一把。“我相信帕特里克在帕奇曼监狱一定会过得非常愉快。”他更明确地说。

马斯特不甘沉默。他摇摇脑袋,准起眉头。“我说不行。”他说,“我认为这样做不光彩。这等于一个抢劫银行的罪犯,在被捕后主动提出,只要不予起诉就把钱交回。法律制裁不是可以讨价还价的。”

“事情并不像你说的那样简单。”斯普罗林说,“我们突然有更大的鱼要抓,而拉尼根是关键。他窃取的那笔巨款本来就是不干净的。我们只不过把钱从他那里拿过来,还给纳税者。”

马斯特不打算和斯普罗林争辩。

杰恩斯望着帕里什说;“对不起,帕里什先生,你能不能回避一会儿。我们联邦政府的几个人要商量一点事情。”

“行。”帕里什说着,走出了房门,去了门厅。

议论结束,斯普罗林要拍板了。“先生们,事情非常简单。白宫的某些重要人物正密切注视着事态发展。参议员东先生并不是总统的人。坦率地说,这里发生的丑闻只会使政府高兴。眼下来先生正为连任奔波。这些指控够他忙一阵子了。如果指控成立,他就完蛋了。”

“我们负责调查。”杰恩斯对马斯特说,“你负责起诉。”

马斯特突然发现这次会谈对他的明显好处了。

与帕特里克做交易的决定是由一些比斯普罗林和杰恩斯更有权势的人做出的。这两个人都会笼络他,因为他毕竟是该区的联邦检察官。

想到指控和起诉一位美国参议员可能产生的巨大影响,马斯特立刻来了劲。他仿佛看见自己在一个挤得水泄不通的法庭上放帕特里克的磁带,陪审员和听众贪婪地听着每一句话。“这么说我01打算做这笔交易吵?”他耸耸肩,装出无可奈何的样子。

“是的,”斯普罗林说,“我们没有选择。我们看来并不吃亏。那笔巨款拿回来了。帕特里克要坐很久的牢。而且逮住了更大的窃贼。”

“加上总统希望这样做。”马斯特说着,露出了微笑。但其余的人没有发笑。

“我没说总统希望这样做。”斯普罗林说,“这件事我还没有向总统汇报过。我知道的一切,都是从我的几个老板那里听来的。”

杰恩斯把帕里什从门厅叫了回来。他们差不多花了一个小时分析帕特里克提出的条件,研究每一条对策。那个姑娘可以在发出通知后一小时内获释。

帕特里克也必须交出那笔巨款和利息。还有他对联邦调查局提出的起诉该如何处理?杰恩斯记下了一系列与桑迪交涉的要点。

在迈阿密,马克·伯克亲自向伊娃报告了她父亲获释的好消息。他没有受到伤害。事实上,他们待他非常好。

伯克还说,要是运气好,说不定她本人一两天内也会获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合伙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