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宝石》

四 一夜失踪

作者:长篇小说

最后一个客人走了以后,我回到内厅。夫人和雷茜儿小姐从客厅里出来,后面跟着两位少爷。夫人回身向他们道了晚安,朝那缺德上校送的礼物,狠狠瞅了一眼,她问,“今晚你打算把钻石放在哪儿?”

雷茜儿小姐正在兴头上,开头,她说她不知道把钻石放在哪儿,随后决定把它放在起坐间那口印度古玩橱里。

“天哪!你那口印度古玩橱上没有锁呀,”母亲说。

雷茜儿小姐叫道,“难道我们这儿是旅馆?家里难道会有贼?”

夫人并不理会她女儿的话说,“雷茜儿,明天一早就到我房里来,我有话跟你说。”说完愁眉苦脸走了出去。

接下来轮到雷茜儿小姐向他们道晚安,先对高孚利先生,后对弗兰克林先生,还对他意味深长地一笑。

弗兰克林先生目送雷茜儿小姐走了出去,才看见我。他对我点点头,拿起蜡烛打算上楼去。我见他累成这副样子,就劝他喝点兑水的白兰地酒。高孚利先生从大厅那一头向我们走来,也客气非凡的劝弗兰克林先生临睡之前喝点什么。

看到我们这两位少爷还象往常一样要好,我心里真高兴。过后我就到外面,把狗放了出来。雨还下得很大,地上湿透了。这一天我过分操心,到天快亮时,我才睡着。

7点半光景,我醒了。天已放睛,时钟打了8下,我正打算出去把狗拴上,忽听得背后楼梯上传来一阵悉悉窣窣的裙子声音。我回头一看,只见女儿疯也似地从楼上向我飞奔而来。“爸爸,”她尖声叫道,“上楼去吧,老天哪!钻石不见了!”

“你疯了吧?”我问她道。

“不见了,谁也不知道怎么丢的!上去看看吧!”

她把我拖到直通小姐卧室的起坐间里。只见雷茜儿小姐站在卧室门口,脸色像身上那件白睡衣一样白。那口印度古玩橱的两扇橱门敞开着。里头一格抽屉被拉了出来。

“小姐,是真的吗?”我问。

那时雷茜儿小姐已经脸无人色,她答道:“钻石不见了!”说完这句,她就退到卧室,锁上了门。

这个惊人消息着了火似地一下在公馆里传开了,高孚利先生首先从房里出来,他听见这消息只是惊讶地举起了手。弗兰克林先生开头也奇怪,他居然睡了一夜好觉。可是等他喝了咖啡以后,脑子就清醒过来。他首先派人召集佣人,吩咐把楼下门窗全都保持昨晚原样。夫人好容易才恢复常态。她安详地说:“我看这事没什么办法了。我得派人去报警。”

“警察局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昨晚在这儿变戏法的三个印度人抓起来,“弗兰克林先生说道。

夫人和高孚利先生不知道有关的事,听得不由愣住了。

“我现在来不及解释,”弗兰克林先生接着说。“替我写封介绍给弗利辛霍地方官,让我立刻骑马赶去。”

他把笔、墨水、纸张放在他姨妈面前,我看,她写这封信时心里有点不愿意,她私下一定巴不得那贼带了月亮宝石平安无事逃走。

我陪着弗兰克林先生到马厩里去,我问他那些印度人怎能闯迸屋子里来。

“恐怕客人走的时候,就有一个人溜进大厅里来了。”说完这话,弗兰克林先生就骑着马飞奔而去。

这看上去确是唯一合情合理的解释。可是贼怎么逃出屋子的呢?我看见前门是上了锁的。其他的门窗,也都照样关得严严实实,还有狗呢?

我们吃了早饭,夫人差人来叫我,我只得把我瞒着她的那些印度人和阴谋的事全告诉她。她听了我的话,倒一下恢复了常态。看样子她担心的是她女儿,倒不是印度人。

还没到十一点,弗兰克林先生就回来了。他告诉夫人说警察就要来了,不过这案子毫无破获希望;虽然那三个印度人已经给关进牢里,但他们却象胎儿一样纯洁无辜。“我原以为他们总有一个人藏在这屋子里,事实证明这些看法完全不对。”

少爷这番话叫我们吃了一惊。过后,他坐下来解释了一番。

一到弗利辛霍,他就把案情告诉了地方官,地方官就派人找警察。调查结果印度人跟那孩子在十点到十一点之间回到镇上。半夜还有人在客栈里看见过他们。再也没比这更对印度人有利的了。地方官说他们毫无嫌疑,不过,他还是答应把他们关禁一个礼拜再说。

以上就是弗兰克林先生说的经过。我们原以为主石失踪这件奇案跟印度人有关,这一线索如今断了。如果变戏法是无辜的,那末是谁从雷茜儿小姐的抽屉里拿走了月亮主石呢?

过了十分钟,西格雷大局长驾到。西格雷夫个子魁伟结实,有一副军人气概。他先在园子里里外外察看一遍;侦查的结果断定是内贼偷的。警察局长决定先调查小姐的闺房,再调查佣人。命令一下,女佣人个个都急疯了。她们从四面八方走出来,一窝蜂涌到楼上雷茜儿小姐的房里,罗珊娜也在内。局长先生顿时用军人的嗓子把她们吓唬住了,他指着小姐门锁下面的装饰画上一小块漆斑说,“瞧,都给你们的裙子擦坏了。滚啊!”罗珊娜站得离他最近,离那漆斑也最近,她听了顿时下楼,其他的人也跟着下去。

局长接下来要见雷茜儿小姐,我们只听得隔着门传来了回答:“我没什么可对警察说的……我什么人也不见!”这警官听得又惊又气,下楼迎面碰见弗兰克林先生和高孚利先生。这两位少爷给盘问了几句。盘问后,弗兰克林先生对我附耳说:“那家伙帮不了我们忙。西格雷夫局长是笨蛋。”小姐卧室的房门突然开了,冷不防雷茜儿小姐走出来,我女儿径自向她走去。

“今儿早上弗兰克林·布莱克先生打发你来见我,有什么要跟我说是吗?”

我替女儿答道:“弗兰克林先生在大阳台上,小姐。”

她二话没说,脸色死白,下楼到大阳台去了。

照说偷看是不正当的,可是雷茜儿小姐在外面碰到两位少爷时,我还是不由自主地从窗口往外看了。她装做没看见高孚利先生,径自向弗兰克林先生走去。

她对弗兰克林先生说了几句气话,叫他莫名惊讶,又匆匆回到屋子里来。她怒不可遏,两眼冒火,脸颊通红。局长先生又打算找她说话,她大声叫道:“我没派人请你来!我不需要你,我的钻石丢了,你也好,别人也好,休想找得回来!”说完,她冲着我们把门砰的锁上,随即听见她哇的哭了。

我被这种古怪言行弄得莫名其妙,她怎么会知道月亮宝石再也找不回来?夫人单独跟雷茜儿小姐会过面以后,公开承认自己也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一来我们在雷茜儿小姐的身上就探听不出什么名堂来。

经验丰富的警官查遍了整个闺房,也没有在家具里发现什么。局长先生接下来就问到佣人的品行。我顿时想到罗珊娜,可是我不愿意把这嫌疑套在一个苦命的姑娘身上。这一来西格雷夫先生只剩下一件事好干了,就是亲自去审问佣人。

据说,这位警官的最后一着棋把事情闹僵了。西格雷夫先生跟夫人会过一次面,要求夫人让他马上搜查佣人的房间和箱子。好心的女东家一口回绝,不准他把我们当贼看待。我觉得我们不该利用夫人的宽宏大量,就说,“谢谢您,夫人,不过这件案子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这是我的钥匙,拿我先开头吧!”

搜查完毕,不消说,当然什么地方也找不到钻石。

这时,我给叫到书房里去见弗兰克林先生。不料正当我的手按在门上,里头开了门,罗珊娜走了出来!

“这工夫你到书房里做什么?”我问道。

“弗兰克林先生在楼上掉了一枚戒指,我到这儿来交给他。”这姑娘的脸色绯红,神气活现的走开了。

我看见弗兰克林先生在书桌上写字。他说他要上火车站去。

“上伦敦去吗,少爷?”我问道。

“打份电报到伦敦找个比西格雷夫局长能干的人来。说起疑案,顺便要说到一件事,”弗兰克林先生说,“不是罗珊娜的脑子不大对头,就是她对月亮宝石知道得实在大多。”

听他说这话,我更加心乱了。

“她拿着我掉在卧室里的一枚戒指走了进来,”弗兰克林先生接着往下说。”我谢了她。她竟然不走,反而古怪透顶的望着我说,‘钻石不见这件事可真是件怪事呐,少爷。他们永远也找不到钻石啦,少爷,是不?不!也永远找不到拿走钻石的人了——我敢写包票。’说到这儿,她朝我笑了笑!那工夫我们听见外面传来你的脚步声,她就马上出了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即使这时,我也不敢把姑娘的身世讲给他听,我说:“少爷,每逢家里出了什么乱子,娘儿们总往坏里想。”

听了我的这番话,弗兰克林先生心里的石头才仿佛落了地。我便到马厩去准备轻便马车,顺便把马车拉到前门。我看见台阶上等着的不止弗兰克林先生,还有高孚利和西格雷夫局长。看样子局长得出个完全新的结论,认为贼(内贼)是跟印度人搭伙干的,他决定到监牢里。把变戏法的审讯一下。高孚利先生打算参加审问印度人。弗兰克林先生请他们一道到镇上去。

临走弗兰克林对我说:“看好屋子,等我回来再说,想办法打听罗珊娜是怎么回事。这件事比你料想的重要。”

晚饭前半个钟头,他从弗利辛霍回来。审讯印度人进行得相当慎重,结果没审出什么名堂。根本找不出理由怀疑变戏法的踉佣人结伙同谋。眼看事情毫无结果,弗兰克林先生就发电报到伦敦去。

晚上一宿没话,礼拜一早上倒传来两件新闻。

头一条:面包师声称,他在上一天下午,曾碰见罗珊娜脸上蒙着厚厚的面纱,穿过泥沼地走到弗利辛霍去。第二条是信差传来的,坎迪先生在雷茜儿小姐生日那晚冒雨坐车回去,害上了重伤风。

吃过早饭,少爷的回电来了。电报上说他已经物色到大名鼎鼎的克夫探长。我们大伙全都兴高采烈,探长驾临的时间一到,我就到大门口迎接。马车上走出位花头发上年纪的人,他浑身穿黑,脸又瘦又尖,眼睛呈青灰色,脚步很轻,声调带点忧郁,十个长长的手指头爪子一样成钩形,他跟西格雷夫局长形成明显的对比,对一户倒媚的人家来说,看上去不是一个叫人宽心的警官。

“我是克夫探长。”他下车后看见玫瑰花圃,谈起玫瑰花可真是个行家,园丁听了不由暗吃一惊。

我们原指望他我回钻石,他竟说起这类事来,未免叫人失望!

“您好象很喜欢玫瑰花,探长?”我说。“对于您这行的人来说,这似乎是种怪癖。”

“如果你仔细看看周围的事物,”克夫探长说,“你就会看出一个人的癖好跟他的职业可没什么共通之点。有位夫人来了,是不是范林达夫人?”

我跟园丁还没看见,他倒先看见了,这下子我对这人的看法开始变了。夫人仿佛很窘,带路走回屋里。临走,探长跟园丁说了句话。“向你夫人要求,换草皮路试试,”他不满地对小路瞥了一眼说。“石子路不行!”说完便跟着夫人走了,先去会见局长。

我说不出什么道理,局长跟克夫探长相比竟显得非常渺小。他们关起了门在房里密谈了好久,出来时,局长很激动,探长却打呵久,“探长想要看看范林达小姐的起坐间,”西格雷夫先生大声说。“请陪他去吧!”我带他看了一遍,提了好些问题,最后看着门上的装饰画,伸出指头指着下面那块漆斑。“可惜啊,”克夫探长说,“这怎么会弄坏的?”

我回答说女佣人昨天挤到这间房来,裙子把漆擦坏了。

“你没看到是谁擦掉的?”

“没,先生。”

他回头问西格雷夫局长说:“我想,你总看到了吧?”

局长尴尬地说:“探长,这不过是鸡毛蒜皮罢了。”

局长问是不是要召集女佣。但克夫探长打算先搞清楚漆的问题。他问屋子里有谁知道在昨天上午十一点钟,佣人挤在这房里的时候,这漆是干的,还是湿的。我就说弗兰克林·布菜克先生知道,不到半分钟,他就走进房里来作证了。

他说。“我们用的是那种漆不到十二个钟头就干了,有漆斑的那一小块地方,在星期三下午三点钟左右才漆好。”

“今天是星期五。”克夫探长说。“星期三下午三点钟,那一小块地方就漆好了。不到十二个钟头漆就干了——换句话说,星期四早上三点钟漆就干了。局长先生,就在你疑心是女人的裙子擦掉时,这漆已经干了八个钟头。”

这时克夫探长只对弗兰克林一个人说话了。

“您给了我们线索,先生”。他说。

他的话刚说出口,卧室的门开了,雷茜儿小姐突然走出房,“你是说,他给了你们线索?”

探长马上注意到她,“小姐,能不能问您个问题?您知道门上的漆是什么时候弄出个漆斑来的?谁弄的?”

“我对这漆斑什么也不知道。”说了这句,她转身就走,又把自己关在卧室里。

“范林达小姐丢了钻石,才显得有点火。”探长说道。“这是值钱的宝贝。人之常情嘛!人之常情嘛!”

“刚才的事别提啦,”他对弗兰克林先生说道。“谢谢您,下一步要找出最后看见门上的漆完整无损是什么时候,“星期三晚上,谁最后一个留在这房里?”

“先生,我看是雷茜儿小姐吧。”

弗兰克林先生突然插嘴说:“说不定是你女儿,贝特里奇。”

“贝特里奇,请你女儿上楼来吧。”

不到五分钟,我女儿来了,瞧着她的神气,就跟白麝香蔷薇的神气差不离。

我女儿作的证是:她对门上的画感兴趣,她在夜里12点钟,小姐道晚安出来时,门上还没漆斑。

于是探长用放大镜检查那块漆斑,不错,这漆是被什么人走过时擦坏的。从半夜到星期早上三点钟这段时间里,一定有人到过这间屋子。克夫探长得出了这个结论,不意看见西格雷夫局长这个家伙居然还没走。“局长先生,你心目中的这些鸡毛蒜皮,”探长指指门上那漆斑说,“已经变得重要了。从这块漆斑上要找出三点:第一点,查查屋里有没有一件衣服沾着漆;第二点,查查那件衣服是谁的;第三点,查查那人在半夜到早上三点钟之间。在这间房里沾上漆的理由。要是那人说不出理由,那你就不难找出谁拿走钻石了。”

西格雷夫局长对探长倒是深深佩服,不过他对自己更加佩服,“到目前我还没发表过意见。现在我只有一句话要说,这类事情真是小题大做。”

“碰上你眼高手低,这个小题也做不出什么文章来。”克夫探长回答说,他走到窗口,径自吹着《夏天里最后一朵玫瑰》。

隔了一两分钟,探长说了声:“就这么办!”接着就要求跟夫人谈十分钟。

“你还猜不出到底是谁偷走钻石的?”弗兰克林先生心痒难抓地看着探长问。

“没人偷走钻石,”克夫探长答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亮宝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