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10章 寻访知情人

作者:长篇小说

赵平雄负责对马立本凶杀一案的侦查工作。

几天来,他们在马立本曾经生活、工作过的地方认真调查,走访他的同乡、熟人、同事、亲属、朋友等有关知情人,几乎跑遍了古船县的山山水水。根据走访所获的大量人证和罪犯的身高体重等特征,经过一番梳理,已初步确定嫌疑人为原县种子公司经理陈赤民。

陈赤民与马立本结怨,不为别的,只因他曾倒卖出售假谷种而受到了撤销职务、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等严重处分。于是,他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并多次扬言,一定要对给过他严厉惩处的马立本一点颜色瞧瞧。

陈赤民今年五十出头,比马立本小不了多少。他身高1.7左右,体重140多斤,血型也为o型,与罪犯特征甚为吻合。并且,他老家就是本县农村,最喜欢穿他老母亲手工做的布鞋了,说是穿布鞋养脚,无气味。

陈赤民现仍居县城。开除公职后,先到深圳一个朋友那儿去帮忙,赚了一笔钱。然后回到古船县城,注册开办了一家私人小公司。他做的生意种类多而杂,除了拐卖人口与卖婬贩毒外,只要能赚钱,什么生意都做。这些年,由于他钻了不少政策的空子,又懂经营,赚了不少的钱。

目前要做的事主要有两件:一、弄清陈赤民出售假谷种事件及他受到惩处的事实真相,分析其是否构成陈赤民如此凶残报复马立本的条件;二、查清“11·26凶杀案”前后陈赤民的动向及活动范围,看其是否具备作案的时间因素。

假谷种事件虽然发生在80年代中期,距今已十多年了,但由于此事在当时产生的影响非常之大,不少人仍记忆犹新。

当年,栽种假谷种的稻田,谷穗大多没有灌浆,都是空空的瘪壳。农民们愤怒了,他们纷纷涌向县种子公司,砸毁了门市部的桌椅、柜台、门窗等物什,并继续大闹着不肯离去。分管农业的副县长马立本闻讯,立即赶往现场,进行劝慰工作,直至作了给予一定赔偿的许诺后,事态才得以平息。

事件发生后,陈赤民深感难辞其咎。他于一天晚上带了礼品,偷偷地溜到了马立本家。一见到他,马立本不禁两眼喷火,大声吼道:“我信任你重用你,你却干了这样的蠢事,还有脸来见我啊?”

陈赤民嗫嚅着说:“马县长,是我的不对……我以后一定改……我只希望上级领导这回放我一马,减轻处罚,给我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

“你还想立功赎罪呀?没抓你进监狱就是好的了,回家等着处分吧!”

“马县长,只要不开除公职,给我什么样的处分都行……”陈赤民哀哀地恳求道,突然双膝跪在他的面前,“马县长,我就求求您了……”

马立本非但没有同情理睬,反而将他搡到门外,又将礼品一把塞入他的怀中,然后使劲一推。

陈赤民猝不及防,一个踉跄,就往楼梯下滚去……这一跤着实摔得不轻,不仅扭伤了右脚,还弄得个鼻青脸肿。回到家中,屈辱、打击、悔恨、痛苦、仇恨等多重感情交织在一起,陈赤民一下子就病倒了,躺在床上不吃不喝、昏昏沉沉地睡了三天三夜。

由此可见,陈赤民具备谋杀马立本的充分动机。

而对他在11月26日前一段时间的调查却又似乎推翻了其作案的可能。赵平雄了解到,10天之前,他已离开古船到江西、江苏一带出差出去了。

也许,正是这看似并不可能的因素后面潜藏着作案的最佳条件,就跟赵强一样,表面虚晃一枪,其实却躲在附近伺机行动。

两天后,赵平雄得知陈赤民已从外地返回,正当他考虑怎样着手接触了解的时候,没想到陈赤民竟主动找到专案小组,反映他个人的有关情况。

“我知道马立本被杀后,心中涌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我已成为公安部门怀疑的头号嫌疑对象。”一见面,陈赤民就谈起了案子的事情,并掏出几张收据递给赵平雄,“只有这些住宿凭据,才能给我一个清白。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可按单据上的地址去进行查访。”

为了弄清事实真相,唯有派员前往江西、江苏等地,按照住宿单上提供的线索进行调查。几天后,调查小组返回,陈赤民的行动得到了证实,在11月26日前后的几天时间里,他确曾在单据上所列的那几家宾馆投宿。

不存在作案的时间因素,陈赤民的犯罪嫌疑可基本排除。

正值“山重水复疑无路”之际,突然传来赵强化名曾凡兵在西安嫖娼被当场抓获的消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是冤家不聚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