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11章 柳暗花明

作者:长篇小说

赵强被带回古船县,赵平雄主持了对他的审讯。

刚开始,他避重就轻,只承认在外嫖娼的事实。

“你为什么要冒充他人盗用别人的身份证?”赵平雄问。

“我……”赵强躲躲闪闪地答道,“我想用一个陌生人的身份证,即使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怀疑不到我的头上来。”

“你为什么害怕别人怀疑你?”

“因为……因为嫖娼是犯法的事情……”

“恐怕不仅仅是因为嫖娼吧?嫖娼被抓,不管你是曾凡兵,还是赵强,都逃不脱处罚,又有什么化装的必要呢?”

“我还怕……怕你们怀疑我杀了马朝燕。”

“你怎么知道马朝燕被杀?”

“我……听人说的。”

“听谁?马朝燕被杀时,你不是上南方打工去了吗?你能听谁说呢?”

“我打电话回来听人说起的。”

“给谁打了电话?请说出人名和时间,我们要去调查证实的。”

“这……”

审讯出现了第一道缺口,赵平雄紧追不放:“你不是乘车南下打工去了么,怎么又北上了?赵强,不要再兜圈子,还是坦白交待了吧!”

“反正我早就离开古船县去了广州,不是我杀的马朝燕。”

“你虽然离开了古船,可没有走远,只在邻近的闸口县蜈蚣镇就下了车,并在镇上的一家私人旅社无所事事地呆了6天时间。”

“没有,根本没有,我是到了广州,到了广州的……”

“赵强,我们在那家私人旅社里找到了你的住宿存根,一切都调查清楚了,你再狡辩,也掩盖不了铁一般的犯罪事实!”

沉默。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还是老老实实地交待了吧。”

至此,赵强再也无法狡赖,只得供认杀害马朝燕的犯罪事实。

他对马朝燕真心相爱,没想到马朝燕却脚踏两只船,在跟他恋爱的同时,又与高云阁建立了新的关系。为了断交,马朝燕就故意找赵强的岔子,提出一些他难以达到的条件。一次,马朝燕要求赵强带她一同到县城名气最大的蓝威酒楼好好地“潇洒走一回”。赵强算了一笔账,要想享受蓝威酒楼“一条龙”的服务,至少得准备一千多元才是。可赵强父亲早亡,家境甚是贫寒;而他本人每月只有两百多元的工资,穿衣吃饭都要看日子,一下哪来这多的钱花用?无奈之际,赵强只有铤而走险,去偷!没想到出师不利,第一次就给当场抓获关进了派出所。可是,马朝燕却以此为由冷冰冰地提出了中断恋爱关系的要求。爱得越深,恨得也就越厉害。赵强一气之下,就动了杀念,竟将她活活地掐死了。

听过赵强的这番叙述,赵平雄问道:“马朝燕是你一人杀的吗?”

“是的,我一个人足够了,用不着两人的。”

“从头至尾,真的都是你一个人干的,没有任何人怂恿你帮助你?”

“哪个能帮我呢?”

“既然无人帮你,这些天来你在外挥霍的钱款至少有八、九万元之多,这样一笔巨款,是从哪儿来的?”

“是我偷的……”

“好吧,就算是你偷的,你偷了哪些地方,请一一说出来。”

“这……我一时记不清楚了……”

“你虚张声势地说要出去打工,却躲在附近寻机杀人;你杀人后还在受害者脖子上抹一层石灰,走时也忘不了要将屋子打扫一遍;你作案出逃换用假身份证,等等这些,都是你一个人想出来的主意?赵强,你不要把自己说得太了不起了。以你的个人经历、文化水平来看,就是想破脑壳,你也想不出这些高招来呢。赵强,你就不要隐瞒了,还是全部交待出来吧!”

赵强听着,鼓了鼓眼睛说:“反正我是死定了的,说不说都是一回事。”

“只要你好好地坦白交待,立功赎罪,就有减刑的希望。”

“你的话可当真?”

“我们怎么会欺骗你呢?”

赵强想了想,又沉默了好一会,终于供出了一直隐藏在幕后的刘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是冤家不聚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