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17章 坟场匿尸

作者:长篇小说

大雪既可覆盖一切,也可暴露一切。

蒲田乡李家湾村林场管理员李厚彬一觉醒来,打开门一瞧,整个山岭、树木、田野全都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他心头涌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赶快出门打猎。

李厚彬返身进屋,背了双管猎枪,带足弹葯,又从床上的枕头底下抽出一把防身用的尖刀别在裤腰带上。做好这一切,他就唤上猎狗阿黄,锁上木棚,向树林深处走去。

古船县地貌多为平原,山地较少,只有小部分属丘陵地带。这些如馒头般散落的山岭虽无巍峨雄壮之感,但山上皆植有松柏,一年四季,郁郁葱葱,苍翠慾滴,它们互相连成一体,绵绵延延,在这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构成一道独特的风景,也算得上颇有几分气势。

走出木棚不远,他就在阿黄的引导下发现了一串足迹。蹲下一看,就知道是一只野兔。顿时,他来了劲,从背上取下猎枪,平端着快速地循着足迹奔跑起来。

跑了一阵,猎狗阿黄发现目标,突然“汪汪汪”地大叫起来,李厚彬朝前一望,就在一蓬枯草丛中发现了一只肥壮的褐色野兔。他急忙唤住往前奔窜的阿黄,疾风般地追了过去。

野兔被惊动,撒开四腿,箭一般地向前逃窜。李厚彬选准角度,觑准时机,就在准星与野兔连成一条直线的刹那间,他移动食指,扣动扳机。“砰”的一声,猎枪响了,野兔应声倒地。

听见枪响,阿黄条件反射般地往前一跃,低沉的咆哮声中,它一口咬住中了枪弹的野兔脖颈,叨着回身跑到厚彬面前邀功请赏。

旗开得胜,李厚彬心里那个高兴劲呀,可就别提了。他弯下身子,摸摸阿黄金黄绸缎般的绒毛,着实夸奖了一番。然后,就将虽死但体温犹存的野兔丢进系在腰间的褡裢里,又开始了新的搜索。

不一会,他又打着了两只山鸡。

有了大雪这块白色绒毯提供的清晰线索,李厚彬寻找追踪起来,可真是方便顺当多了。

翻过一座山头,就是村里的公墓园地。

乡里不兴叫公墓,而是称坟场。过去,村里死了人到处埋掉,后来,村委会就作了统一管理,划出一块山地,供村民们丧葬之用。曾有一段时间,上面强迫死者火化,但执行了不到一年半,就无法继续,村民再也不愿火化,而是抬到山上,与祖宗同葬。

每葬一个死人,就会耸起一个新的黄土坟堆。坟前总要留下一溜花圈、一排香烛、一大堆鞭炮纸屑与焚烧冥钱后留下的灰烬。当然,更少不了后人在葬时、“三七”、“五七”等时间供奉在死者坟前的饭菜食品。而这些祭品,大多则成了山上野物争相抢食的美味佳肴。

雪后难以找到食物,动物们肯定会光顾这个特殊的地方。李厚彬想着,就与阿黄向坟场迫近。

隔老远,厚彬就听到一阵激烈的撕打咬啮声。顿时,他浑身来劲,赶紧制止阿黄的激动与狂吠,攥紧猎枪,向前冲来。

原来,坟场间有四五只野狗正围着一件什么东西互相争抢。一见厚彬和阿黄来到,它们赶紧抛开争抢之物,四处逃窜。

李厚彬哪肯放过这一良好机遇,他忙扣动扳机,“砰”、“砰”,双管猎枪发出两声巨响,立时就有一只黑色与一只花色的野狗中弹倒地。

厚彬从容地将两只野狗收拾好,再来看那争抢之物,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惊叫。原来,野狗们拚命争抢、撕咬的并不是什么供奉之物,而是一具已快腐烂的少年尸体!

他清楚地记得,村里从来没有哪家死过十多岁的少年。整个坟场,唯有两座新坟:一座是肖婆的,八十多岁年纪了,无疾而终,于三月前的一个晚上一觉睡死了;另一座是王老炳的,五十多岁,于一个多月前死于一场突发的肝癌。除此之外,都是些长有枯草的旧坟了。他再来看那两座刚埋的新坟时,肖婆的坟包完好如初,没有任何异样;但王老炳的坟包上已是一片狼藉,新土与白雪被刨得到处都是。很显然,这具少年尸体一定是谁给埋在王老炳的坟头下,让饥饿的野狗们给翻刨拖拽出来……

下午,李厚彬带着打到的野物拿到镇上去卖,顺便到派出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是冤家不聚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