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21章 张波其人

作者:长篇小说

张波带着几个学生进来时,赵平雄与李彪在自然而随意地聊天。

此前,李磊已前来向这些孩子们调查过一次,今天见到两个警察,也不怎么拘束,都显得比较活跃,争先恐后地谈着一些有关马朝东的情况。

孩子们谈得随意而散漫,都说他表现好,学习成绩好,乐于助人,对工作负责等等,全是一些优点。

“我们知道马朝东是一个优秀的三好学生,”赵平雄说,“可是,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缺点。你们再想想看,马朝东是不是存在着一些不足之处?”

一个学生马上抢着说:“他有时脾气很古怪,对人好起来比谁都好,要是闹了矛盾啦,他就记恨你,找机会报复你。”

班长王秀秀说:“是的,他跟我就闹过一次,结果两人半个月不讲话,见了面理都不理我。还是张老师做我们俩的工作,他才转过弯来。”

一个矮胖胖的名叫贾宏的孩子道:“他干什么事啊,老喜欢一个人,就跟电影里头过去的地下党搞情报工作一样的,好神秘呀!”

“你能不能举一个例子说明一下呢?”赵平雄笑着对他说。

“当然可以呀!”贾宏搔了搔头皮,想了想,就说,“那是上学期的事儿,星期天,我跟马朝东约好到江边去捡石子玩。两人见面后,他突然提出有别的事,不能去了。我问他是什么事,他支支吾吾地就是不肯说。我心里很不高兴,一个人也就不想去了。但我又不想回家,就偷偷地跟在马朝东后面,看他到底要去干什么。结果他走到城东头,快到郊区了,站在一间破房子前面。他朝周围望了望,就钻了进去。进去了好一会,他才从那里面钻了出来,还有一个老头子站在门口跟他挥手呢。”

正在记录的李彪抬起头来问道:“那个老头子的样子你看清了吗?”

“没有,因为隔得蛮远,我只觉得他头发很乱,满脸胡子拉碴的。”

“那人个子多高?”

“就那么高,我也说不出来他到底有多高。”说到这里,贾宏回头望了望张波,“就跟咱张老师差不多高,但比张老师要胖多了。”

学生们又谈了一些其他方面的情况,但都跟以前掌握的相差无几,并无多大价值。唯有贾宏提供的这条线索,实在是太重要太宝贵了!

李磊负责的另一方面的查证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通过在县教委查阅档案,走访有关教师领导,现已掌握到的张波情况如下:

张波,三十三岁,籍贯古船。父亲为随军南下干部,复员后便留在了云南与当地一女子结婚成家,生下独子张波。五年前,张波父母突然患病双亡。当年,张波与一名叫杜娟的女孩结婚,未有生育,不久两人因感情不和离婚。三年前,张波单身一人从云南某县城关小学调回原籍古船县实验小学任教。张波工作积极,教学认真,成绩突出,除个人生活作风不太检点外,没有其他可疑之处。

“他生活作风不检点有无具体所指?”赵平雄问李磊。

李磊说:“主要是说他跟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来往较多,晚上还将个别女人留宿。”

“这纯属个人私生活问题,与我们的案子关系不大。”李彪插话道。

李磊道:“就我们现已掌握的情况来看,马朝东那张贴身的纸条恐怕不能牵涉到这一连串的凶杀案上来。我认为合乎情理的分析应该是,马朝东发现自己的老师经常跟一些女人来往打情骂俏,不仅对他的崇拜之情消失了,还认为他是一个道德败坏的人。于是,就产生怀疑、动摇甚至愤怒、痛恨等情绪。”

李彪说:“还应包括这样一种情况,那就是张波曾对马朝燕有过觊觎之心,并采取过相应的行动,但遭到了马朝燕的拒绝。后来,马朝东知道了张老师的不轨行为,就对他产生了怀疑愤恨之情。”

“这种分析很符合情理,”李磊表示赞同,“不论从哪方面来看,张波都在我们的排除之外:其一,他一直在云南生长,来古船只有三年,三年时间,哪来深刻的作案动机?其二,张波血型为ab,从不穿布鞋,从不吸烟喝酒,体重从未超过六十公斤,与罪犯特征相去甚远;其三,我虽没去过他宿舍,但从照片所见,可谓一贫如洗,他哪来经济实力为赵强提供十万元巨款给他挥霍?仅凭以上这些情况,我认为张波的嫌疑足可排除。”

赵平雄听后,皱了皱眉头:“难道说,我们又走了一段弯路不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是冤家不聚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