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23章 善于假设

作者:长篇小说

第二天,赵平雄主动请缨,要求到云南某县去查实张波的有关情况。

不少人都劝他:“上那儿去干什么?难道他伪造了档案不成?我们可以打电话与对方公安部门联系,让他们出面调查证实的。即使档案和其他情况有什么不符,张波作案的可能性也是可以完全排除在外的。”

赵平雄很固执:“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头,最好是亲自到那地方去一趟。”

局领导对赵平雄一直非常信任,对他的这一提议虽不十分赞同,但也同意他上云南去走一遭。

“小李子,还是咱们两人一道去怎么样?”赵平雄拍拍李彪的肩头说。

“我可是求之不得呢。”李彪高兴地答道。

在火车与汽车上,他们两人谈得最多的还是案子。

“这桩连环大案不破,我想我是睡不好一个安稳觉了。”赵平雄说。

李彪道:“是的,我的脑壳里头一天到晚也尽是想的这些名堂。”

“从表面上看,刘八与张波好像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可我总觉得刘八就是张波,张波就是刘八。”

“我倒并不这样认为。”

“当然,就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而言,我也没有半点怀疑张波的理由,可越是这样,我怀疑他的理由也就越充分。”

“能不能把这种理由说上一、二?”李彪问。

赵平雄道:“当然可以呀!我以为我们正在侦查的这件连环大案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罪犯极善伪装。在马朝燕凶杀案中,他伪装成刘八,推出赵强当作一面挡箭牌,并且还教赵强换用他人的身份证伪装欺骗;在马朝东失踪案中,他将尸体埋在另一座新坟里,其智商之高非一般人所能比;再看第三件,马立本凶杀一案吧,他使用了同样的手段,故意留下鞋印、烟头等物来迷惑我们。有的同志认为罪犯留下的那些东西是破案的依据,我则认为恰恰相反,他是在制造一种假象,以达到更好地伪装自己的目的。罪犯走时将地板用拖把拖了一遍又一遍,拖得干干净净,走得从从容容,如此狡猾而精明,他是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给警方的。可他却留下了,这只能解释为是在故意制造假象。那么,我就有充分的理由认为,罪犯留下的证据与我们的推测恰恰相反。比如说吧,个子1.7米左右,体重约75公斤,给人的印象显然是一个胖子,而罪犯本身也许正相反,却是一个瘦子;再比如,现场留下的烟头表明凶手嗜烟如命,也许真正的罪犯根本就一支烟也不吸;烟头的血型化验为o,也许罪犯的血型或a,或b,或ab,就是不属o……当然,这只不过是我的一种假设而已。”

李彪说:“赵队长,我认为你的分析是有道理的,罪犯运用的是一种常人难以想到的逆向思维,从我们掌握的凶手情况来看,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智商高,胆大,心细,经过长期策划预谋,最有可能选择这种反向思维的形式来作案。”

“而我们所知道的张波,就正具有这样的特点。”赵平雄说着,掏出打火机,点燃一支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身高1.7米,瘦子;血型为ab,从不吸烟喝酒;一年四季只穿皮鞋,从未有过一双布鞋……从我们现在接触到的所有嫌疑犯来看,唯有张波具备这些伪装的条件。职业是人民教师,为人师表的,一般不会怀疑到这种人的头上来;从云南调入古船,最具更改身份的可能与方便;表面上看,其年龄、阅历与马立本不可能有任何瓜葛,而罪犯之所以伪装自己,需要达到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说到这里,赵平雄苦苦地笑了一笑,“也许,这全部是我头脑里推想的产物,而结果跟这是毫不相干的两码事呢。”

“就是要善于假设,如果早有一个现成的结论,那还要我们这些侦查人员干什么?”

“不管这样,只有亲自跑一趟,我心里的一块石头才会有所着落。不然的话,老是搁着,其他的事也无法进行了。”

一路上,两人就这样谈谈讲讲,东扯西聊,但话题总是离不了张波、刘八、雷元锦、马立本等人。

到达目的地,他们首先找到当地公安部门,与他们取得了联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是冤家不聚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