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26章 横生枝节

作者:长篇小说

经多方了解,所掌握的有关邓修良的基本情况如下:

邓修良,45岁,古船县西河镇gāo cháo村人,现为第一人民医院门诊部医师。身高1.71米,体重70公斤左右,血型o,嗜烟酒,喜穿农家布鞋。家庭关系一直不和,曾与原来的农村妻子闹过多次离婚,而终未离成。但两人一直分居,虽未正式办理离婚手续,其夫妻关系已名存实亡。

由此可见,邓修良不仅具有行凶作案的犯罪动机,其生理特征、生活习性也与推测中的罪犯相符。

从工作性质与生活阅历等方面的情况来看,邓修良不可能与马立本产生什么直接的矛盾冲突,如果有仇,也只有两种可能:一、他与徐环环的通姦事实被马立本抓获或觉察,对邓修良私下里有过严厉的惩罚;二、邓修良急慾达到与徐环环在一起生活的目的,而马立本则成了他道路上的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碍、一个不共戴天的死敌。出于以上两种情况所产生的仇恨,邓修良便开始报复了。

如果仅只为达到结婚的目的,害死马立本一人即可,他有什么必要在此之前杀害马立本的一对活泼可爱的儿女呢?

邓修良谋害马立本,并不排除徐环环参与其中的可能。但是,如果涉及到残害她的儿女,那么这个凶手,也必定是她的仇人。再则,如果徐环环知道了邓修良杀害她儿女的事实后,邓修良不仅达不到与徐环环结婚的目的,反而会激起她的复仇心理,将他推上审判台。果真如此,那不成了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吗?邓修良还没有愚蠢到这种程度吧?

然而,又不能排除这样一种可能,那就是邓修良在造成与徐环环通姦的事实后而向她求婚,徐环环为了儿女,为了自己的声誉,为了顾及马县长的面子,虽愿保持来往,但不肯离开儿女、家庭而与他结合。邓修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为了斩断徐环环的难舍之情,便偷偷地瞒着她,独自一人开始了一系列毒辣残忍的谋杀凶案。

还有,邓修良是什么时候与徐环环认识来往并勾搭成姦的呢?徐环环有着身居高位的丈夫,有着一对可爱的儿女,生活不可谓不幸福,她为什么要甘冒身败名裂的危险而与另一名各方面都不甚出众的普通医生通姦呢?

为了尽快弄清有关事实真相,专案组决定不再迂折回旋,而是立即传讯徐环环。

与此同时,对张波的最后一道确认工作———比照、鉴定原档案存根中所留字迹的结果也出来了。事实证明,现古船县实验小学张波的字迹与原云南腾县城关小学张波的字迹出自同一人之手。

对着检验报告单,赵平雄看了又看,最后只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将单子颓然地放在一旁。

李彪宽慰他道:“排除了一个张波,幸而又出现了一个邓修良。不然的话,我们可真是无路可走了。”

赵平雄说:“不知怎么回事,我总觉得张波身上有什么问题似的。”

“我也觉得他是有问题,比如说吧,原来吸毒,现在连一支香烟也不吸了;原来不像一个男人,可现在却常常乱搞男女关系。”

“其实,如果按常情推理,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赵平雄一边说,一边又将鉴定单拿在手中,“他为了下决心戒毒,就远离了毒源所在地,调到内地一个基本上与毒品绝缘的地方;为了防止再次染上毒瘾,他干脆连一支香烟都不吸了;而毒瘾一戒,他的性功能也就恢复了,一旦恢复,就变得十分强烈,仿佛要对过去的不足进行补偿似的,他尽情地施展着原始的本能,发泄着心中的慾望,展示男人的雄风……我认为这都是很正常的……”

说着说着,赵平雄又陷入沉思。

“而这些,都属于他个人的私生活范畴,与我们这件案子没有关联。”李彪道。

“是的,是无关,我们也管不着,或者说,根本没必要去管。”

“不管怎么说,对张波,我们暂时要把他搁在一边了。”

“是的,我们马上就要传讯徐环环了。”赵平雄说着,扯了扯制服,振作起精神,将风纪扣扣严,与李彪一同走了出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是冤家不聚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