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31章 天降横祸

作者:长篇小说

“五·四”青年节即将到来,那几天,杨守恒正和村里的其他几个团支委赶出一期墙报。每年,团支部都要举办两期墙报,一期是纪念“五·四”青年节,另一期是庆祝“国庆节”,这已成为团支部的一种常规性任务。

过去每一期墙报贴出来后,都受到了工作组及大队干部群众的好评和赞赏。可是,这一期的“五·四”墙报办好后,却出现了一个不应有的政治性错误,本该是歌颂英明领袖的词语,却变成了一个带有攻击与侮辱的反义词。而最先发现这一错误的不是别人,恰好是马立本。墙报刚一贴出,他就背剪双手,抬着脑袋,在那里认真地阅读起来。读着读着,他不禁大声惊呼道:“啊,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我眼睛看花了?你们快来看,快来看看!”

大队干部听到这异常的叫声,赶紧跑过来,围着墙报一字一句地读了起来。当读到那个出现政治错误的地方,大家都愣住了。

马立本厉声说道:“这是一起典型的反革命阴谋活动,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一阶级斗争新动向,深抓深挖,把那个暗藏的反革命分子揪出来!”

说着,他马上派了两个基干民兵保护现场,然后用手摇电话与公社联系,并要求公社通报县里,说是在双岗大队发现了一起现行反革命案件。

打完电话,马立本赶紧召开了工作组、党支部、团支部及各生产队队长的政治扩大会议,通报反革命案情,并开展认真搜查。

其实,并没有什么需要大查特查之处,一切都十分明朗,墙报是杨守恒主办的,那篇文章又刚好是他用毛笔誊抄的,一切都与他人无关。于是,杨守恒便作为现行反革命分子给五花大绑地抓了起来。

杨守恒盯着墙报呆呆地看,是啊,这是自己的字迹啊,上面怎么会出现那样的反动词语呢?他记得一清二楚,昨天晚上把这篇文章写完后,一连检查了三遍,直到认为没有半点问题了;才放在了团支部办公室里。怎么过了一夜,今天一贴出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不懂,怎么也弄不明白。

“我没有罪,我冤枉啊,我是被人诬陷的啊!”杨守恒使劲地挣扎着,又是跳又是叫,“我写的是正确的,肯定是有人改动了我的字迹。”

“诬陷?”马立本冷冷地说道,“白纸黑字,谁个诬陷你了?那上面的字迹明明是你的嘛,这是别人改得了的吗?”

杨守恒心里明白,这一定是马立本在报复他,故意制造事端,既除掉了他这颗眼中钉、肉中刺,又可以达到娶走徐环环的目的。

于是,他又大声嚷道:“就是你马立本在诬陷我,你是一条披着人皮的狼!”

可是,马立本却振振有词地说:“杨守恒,你说我诬陷你,请你拿出证据来吧。我与你前世无冤,今世无仇,为什么要诬陷你呢?”

“我就是跟你有仇,血海深仇!”杨守恒吼道。

“我们有什么仇?你可都说出来吧,只要你说出我们之间的仇恨来,我就承认是在诬陷你!”

可是,杨守恒的嘴chún虽然在不住地嗫动,但他就是说不出口。要是不顾一切地张嘴说出,那自己的心上人儿可怎么活下去呀?这不是在害死她吗?他不敢说,什么也不能说,只有独自一人默默地承受。

“要说有仇,我跟你只有阶级仇!”马立本大义凛然地说道。

不久,县上、公社派来的干部和公安人员开着两辆吉普车来到了双岗大队,一番查实后,就把五花大绑的杨守恒塞进车中。

进车前,杨守恒不住地大叫:“我冤枉呀,我是受人诬陷的啊!狗日的马立本,你害我,想夺走我的一切,我一定要报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狗日的你等着,老子一定要报仇,老子要掐死你,掐死你全家!”

押解人员见状,赶紧勒住他的喉咙。

等徐环环得知消息赶来时,杨守恒正给塞入车里。

徐环环大声哭着扑了过来,将一双刚刚做完的布鞋塞入他的怀中。

“杨哥,我对不住你,是我害了你啊杨哥!呜呜呜……”她的眼泪像倾盆大雨,哗哗哗地流淌不已。

杨守恒两眼死死地盯着徐环环,塞了毛巾的嘴里发出一种奇怪的叫声。

突然,吉普车开动,猛然腾起一阵灰雾,杨守恒就从眼前消失不见了。

徐环环跟着远去的吉普车,一边大声叫着“杨哥”,一边踉踉跄跄地追赶起来。她跑啊跑啊,不顾一切地跑着,脚底突然打滑,身子一歪,栽倒在路旁的一条水渠之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是冤家不聚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