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32章 诱鱼上钩

作者:长篇小说

回忆至此,徐环环早已变成了一个泪人。

赵平雄一边安慰她,一边问道:“杨守恒当时判了几年徒刑?”

“八年。”

“他判刑后在哪儿进行劳动改造?”

“江北农场。”

“后来就连一点音讯都没有了?”

“是的,半点都没有了。”

“那你怎么怀疑是他干的呢?”

“他押走前大声地喊过要掐死马立本全家,事实正是这样,老马跟俺燕子和东东他们三人,不全是让人掐死的吗?再有,那人作案时穿的是一双布鞋,而我跟杨守恒分手时不正是往他怀里塞了一双自己做的布鞋么?我觉得,这好像就是他在有意告诉我,前来报仇的不是别人,就是他杨守恒!”

“您的分析与感觉都很有道理,可是,他当时只判了八年,也就是说,八年后他就可以出狱了,若是报仇的话,他一出狱可能就会来了。他说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最迟,也就是个十年的光景吧?可他为什么要等到现在,等到二十年后才来报这个冤仇呢?”赵平雄问。

徐环环想了想,然后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赵平雄将徐环环所述向局领导作了详细汇报,指挥中心当即决定派人前往江北农场查清杨守恒的服刑改造情况及刑满释放后的真实去向。

仍由赵平雄与李彪前往。

他们在江北农场了解到,杨守恒本来判了八年,可他两次越狱逃跑,反而加了十二年;“四人帮”倒台后,反革命罪就轻了,他给减刑三年;后来表现格外积极,又给减了两年。这样一共关了十五年,五年前才刑满释放。

那么,他出狱后去了哪儿呢?

前往他的家乡双岗大队———也就是现在的双岗村了解到,五年前,杨守恒刚出狱时回过一次村,住了大约半个月的样子,就突然不见了。直到今天,他再也没有回来过。

李彪问道:“赵队长,他到底去了哪儿?茫茫人海,上哪去找啊?”

赵平雄说:“我现在可以肯定地说,杨守恒没有跑远,就在我们古船县,就在我们附近,甚至就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但是,他确曾改名换姓了。再则,漫长的监狱生活也完全改变了他,就是过去熟识的人,现在也不一定能认得出来了。小李子,我的意思你懂吗?”

李彪点点头:“我懂,也就是说,即使过去的杨守恒出现在徐环环面前,如果他自己不点破的话,她也有可能认不出来。”

“不错,如果他再稍稍有意地化装或变化一下,那就更认不出来了。”

“但是,我有一个引蛇出洞的法子,让他自己暴露。”

“什么好法子,快说给我听听!”

赵平雄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小李子,现在,你是否认为这一连串案子就是杨守恒所为呢?”

李彪肯定地点点头道:“肯定是他,也只有他才干得出来。”

“我的法子正是在这个前提下才有效。杨守恒一杀马朝燕,二杀马朝东,三杀马立本,表面看来,他的目的就是复仇。其实,杀人不过是他的手段,他的终极目的,就是要得到徐环环!当一切障碍都清除后,下一步,可就要前来求婚了。可他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家伙,不会轻易出面自我暴露,得选择一个安全的时刻才会出现。而我们却不能再等了,得赶快破案才行啊!怎么办?只有一个法子,让他自己上钩。”

“这‘窝子’怎么个撒法?诱饵怎么上?”

“我们要尽快想办法造成邓修良与徐环环结婚的假象,杨守恒得知后,必然惊慌至极,迫不及待地出现在徐环环面前。他等待着,忍受着,不择手段地清除障碍,就是为了要跟徐环环结合啊!如果邓修良与徐环环的婚姻形成一种既定事实,他的一切努力与希望不都成了泡影吗?毕竟,他再也不可能去杀害阻止邓修良,也不能继续等下去了啊。”

“好,咱们就这么办!”李彪兴奋地说着,“咱们一定要让他上钩,乖乖地露出真实面目。赵队长,我实在是太想知道这个杨守恒到底是谁了,我心里都等不及了呢!”

“小李子,别急,他马上就会上钩的!”赵平雄非常自信地说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是冤家不聚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