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33章 咬钩之鱼

作者:长篇小说

警方趁徐环环不备之际,在她家中安置了一套先进的闭路遥控监视监听设备。然后,他们找到徐环环现在的情人邓修良,力争从他那儿打开一道缺口,得到他的密切配合。

这天,警方传唤了县第一人民医院医生邓修良。

“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吗?”

“知……知道……”邓修良眨着一对胆怯的眼睛畏惧地答道,“我承认我跟徐环环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但我没有杀人,真的没有杀人啊!”

“谁能证明你没有杀人?”

“这……”邓修良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哪来什么证据啊!”

“我们倒有一个办法来证明你的清白。”

邓修良闻言,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得到你的配合,抓住真正的凶手。你放心,我们不会要你去冒什么风险的,只要做两件事就行了:一、每天去县政府大院看望徐环环;二、逢人便讲,徐环环答应了你的求婚,你们马上就要拿结婚证举办婚礼了。”

邓修良说:“只要能证明我的清白,干什么都行。”

邓修良离开时,警方又再三交代了两点注意事项:不可让徐环环知道他配合的真相;一定要假戏真做,不可露出半点破绽。

有了公安部门的“令箭”,邓修良的胆子就大了,每天明目张胆地在徐环环家进进出出,一呆就是好长时间。并且,一则小道消息也在古船县城传开了,第一人民医院医生邓修良与徐环环有情,他们两人正在积极筹备,马上就要准备打结婚证结婚了。

舆论传播开来,声势已经造成,警方只等着鱼儿“上钩”了。

这天晚上,徐环环家的门铃突然响起,她理理头发,赶紧站起身开门。

警方通过监视网络很快就认清了来者,发现他不是那条咬钩的鱼儿,而是已排除在外的县实验教师张波。

张波进屋,将一包东西放在桌上道:“自打马朝东出事,我早就想来看你,可这段时间老是忙,一直拖到今天才抽出空来。”

“难得你有这份心意,来坐坐不就得啦,还买什么东西呀!”

“事情都过去这长时间了,你可要节哀,保重自己的身体啊!”

“儿女都死了,我一个人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呀!节不节哀,身不身体的,对我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事了。”

“恐怕不见得吧?不是听说你要跟一个叫邓什么的医生结婚了么?”

徐环环一愣:“谁说我要跟他结婚了?没有的事,这是人家在造谣!”

“这……”徐环环沉吟片刻,然后果决地说道,“不会的,我跟他好是一回事,可今后要我跟什么人结婚,我想这种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为什么?”

徐环环没有回答,而是紧盯张波反问:“你怎么问我这样的问题?”

“你尽管说吧。”“我……”张波不好意思地说道,“有句话,也不知当说不当说”。

“我跟你接触时间不长,次数也不多,可不知怎么回事,却对你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好感……也不知你瞧不瞧得起我……”

“啊?!”徐环环听后,不觉大吃一惊,“张老师,你是在说胡话梦话吧?我都四十岁的人了,快成一个老太婆了;而你只三十出头,还算是一个青年呢。这……怎么可能呢?你怎么跟我开这样的玩笑呢?”

“不,不是开玩笑,这是真的,我爱你,在心底一直爱着你,我要向你求婚,跟你生活一辈子!”

徐环环不禁苦苦地笑了笑道:“哎,你可真把我给弄糊涂了。”

“环环,我说的都是真话,过几天再给我一个答复吧!”

“什么?”这时,徐环环不禁失声大叫,“你刚才在叫我什么?”

这时,张波已经打开大门走了出去,临走前又说了一句:“环环,过几天我可还要来的啊!”

响起一阵“蹬蹬蹬”下楼梯的脚步声。

徐环环呆呆地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与此同时,指挥中心的公安民警也陷入了沉思。难道说,张波就是杨守恒,这一系列案子都是他一手制造的?然而,这怎么可能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是冤家不聚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