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39章 复仇狂人

作者:长篇小说

天真纯洁的马朝东在检讨中写道:“我看到张老师床上的那些东西后,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一个人,好像这些东西都是雷叔叔身上的……”

杨守恒看着,不禁心惊肉跳,他马上问道:“雷叔叔叫什么名字?”

马朝东说:“名字不知道,只晓得他住在城东头一个很偏的地方。”

无疑地,这个雷叔叔就是雷元锦。“你是怎么认识这个雷叔叔的呢?”

杨守恒一问,马朝东就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事已至此,现在非得干掉马朝东不可了。如果赵强一暴露,他肯定会供出刘八;只要供出刘八,公安部门就会顺藤摸瓜地找到雷元锦;雷元锦与赵强一对质,很快就会使人分析联想到“移花接木”。一调查一了解就极有可能从马朝东口中探出翻看过的化妆道具。

于是,杨守恒开始了谋杀马朝东的准备。

而在马朝东这面,因为杨守恒对他的怒吼,使他见到了老师那凶神恶煞的一面,过去的好感完全消失。又由张老师床上的东西想到了雷叔叔。张老师为什么要把雷叔叔的东西堆在床上呢?难道说,是张老师偷了雷叔叔的这些东西?为了弄清这一疑问,他就到雷元锦那儿去了一趟,发现雷叔叔穿着一套笔挺挺的西服,过去的脏衣乱发、络腮胡子全不见了。

为什么雷叔叔身上的这些东西全部转移到张老师那儿去了呢?

他想啊想,想得神思恍惚,晕头昏脑的。

一天上午,他正在听杨守恒讲课,脑里突然就浮出了姐姐马朝燕的形象,一根电线就这么接通了,亮光猛地一闪:会不会是张老师与雷叔叔合谋一起杀死了姐姐?他曾听人说雷叔叔与爸爸有仇,至于张老师,他也听说过他喜欢乱搞男女关系,会不会是他对姐姐下手没有得逞就怀恨在心杀死了她呢?对,肯定就是这么回事!于是,他在一张小纸片上一笔一划地恨恨写道:“张老师,张波?!张波!张波?张波×”写完后,他将纸片装入贴身的内衣口袋,便以一个少年的思维和方式开始了他那独特的调查行动……

杨守恒也在紧张地谋划着。杀死马朝东的机会很多,问题是尸体一时难以处理。他想啊想,怎么也想不出一个满意的法子。就开了转手买来的一辆旧摩托到县城外的柏油马路上去兜风。他要让自己的思维像这奔驰的摩托一样飞速运转,想出一个处理尸体的最佳方法。开着开着,他突然看见一群送葬的人们,脑袋瓜子一转,一个绝妙的藏尸办法就“水到渠成”了。

第二天,杨守恒将马朝东骗到校园后边的马路上,骗上摩托,骗出城外,骗到李家湾坟场。然后,他伸出一双铁钳般的大手,掐住了马朝东细嫩的脖颈……

回到寝室,杨守恒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澡,就穿上徐环环送他的那双珍藏了二十年之久的千层底布鞋,去了小寡妇杨秀兰那儿过夜。待杨秀兰进入梦乡后,杨守恒就小心翼翼地起床了。为防她深夜突然醒来发现他不在,他掏出早已准备好了的一剂迷幻香葯点燃,放在她的床头薰了一阵。然后,杨守恒才偷偷地溜出了杨秀兰宿舍。

在一个拐角处,他寻出隐藏在那儿的一个布袋,袋里装有一对哑铃。为使自己的体重增加,以假乱真,他将布袋紧紧系在腰间。在路上,他见到前面一个行人刚刚扔下的烟头,灵机一动,弯腰捡了,掐熄,放入口袋。

终于站在了马立本宿舍大门前,他掏出从马朝东身上搜出的一串钥匙,悄无声息地打开大门……

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不露任何破绽与痕迹。回到情人杨秀兰房间时,她仍就原先的姿式躺在床上熟睡,一动也没有动……

杨守恒与徐环环的会面、交谈及对自己复仇经过的述说,通过监控网络,全在公安民警的掌握之中,并给翻拍下来,成为无可否认的事实与证据。

就要抓捕杨守恒了,不知怎的,赵平雄心里突然涌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恻隐,他说:“其实,杨守恒也是一个受害者,一个令人同情的小人物……”

谷永民打断他的话道:“可是,他丧失人性,杀害无辜,践踏法律,必将受到人民的严厉制裁!”

“是的,”赵平雄说,“他将复仇当成了人生的追求与目的,人格扭曲,性格变态,成为一个可怕可恨的复仇狂,罪不可赦!”

这时,公安局长罗泰签署了逮捕令。指挥中心命令监控在县政府宿舍大院的警察缩小包围圈,向目标靠拢;与此同时,两辆警车开出公安局大院,呼啸着开向目的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是冤家不聚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