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05章 搜寻赵强

作者:长篇小说

办案人员分成了三个行动小组:李磊带队赴南方查找外出打工的赵强;高茂龙率员对高云阁实施监控;赵平雄负责继续对此案的全面侦查。

自案后的侦查工作开始,赵平雄就与李彪组成了一对搭档。赵平雄是公安局内典型的“少壮派”代表,他科班出身,虽然还不到35岁,但已在刑警大队摸爬滚打了10个年头,接触并破获过一些大案要案,具有丰富的理论实践经验。他对刚从警院毕业的李彪甚为赏识,小子实践经验虽不多,但思维活跃,工作积极主动,敢想敢说敢干。

在没有发现新的重大线索之前,他们仍将“赵强南下”作为破获此案的突破口。“我以为赵强的南下存在着三种可能”,赵平雄向李彪坦陈自己的看法,“一、真正背井离乡南下打工;二、虚晃一枪,藏身于附近,伺机潜回古船作案,然后再往南方;三、故意转移视线,作案后反其道而行,逃窜到了北方。不管属于哪种情况,赵强现在都已不在古船。”

“那么,关于赵强,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工作呢?”李彪问。

“如果赵强是凶犯,在他扬言离开古船后到案发前这段时间里一定没有躲远。只要他还呆在附近,必定留有线索。”赵平雄果决地说道,“今明两天,你带几个侦查员将县城内近期所有旅社、饭店等地方登记住宿的存根迅速查找一遍,我则带人对他的亲友进行寻访。”

安排过后,两人分头行动。

赵平雄找到赵强的有关亲友查证,11月2日上午7时半,他带着行囊,的确离开了古船县。并且,其中还有两个“哥们”将他送到了长途汽车站,直到客车开动远去才离开。他们说赵强乘的是一辆开往岳阳的中巴,他准备到岳阳了再转乘火车,先到广州碰碰运气。

开往岳阳的车,赵强会不会没有搭到终点站呢?赵平雄想,也许,他在第一站就下了车。第一站是与古船接壤的闸口县,两座县城相距不到70公里。现在交通发达,要想返回古船,真是再容易不过了。

第二天,赵平雄带人去了闸口县城,将城区内11月9日前一周内的所有住宿存根查了个遍。但是,他们没有发现赵强的名字。为防他改名换姓,或是盗用他人身份证投宿,赵平雄还带上了他的近期照片。各旅社的服务员在进行了认真的辨认后都肯定地说从未见到照片上的这人。

在古船县境,李彪的查寻工作也没有半点收获。

难道说,赵强真的南下打工去了,与“11·9凶杀案”没有半点瓜葛?

就像一股泉水突然消失在沙漠里一样,案子的线索不见了,赵平雄感到了一股深深困惑与迷惘。

陷入困惑与迷惘的不仅是赵平雄,其他两个办案小组的成员也是如此。

李磊带队南下广州、深圳、珠海、中山、南海、佛山、肇庆等地,仿佛大海捞针般地几乎找遍了所有的打工点,却没有发现赵强任何踪迹,只得无功而返;负责对高云阁监控的高茂龙小组也无甚收获,几天来没有发现高云阁半点反常举动。

赵强既未留在内地,又没南下打工,那么,他到底上哪儿去了呢?

案子陷入僵局。

就在这时,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从北方某市公安部门传来。他们在进行一起重大抢劫杀人案的搜捕时,在该市最为豪华的金熊宾馆发现一个名叫赵强的青年曾在那里登记住宿过。其籍贯身份、外貌特征等与古船县公安局要求协助查找的那个赵强吻合。此人已于两天前离开,具体去向不明。

没有南下打工,反而北上挥霍,看来此案果真与他有关。那么,11月9日前他一定会呆在古船附近,可几天的认真查寻为何没有发现半点踪迹呢?赵平雄决定组织精兵强将,将搜寻范围扩大至以古船县城为起点,南下200公里的地带。第二天下午,终于在闸口县偏僻的蜈蚣镇一家私人旅馆找到了赵强登记住宿的存根,他在那里无所事事地呆了6天。

于是,一道道协助查找、拘捕重大嫌疑人赵强的电讯发往北方所有城镇。与此同时,古船县公安局也派员前往赵强可能出现的城市进行搜捕。

正值“11·9凶杀案”有了新的进展之际,11月25日晚,古船县公安局又接到报案,受害人马朝燕的弟弟、副县长马立本的儿子马朝东突然失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是冤家不聚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