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06章 连环大案

作者:长篇小说

报案人为马朝燕、马朝东姐弟俩的母亲徐环环。

马朝东今年12岁,是县实验小学五年级一班学生,班上的学习委员。放学后,为了收齐同学的作业簿,有时回家较晚,但一般都能在6时的晚饭前赶回家中。这天,徐环环一直等到6时30分,马朝东都没有回家。马立本也因有一个会议不能赶回家中吃饭,空荡荡的屋里就徐环环一人呆呆地坐在桌前,望着热气散尽的饭菜发愣。“当当当……”时钟响七下,徐环环怎么也呆不下去了,只得匆匆忙忙地出了屋门,向实验小学寻去。

半月前,女儿马朝燕被害,徐环环悲痛慾绝,好几次哭得晕死过去,被人喂了开水才慢悠悠地醒转过来。人死不能复生,几天后,她也看穿了,想明白了,她还有儿子,还有家庭,不可能随着女儿一同走向阴曹地府。于是,她的一门心思就放在了唯一的儿子身上。

进了校门,她找到五<一>班教室,大门紧锁;她跑到后面的单身宿舍去找班主任老师张波,室里也没人;她想了想,就来到另一栋宿舍,终于找到了数学老师谭玲玲。谭老师告诉她,学校下午4时30分就放学了,她记得马朝东在4点45分的样子来到办公室,将全班一摞厚厚的数学作业本交给她后就离开了学校。照此算来,5时30左右,马朝东就该到家了,可直到现在都没有踪影,他上哪儿去了呢?

谭老师往几个跟马朝东平时要好的学生家中挂了电话,都说不知道他的去向。跟他同座的学生江昌林告诉谭老师,他们七八个同学一起出了校门,马朝东说他要去办点事再回家,就踅向旁边的一条小巷走了。是不是他已干完什么事情,现在才回到家中呢?徐环环往自己家中拨电话,“嘟--嘟--嘟--”铃声响了,却无人接。又往几个亲戚家中拨号,都说马朝东今天没上他们那儿去。怎么办?谭老师只得打电话将学生马朝东失踪一事告诉了校长陈祥。

陈校长寻问有关情况后,当机立断地说道:“赶快向公安局报案吧,咱们学校这边,也要组织教师、学生查找,越快越好!”

县公安局值班人员接到报案,很快将马朝东的失踪与其姐姐马朝燕的被害联系在了一起。事关重大,赶紧向公安局长罗泰作了汇报。罗局长接报,急忙来到指挥中心,立即通知县城及附近各派出所调集所有警力,尽快搜查、寻找失踪学生马朝东。与此同时,他通过有关渠道将此事告知了马副县长。

两小时后,各搜查小组报来结果,没有发现马朝东任何踪迹,既不见人,也不见尸,就连有关他的物品,比如衣服、书包等也一件都未发现。罗泰一面强调继续搜查,一面通知有关人员召开紧急侦查会议。

马立本也赶来与会,他心情显得相当沉重,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会议开始,刑警们就马朝燕凶杀案和马朝东失踪案展开了激烈的分析讨论。大家一致认为这是两件相互关联的连锁报复案,应将它们放在一起来进行侦破。就凶手报复对象与意慾达到的目的而言,不外三种可能,一是报复马朝燕,二是报复马县长,三是报复徐环环。

如果是报复马朝燕的话,只有情变才是唯一动机,而重大嫌疑人赵强出逃在外,根本不可能继续在古船作案。再则,既是报复马朝燕,目的已经达到,还有什么必要对一个与之不甚相干的马朝燕之弟发泄仇恨呢?也就是说,今晚的失踪案与报复马朝燕无关。

失踪者的母亲徐环环过去是一个农村姑娘,后在百货大楼上班当一名普通的营业员。如今商场效益不好在家赋闲,与人构结生死怨仇的条件与可能性不大,也可基本排除在外。

那么,剩下的就是针对马县长了,这种可能性最大。

案情分析至此,一直沉默着的马立本突然激动地说道:“是的,肯定是一伙跳梁小丑想报复我!唉,没想到我几十年来勤勤恳恳地工作,辛辛苦苦地革命,遭人忌恨,受人报复,竟连自己的儿女性命都难以保住……”这时,他动了感情,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大家都劝慰,说一定能找得到马朝东的。

“我的一种预感,即使找到,也早已是一具尸体了。”马县长说着,突然一拍桌子大声吼道,“你们公安局也太无能了,要是早就破出我女儿的凶杀案,今天也就不可能发生我儿子失踪的事情了!我要求你们立即侦破这两件大案,不得超过一个月,否则……否则,我跟你们没完。”

一通脾气发完,马立本便“蹬蹬蹬”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会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是冤家不聚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