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07章 寻仇二十年

作者:长篇小说

当马立本拖着沉重而疲惫的脚步气喘吁吁地爬上四楼时,屋内一片漆黑。他下意识地伸手向门铃按去,就在食指即将触向门铃的一瞬,他停止了动作。徐环环今夜已被她的一个表亲接去过夜,现在,屋内已是空无一人了。于是,马立本掏出一串钥匙,先打开铁栅防盗门,接着打开了大门门锁。

他进到客厅,返身关严两道大门,然后,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他没有开灯,也懒得开灯,只想在沉沉的夜色中宁静片刻。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中年丧妻,老年丧子。而这样的打击,都曾落到他的头上。

回想自己大半辈子人生历程,马立本觉得他在仕途上还算是一帆风顺的,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混到今天这个样子,他已感到满足。但是,他的家庭生活却一直不是那么尽如人意。当他还在摇窝里躺着的时候,家里就跟他与同村另一个比他大三岁的姑娘孙玉梅订了一门亲事,还美其名曰为“女大三,抱金砖”。婚后两人感情一直不和,孙玉梅老是以大姐自居,什么事情都想管。为了摆脱婚姻与家庭的束缚,马立本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故乡,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之中。后来,孙玉梅突然在一场大病中暴卒。不久,他在农村驻队时,遇上了善良美丽的村姑徐环环,并深深地爱上了她,经过一番狂热的追求与努力,他终于达到目的,娶她为妻,并生下一对可爱的儿女……

想着想着,他不觉悲从中来,两滴眼泪情不自禁地夺眶而出。中年丧妻,并没有太大的痛苦。可他喜欢这对女儿,特别是马朝东,他更是宠爱得不行。没想到……没想到他们姐弟俩全都遇害了……今晚整个屋子,就只他一人了。马朝燕被害,马朝东失踪,徐环环的那个表亲担心她经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一时想不开出现什么意外,就将她接去给看护起来了。

他一任眼泪无声地流淌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径直朝自己的卧室走去。他蹬掉鞋子,衣裤也懒得脱,往床上一躺,一把扯过被子蒙在头上。

往事历历如潮水般涌来,像电影镜头似的一一在他眼前晃动、浮现……渐渐地,镜头就变跳跃、模糊起来……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正断断续续地做着一些光怪陆离的梦幻,他就感到了一股难以抑制的憋闷与窒息,四肢乱踢乱蹬,喉咙发出一阵“咕咕咕”的声响……他挣扎着,大声叫着,突然就从梦中惊醒过来。

睁眼一瞧,只见卧室里已是灯光满堂,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站在床前,伏在他的身上,一双铁钳般的双手正紧紧地锁住了他的喉咙。他踢蹬着,挣扎着,可压在身上的男人却容不得他有半点喘息。

“狗日的马立本,你今天的死期已经到了,再挣扎也不起作用了,还是不要反抗了吧!”面前的男人低沉而恶狠狠地吼叫道。

马立本闻言,也就不再挣扎。

“你放心吧,我要让你死个明明白白,做鬼也不会让你糊糊涂涂的。”

“咕咕咕……”

“你想知道我是怎么进来的是不是?我告诉你吧,在你进屋之前,我就躲在了你的床下。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控制之中。马立本,在你临死之前,我只想告诉你这样一个道理……”

“咕咕咕……”

“你就张开耳朵,好好地听着吧。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时候一到,全部都报!你听明白了吧?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而我却是苦苦地等了二十年,整整二十个春夏秋冬啊!”

“咕咕咕……”

“你眼睛瞪得这么大,一定想知道我是谁对不对?我之所以开了电灯,就是要让你看个明白,认个真切。马立本,你还认得我吗?”

马立本的喉咙不再咕咕,而是使劲地摇动脑袋。

扼住他脖子的男人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出了一个名字。

马立本闻言,心中顿时滚过一声惊雷。

就在这时,掐着的双手开始使劲,马立本的脖颈在一点一点地变细变长。渐渐地,他那瞪视的目光凝于一点不再转动,随着喉咙最后一声“咕噜”的响声消失,他的眼皮开始慢慢地合拢,盖住那已经呆滞的两颗眼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是冤家不聚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