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08章 惊世恶案

作者:长篇小说

马立本在昨晚侦查会议上的动怒、指责与发泄在赵平雄心里憋了整整一夜。他虽然完全能够理解马立本的为父之心,但作为一个县长来说,他实在是太有失身份了。联想到他的工作作风与为人处事,也就难怪会有人不惜铤而走险来对他进行报复了。由此也可以更加确认,作案人的矛头与报复的最终指向就是马立本。

心存想法是一回事,可工作却又是另外一码事,赵平雄不允许自己心里的疙瘩与情绪对工作产生半点影响。昨晚的侦查会议开到深夜两点才结束,他顾不上休息,又带着一个小组,在县城周围开展了整整一夜的拉网式搜查,仍是没有发现马朝东的半点蛛丝马迹。早晨回到办公室不久,公安局又接到新的报案:副县长马立本昨夜在他的寓所被害身亡。

罗局长听到马县长被害的消息后,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他沉默了足有半分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立即组织警力,亲自带队赶往案发现场。。

警车“呜呜呜”地鸣叫着在大街上疾驶,在人们的心头掠过阵阵惊悸与惶恐,整个县城的神经,仿佛绷成了一道弓弦。

在对出事现场进行严密的封锁后,侦查人员开始搜集证据。

令警察们感到惊奇不已的是,马立本之死与其女马朝燕的被害除了地点不同而外,其他方面几乎完全相似。两次凶杀案,罪犯都没有留下作案工具,走时皆将室内的可疑痕迹进行了一番刻意处理:上次是用扫帚将室内清扫了一遍;这次是用拖把将客厅和马立本的卧室全都蘸水拖了一遍,就连马县长的床底下也没放过,拖把握过后地方同样抹了一层细微的石灰粉末。

就在大家为寻找可疑痕迹煞费苦心没有收获而万分焦虑之时,突然听得李彪发出了一阵惊喜的叫声:“找到了,总算找到了!”

原来,他钻入床底,发现了一清晰的脚印,还找到了一个烟头。

侦查人员继续查找,又在死者枕头底下搜出了一张材料纸,上面贴着从书上剪下的大小统一的四号铅字:“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时候一到,全部都报。”

至此,罪犯的作案动机已十分清楚,这是一起明显的连环报复行凶杀人案,先从仇人的子女开刀,在给他心灵以严重创伤之后,才将报复的矛头指向终极目标马立本。这第三次的作案,罪犯倒也坦率,竟在马立本的枕头底下留下了两行醒目的铅字。其仇恨之深刻、手段之残忍、作案之冷静,实属罕见。

与上次凶杀案的现场搜查相比,此次可算是果实颇丰了。这几个证据对侦查人员来说,实在是太重要太重要了。有了它们,就等于有一条通往破案的有利桥梁,还极有可能是一线走出黑暗的指路光亮呢。

不久,验尸报告及所有特证的检验分析单出来了,其结果表明:

一、马立本为他人双手扼勒窒息而亡。经与马朝燕脖颈掐痕比较,两者长短、粗细、深浅不一,并非一人所为。前者手指细长,手型瘦弱,属于“文手”;而后者的双手则表现为宽厚、壮实、粗糙、有力,属“武手”型;

二、根据烟头留下的唾液化验证明,此烟头为o分泌型的男性所吸;

三、从罪犯留下的足迹来看,此人脚穿一双没有纹路的平底布鞋,这种布鞋一般为农村妇女手工制作而成。根据脚印的深浅、长短与宽窄,联系鞋型的不同特点和规则,可基本确定罪犯的身高为1.70米,体重约为75公斤;

四、材料纸为古船县印刷厂出品,本县80%的百货商店有售。从纸张的成色与质量来看,粘于其上的铅字从正式出版物上剪下,粘连物为本县生产的普通糨糊。

在短短的不到20天的时间里,古船县连续发生了有史以来罕见的“11.9凶杀案”、“11.25失踪案”及“11.26凶杀案”等三件重大惨案。受害人不仅为同一家庭成员,且牵涉古船县的高级政府官员———副县长马立本。县城震惊了,整个古船县震惊了,在全省也引起了强烈的轰动。省公安厅副厅长肖理和闻讯后立即带员乘专车赶往古船县,召开了有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参加的紧急侦破会议,形成了两条指导性意见:一、采取严厉措施,阻止案情继续扩展;二、成立侦破指挥部,对三大案件分设三个专案小组,三个小组既要分头出击,又要协同作战,指挥部应随时将这三件案子的进展情况联系在一起分析侦破。只要在某一个案子上打开缺口,就毫不放松,顺藤摸瓜,深抓深挖,直至将罪犯捕获为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是冤家不聚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