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怪客》

第12章

作者:长篇小说

差不多九点了。漫长的黄昏正陡然转成夜幕,由多间看似不坚固的木造小屋组成的住宅区,除了几户坐在秋千和前院阶梯上的人家亮着前廊的灯之外,大部分是在一片黑暗之中。

“我在这里下车好了。”

布鲁诺对计程车司机说。这是马葛诺利亚街和学院大道交接处,门牌号码一千多号的区段。他开始踏步前进。

一个小女孩站在人行道上,正盯着他看。

“嗨唷。”布鲁诺像是紧张地命令她别挡路。

“嗨。”小女孩说。

布鲁诺瞥一眼站在点了灯的玄关上的人,一个在给自己肩凉的胖男子,两个坐在秋千上的女人。若非他醉酒的程度比想像中还严重,那么便是好运降临了,因为他对一二三五号明确地有感应。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地区更可能是蜜芮恩的住处。如果他搞错了,他只要再试其他的地方就好了,他口袋里还摆着那张名单呢。玄关上的风扇提醒了他,除了自傍晚以来就困扰着他的如高烧般的体温之外,天气还真是热。他驻足点起一根香烟,很高兴自己的双手丝毫没有抖动。午餐后的那半瓶酒已解决了他的宿醉,而且使他沉浸在优哉的欢愉情绪中。蟋蟀的唧唧鸣叫声在他四周响起。四下万分寂静,静得他听得见两条街道之外的汽车换档声。几个年轻人拐过街角走来,布鲁诺的心狂跳着,以为其中有一人可能是盖伊,但他们都不是。

“你这个老混球!”一位年轻人说。

“该死,我跟她说我没有干涉她,她听也不听我解释!”

布鲁诺轻蔑地目送他们远去。他们说的话像是另一种语言,跟盖伊的说话方式完全不同。

有些屋子门上找不到门牌号码。要是他找不到一二三五号要怎么办呢?但他来到一二三五号屋前时,在玄关上方锡制的“一二三五”清晰可辨。看见这屋子,带给他一阵冉冉升起的喜悦震颤感。盖伊必定时常跳着走上这些阶梯,他心想,而且就是这项事实使它真的与其他屋子有所区别。它是一栋跟这一区段其他所有屋子一样的小屋,只是黄褐色的护墙板更加需要粉刷。屋旁有条车道、一块稀疏的草坪和停靠在路旁的一辆老旧雪佛兰。楼下的一个窗口泻出灯光,楼上靠后面角落的一个窗口也有灯光,布鲁诺认为那可能是蜜芮恩的房间。但他为什么不知道她的房间在哪儿呢?也许盖伊告诉他的事真的还不够多!

布鲁诺神经紧张地穿过街去,往回走了一小段原先走来的路,随后停下脚步,再转身咬着嘴chún凝视这屋子。眼前不见任何人影,而且除了转角过去的那一户人家之外,没有任何一家的玄关点了灯。他无法判定一阵微弱的收音机声响是从蜜芮恩家或隔壁屋子传出来。隔壁房子楼下有两个窗子泻出光线。他说不定可以从车道走进去,看看一二三五号屋子的后院。

灯火点亮时,布鲁诺的视线惊觉地调向隔壁屋子的玄关。一男一女走出来,女的在秋千上坐下,男的则走向人行道。布鲁诺后退到突出的车库前面墙壁凹处中。

“如果没卖桃子,就买阿月浑子果吧,唐。”

布鲁诺听见女人的叫喊声。

“我会买香草的。”布鲁诺低声说,又喝了些扁瓶里的酒。

他诧异地凝视黄褐色的屋子,重心放在一脚上,觉得有个硬硬的东西抵着他的大腿:是他在大喷泉车站买的刀子,它是把有刀鞘,刃面长六英寸的猎刀。如果可以避免,他不想用刀子。很奇怪地,他就是厌恶透了刀子,而枪则会发出噪音。他要怎么办才好呢?见到她就会想到办法的。真的会想出办法来吗?他曾以为见到屋子就会想到什么,他也仍觉得这正是他要找的屋子,但他却什么也没有想到。这可能意味着这不是他要找的屋子吗?要是在他什么也没发现之前便因窥探而被人追赶要怎么办?盖伊告诉他的事不够多,真的不够多!他很快地再喝一口酒。他绝不能开始担忧,那样会坏了所有的事!他一膝弯曲,在大腿上擦着汗湿的双手,用颤抖的舌头舔湿双chún。他从胸前口袋中抽出有几个乔艾斯地址的纸,斜对着街灯。但他仍无法借灯光看出纸上的字。他该离开此地去试试另一处地址,再回来这里吗?

他要等个十五分钟看看,也许等半个钟头吧。

在火车上时,他早已下定决心要在户外攻击她,所以他所有的想法都从简单的接近她开始。比方说,这条街几乎够暗了,在树林下那里就很暗。他偏好徒手攻击她,或者用某个东西打她的头。直到感觉他的身体现在开始随着想到攻击她时,他依情况可能向左或向右跳的念头而动,他才明了自己有多么兴奋。偶尔他脑中会出现这件事办好时,盖伊会有多高兴的想法。蜜芮恩已经成了个物体,娇小坚硬。

他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和一阵笑声,他确信笑声来自一二三五号楼上有灯光的房间,接着是一个女人笑着说:

“别这样啦?拜托?拜——托嘛?”

也许是蜜芮恩的声音,很孩子气,又很嗲,但是不管怎样也像根耐用的绳子般强韧有力。

灯火一闪而灭,布鲁诺的视线仍盯着已暗下来的窗子。然后玄关的灯火闪现,二男一女——蜜芮恩,走了出来。布鲁诺屏住呼吸,两脚踩稳在地上。他看得见她发丝中的红光。个头较大的家伙也是红发——也许是她的兄弟。布鲁诺的利眼立刻注意到一百项细节,她矮矮胖胖的结实身材,平底鞋,她回旋身子抬头看两个男人之中一人的悠闲方式。

“你认为我们该打电话给她吗,狄克?”她用那种纤弱的声音问:“现在有点晚了。”

前面窗上的百叶窗一角被拉起。

“甜心,不要出去太久哟!”

“不会的,妈。”

他们将搭乘停在路旁的汽车。

布鲁诺退向街角,准备招计程车。在这个死寂的镇上,要叫辆计程车,看来是门都没有!他策步快跑。他已有好几个月没有跑步了,但他却觉得自己如运动员般健壮。

“计程车!”

他还没看见计程车便先开口喊,然后他看见了一辆,便朝它冲过去。

他叫计程车司机倒车转向,开进马葛诺利亚街,直朝那辆雪佛兰后面追去。雪佛兰已走远。黑暗紧紧地围拢过来,他远远地看见红色的车后尾灯正在树林下闪动。

“继续开!”

那尾灯因红绿灯而停下,计程车也拉近了一些两车的距离,布鲁诺见那车正是雪佛兰,使松了一口气地重重靠回椅背。

“你要去哪里呀?”司机问。

“继续开!”然后在雪佛兰回旋转入一条大道上时,“右转。”他说。

他在座椅边上坐直身子,瞥一眼路旁,看见“克罗其特林阴大道”的路标便笑了起来。他听说过梅特嘉夫的克罗其特林阴大道,它是最宽最长的街道。

“你要追的人叫什么名字?”司机问。“也许我认识他们。”

“等一下,等一下。”

布鲁诺说,他不知不觉地装做是另一个人的样子,假装要搜寻从内袋里抓出的纸片,其中一张是有关蜜芮恩的纸。他突然嗤嗤笑了起来,觉得十分好玩,十分安全。现在他正假装是从城里来的嗑葯族,嗑了葯就迷糊得连他要去的地方的地址都忘了放哪儿。他压低下头来,不让司机看见他在笑,然后又不自觉地伸手去拿他的扁瓶。

“要开灯吗?”

“不用,不用,谢谢。”

他灌了一口灼热的酒。接着雪佛兰逆向转入大道,布鲁诺又叫司机继续开车。

“去哪里?”

“闭上嘴,给我开车!”布鲁诺大喊,声音因焦躁而变得异常高亢。

司机摇摇头,嘴里发出啧的一声。布鲁诺气得冒火,但已看见雪佛兰的影子了。布鲁诺以为雪佛兰上的人永远不会停车呢,克罗其特林阴大道也一定横贯整个得州吧。布鲁诺两次跟丢了雪佛兰,又两次追上它,一路驶过报摊和露天电影院,然后街道两旁便是有如竖立起黑墙般的一片漆黑。布鲁诺开始担忧了,他不能尾随他们追出城去或追上乡间道路上呀。接着,一大道拱形灯火出现在马路前方,灯上显示了“欢迎光临梅特嘉夫湖的欢乐王国”字样,而雪佛兰在拱形灯火下驶过,开进一处停车场。前方林中有各式各样的灯火,还有旋转木马音乐的叮当声,是个露天游乐场!布鲁诺十分雀跃。

“四块钱。”司机不高兴地说。

布鲁诺从前车窗伸手给了他五块钱。

他在后面踌躇不前,直到蜜芮恩、那两个男子和他们接上车的另一女子穿过入口十字转门之后,他才跟上前去。他睁大双眼,好好地端详了灯光下的蜜芮思。布鲁诺看来,丰满的她有点女大学生的味道,是很可爱,但绝对是二流货色。红短袜配红凉鞋的装扮激怒了他,盖伊怎么会娶这么个货色呢?然后他两脚擦了地面一下便原地站定:她没有怀孕!在极度的困惑下,他两眼眯成一线。他为什么一开始没注意到呢?但也许是还看不出来。他用力咬着一下chún,思索着她如此丰满,想不到腰身竟超乎寻常的纤细。也许她是蜜芮恩的姊妹。或是她已经堕了胎,或者流产了。他跟着他们亦步亦趋,仿佛磁铁相吸。关于她怀孕的事,盖伊是在说谎吗?但盖伊不会说谎。布鲁诺的内心矛盾犹疑。他伸长了脖子凝视蜜芮恩。随即他不自觉地在脑中串联出一个念头:如果这个孩子出了什么问题,那他就格外有理由干掉她,因为盖伊离不成婚。如果她去堕了胎,她现在就能四处逍遥了。

她站在一处余兴小摊位前面,那儿有个吉普赛女子正把东西丢进大鱼缸中;另一个女孩则全身贴靠在红发汉子身上大笑着。

“蜜芮恩!”

布鲁诺兴奋极了。

“哦,太好了!”

蜜芮恩走到对面卖冷冻牛奶蛋糊的摊位上。

他们每个人都买了冷冻牛奶蛋糊。布鲁诺不耐烦地在一旁等候,一边笑着,一边抬头看着摩天轮上弧形的灯火,和在漆黑天空中坐在长椅上摇晃的微小人影。穿过树林的远处,他看见水面有灯光粼粼闪动。这游乐场可算是个公园。他想去坐坐摩天轮。他觉得太棒了。他要放松心情,不让自己激动。旋转木马正播放的音乐唱着:“凯西要和草莓般的金发女子跳华尔兹……”他咧嘴笑着转头去看蜜芮恩的红发,结果两人四目相视,但她的视线继续移转,他确信她并未注意自己,不过他绝不能再那样做了。一阵焦虑的冲动让他不禁嗤嗤发笑。蜜芮恩看起来一点也不聪明嘛,他骤下评断,这也令他很高兴。他明白为什么盖伊讨厌她。他也讨厌她,讨厌到了极点!也许有关怀孕的事,她对盖伊说了谎,而盖伊本身这么诚实,所以相信了她说的话。婊子!

他们手拿冷冻牛奶蛋糊继续往前走时,他放开他在气球小贩的箱子中一直把玩的燕尾玩具鸟,然后转个圈圈,买下一只艳黄色的玩具鸟。他卷动发条小木棍,听听玩具鸟尾部发出的哭伊——戊伊——戊伊声,这让他自觉又像个小孩子。

一个跟父母一起走过他身旁的小男孩伸手要抓小鸟,布鲁诺有股冲动要把小鸟给他,但却没有这么做。

蜜芮恩和她的友人走入一大片灯火通明、摩天轮基座所在的区域,场内还有许多小店铺和游戏摊。云霄飞车在他们头顶上发出像机关枪般的哒—哒—哒—哒—哒声。有人在大力士摊位上用大槌把红箭头一路送上指标顶端时,四周响起一记铿锵响声和一阵呼喊。他不介意用大槌来杀蜜芮恩,他心想。他仔细看看蜜芮恩和另外三个人,看是否有任何一人似乎注意到他,但他确信他们都没注意到他。如果他今晚没下手,就绝不能让他们任何一人注意到他。然而不知怎么的,他确信今晚他会动手;会发生某件事使他可以杀人,这是他的夜晚。他沐浴在凉爽的夜风中,夜风像是他游乐于其中的某种液体。他绕转圆圈,疯狂挥舞着玩具鸟。他喜欢得州,盖伊的家乡!每个人看起来都很欢欣快乐,精力无穷。他猛灌一大口扁瓶中的酒的同时,让蜜芮恩一行人混入人群中,然后他在后面大步慢跑地追上前去。

他们正在看摩天轮,他希望他们决定上去坐一趟。得州人做的东西真的是很大,布鲁诺心想,一面用羡慕的眼光抬头看摩天轮。他从来没看过这么大的摩天轮,它呈五角星状,内部点着蓝色灯光。

“洛夫,坐摩天轮好吗?”

蜜芮恩叽叽喳喳地说,一边还把冷冻蛋糊的最后一小口送入嘴中。

“哦,那不好玩,玩旋转木马怎么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车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