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怪客》

第20章

作者:长篇小说

“跟我喝一杯吧。”布鲁诺说。

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站在人行道中间。

“我不想见到你,我不是在跟你寒暄,我是真的不想见到你。”

“我不在乎你是不是在跟我寒暄。”布鲁诺苦笑着说。他的眼光显得审慎小心。“到对街来。十分钟就好。”

盖伊瞥一眼他的四周。他就在这里,盖伊心想。报警吧。猛扑到他身上,将他扑倒在人行道上吧。但盖伊只是全身僵直地站在原地,只见布鲁诺两手塞进口袋,仿佛身上有枪似的。

“十分钟就好。”

布鲁诺说,脸上露出要笑不笑的表情诱惑着他。

盖伊已有数星期毫无布鲁诺的音信。他试着再召回上一次雪夜之时的怒气,他决定向警方告发布鲁诺时的那股怒气。这是重要的时刻。盖伊跟着他走去。他们走进第六街的一家酒吧,选了个靠里面的雅座。

布鲁诺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你在怕什么,盖伊?”

“没有哇。”

“你快乐吗?”

盖伊四肢僵硬地坐在椅沿上。他正坐在杀人凶手的对面,他心想。那双手曾紧紧格压住蜜芮恩的喉咙。

“听着,盖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有关安的事呢?”

“安的什么事?”

“我想要知道她的事,如此而已。我的意思是指在火车上的时候。”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布鲁诺。”

“为什么?我只是想跟你交朋友呀,盖伊。”

“我要向警方告发你。”

“你在梅特嘉夫时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布鲁诺问话时,眼中微微闪露出怒光,仿佛他早该这么问,虽悲伤却又似占了上风。奇怪的是,盖伊感觉到他内心也用同样的方式问了他这个问题。

“因为我还不很确定。”

“我该怎么办呢?留下自白书?”

“我仍能把你交给警方。”

“不,你不能这么做。他们握有更多不利于你的证据。”布鲁诺耸耸肩。

“你在说些什么?”

“你认为警方会直到我什么?什么也查不到。”

“我可以告诉他们!”他突然感到很生气。

“如果我说是你花钱雇我这么做的,”布鲁诺自以为正直地皱眉说,“几个零星的事件就可拼凑得天衣无缝喔!”

“我才不在乎零星的事件。”

“或许你不在乎,但法律可在乎。”

“什么零星的事件?”

“你写给蜜芮恩的那封信,”布鲁诺缓缓地说,“取消那件工作的遮掩之计,那一整趟到墨西哥的便利之行。”

“你疯了!”

“面对它吧!盖伊!你的想法根本不合理!”

布鲁诺歇斯底里地提高声音,音量盖过了他们身旁刚开始启动的自动点唱机。他一手平摊,横过桌面,向盖伊这儿伸过来,然后又握成拳头。

“我喜欢你,盖伊,我发誓。我们的谈话不该是像这样的!”

盖伊动也不动。长椅的椅缘在他后腿上压出痕迹。

“我不想被你喜欢。”

“盖伊,如果你向警方说出什么,你只会害我们都入狱。你不明白吗?”

其实在此之前,盖伊就想过这一点了。如果布鲁诺坚持说谎,那么就会有一场旷日费时的审判,那会是一件除非布鲁诺崩溃,否则绝不可能定案的案件,而布鲁诺是不会崩溃的。盖伊从布鲁诺现在盯着他看的眼神中那种浓烈的偏执中看得出来。不要理他,盖伊心想,离他远一些,让警方逮捕他吧,他已疯到你动一下他便会杀了你的地步了。

“你在梅特嘉夫没告发我,是因为你喜欢我,盖伊。在某种程度上,你喜欢我。”

“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你。”

“但你不会去告发我,是不是?”

“是。”盖伊咬着牙说。布鲁诺的镇静令他大感惊异。布鲁诺丝毫不怕他。

“别再替我叫酒了。我要走了。”

“等一下。”

布鲁诺从皮夹中取出钱来,拿给了服务生。

盖伊仍端坐在椅上,被一股不确定感紧紧抓住。

“挺不赖的西装。”布鲁诺一边微笑着,一边朝盖伊的胸膛点点头。

他穿的是件灰底白纹新法兰绒西装。是用帕米拉案赚来的钱买下的,盖伊心想,就跟他的新皮鞋和在他身旁椅子上的新鳄鱼皮公事包一样。

“你得去什么地方?”

“市中心。”

他将在七点到第五街旅馆,去见准客户的代理人。盖伊盯着布鲁诺严厉而渴望的眼神,心中肯定布鲁诺以为他现在正要去见安。

“你在玩什么把戏,布鲁诺?”

“你知道的,”布鲁诺冷静地说,“就是我们在火车上所谈的事。交换被害人。你要去杀了我的父亲。”

盖伊发出轻蔑的声音,在布鲁诺说出此事之前他就知道,而且自蜜芮恩去世以来就怀疑了。他凝视布鲁诺直视不移的渴望眼神,为其沉着的精神错乱而感到迷惑。他记得还是孩童时,有一次他在电车上像这样盯着一个患蒙古症的低能儿,那种眼神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摇动的厚颜好奇。好奇和恐惧。

“我跟你说了,我能安排好一切细节的。”布鲁诺的嘴角牵出一丝微笑,既带有愉快又带有歉意的味道。“那会是非常简单的事。”

他恨我,盖伊突然心想着。他也想要杀了我。

“如果你不做,你知道我会怎么对付你的。”布鲁诺做了个弹指的动作,但他放在桌上的手却不留意地呈瘫软无力状。“我会向警方告发你的。”

不要理他,盖伊心想,不要理他!

“你根本吓不到我。要证明你疯了,简直是轻而易举。”

“我眼你一样没有疯!”

过了一会儿,结束这次谈话的人是布鲁诺。他七点和他的母亲有约,他说。

两人下次的碰面为时更加短暂,盖伊觉得他又输了,虽然当时他认为自己赢了。那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他正走出办公室,在要去长岛见安的途中,布鲁诺企图拦下他。盖伊只是擦身经过他身旁,钻进一辆计程车中。然而一种他是在肉体上逃跑的感觉令他感到羞愧,它开始逐渐削弱直到当时还完整无伤的某种尊严。他希望当时他对布鲁诺说了些话。他希望他曾有片刻面对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车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