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怪客》

第22章

作者:长篇小说

盖伊端坐在床沿上,两手掩面,然后又慎重地放下双手。占据他的思绪主体而又扭曲它的是夜晚,他感觉到,是漆黑的失眠夜。然而夜晚也有其真理。一个人在夜里只有在某个观点上接近真实,但所有的真理都是一样的。如果他把这件事告诉安,她不会认为他是部分有罪的吗?嫁给他?她怎会嫁给他呢?他是什么样的野兽,竟能安坐在最底层抽屉藏有多项杀人计划和一枝杀人用的手枪的房间里呢?

就着黎明前的微弱光线,他审视着自己在镜中的脸,镜中人的嘴朝下斜向左方,不像是他的嘴。丰润的下chún紧绷,更形细薄。他试着让两眼保持绝对的稳定状态,镜中的两眼半吊在眼白上回瞪过来,好像他因遭人控告而造成身体的一部分变得僵硬,两眼仿佛凝视着折磨它们的人。

他该换件衣服,出去走走,还是该试着去睡一觉呢?他踩在地毯上的脚步很轻,不知不觉地避开了扶手椅附近地板上会吱嘎作响的地方。

“你会越过这些会引起吱嘎响声之处,只是为了安全起见,”布鲁诺的信上这么写着。“我父亲的房门如你所知地就在右手边。我已经严密地调查过一切了,毫无任何阻碍之处。参看地图上管家(赫伯特)的房间所在,它是你最可能撞见任何人之处。走廊部分我标示有x记号的地方会引起吱嘎声……”他猛然倒躺在床上。“无论发生什么事,绝对不要想在屋子和rr车站之间丢弃那把路格手枪。”他全都记在心里了,记住厨房门的旋转声,记住走廊地毯的颜色。

万一布鲁诺找别人去杀他的父亲,在这些信件里他就有充分的证据来定布鲁诺的罪。他可以因布鲁诺对他所做之事而报复他。然而布鲁诺只会说谎来加以反驳,反过来咬定他一手策划蜜芮恩谋杀案。不,迟早布鲁诺会另找他人。如果他能熬过布鲁诺的威胁,一切都会结束,他也就能安然入睡了。如果他真的去杀人,他心想,他不会用那枝路格手枪,他会用他的小手枪——

盖伊从床上坐起身子,让刚刚闪过他脑中的字句弄得一身疼痛、愤怒和恐惧。“萧氏大楼。”他自言自语,仿佛宣布换上新的一幕,仿佛他能使自己从夜间轨道上脱轨而出、跃上日间轨道似的。“萧氏大楼。除了根本不必去碰的石子路之外,后面的庭院到阶梯处全都铺上了草皮……跳过四级,跳过三级,到阶梯最顶端时大跨出一步。你记得住的,这是有节奏韵律的。”

“汉兹先生!”

盖伊手一动,便割伤了自己。他放下刮胡刀,走到门边。

“嗨,盖伊。你准备好了吗?”电话另一头传来的声音,在一大清早里听来很是婬猥,也带有夜晚错综复杂的丑恶。“还要再多寄些信去吗?”

“你少来烦我。”

布鲁诺大笑出声。

盖伊挂上电话,身子仍在颤抖。

这次的震惊一整天都挥之不去,令他心神不宁,精神耗弱。这天晚上他极度地想见安,极度地想在双方约定的某个地点瞥见她的那一刻的来临。但他也想阻止自己见她。他在河堤大道上走了很久,想借此使自己累倒,但后来依然睡得很不安稳,还做了一连串不是很愉快的梦。一旦与萧氏签了合约,盖伊心想,一旦他能放手去工作,情况将会有所不同。

萧氏房地产公司的道格勒斯·弗瑞尔依约在第二天早上打电话过来。

“汉兹先生,”他粗哑的声音缓缓地说着:“我们收到跟你有关的一封十分奇特的信。”

“什么?什么样的信?”

“是有关你妻子的事。我不知道——要我念给你听吗?”

“请念。”

“‘敬启者:你们无疑会有兴趣知道,盖伊·丹尼尔·汉兹的妻子在去年六月遭人杀害,他在此案中扮演的角色比法庭所知的还要重要。这个内幕消息很可靠,而且消息来源也知道这件案子不久将重审,届时将证明他的真正罪行。’

——我相信这是一封怪信,汉兹先生。我只是以为你应该知道这件事。”

“当然。”

麦尔斯在室内一角,和每天早上一样镇静地伏在制图桌上工作着。

“我想去年我听说过——呃——这件不幸事件。不可能重审,对吗?”

“当然不会重审。我根本没有听说这件事。”

盖伊诅咒着自己的混乱表现。弗瑞尔先生只是想要知道他是否能无所顾忌地进行工作罢了。

“抱歉,我们对那项合约还没有拿定主意,汉兹先生。”

萧氏房地产公司等到次日早上才告诉他,他们对他的制图并不十分满意,事实上,他们对另一位建筑师的作品深感兴趣。

布鲁诺怎么发现有关这栋大楼的事呢?盖伊心中一阵纳闷。但方法倒是有无数个,可能报上提过——布鲁诺对建筑业新闻的消息可灵通得很——或是布鲁诺可能在他不在办公室时打电话来,不经意地从麦尔斯口中得知此项消息。盖伊再看看麦尔斯,怀疑他是否曾在电话上和布鲁诺说过话,但其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既然这栋大楼的生意飞了,他开始以反向的角度来看待此事。到今年夏天为止,他将没有预算中的闲钱。面子也没了,在福克纳一家人面前没有面子。他从未有此经验——让他痛苦到极点的程度不下于其他任何原因——眼看着一件创作终成泡影,他深感挫折及痛苦。

布鲁诺迟早会把此事——告诉他的客户。这就是他威胁要毁了他的事业而做出的举动。他还要毁了他和安的生活?盖伊想到她,心中就闪过一阵痛楚。他似乎有好长一段时间忘了他爱她。他们两人之间发生了某件事,他也说不上来是什么。他感到布鲁诺正在摧毁他去爱人的勇气。从他忘记把自己最好的一双皮鞋送到阿尔顿哪一家修鞋店修补,而最后就当作是丢了一双鞋一事看来,每一件最小的事都会加深他的焦虑;那双鞋似乎已经超过了使用限度,他也怀疑修鞋店的人能把它们补好。

办公室内,麦尔斯忙着他例行的制图代理工作,而盖伊的电话都没有响过。盖伊以为,布鲁诺都没有打电话来,是因为他要让自己的焦虑感不断增强,然后才会乐于再听到他的声音。而对自己感到嫌恶的盖伊在中午时下楼去,在麦迪逊大道上的一家酒吧内喝着马丁尼。他预定要跟安共进午餐,但她拨电话过来说不去了,他记不得是为了什么原因。她的声音听起来不是很冷静,但他认为她并未说出任何不跟他共进午餐的真正理由。她当然没有说她是要去为他们的新居买些东西,否则他会记得这个理由的,或者他会记得吗?或者她是在报复他没有依约在上周日出来跟她的家人共进晚餐?上周日他过于劳累和沮丧,无法见任何人。他和安之间似乎展开了一场安静的暗地争执。最近,他觉得自己太凄惨了,不愿拖累她,而她也在他要求见她时,假装太忙了,无暇见他。她在忙着计划他们新居的事,还有忙着跟他起争执。这根本说不通嘛,除了逃离布鲁诺,世上没有任何事情是说得通的。这样做了也说不通,在法庭中将会发生的事也无法说得通。

他点燃一根香烟,然后注意到他早点了一根。弓身伏在闪亮耀眼的黑色桌子上,他吸着两根烟。他的两臂、两手和两根烟似乎映现在桌面上。下午一点十五分,他在这里做什么?喝下第三杯马丁尼,变得晕沉沉,使自己无法工作,假装有工作要做吗?深爱着安、建造了帕米拉大楼的盖伊·汉兹?他连把马丁尼酒杯丢向角落的勇气也没有。假定他完全灭顶了。假定他真的为布鲁诺去杀人。如布鲁诺所言,当他家里只有他父亲和管家时,事情会十分简单,而且盖伊对这屋子的熟悉度超过他对梅特嘉夫老家的熟悉度。他也能留下不利于布鲁诺的线索,把路格手枪留在房间内。这个想法渐渐成了简单的具体要点。他不知不觉地握住拳头对抗布鲁诺,接着双手在他眼前置于桌上紧握成拳的无力感使他深感羞愧。他绝不能再让心思重回这一点上,那正中布鲁诺下怀。

他在盛了水的玻璃杯中浸湿手帕,抹了一把脸。刮胡子时留下的伤口开始刺痛,他从身旁的镜中看着伤口,它开始流血了,一道细小的红疱就在他下巴微凹处的一侧上。他想要一拳打在镜中人的下巴上。他猛地站起身,走去付帐单。

不过一旦曾这么想过,他的心思就很容易便重回原点。在失眠的几个夜里,他模拟杀人过程,这像安眠葯似地使他安静下来。这不是谋杀,而是他为了摆脱布鲁诺影子所做出的举动,刀子一挥,切去恶性的病态根源。在夜里,布鲁诺的父亲不是人,而是个物体,一如他自己不是人,而是一种力量。去杀人,把路格手枪遗留在房间内,去遵循布鲁诺的指示而至被定罪和死亡,这是一种净化情感的方法。

布鲁诺送他一个四角镶金边的鳄鱼皮皮夹,里头还有g.d.h,他的名字缩写。“我认为这看起来很像你,盖伊。”内附的短笺写道,“请不要让事情搞得很棘手,我非常喜欢你呢!仍是朋友的布鲁诺。”盖伊挥臂把皮夹丢进街上的垃圾筒中,接着又偷偷把它塞进口袋。他不喜欢丢弃漂亮的东西,他会想出处置它的其他办法。

同一天早上,盖伊婉拒了一家电台请他演讲的邀约,他此刻不宜工作,他也知道这一点。那他为什么还一直去办公室呢?他该乐得整天醉醺醺的,尤其乐得整晚烂醉如泥。他注视着他的手一再转弄放在桌上的折叠式罗盘的动作。有人曾告诉过他,他的双手像圣芳济教派的托钵僧。在芝加哥的提姆·欧弗拉提这么说过。那一次他们正坐在提姆位于地下室的公寓中吃着意大利面,谈论着何希耶,以及许多建筑师似乎天生拥有雄辩能力,这种能力乃伴随这个职业自然而生,能有这种能力是多么幸运啊,因为你通常得靠嘴吃饭。当时即使有蜜芮恩正在榨干他,一切都还算顺利,只不过原来应是一场清爽的战斗,到头来不知怎地却困难重重。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翻转着罗盘,手指滑到它的下方,再翻转它,直到他认为这样做的噪音可能会干扰到麦尔斯才作罢。

“发泄一下嘛,盖伊。”麦尔斯和善地说。

“没什么好发泄的。一个人总有崩溃的时候。”盖伊用十分冷静的音调反击回去,然后慾罢不能地又说:“我不需要忠告,麦尔斯,谢了。”

“听着,盖伊——”

麦尔斯瘦长的身子站起,脸上带着笑,一派平静的样子,但他并未从他书桌的那一角走过来。

盖伊从门旁的衣架上取下外套。

“抱歉,咱们就忘了这回事吧。”

“我知道你是怎么一回事,是婚前紧张症啦。我以前也曾这样。我们下楼去喝一杯,你看怎么样?”

麦尔斯的亲昵表现冒犯了盖伊,激起盖伊从来不知道的某种尊严。他无法忍受麦尔斯无忧无知的脸孔和他沾沾自喜的陈腔滥调。

“谢了,”他说:“我实在不想去。”

他轻轻地关上身后的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车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