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怪谈》

第03章

作者:长篇小说

当浅川走进伊豆大岛温泉旅馆的时候,龙司正趴在东中野公寓的书桌上睡觉,他的嘴chún靠在写了一半的论文上,口水将深蓝色的笔迹弄糊了。

突然间,龙司的肩膀动了动,脸部扭曲,整个人弹跳起来。

高山龙司一向对外宣称这世上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他感到害怕,此时却打从心底感到寒冷,全身不停地颤抖。

龙司觉得呼吸困难,不禁抬起头看看时钟,现在是晚上九点四十分。

他一时之间想不起这个时间代表什么意义,而且房里的萤光灯和桌灯都点亮了,他却觉得还不够亮。

龙司将椅子转过来,瞪著录像机看,看见那卷录像带还放在里面。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没办法移开视线,只是定定地看着,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果然还是来了……”

龙司双手靠在桌边,感觉背后有一股神秘气息在流动。

他住的公寓位于静谧的社区,有时急速行驶的汽车引擎声会和街道上的嘈杂声混在一起,使他的意识变得模糊不清。

龙司竖起耳朵倾听,发现有些声音与虫鸣声交杂在一起,恍若人的魂魄在空气中游荡一般,显得很不真实。

紧接着,他感到身体四周好象产生空隙,一股来历不明的灵气在这些空隙中穿梭、飘荡,冰冷的夜气和缠绕在肌肤上的湿气形成一道阴影,渐渐逼进龙司,他的心跳速度超越了时钟秒针,不停地鼓动着。

那股莫名的气息一直压迫着龙司的胸口,他再度看了一眼时钟,现在是九点四十四分。每看一次时钟,他就猛吞了好几口口水。

(一个礼拜前,我在浅川家看录像带是什么时间?他说家里的小宝贝总是在九点左右睡觉……后来按下了播放键……是在什么时候……看完的?)

龙司记不得自己看完录像带的时间,但他清楚知道“那个时间”快到了,至少现在朝他压迫过来的神秘气息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眼前这种情况和光凭想象所衍生的恐惧感不同,而且那个“东西”确实一步一步逼近龙司。

(为什么来我这里?为什么只来我这里……为什么没去找浅川?喂!这太不公平了吧!)

龙司的脑中涌现一大串问号。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不是已经解开咒文了吗?那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的心脏快速跳动着,感觉就像有人把手伸进胸腔里,用力抓住心脏一样。

龙司感到脊椎骨传来一阵刺痛,颈子也有种冰冷的触感。他大吃一惊,正想从椅子上站起来时,腰间到背部一带却感到剧烈的痛楚,不禁整个人倒在地上。

(快点想想该怎么辨……)

他努力保持意识清醒,不断对着肉体下达命令:(站起来!快站起来好好想想!)

龙司爬上榻榻米,来到录像机旁边按下退带键,拿出那卷录像带。

他仔细查看退出来的录像带之后,正要将带子再推进去时,意外发现贴在录像带背面的卷标上写着标题──“莱瑟.米里尼、法兰克.辛纳屈、沙米.迪贝斯.jr、1998”

那是浅川的笔迹,他之前可能用这卷带子录电视上播放的音乐节目,随后又将这段节目消掉,拷贝从小木屋带回的录像带。

龙司的背部窜过一阵电流,一个想法迅速在他空白的脑中成形。

(这怎么可能?)

先前龙司以他灵活的头脑解开咒文之谜、老太婆的预言,还有潜藏在录像带影像中的另一股力量。

(为什么投宿在小木屋的那四个小鬼没有遵行咒文的内容?为什么浅川得救了,而我却面临死亡呢?还有,山村贞子到底生下了什么?)

答案就近在眼前,而他竟然没有想到山村贞子的力量会跟另一股力量融合在一起…………(她想生孩子,可是她的身体构造无法生育,因此便和恶魔订下契约,订下生许多小孩的契约……)

龙司想到这件事将会带来什么后果,不由得忍住痛楚,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真是可笑!一心想看到人类灭绝的我,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先走一步呢?)

龙司爬到电话旁边,想拨浅川家的电话号码,随即又想起他现在在大岛。

(那个家伙如果知道我死亡的消息,一定会大吃一惊。)

就在这时,一股莫名的压迫感朝龙司的胸口压过来,并且倾轧着他的肋骨。

不知为什么,龙司突然拨了高野舞的电话号码,但心中随即响起一个声音:(放弃吧!把她卷进来并不是一件好事。)

同时,他又听到另一个声音催促着他:(或许还来得及……)

龙司看到桌上的时钟指着九点四十八分,于是把话筒放在耳际,等候高野舞接起电话。

突然间,他觉得头好痒,便伸手抓了抓头,不料竟有几根头发掉落下来。

当电话响了第二声,龙司忽然看见映在正前方长形镜子里的脸,他忘记自己的耳朵边还夹着话筒,直接凑近镜子一看,只见镜子里映出一张泛黄、满布皱纹的脸庞,而且那张脸相当干瘪、凹陷,在相继掉落的毛发间还有许多褐色的疮痂。

(这是幻觉!一定是幻觉……)

这时,滚落在地上的话筒里传出女人的响应声。

龙司再也受不了了,他发出凄厉的叫声,和高野舞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映在镜中的那张脸正是百年之后的龙司,一向聪明的他从不知道和另一个模样的自己正面相对时,竟会是如此地可怕、骇人。

高野舞听到电话钤声响了四次才接起电话,当她听到电话彼端传出惨叫声,一股战栗感瞬间穿越电话线,从龙司的公寓直接传到高野舞的房间。

一开始的惨叫声充满了惊愕,而接下来的呻吟声则带着难以责信的声调……她吓了一大跳,迅速移开话筒,但是电话彼端的呻吟声仍然持续着。

高野舞以前也接过几次恶作剧电话,但是她感觉到这通电话不同于以往,于是重新握好话筒。

就在下一秒钟,呻吟声停止了,接下来是一片无声的死寂……晚上九点四十九分,龙司最后一次想听听挚爱女人声音的希望破灭了,反而让她听到自己凄厉的惨叫声……他的双脚敞开,背部抵着床,左手落在床垫上,右手则伸向不断发出声音的话筒,双眼瞪着天花板。

龙司知道自己活不了了,但是仍努力要把录像带之谜告诉浅川。

另一方面,高野舞一次又一次地呼唤电话那头的人,却始终得不到响应。

她不解地挂上电话,直觉认为电话彼端传来的呻吟声很熟悉。

于是高野舞再度拿起话筒,拨了龙司家的电话号码,可是话筒却传出“嘟、嘟、嘟”的声音。她按下电话,又拨了同一个号码,结果仍然占线中。

这时,高野舞知道先前打电话来的一定是龙司,而且他可能出事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夜怪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