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怪谈》

第03章

作者:长篇小说

小栗总编听着浅川的报告,不由得绷起一张脸。

他的脑中倏地掠过两年前的旧事,当时浅川好象中邪般一头栽进采访来的情报里,不眠不休地坐在文字处理机前写着教祖影山照高的半生,整个人显得兴奋异常。

两年前,超自然现象在出版界吹起一阵前所未有的旋风,编辑部在短时间内收到一大堆灵异照片和幽灵、怪谭之类的文章,投稿信件多到简直可以用“脱离常轨”四字来形容。

小栗总编一向自信能够将整个世界的结构加以正确地判读,唯有那些超越自然的现象令他百思不解,迟迟无法找出明确的答案。

那时候,读者除了投稿到m报社之外,其它出版社也被卷入灵异旋风之中,大伙都被这种异常现象所震撼。

m报社花费许多时间整理稿件,得知投稿者并非同一个人寄出好几封,而是每个人都有匿名投稿;大略核算之后,他们发现当时有将近一千万人投稿。

“一千万”这个数字震惊了出版界,因为它反应出每十人中就有一个人投稿。

不过,在他们调查出版业界的人士之后,却又发现这些人竟然都没有投稿这类文章。

这是怎么回事?那些堆积如山的信件到底是从哪里飞来的?

报社的编辑人员为此大伤脑筋。

然而这股热潮在众人没有找到答案的情况下退烧了,经历半年左右的灵异旋风之后,编辑部再也没收到关于超自然现象的投稿信函。

身为报社体系中的周刊杂志编辑人员——小栗总编面对这种现象时,必须做出明确的判断,而他采取完全不理会的态度。

小栗总编怀疑这股灵异旋风的“点火者”正是无聊的八卦杂志,那些杂志刊载了灵异照片和许多人的经验谈,因此煽起读者们的投稿热。

他很清楚这种说法不能说服所有人,不过他的责任就是要想办法找出合理的解释来处理这种异常情况。

之后,小栗总编底下的编辑人员将投稿信件原封不动地送到焚化厂,所有与超自然现象有关的报导就此被销毁,久而久之,那股前所未有的投稿热便慢慢地冷却下来。

不过那时候,浅川竟然愚不可及地在即将熄灭的火上洒油。

小栗总编定定地看着浅川的脸,心里想:

(难不成你想重蹈两年前那次惨痛的经验?)

“我说你啊……”

每当小栗总编不知该怎么说的时候,就会以这句话做开场白。

“我非常清楚总编在想什么。”

“不,我是觉得有趣的事情当然值得投注心力去报导,但情况如果又像两年前那样……就有点伤脑筋了。”

小栗总编仍然坚持两年前那股超自然现象旋风是人为造成的,而且那个事件在当时造成极大困扰,导致他对所有超自然现象都怀有偏见。

“我并没有刻意去碰触那些神秘事物,何况这种‘偶然’似乎不太可能存在。”

“偶然……”

小栗总编把手搁在耳朵旁边,在脑中重新整理一下他们先前的谈话内容。

(浅川老婆的侄女——大石智子九月五日晚上十一点前后在本牧的家中死亡,死因是急性心肌功能不全。她才十七岁,是高中三年级的学生。

在同一时间,一个十九岁的补习班学生骑着摩托车在品川jr车站前等红绿灯时,也因为心肌梗塞死亡……)

“我倒认为这是一种单纯的偶然,你只是从出租车司机口中听到一件意外事故,然后又在不经意的情况下,想起你老婆的侄女死亡的事情……如此而已不是吗?”

“请你听清楚!”

浅川努力想引起小栗总编的注意。

“那个摩托车骑士在死亡之前,曾经做出要拿掉安全帽而痛苦挣扎的举动哦……”

“然后呢?”

“而智子的尸体被发现时,她也是用双手的手指头卷绕头发,使劲抓着自己的头。”

浅川见过智子好几次,她就像一般女高中生一样宝贝自己的头发,因此,她不可能会那么用力拉扯自己最珍视的头发。

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让她做出那种举动呢?

浅川每次想起智子想扯掉头发的身影,就会联想到一个看不到的影子,更对那股驱策她拉扯头发的无形力量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感。

“我真是搞不懂……你会不会太钻牛角尖了?他们两人都是因为心脏病发而死亡,既然如此,他们在死前当然会感到痛苦,难免会做出拉扯头发或是想脱掉安全帽等举动来,这是很平常的事情啊!”

浅川在心里承认有这种可能性,但他还是摇摇头说:

“总编,心脏病应该是胸口痛,为什么要抓头呢?”

“我说你呀……你有过心脏病发的经验吗?”

“没有。”

“那你有没有问过医生?”

“问什么?”

“问问看心脏病发的人是否会做出抓头的举动?”

这下子浅川无话可说了。

其实他已经问过医生,而医生回答他:

“那种情形有可能发生,不过在其它情形下也会做出这种举动,譬如:蜘蛛网膜下出血或脑溢血时会引发头痛,同时腹部也会觉得不舒服……”

“总而言之,就是视个人情况而定啰!就像学生解不开数学习题时,有人会搔头,有人会抽烟,也有人把手放在腹部上……”

小栗总编一边说,一边旋转着椅子。

“就目前的状况来看,一切都还没有定论,而且我们杂志的篇幅也不够用。你应该明白两年前发生过那种事,因此这类报导我们不会再轻易去碰触了……有些事情你越是抱持那种想法,就越会写出那样的内容来。”

(或许就像总编所说,这两件事只是单纯的偶然罢了。

可是,医生最后也歪着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一点又该怎么解释?)

浅川曾经询问医生心脏病发作时,是否会想要扯掉自己的头发。

结果医生只是皱着眉头、低吟一声,没有给他明确的回答。

不过,从医生的表情可以得知他目前没有碰过这种例子。

“我明白了。”

(现在只好先乖乖撤兵,除非我能发现这两个事件之间更有力的联系,否则是很难说服总编的。

如果没有进一步的发现,到时候再放手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夜怪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