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房客》

第09章

作者:长篇小说

现在,他们正在通过苏格兰广场一扇平时不准外人进入的大拱门,这里是对抗文明社会犯罪的组织中心,黛丝雀跃万分,觉得自己好似在小说王国中自由穿梭。即便是搭电梯上楼,对她而言,都是个全新的经验。她一直都和姨婆住在一个宁静、单纯的小镇上,这还是她第一次搭电梯呢!

这幢宏伟的建筑物令千德勒面子十足,他领着他们走下宽阔深远的长廊。

黛丝搂着父亲的手臂,对于自己的好运有点惊奇、错愕。当她看到每间办公室里的人都在忙着处理犯罪案件、静默地解开犯罪之谜,那种庄严肃穆的气氛,让她那快乐而活力充沛的声音自然静止了下来。

他们经过一个房门半掩的房间,千德勒稍微停了一下,低声对黛丝的父亲说:

“看这里面,这就是指纹室,约有超过二十万男男女女的指纹记录留在这里。班丁先生,我希望你知道,一旦我们掌握了一个人的指纹,他所有的犯罪行为——如果他曾有前科——都难逃我们的掌控,想都别想!虽然这些记录多如繁星,但是不出半小时,我们就知道这人是否犯过案!很令人惊奇吧?”

“真是了不起!”班丁说着深深吸了口气,他毫无表情的脸上掠过一丝困惑,“真了不起。但是,乔,对于那些留下指纹的可怜虫来说,这可是极具威胁啊!”

乔笑了:

“没错,再聪明的人也逃不掉。不久前,有个人知道他的记录留在这里,所以想尽办法弄伤了自己的手指,想让指纹模糊不清,你了解吧?没想到,六个月后皮肤愈合,指纹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可怜的坏蛋!”

班丁倒吸了口气,黛丝明净、热诚的脸庞则像罩了层乌云。

他们走过一条窄小的通道,一样看到有扇半开的门,里面的房间比指纹室小了许多。

“如果你进去看看,就会发现因留下指纹而使罪行曝光者的所有资料,这里面保留了他们的行为、犯罪等等的记录,犯罪者的指纹与个人记录皆以号码相连接。”

“真是太奇妙了!”班丁说着,屏住气息。

黛丝一心巴望继续前进,直向黑色博物馆。乔和她父亲之间的谈话,对她而言太没真实感了,她不想费心去了解。然而没有等多久,她就如愿了。

一位宽肩、英俊,看来与乔交情匪浅的青年迎向前来,为他们打开一扇看来并无特出之处的门,接着就引着一行人进入了黑色博物馆。

乍进这地方,黛丝心里觉得失望而且吃惊。这偌大明亮的房间与她们镇上的图书馆科学室没什么两样,里头一样有着一圈落地玻璃围着的中央地带,让他们可以看清展示品。

她走向前,看着玻璃框里面的展示。里头尽是些小小的东西,像是那种乱糟糟屋子内的乱糟糟旧橱子里会有的东西——旧葯罐、脏污的围巾、看来像小孩用的破灯笼、一盒葯丸……而四周墙上也挂满了奇怪的东西:旧铁片、由木头和皮革制成的各种怪东西等等。

她失望极了。

接着,黛丝发现到,令房间如此明亮的大玻璃窗下有一列架子,上面立着一排真人尺寸的人头石膏像,每个头都微微向右偏,大约有十二个,他们面部的表情看来奇怪而无助,且酷似真人。

“这到底是什么?”班丁低声问道。

黛丝不觉搂紧父亲,她猜想这些奇怪、冷漠、好似瞪着人看的脸孔,可能是那些犯了谋杀罪被处死的人在临终前翻制的面容。

“都是被绞死的!”博物馆里的守卫说,“是他们死后翻印的模子。”

班丁紧张地笑着:

“看来不像死了,倒像在听我们说话。”

这人继续开玩笑地说:

“这都是杰克·凯奇的错,是他出的主意,把吊带绑在这些他一辈子只能服务一次的绅士的左耳下,这就是为什么每个人的头都不约而同地偏向一侧,看到没——”

黛丝和父亲凑近了些,那人用手指指每个头像的颈部左侧。那些颈项上,都有一圈深深的凹痕,可以想像这些人是在被勒得多紧的情况下,通过永生之门的。

“他们看来有点呆呆的,没有恐惧或悲伤的样子。”

班丁狐疑地说,这些看来呆滞的面孔令他极为惊奇、震撼。但是年轻的千德勒理所当然似地说:

“在这种时候当然会有呆滞的表情,原来的人生计划全化为泡影,而且知道自己只剩一秒钟的生命可活。”

黛丝的脸有一丝苍白,这种恐怖的气氛令她深感不适。她开始了解到玻璃窗里的物体件件是与犯罪有关的物证,而且其中大部分还送了某些男人或女人上了绞刑台。

“前几天来了一个懦弱的人,”善于察言观色的守卫突然说,“就是那种自视为知识分子的人,他说——他是怎么说的?”他转向千德勒。“他说这里的每样东西,除了石膏像以外——说来奇怪,他竟然将石膏像摒除在外——都渗出邪恶,这正是他使用的字眼:‘渗出’,就是可以挤压出的意思。他说身处这种地方令他非常不舒服,此言不虚,因为在他淡黄色的脸上露出惨绿的颜色,我们只好赶快带他出去,一直走到通道另一端,他才稍稍平复!”

“现在有谁会这么想?”班丁说,“我看那个人大概做了什么亏心事。”

“好了,我不必多做停留,”乔那位善良的朋友说:“你领你的朋友四处看看吧,千德勒,你对这里和我一样熟悉,不是吗?”

他对乔的客人笑了笑,仿佛在对他们说再见,但他似乎还舍不得走开。他对班丁说:

“看这边,在这小盒子里面,装着查尔斯·皮斯的工具。我想,你应该听过这个人吧。”

“我想是听过。”班丁急忙地说。

“很多到这里来的人,都认为这盒子是最有意思的,皮斯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如果走上正途,他必是个了不起的发明家。这就是他发明的梯子,你看,这是可以折叠的,而且收起来并不占空间,即使带着在伦敦街上行走,别人也不会多看你一眼,说不定还让人以为是个老实的工人呢!在被捕时,他供称自己习惯公然地将梯子夹在腋下携带出门。”

“胆子真大!”班丁吃惊地说。

“没错!这梯子一展开,可由地面伸展到二楼,这人多聪明!只要打开第一阶,其他部分便会自动打开,因此皮斯只要站在地面,便可以轻而易举地让梯子伸展到他想到达的窗口。到手后,又如法炮制,轻易逃离。天啊!真是巧妙啊!你有没有听过皮斯少了根手指的故事?他以为警察会就这个线索寻找少了一根手指的人,你猜他怎么做?”

“戴上假手指?”班丁说。

“不,他决心不再徒手作案;这是他做的假手,木制的,套在他的手上恰恰好。我们认为这是这整座博物馆中最天才的发明。”

这时候,黛丝松开了父亲的膀臂,在千德勒愉快的陪伴下,她跑向房间的另一端,弯下身来注视另一个玻璃盒:

“这些瓶瓶罐罐是做什么的?”她好奇地问。

里头有五个小葯瓶,装着或多或少的不透明液体。

“这些是毒葯,黛丝小姐,里面所含的砒霜剂量只要在饮料里加上这么一小滴,就足以令你、我,不,还有你的父亲魂归西天。”

黛丝微笑说:

“化学家不该卖出这些东西的。”

毒葯对她而言,是很遥远的东西,看到这些小瓶子,只让她感到很兴奋、刺激。

“他们当然不会卖,这些毒葯都是以蒙混、迂回的借口拿到手的,譬如女人说要买化妆品美容,其实她真正想要的是除去丈夫的毒葯,我猜她一定是对老公厌烦了!”

“说不定她丈夫是个令人憎恶的人,活该被除掉!”

这种滑稽的想法令两人同声爆笑出来。

“你听说过皮尔丝太太的事吗?”千德勒突然一本正经地问。

“听过。”黛线微颤,“那个邪恶的女人杀死了一个可爱的小婴儿和他母亲,后来在杜莎德夫人蜡像馆(madame tussaud,一七六一~一八五○,著名的蜡像师,在伦敦以其名创立了一间蜡像陈列馆)被抓到。但是,爱伦不让我到那间陈列凶器的恐怖屋参观,上回到伦敦时,她不让父亲带我到那儿。现在,既然来过这里,我一点也不想到那里去了。”

千德勒慢条斯理地说:

“我们有个盒子装满了皮尔丝太太的遗物。婴儿车和尸体是在杜莎德夫人蜡像馆找到的;至少他们是这么说,我也不确定。这里有件同样奇特却没那么恐怖的东西。看到那边有件男用夹克吗?”

黛丝支吾地应声,她又开始害怕了起来,八成又有什么恐怖的故事与夹克有关。

“有个盗贼枪杀了人,不小心把夹克留在现场。我们的人发现到其中的钮扣一裂为二,乍看这不是很重要的线索,是不是?黛丝小姐。但或许你不相信,后来我们找到了另半边的钮扣,并将这人处死;更令人惊奇的是,这三颗钮扣全然不同。”

黛丝诧异地盯着这颗裂开的小钮扣,没想到它竟牵扯到一宗绞刑案。她指着另一件看来脏脏的东西,问道:

“那又是什么?”

千德勒有点勉强地答道:

“噢,这是件极可怕的东西,这件衬衫曾与一个女人同埋在地下,她的丈夫将她分尸后还要烧掉她,是这件衬衫将他绳之以法的。”

“这间博物馆真是个恐怖的地方。”黛丝不悦地说着转身走开。

她很想离开这灯火通明,看似令人振奋,却极其不祥的房间。这时候,她父亲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玻璃柜里各种可怕的机械。

“有些真是巧夺天工!”他的向导这样说,班丁不得不同意。

“爸爸,走吧!”黛丝忙说:“我已经看够了,待在这里只会令我毛骨悚然,我可不想晚上做恶梦。想到这世上竟然有那么多邪恶的人,实在令人感到害怕,我想我们随时都可能碰到杀人犯却不自知呢!”

“你不会的,黛丝小姐。”千德勒微笑着说:“我认为你连一个普通的骗子都不容易碰到,更别说是杀人犯了,这种人在世界上可能还不到百万分之一。”

班丁倒是不疾不徐,他正尽情的享受在这里的一分一秒。这会儿,他又在研究挂在墙上的各种照片,尤其是那些与不久前发生在苏格兰,至今还是神秘名案的相关照片,在这案件中,被害男子的仆人是个重要角色,他使得案情更加扑朔迷离。

“我想有很多凶手逃过了法律的制裁。”他椰揄地说。

乔·千德勒的朋友点点头:

“我想是的,在英国这里,没有所谓的公义存在,每次谋杀者都有较大的胜算,被绳之以法的还不到十分之一。”

“你认为现在正在调查的案子怎么样——我是指复仇者谋杀案?”班丁压低声音问,此时黛丝和千德勒已经走到了门口。

“我不相信他会落网,”千德勒的朋友自信满满地说,“要逮住一个疯子比抓一个普通罪犯费事得多,我看复仇者是个疯子,心智不健全。你听说过那封信了吗?”他的音量更低了。

“没有,是什么样的信?”班丁睁大眼睛,迫不及待地问。

“这封信不久就会送到博物馆来,在发生双尸命案之前,曾有一封信,上面签着‘复仇者’的字样,就和他以往留在犯罪现场那些纸张上的字体一模一样。这信不见得就是复仇者送来的,但也很可能是,我们上司认为这封信十分重要。”

“信是从哪里寄出的?”班丁问,“这也是个重要线索啊!”

“噢,不!罪犯通常会把东西拿到很远的地方去寄,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这信是投入艾格威街的邮局。”

“什么?离我们这样近?天啊!真是可怕!”班丁说。

“我们任何人都随时可能碰到他,我不认为在外表上,他会有什么特别之处,这点我们都知道。”

班丁犹豫地问着:

“曾有女人说见过他,你认为她的确看到了吗?”

“我们的描述正是根据她的叙述。”对方小心地答道:“但是,够不够真确很难说,侦办这类案子就好像是在黑暗中摸索——不停地摸索,能否找对方向就全凭运气了。当然,这件案子搞得我们人仰马翻,这点你得相信。”

“当然!”班丁连忙答道,“我跟你保证,上个月我脑子想的全都是这件案子,没有别的。”

黛丝不见了,她父亲走到外面走道上,看见她正双眼垂视地听着乔·千德勒说话。

千德勒正在谈他真正的家,也就是他母亲住的地方,那是位于丽奇蒙的一幢温馨小屋,非常靠近公园。他正邀请黛丝找个下午和他一起回家,他说他的母亲会招待他们喝茶,他们将会有个美好的午后时光。

“我想爱伦没有理由不让我去,”黛丝语带叛逆,“不过,她是个思想守旧又爱吹毛求疵的典型老女仆。千德勒先生,我和他们一块儿住的时候,父亲不会答应我爱伦不准的事。不过,如果由你开口,她可能会答应,因为她挺喜欢你的。”

她看着他,千德勒一本正经地点点头。

“不要担心,”他胸有成竹地说,“我会说服班丁太太的。但是,黛丝小姐,”他脸涨得通红,“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不会冒犯你。”

“什么问题?”黛丝呼吸有点急促,“我爸爸就要走过来了,千德勒先生,快说吧!”

“好吧!我想知道,你曾不曾和年轻小伙子出去过?”

黛丝犹豫了一下,脸颊出现一个非常漂亮的酒涡。

“没有,”她黯然答道,“千德勒先生,我不曾有过。”接着,她突然坦诚地加了一句,“你知道,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

乔·千德勒笑了,很高兴的样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秘的房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