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濡湿面颊的雨》

第12章

作者:长篇小说

由加利的狭窄房间堆满东西,但是能藏放物件的地方并不多。我和成濑拼命寻找一亿元的踪迹,就算找到一支保管箱的钥匙也好;或是能找到证明由加利杀害耀子后,再伪装耀子失踪的任何东西,诸如护照、存款簿,或者消失的磁碟片等。但结果完全找不到这些东西,也没发现疑似耀子的女人离开住处时穿的黑色裤装,只找到几本属于耀子的德国性虐待杂志,以及若干昂贵的摄影集。

“看来已经不在这里了。”成濑望着木板被折下的天花板说。

六个榻榻米大的套房,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东西呢?

我们忍不住叹息。

君岛表示要先回去向上杉报告,拖着又哭又叫的由加利离开了。

虽然外面下着雨,邻居还是会看到,我感到不安,害怕会招来警察。但十分钟过后,仍然没有什么动静,大概没人报警吧。可能是邻居看到君岛那身黑道人物打扮,害怕日后纠缠不清吧。

“不走不行了。”成濑看着手表说。

快下午三点了,已经接近和藤村约定的时间。藤村可能还不知道由加利身上发生的事。

“这里先这么放着。”成濑用从由加利身上拿来的钥匙锁上房门。

走出弥漫着灰尘和由加利体味的房间,我总算松了一口气。

“快走吧。”成濑催促我,自己则一马当先,快步往前走。

但是,出乎意料的找到耀子的东西,我内心深受冲击,很希望在雨中伫立片刻。我想起耀子每次说到有东西不见时,总是会说“又发生了”。

《你自己太散漫,所以才会掉。》

《成濑也是这样说,不过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应该是心理作用吧。》

我和耀子曾有过这样的对话。当时如果能更认真的分析,或许事态不会演变成这样。

我进入成濑的车内。耀子的bmw放在成濑的店里。

“平和岛的哪里?”

“他说在胜平桥上。”

“这么说,藤村是喜欢赛艇喽?”

“为什么?”

“那里有个平和岛赛艇场。”

如果成濑没提,我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只觉得奇怪,藤村为何会指定那种地方。

成濑穿梭于卡车之间,由环状七号公路往南飞驰。或许他也很紧张,途中几乎没开口。

我想到藤村可能是这次事件的凶手,整个人坐立不安,一方面期待事情能够尽快结束,另一方面又害怕如果判断错误又得从头开始,忍不住紧握双手。

“藤村如果没带着那笔钱怎么办?”

“谁知道。”因为前方塞车,成濑一边减速一边叹气。

过了世田谷街的十字路口,车流又开始顺畅,很快就到了春日桥。

“马上就到了。”

灰蒙蒙的天空中突然有喷射机起飞冲天。离羽田机场很近了。捱过桥上的塞车,不久,眼前出现新生地特有的广阔土地,广阔到能看到大片天空,以及挂着某某中心名义的建筑物群。人造公园中有文化中心、再过去是物流中心,右手边则是水处理中心。

在国道一号公路左转,马上就在右边看到目标的赛艇场。蓝色的建筑物正面非常醒目,尽管下着倾盆大雨,观众席上仍挤得水泄不通。

成濑朝大井码头前进,在赛艇场前方将车靠左停住,然后拿出地图确认。

这时,成濑的行动电话响了。

“喂、喂。”一边接听,成濑回头看我的反应。

“啊,是吗?太好了。”成濑又瞥了我一眼。“是的,我们刚到平和岛……说是在胜平桥上碰面,现在正要过去……那么,你也快到啦?”

成濑切断电话后,我马上抗议:“君岛也要来吗?”

“嗯,由加利终于吐露那笔钱的去向了。”

尽管心中已经有谱,听成濑说出,我还是受到冲击。“结果呢?”

“由加利先进入耀子的住处,发现装钱的手提箱,才找藤村来。”

“耀子的事呢?”

“还不知道。”成濑冷冷回答。

听成濑这样说,我开始担心了:藤村真的会在这里出现吗?

成濑经过仓库旁,在桃红和蓝色条纹图案的大型建筑物转角左转,眼前出现一座小桥。

“这边是大田区,桥对面是品川区,在对面桥畔的好像就是品川水族馆。”成濑说。

“藤村在那里做什么?”

成濑摇头表示不知。

但到了那里马上就明白了。桥上的人行步道凭栏站着十几个男人,正探身望向勉强可见的赛艇场尾端,看样子是在那里观战。每个人都撑着黑伞,不是盯着预测战况的体育报,就是盯着远处模糊的电子布告栏,有人开车来,也有人骑机车来,都停在桥上。成濑不声不响的把宾士车停在车列尾端。

“走吧。”成濑以下颚示意。

我带着伞和耀子的照片下车,为了不让人发现是从成濑的车下来,我快步离开,跨过绿色栅栏,走向男人们观战的人行步道。

不知藤村是否来了,我虽然淋着雨,仍逐一确认伞下的男人脸孔。

突然响起轰隆巨响,我惊讶的回头,原来是竞赛开始了。我慌忙看表,正好下午四点。

穿各色服装的选手左转绕过标杆,艇尾溅起的波纹一层层扩散,眨眼问已绕过对面的标杆,朝这边飞驰而来,越过尚未消失的波纹,又绕过标杆,于是波纹再度扩散,就这样反复不停的穿梭来回。

第一次目睹赛艇,我震惊之余,有一瞬间完全忘记藤村的事,聚精会神的观看比赛。

“好,太棒了!”

“吉冈,加油!”

伞下传来的怒叫声此起彼落。

习惯引擎剧烈的声响后,我环顾四周。栏杆旁连同保丽龙盒一同丢弃的乌龙面残渣任凭雨滴溅打,地上到处是烟蒂和碗面容器,肮脏不堪。我望着约莫十公尺下方的运河,水也是污浊的,水面上漂着几张体育报。

“啊,完了。”

“是1到5呢。”身旁有人大叫。

同时,听到不知何处传来的叹息:“唉,连最后一场也泡汤了。”

看样子刚刚是最后一场赛事。我看表,约定时间早已过了。

“村野小姐。”

突然有人拍我肩膀,我吓了一跳,回头看。藤村站在我身后,身穿黑色紧身牛仔裤、有松紧带的黄色雨衣,像小学生般戴着连身雨帽,帽带绑紧。

“啊,藤村先生。”

这个男人就是凶手!我的声音微微发抖,但仍面带微笑,连我自己都很意外。

藤村在寒冷的雨中不停的发抖,说:“好大的雨,我们到车上谈吧。”

“你的车?”

“嗯。”藤村指着停在下桥处的品川水族馆前、挂着多摩车牌的旅行车。

我心想:这种车应该足以用来搬运耀子。

“你怎么来的?”藤村似乎不知道由加利的事,悠闲的问。

“我也是开车来的。”我指着后面。藤村应该想不到成濑和君岛会在这种地方出现吧。

“藤村先生喜欢赛艇?”

“嗯,几近病态的着迷。”他让我看一眼左手拿着的报纸。“但是,运气一直不好。”

说着,把报纸揉成一团,塞入雨衣口袋。

“输了?”

“差不多。管他的!”说着,藤村朝我比了个手势,要我跟他走。

迈开步伐时,我偷偷回头,见到君岛正滑入成濑的车内。

藤村先进入驾驶座,脱掉雨帽,戴上有袋鼠商标的猎帽,然后替我打开另一边的车门。进入时,我瞥了后座一眼,并未看到手提箱之类的东西。我忍不住想确认座位后的空间到底有什么东西,但仍极力忍住。

藤村开口了。“抱歉,让你特地来到这种地方。”

“不,没关系。”

“你所指的重大事情是川添死亡的事吗?”

我大惊失色,望着藤村光滑无皱纹的脸孔。他的肌肤像蛋壳般平滑,眼睛却像平面上的龟裂痕迹,漠无表情,感觉上很可怕。

藤村脱下猎帽重新戴正,我发现他前额光秃,然后才醒悟到他剃光了头发。

“你怎么会知道?”

藤村苦笑,从置物箱内拿出折叠整齐的晚报。我接过来先看日期,是今天的晚报,我立刻知道是怎么回事,翻开报纸搜寻,果然见到“耽美派作家自杀”的小幅报导。

根据报导内容,川添桂的尸体是被今天早上去拿稿的编辑发现,虽然墨迹已被雨水冲得看不出内容,却留有遗书,再加上他以前曾因自残行为住院,所以警方断定是自杀。

“川添先生的事当然给我很大的冲击……”我回答。

藤村浮现不可思议的表情,问:“其他还有什么?”

“坦白说,我找到这个。”我从手提包中取出小心折好的乐谱,拿出耀子的照片。

“啊!”藤村惊骇的盯着照片。

“你知道这些照片的事吗?”

“不,不知道。”藤村突然慌乱起来,忙不迭的回答。

我觉得他否认得太快,诘问道:“你知道所谓的尸体照片同好会吗?”

“不,我不知道。”藤村一字一句的说着,完全否认。

“听说溺死的尸体最有价值,而这些照片就是。你一定知道这些照片的价码吧?”

“请你别再开玩笑了。”藤村双手微微颤抖,看完全部的照片。

“你认为耀子是怎么死的?”

“这……大概是自杀吧。”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是不是你杀的?”我的声音颤抖。就算藤村没有杀害耀子,他一定知道这些照片的存在,绝对错不了。

想不到藤村困惑的说:“不,这怎么可能?我为什么要杀死耀子?她一定是自杀的。”

“自杀?为什么?”

“因为她的生活破绽百出、乱七八糟。和成濑先生处不好,欠了一屁股债,工作方面又有问题,我听说她很沮丧。”

“工作方面有什么问题?”

“也没什么,只是以她那种个性,慢慢会没有人愿意和她配合。”

“怎么说?”

藤村不耐烦的开始说明。“大家都很认真的看待一些事,但她却只想写一些通俗性的报导。而且,尽管她在作品中自傲的宣称自己有亲身体验,却不愿像这次由加利那样在*头上戴环饰。当然,她说自己在**上戴着环饰,但……在我们这群真正的性恋物癖者之间,她的风评差透了,所以我才劝由加利自己写作。”

我开始怒上心头。“如果她真的自杀,也一定是因为钱被你偷了!”

藤村脸色苍白的否认:“我没有。”

“由加利已经全部招了,他们正在找你,你跑不掉的。”

藤村不安的回头张望,但是只看到赌完赛艇离去的人潮,于是又安心的坐好。“你说他们在找我,可是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他的手在发抖,耀子的照片差点掉落。我提出最想知道的问题:“既然你如此坚持也无所谓。但这些照片是你拍的吗?是谁带去给川添的?”

藤村惊愕的凝视照后镜,我也跟着回头看,君岛正凶狠狠的逐渐接近,成濑跟在后面。

“混帐东西,下来!”君岛用力打开车门,抓住藤村的衣领,拉地下车。

“君岛,等一下!我还有话问他。”我叫道。我好不容易才问到事情的核心。

“那些都不重要。”君岛朝我怒吼,双手掐住藤村的脖子。“藤村,钱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藤村无法呼吸似的回答。

君岛让藤村坐回车上,以车门遮住,狠狠的甩他一耳光。“你的女人已经招了。”

“不要动粗!”我大叫。

但不知何时,行李厢已被打开,似乎是成濑开的。“找到了。”

成濑手上提着黑色皮制手提箱。我有点惊讶,望着成濑心想,怎么会这么容易找到呢?

成濑脸颊泛红,好像松了一口气,但君岛的怒火却一发不可收拾。

“你觉悟吧。别说一条手臂,我要把你用草席捆起来丢进运河里。”君岛怒叫。

忽然,他身体往后退,好像被什么东西弹开一般。仔细一看,原来藤村用力推开君岛,转身跑向雨中。

“站住,别逃!”君岛慌忙拔腿紧追。

藤村推开从赛艇场沿着胜平桥人行步道走过来的人们,向前直冲,想跑上有点坡度的桥上,但撑伞的人群一波一波从赛艇场涌出,挤满人行步道,使他没法顺利前进。

“站住!藤村,你这混蛋!”

君岛的尖叫声在大雨中回荡,人们惊讶的站住,搜寻声音来自何方。藤村霎时愣立不动,好像不知如何是好,但立刻下定决心,爬上桥旁的铝制栏杆,开始摇摇晃晃的往前走。

只要走十几公尺就能通过运河,到达桥下的水泥堤防,藤村似乎想由栏杆上跳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濡湿面颊的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