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濡湿面颊的雨》

第14章

作者:长篇小说

成濑披着我曾经看过的深蓝色夹克,正在办理登机手续,他好像是坐商务舱。

“成濑先生。”我叫他。

成濑吃惊的抬起脸,发现是我,微黑的脸上绽开笑容。“你真的来了?前天很抱歉。”

“没关系。只是,我曾在二楼等你。”我告白道。

成濑吃惊的眉毛上挑,然后凝视我,似乎在确认我真正的意思。“那真的很遗憾。”

我回望着他。“没有人送行吗?”

成濑耸耸肩,回头说:“你也看到了。”之后,他指指空座位。“要不要坐一下?”

成田机场的出境大厅光线明亮。梅雨季终于过去,盛夏的强烈阳光斜射进来。

“店里的事情处理好了?”

“结束了。”成濑以赞美的眼光打量穿白色紧身洋装的我。“这种打扮最适合你。”

“谢谢。对了,我忘记还你这个。”我递上信封。

成濑讶异的看着我。“这是什么?”

“向你借的十万元。”

“啊。”成濑笑了,把信封退还给我。“不必了,你留着吧。”

“不,我不拿杀害耀子的人的东西。”我说。

一瞬,成濑的表情冻结。“你说什么?”

“成濑先生,我全都知道了。”我抬起脸,盯着成濑的眼睛。他的眼里有我从未见过的困惑神色。

“我不懂你的话。”成濑低头,愤怒的叼着万宝路淡烟。他的手在颤抖。

“那我告诉你好了,若我说错,请你订正。”我凝视他的眼睛。“你厌倦了耀子,不,或许说你恨她比较好。她破坏你的家庭生活,破坏你的财务计划。不但如此,为了一件空穴来风的事,耀子前往柏林,碰巧遭遇重大的事件,也就是新纳粹主义组织的领导人马克斯·海法被枪杀的事件。最不幸的是,耀子目击了替凶手开车的日本女性。”

成濑缓缓吐出烟雾。

我继续说:“那个女人并非真正的娼妓,而是戴着金色假发、打扮成娼妓演出的日本舞者。虽然她是外国人,但是却模仿新纳粹份子的行为,又从事类似黑手党的勾当,污篾新纳粹份子的信仰,所以有一天被海法带人殴打,结果她怀恨在心,决定协助杀害海法。

耀子目击这个打扮成金发娼妓的女人,曾以为她是日本人,并害怕遭到报复,可是大家都笑她杞人忧天。但回到日本后,某一天,耀子在‘某处’见到‘她’,可是当时‘她’是男装,因此耀子没有自信,才邮寄他的照片给卡尔,请卡尔帮忙调查。另一方面,耀子也向川添说明一切。川添是尸体照片爱好者,认识属于同好的‘她’,于是告诉耀子,只要来参加‘黑暗夜会’,就能明白一切。

因为他会变成‘她’演出舞蹈!也就是说,川添叫耀子来‘黑暗夜会’确认。‘她’当然就是‘庞迪尔’的山崎龙太。龙太是女性变性慾望者,有时打扮成美丽的女性,有时又回复男儿之身谈生意,我见到他时,他也是男人打扮。没错,耀子见到龙太的‘某处’,就是成濑汽车!

我也是在成濑汽车发觉你和龙太的关系。第一次见到龙太,是在二楼你的房间,当时他将帽子压得很低,我看不太清楚,可是前天,我送回耀子的车子时,发现在你面前的男人就是那位‘魔礼音’。他若无其事的和你谈事情。

我终于想起卡尔所说龙太在柏林从事的‘工作’,也因为你做过的事而害怕得发抖。”

成濑默默的将烟蒂在附近的烟灰缸捻熄。

我继续说:“山崎龙太是以零组件采购业者的身分出入你的工厂,因为他和德国之间进行各种交易。不过,龙太采购的并非正厂零组件,而是非法搜集德国境内的事故车拆卸下来的零组件。这一点,我已向柏林的卡尔求证过,绝对不会错。而你明明知情,仍向他购买零组件。”

我停下来望着成濑,成濑闭上双眼静静聆听。

“理由很简单,价钱便宜。表面上你一副不重视金钱的样子,可是事实上你为钱所苦,希望能拿到愈多钱愈好。你必须付女儿的教育费,耀子在经济方面的窘困也要倚赖你帮忙,再加上经济不景气……但想不到耀子发现你的恶行,为了自己的名气,也为了些许正义感,她企图重写原稿。事实上,耀子也重写了,内容包括和克洛兹堡杀人事件有关的神保町新纳粹份子,以及与该男人有密切关系、昧着良心赚钱的中古车业者。”

我忽然想到,说:“大概是你告诉耀子有关金发日本娼妓的事吧。或许你只是无意中说出,耀子却马上狂热的进行调查。”

成濑默默以一只手撩起头发,动作依然优雅。

“成濑先生,你能再忍耐一下听我说吗?”

成濑静静回答:“我正在听。”

“当上杉知道你的营运状况不佳,决定借你资金周转,你就打算夺取那笔钱,并嫁罪耀子,将她杀害后,自己逃往国外。那样的话,既能逃离耀子的纠缠,耀子想揭发的丑陋行为也不至于曝光。于是,你申请前往加拿大的签证,进行各种准备。

终于,机会来了。在高尔夫配对赛的前一天,君岛带钱来了。你以某种藉口将钱寄放在耀子家中,可能是说放在店内或耀子的事务所不安全吧。

你见到耀子随便把钱放在衣橱后,就打算半夜从伊东赶回来,杀害耀子后拿走钱,在天亮之前返回伊东,不料却发生两桩意外:一是耀子打电话给你,表示已得到卡尔的证实,要写出真相;一是藤村和由加利抢了先机,把钱偷走了。

当耀子告诉你要写出真相时,你立刻和龙太商量,龙太答应协助你,两人一起进入耀子的住处……不,你当然持有耀子住处的钥匙。前天我见到龙太后,进入你的房间,倒转答录机的录音带,仔细听过了。”

“你听到什么内容?”成濑慌了。

“有好几次是耀子的留言,说‘是我,今天你先到我房里等我’。你住在店里的二楼,两人要优闲相聚,当然是在耀子的房间,所以你不可能没有耀子房间的钥匙。”

成濑死心的呼出一口气。

“你和龙太进入时,耀子正在打电话给我。她回家后发现钱不见了,惊慌失措,想打电话和我商量。只不过我并未接听,所以不敢确定。”我后悔的深深叹息。

成濑咬紧下chún。

“自己的恋人突然和龙太一起闯入,耀子一定非常惊讶吧。耀子急忙挂断电话,而你和龙太联手在浴缸里杀死她。杀死自己曾经爱过的女人,当时你是什么样的心境呢?你是按住她的手还是脚呢?耀子有痛苦挣扎吗?或是本来就希望死在自己深爱的人手上?”

我望着成濑,成濑转过脸去。

“之后,你寻找装钱的手提箱,却遍寻不着。这时你一定很心慌吧。所以就按重拨键,发现是我的答录机,就认定耀子可能把钱寄放在我那里。只不过你必须先处理尸体,然后赶回伊东,对不对?因为你要安排自己的不在场证明。

不过,如果问君岛,君岛可能会说你很早就睡觉,但第二天看起来很疲倦。另外,饭店警卫也可能证实当晚你的车子曾经离开。同时,你一定在半路加过油吧。当然,还有车子溅满污泥的问题——当天早上没有下雨,车子不应该会那么脏。

总之,你把尸体交由龙太负责。当然,一个人可能不容易搬动,或许你帮龙太一起抬到车上也不一定。龙太把耀子搬上车,又回到房间,打扮成耀子的模样外出,只不过忘记戴上首饰而被由加利偷走。他布置耀子失踪的手法很高明,翌日也打了那通谜样的电话给我。

照理说,除了那笔钱的去向,你应该可以高枕无忧了。问题是,你这样安排犯了一个大错。龙太是尸体照片爱好者,他心痒难忍的拍了耀子的照片,卖给同好川添桂。可是川添虽然喜欢照片,却不想扯上杀人罪嫌,所以想将事实告诉我。

接获你的电话,龙太又杀害川添,但因为他又拍了照片,事情也因而曝光。

如果时间允许,他在克洛兹堡也一定想拍海法的尸体照片吧。而耀子和川添的尸体,当时可以说是只属于他一个人,使他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

我说累了,停下来看着成濑苍白的脸孔。“请搭乘联合航空班机飞往纽约的旅客开始登机”的广播响起,但成濑没有动。

“成濑先生,原本你一直在怀疑我吧。你认定是我把钱和磁碟片藏起来,所以毫未放松监视,搜寻我房间的方式也几近异常。另外,也没必要将耀子的房间翻成那么一团糟。我本来一直想不透为什么,后来终于明白你是在担心磁碟片的去向。

这真是很讽刺的事,我找到磁碟片时,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拿去给你,结果因为见到山崎龙太而作罢。这就是你要找的东西。”

我从口袋里拿出磁碟片给成濑看。

成濑死心似的深吁一口气,缓缓开口:“是放在哪里?”

“你以为呢?是在车内你收拾好的cd空盒内。很可笑,对不对?”

“你当然全部读过了?”成濑半挖苦的说。

“是的,写得非常精彩,应该算是耀子的杰作吧。有一份放在三田先生那边,虽然耀子已死,他仍答应会替她出版,至少必须让耀子的母亲领到一点钱。另外,有一份已经交给警方,因为秘密侦查的阶段已经结束。”

“为什么?”成濑首度浮现焦虑的神情,回头张望。

“你认为呢?”我微微一笑。“今天一早,耀子的尸体挂在相模湾(注:位于东京西南方的三浦半岛及伊豆半岛间的海湾,廉仓即濒临此海湾)的海底拖曳网上被人发现。耀子回来了。”

“耀子……?”

“没错,幸好能赶在你出境之前解决。”

成濑不安的站起身来。

“这种年纪还要待在牢里,可能很难熬吧。”

成濑脸上浮现前所未见的惧色。

“那么,再见了。”我转身。

朝我们走近的刑警说:“你是成濑时男吧。请跟我们到警局一趟。”

我没有回头,迈开步伐向前走。

刚进入暑假,出境大厅挤满人潮,我多次被行李箱和人群碰撞。

抬头望向窗外,太阳已经西斜,阳光斜射向我的眼眸。我感到一阵眩目,停住脚步,被走在我后面的情侣撞上。我踉跄一下,又开始前行。

突然,我再度停下脚步往后看。双臂被刑警挟住的成濑静静凝视着我。

我忽然懂了,耀子的悲剧并非来自妙的野心或爱慕虚荣,而是因为她深爱上一个不值得爱的男人。成濑杀死的不是耀子,而是爱情本身。还有,我也是个不值得爱的女人,博夫可能是为了杀死爱情而自杀。

我们互相凝视,不久,成濑难以承受的低下头。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濡湿面颊的雨》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长篇小说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长篇小说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