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濡湿面颊的雨》

第03章

作者:长篇小说

我和由加利一起被带上宾士车,甚至不准回房换装。车内弥漫着芳香剂的香味,冷气冷得让人直打哆嗦。

由加利和我坐后座,带由加利来的男人开车,成濑坐他旁边。车子驶上青梅街道,朝西新宿方向前进,但很快就塞在星期天的车流中。

也不知是晕车或心清紧张,由加利紧握住膝上的路易威登皮包,说:“我身体不舒服。”

“怎么回事?”成濑回头问。

我板着脸孔回答:“她说身体不舒服,想要下车。”

“什么?”

“我也想在这里下车。”

我开始产生逃走的冲动,望着被等待停车的车辆团团围住的伊势丹百货公司说。百货公司大门口挂着许多写上“on sale”字样的红色牌子,人潮一波波的涌入。

成濑当然摇头拒绝。

由加利死心的低声叹息,喃喃自语道:“唉,耀子老师究竟到哪里去了?”

我想起耀子很讨厌由加利叫她“耀子老师”,说老师听起来好俗气。她说:“那女孩真是的,提醒过好几次都不听,莫非一定要叫人家老师她才高兴?”

去年,小林由加利突然跑来耀子的事务所。过去她曾从东北地方的小城市寄来几封信,表示希望能成为像耀子一样的报导作家。耀子亲切的给她回信后,她突然跑来东京,哭求耀子收她做学生,耀子虽然不情愿,但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留下她帮忙接听电话。

耀子本来就很喜欢来自乡下地方,上进心强烈、充满斗志的女孩,事务所内就用了好几个这样的人,不过她们一直希望能自由行动,所以最近才让她们全部自立门户。由加利刚好在这青黄不接的时候主动上门,但她和以前那些女孩有些不同。

“那个女孩文笔还差强人意,不过缺乏成为报导作家的某些物质。”耀子曾经批评由加利。“她不够机伶,脑筋转得太慢,碰到行不通的时候,也不知道要转个弯或是抓住别的机会。或许是她成为作家的动机不够强烈吧。其实我也搞不清楚她在想什么,说不定她只是想利用我的事务所当垫脚石,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勾搭男人。”

最近,耀子对由加利非常严厉,很可能是她的工作急遽增加,由加利又不能替她分担,才会如此又急又气吧。

我望着脸色铁青、咬紧牙根的由加利。她穿着鲜艳的桃红色迷你裙,褪色的黑t恤看起来有点不干净。年轻才二十出头,平常穿着打扮总是不太搭调,但因为年轻,即使没有化妆,脸颊仍是光滑细嫩,漂亮得令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摸。

尽管工作能力未获好评,由加利一定也没想到会因耀子而惹上这种麻烦。我忍不住开始同情她。

“已经到了。”成濑温柔的对由加利说。

宾士车驶入西新宿外围一栋刚落成的智慧型大楼的地下停车场。这栋大楼以泡沫经济瓦解、几乎无人承租而出名。

地下停车场很大,几乎足以辟建成大运动场,却没有停放多少辆车子,而且似乎不仅是因为正值假日。但是,男人仍将宾主车规规矩矩的停在电梯正前方、写有“特约”两字的车位上。

“这里的停车场空得很嘛。”我讽刺的说。

但是男人只像殷勤劝客户开户的银行职员般浮现焦躁的神情,一句也没说。

成濑微微蹙眉,默默下车,可能是对接着即将发生的事感到忧虑吧。由加利好象很怕那位貌似银行职员的男人,有如畏怯的小猫紧跟在我身边。

我不担心即将见面的那位会长,反而比较挂心独自留在我家的君岛,心情沉重得好象肚子里被塞进一块大石头。或许他会任意搜翻我的东西,甚至威胁辛西雅她们,尤其一想到如果耀子来电话,接电话的人是君岛,我心里就气愤不已。

搭上玻璃、大理石和不锈钢闪闪发亮的最新型电梯,我身上的家居服映在墙面,感觉上毫无防备。我心想,要使人意气消沉实在太容易了,只要趁人刚洗过澡、心情完全放松时袭击,或不让他携带任何东西搭乘智慧型大楼的电梯就行了。这时,人会深深体会到自己是如何靠各种东西来自我武装。

电梯内的标示板上,只在十九和二十楼处写着“希达有限公司”,其他皆为空白。

电梯上到二十楼,自动门一开,外面就是豪华的办公室,地上铺着深玛瑙色的地毯,装潢是统一的金褐色,虽然有些炫丽,却并不低俗,足堪媲美观光饭店的大厅。

根据君岛的打扮,我一直以为会被带到墙上挂着纹徽的黑道事务所,所以感到有些意外。不过,新大楼特有的水泥味尚未完全消失,感觉上还是有点不太舒服。

“欢迎光临。”突然,一位身穿绿色套装、身材曼妙的年轻女性,有如百货公司的电梯小奶一般,在我们面前弯身行礼。

我情不自禁的和由加利对望一眼。

“请这边走。”

年轻女性带领我们朝内侧走去,来到两扇对开的桧木门前。

“对不起。”她出声后,将门左右推开。

门内靠窗处斜摆着欧美国家的办公室常见的大型办公桌,桌后坐着一位中年男人。貌似银行职员的男人走向他,站立一旁。

中年男人和颜悦色的望着成濑。他头发斑白、神情优雅,而且服装品味一流。亮灰色的合身西装、橄榄绿和暗橙色的珠点图案领带,看起来像欧洲的一流企业家。

“这次的事真的很抱歉。”成濑致歉。

男人不在意的抬抬手说:“最后生意如何?”

声音也相当悦耳。

“老实说,不像以前那么好。”成濑爽快的回答。

中年男人和成濑似乎是老朋友,眼神柔和的说:“是吗?你那边也一样吗?我这里也是,没有那种动不动就奉送一辆宾士车的生意上门。这应该是时势所趋吧。”

两人相对而笑。成濑交抱双臂,休闲的站立,仿佛心情已经放松。

“这位是?”中年男人望着我。

“村野美露小姐,耀子的朋友。”

“啊,原来是你,抱歉,劳驾前来。”

我默默颔首。

“耀子小姐没有和你联络吗?”

“没有。”

“是吗?”中年男人温和的对我微笑,但从他僵硬的表情和锐利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并不相信。接着,他突然指着成濑说:

“你猜我和他是在哪里认识的?是东拘。只讲东拘你可能不明白,就是东京拘留所,也就是以前的巢鸭监狱所在地。当然,目前已迁至小营。

我们是巢鸭最后一期的伙伴,我是因恐吓勒索,他是因为参加学运被送进去。我认为他脑筋不错,一问之下才知道是东大全共斗组织的成员,隶属工学院,脑筋好得不得了,而且胆识过人,是个人才,因此很欣赏他。

如果他按部就班的生活,势必是东大毕业生,成为社会的中坚份子,我们彼此很可能没有机缘认识,但我们却在拘留所碰面,而且共同生活了将近两年。……出狱后,他被迫退学,再加上有前科,找不到工作,父母看到他就伤心,叫他不敢待在家里。”

经过一段日子,我和他联络时,发现他成了马路工人,就对他说何不试着做生意呢?然后要他负责经营汽车买卖。

几乎和耀子告诉我的相同,只是耀子大概不知道成濑汽车的总公司是这样的组织吧。

我望向成濑。成濑大概不喜欢听到自己的往事,脸朝向窗外。我顺着他的视线往外望。天空的颜色和方才一样,不过西方天际的云层似乎更黑了。看样子,下雨只是时间问题。

另一方面,由加利听了这番话却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是呆呆的张着嘴巴,害怕的望着成濑,似乎因为知道他有前科而惊骇不已。

男人继续说:“结果生意相当顺利。我心想,不管是参加过学运或什么,能够约束群众的人,任何事都可以做得到。”

“上杉先生,请不要再谈这些事了。”成濑说。

被称为上杉的中年男人垮下脸,冷笑道:“对你而言,谈以前的事应该比较轻松愉快,不是吗?”

成濑在一瞬间绷紧了身子。这时,一旁貌似银行职员的男人在上杉耳旁说了几句话。

“哦?这位小姐吗?”上杉以探索的眼神望着由加利。

由加利瑟缩着身体。

“小姐尊姓大名?”

“小林由加利。”由加利以比平常高亢的声音回答。

“小林小姐,你不必害怕,你要做的事很简单,只有一件,那就是如果耀子小姐和你联络,请立刻通知我。”

“好的。”

“就是这样。所以,你能去事务所上班吗?”

“可以。”

“每天都去。”

“好,嗯,星期天也要去吗?”

“只有今天,其他的星期天就不必了。”上杉仿佛和孙女儿交谈般温柔的笑了。“那么,你可以离开了。”

由加利闻言,安心的深叹一声。貌似银行职员的男人马上带她出去。

“到这边来。”

上杉带我们到似乎是意大利制的可可色人造皮沙发坐下。光可鉴人,没有任何指纹的玻璃茶几上摆着条纹玛瑙制的香烟盒和烟灰缸,打火机组置于金属盘内。

我坐下时,上杉惊讶的望着我穿橡胶拖鞋的脚,说:“嗯,成濑,让小姐只穿这样来,未免太过分了。你一定正在家里休息吧?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反正我一向抱持着讨厌的事要速战速决的观念。”

“真不愧是……你是村善的女儿吧?”

对方忽然提到父亲,令我吓一跳。“是的,你认识家父吗?”

“我知道君岛打扰了你,是他打电话告诉我的。”

“啊,是那位很时髦的人吗?”

上杉凝视着我,露出如假牙般整齐的牙齿,笑道:“那家伙太嫩了,不能担任重要工作,不过很忠心,也有可爱之处。”

“我想你会雇用君岛这种人,目的是让那些反应迟钝的客户知道希达有限公司是怎样的公司吧。”

这次,上杉大笑出声。成濑也一边取出香烟叼在嘴上一边忍住笑。

“还是有那种客户存在的。”说着,上杉恢复严肃的表情凝视我。“话题扯远了。听说是新宿二丁目的公寓,信箱上挂着村善的招牌,我就知道你是村野善三的女儿了。”

成濑询问似的望着我:“村野善三?”

“没错,在道上有点名气的侦探,主要替国东会做事。”

我希望声明,家父并非黑道人物,他只是做自己专业的工作,不过因为主要客户是国东会,所以其他方面的工作自然而然没有了。对此,家父虽然不说,我也知道他内心的痛苦。

“那么,你也是侦探?”上杉面带戒色问。

“不,我只是无所事事的悠哉过日子。”

“为什么?”上杉不可思议的望着我。

“只是想试试什么事也不干的生活,大约一年。”

“钱呢?”

“用以前的积蓄。”

“哦?年轻真好。”上杉故做磊落的笑了。

成濑用桌上的打火机点着香烟,垂下眼,未刮的胡髭比刚才更显眼。我忽然想起男人胡髭未刮的坚硬下颚擦痛自己柔软肌肤的感觉,慌忙移开视线。

“以前从事什么工作?”

“问这些干嘛?”

“我想,既然是村善的女儿,何不试着在我这儿做事?这里很近,你可以骑自行车上班。你以前做什么?”上杉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

“在博通社负责市调。”

“市调?是市场调查吧。不愧是村善的女儿,干的还是与调查有关。”上杉兴味盎然的说。

我默默望着成濑。成濑似乎猜不透上杉心里打什么算盘,默默注视着他。

这时,刚才的年轻女性送咖啡进来。金色盘子摆着有名的李蒙休金色系咖啡杯组,旁边还放了金色咖啡匙。我试着啜饮一口,发现是即溶咖啡。

我觉得这是对我表明态度:我是用即溶咖啡即可打发的客人。证据是,上杉面前并无咖啡。

“既然是村善的女儿,那我就明说了,因为你大概也已猜到几分。我这儿是向满崎组提供献金,如果问村善,他应该知道我的名字吧。我也不是无名之辈。”

换句话说,表面上虽是企业,其实是黑道组织。

“所以,你既然牵连进来,就脱不了身了。”

“对不起,牵连进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杉不耐烦的露出本性,提高声调。“你的朋友、成濑的女人,虽不知是姓宇佐川或宇野,但她拐走的钱本来是大爷我的。”

不过,上杉马上不好意思的自我约束,转为像训诫调皮小孩般的温柔语气。

“那是我们从某公司收进来的钱,换句话说,是帮忙处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濡湿面颊的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