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濡湿面颊的雨》

第04章

作者:长篇小说

我匆忙穿上刚洗过的t恤和短裤,从抽屉拿出向耀子借来的bmw的车钥匙,拿着手提包,蹑手蹑脚走向玄关,避免吵醒成濑。

成濑发出轻微的鼾声。

我松了一口气,穿上走路不会发出声响的橡胶底运动鞋,打开玄关的门锁。出到走廊后,我犹豫着是否该锁上门,但因为怕锁门时发出声响,最后决定不上锁。看看表,已经过了十二点。

我担心的另外一点是,那位貌似上班族的年轻男人不知道是否仍在耀子住处。

来到户外,天空飘着细细的雾雨,气温稍微下降,穿着短裤感到阵阵寒意。星期日的深夜,新宿二丁目一片静谧,若在平时,寻找刺激的人们一定闹到快天亮。

但隔壁大楼内目前正流行的有现场表演的小酒馆,似乎连星期天也在营业,有几位客人正好走出店门,打扮成人妖的男孩以开朗浑厚的声音问:“车子来了吗?”

突然有人叫我,我心跳加速。仔细一看,辛西雅和她的菲律宾籍男人站在树丛的暗处,大概是房里有其他人,所以在此幽会吧。

“啊,吓我一跳。”

“去哪里?”

“只是出去一下。”

辛西雅被男友拦腰搂住,露出贝齿微笑道:“美露,再借我几张cd。”

我们经常交换cd聆赏。我颔首说:“可以呀,不过等下次吧。”

“ok。”

辛西雅对我抛了一个媚眼,转身面向男友,两人热情拥抱,仿佛忘了我的存在。

我再次想起今天是星期天。之后,我走向耀子的bmw。

启动引擎,热车约一分钟后,小心翼翼的不碰到隔壁的amg,回转几次方向盘才将车开出,扭亮大灯。这时,我想起耀子刚买这辆车时所说的话。

“我喜欢夜间开车兜风,感觉上好象不断在问自己:你是谁?要去哪里?像这样开着车在黑暗中前进,会以为自己正在冲破时间,心情自然就缓和下来。”

我在心中反刍着在这之前未留神聆听的话,心想,即使是耀子也会有情绪低落的时候,也许她和成濑之间有某种我无从知悉的冲突或心灵挣扎。

一方面是星期天深夜的缘故,不到十分钟就抵达西麻布。我担心车子引人注目,停在隔一条马路后面的巷内,然后拿出车上配备的手电筒。

我走入耀子的公寓,留意不被人看到,并且不利用电梯而走旁边的楼梯。我心想,我为何试图潜入耀子的住处呢?可能是因为白天和成濑进去时见到那种惨状,总觉得有些事令我无法释怀。我好象忽略了什么。

抵达三楼,我窥看走廊。没有人。看样子那位年轻男人回去了。

我安下心,走到耀子的房门口,从成濑的钥匙圈中试着找出钥匙。第三把钥匙把门锁打开,我闪身入内。为了怕灯光漏出,我并未开灯。当手电筒照出房内的情景时,我虽然早已有心理准备,却仍感到心乱鼻酸,甚至产生错觉,仿佛这些原本各就各位的东西正在哀叹自己所承受的悲惨待遇。我怒斥自己不要如此多愁善感,然后试着回想耀子房内原来的摆设。

但是,耀子是那种常抱怨找不到东西的女人。也不知道是整理能力太差,抑或记忆力欠佳,一天到晚在掉东西。像上次,她就因为搜集资料用的照相机不见了而向我借。在此情况下,要从她拥有的东西中找出失物,即使她本人也力有未逮。我决定先想想看,到底是什么事令我无法释怀。

房子的隔间本来是一房两厅,耀子把墙壁打掉,当成一间大套房使用。进入屋内,最先注意到的是坚固的英国骨董餐桌,以及两张相搭配的柯芬园(covent garden)藤椅,椅子上放着两个蓝色坐垫。

我看着这些东西的残骸。一张椅子翻倒在地,另一张搁在桌上,两个坐垫都被割开,露出里面的填充物。

床铺四周乱得令人一辈子都不想再躺在上面,但并无特别奇怪之处。

我凭藉手电筒的亮光在房内四处查看,用手拨开堆积如山的服饰,想象耀子是穿什么衣服。虽然觉得她在这种季节常穿的棉夹克配长裤的套装好象不见了,却又无法肯定。毕竟我和耀子并非住在一起,或许会注意到她新添购的衣物,但却无从得知不见了的衣物。

我小心翼翼的走向浴室,避免踩到散落地上的生理用品,检视放换洗衣物的藤篮。里面有穿过的香槟色丝质胸罩和搭配成套的内裤,以及t恤和丝袄等,大概是回来换过衣服才出门的。

我发现有淋浴的痕迹,浴缸上沾着一根应该是属于耀子的长头发。她一向爱干净,房里总是整理得纤尘不染,因此大概是出门前洗了个澡。

接下来我查看梳妆台。那是在英国制的古典造型矮柜上架上化妆镜的简易梳妆台。本来摆满台上的化妆品和香水等瓶瓶罐罐全都消失无踪,彩妆用品也连容器一起不见踪影。

在黑暗中,我被书绊了一跤。拾起来藉手电筒的亮光看封面,发现是耀子的最新作品,同样是采访有性恋物慾倾向的人所写成的单行本《变性慾望》,可能是丢书的人表示厌恶的方式吧,封面已被撕破。书架上的书作被抽出,散落一地。

只有视听器材的四周比较没有遭到破坏。但每一卷录影带好象都被抽出来检查过,外壳掉了满地。

我想起耀子也在家工作,于是走近书桌。说是书桌,其实只是电脑桌,上面放着一台文书处理机。当作资料使用的杂志剪贴散落四处,甚至找不到落脚之地。

只有文书处理机幸免于难。我打开文书处理机的盖子,发现磁碟槽是空的。我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试着寻找,却找不到任何系统磁片。我也发现,电脑桌下那个放置磁碟片的美式整理箱不见了。是耀子带走的吗?或是上杉的手下搜索房间时带走的?我心想,这就是我无法释怀的原因吗?但磁碟片也许是放在事务所。我觉得很累,走出房门,决定明天再去耀子的事务所一趟。

整栋公寓静悄悄的,不过隐约可听到不知从何处传来的电视机声音。我走下楼梯时,发现有人从楼下爬上来。我慌了,犹豫着是否该找地方躲起来,但对方已经走上来,和我在楼梯转角处碰头。

“啊,晚安。”

“嗨,你好。”

是伊朗地毯商人的日籍妻子。她个性开朗,擦身而过时常会闻到酒臭味,今夜她也是满脸红光。

“怎么啦,这么晚还来?”

“嗯,有一点事。”我含糊带过后,试着问她:“你昨天晚上见过耀子吗?刚才问过你先生,他说昨夜很晚才回家,所以不知道。”

“见过啊。”她淡淡回答,但我的心跳都快停止了。“是星期六吧。我们的确外出了,不过我没喝过瘾,因为我先生不喝酒,他们国家的戒律规定不能喝酒,所以我们大吵一架。我很生气,等他睡着以后,天快亮时我又去了六本木。因为搭电梯太引人注目,因此我改走楼梯。下到三楼时听到锁门声,我探头一看,耀子小姐正从房里出来。外面下着大雨,她手上却提着大型行李箱。我心想,她可能要出国旅游吧,觉得很羡慕。”

“那大概是什么时候?”

“天快亮的时候,大概凌晨四点左右吧。”

“她穿什么服装?”

“好象是黑色的裤装。”

果然不出我所料,刚刚在衣服堆中就觉得那套衣服不见了。

“再见。”从我沮丧的神情,她可能察觉发生了什么事,不可思议的瞥了我一眼之后就上楼了。我叹息出声。耀子果然出门了,在打电话给我,我没接听之后出门了。

回到自己的住处已是凌晨三点过后。我很疲倦,只希望尽快上床睡觉。

我轻轻打开房门,里面一片漆黑,我凝视静听,听到成濑规律的鼾声。我松了一口气,进入客厅,把钥匙串塞入成濑的牛仔裤口袋,回房睡觉。

翌晨醒来时,君岛已经来了。

“喂,你这女人要睡到什么时候?都已经十点了。”他进入我的卧房,不耐烦的说。

“这和男人或女人无关吧。再说,你也没有资格对我说这种话。”

好不容易头脑才开始清醒,却因愤怒而加快转速,我即刻回骂道。

君岛今天早上穿褐色西装。真不知他的色彩品味是怎么回事,褐色西装却搭配桃红色衬衫、红色领带,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冒汗。他还故意露出戴在手腕上的劳力士满天星。总之,他是那种愈刻意打扮,缺点愈表露无遗的男人。

“热死人了。”君岛擅自打开冷气机开关,一边喝着手上的罐装可乐,一边冷嘲热讽:“这么热的房间,你居然睡得着?”

“好累,又是一天开始了。”我下床,望向窗外。天空依然阴霾灰暗。

成濑似乎早已起床,探身望向房内,问:“要不要来杯咖啡?”

“嗯,到外面喝吧。”

我匆匆换上白色无袖尖领衬衫、黑色迷你裙,洗过脸,简单化妆后,立刻外出。成濑紧跟在我背后。按下电梯按钮等待之间,成濑在我耳畔低声问:“你昨夜去哪里了?”

“你说什么?”我讶异的回头。

成濑搂住我的肩膀凝视我,然后威吓似的用力抓住我的肩胛骨。“我睡熟后,你去了什么地方?”

“哪里也没去。”我装迷糊。

“是吗?我有办法让你说实话。”成濑板着脸,右手按住我的肩膀,左手托起我的下巴,直盯着我。我有点害怕,害怕被他侵犯。

“你太卑鄙了。”

电梯来了,我被成濑推入电梯内。

“这种手法是上杉教你的吗?或是你在风月场所学会的?”好不容易,我开口问。

成濑轻轻发笑。

电梯在九楼停住,进来一位模仿演艺人员染成金发、身穿依亚曼尼(emporio armani)风格套装的女人,因此我们停止交谈。女人抬起脸望着成濑,然后瞥了我一眼,不知是认为我和成濑不相配,抑或正好相反。

抵达一楼,她快步离去后,我们在楼下大厅低声争论。

“你还真有胆。”

“如果说我聪明,我会更高兴。”

“是很聪明没错,居然利用半夜去和耀子碰头。”

“不是的,我只是去看看。”

“去哪里?”

“她的住处。”

“为什么?”

我无法回答,因为连我自己都不明白原因何在。

“可是,你睡得很熟,怎么会知道我外出?”

成濑脸上泛起微笑。“钥匙匙串我一定放在右边口袋,那是一种习惯,绝对不会改变。但是,今天早上醒来时,钥匙串却在左边口袋,所以我下楼去看,发现bmw的里程表增加了八公里左右。换言之,你一定带着我的钥匙去过什么地方。”

我心灰意冷的迈开步伐。看样子,我是不可能成为一流的侦探了。而且,在左右口袋这种百分之五十的机率中我也赌输,可见运气不佳。

不过,我心里窃笑成濑应该不知道我记下他妻子的住址吧。

成濑追上来,说:“我们去吃早餐吧。”

我们在伊势丹百货公司餐具卖场内的咖啡店一边聆赏音乐一边用餐。我说明伊朗地毯商人的日籍妻子在天快亮前见到耀子出门的事。

“真的吗?”成濑仿佛深受打击,低呼出声。

“她是这么说的。”

“这么说,她是搭计程车喽?”成濑一面摸索口袋里的香烟一面说。比起昨天,可能因为睡饱了,他显得精神奕奕。“我派人去调查看看。”

“一定没用的。”我吃着上面放沙拉、淋汁和煮虾的面包,但是一不小心,虾子掉落地面。

把最后一片面包塞入口中,我用餐巾拭嘴。成濑似乎没有食慾,只是喝咖啡、抽烟。

我建议道:“何不找人查询天亮前住进饭店的客人名单?还有,今天是星期一,何不派人监视外商银行?”

“我想那只是白费力气。饭店不会轻易把这种事告诉别人。再说上杉已经委托人帮忙,应该会指示对方调查饭店。他们身上带着印有耀子照片的书。”说着,成濑以怀疑的眼神看着我。“对了,你为什么又回耀子的住处?”

他的语气令我不快。“你以为伊朗商人妻子的话是我捏造的?”

“不,我没有这个意思,但感觉上你在设法让我放弃追查耀子的行踪。你能向上杉证明自己与这件事无关吗?”

“不知道。”

这一点我毫无自信。我知道自己无法证明,而且若要上杉满意,必须有一亿元现金。

成濑拿起咖啡壶帮我倒咖啡。“这件事暂且不谈,我们言归正传吧。你为何回到耀子的住处?”

我有些踌躇,不知是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濡湿面颊的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