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濡湿面颊的雨》

第08章

作者:长篇小说

天空已浮现鱼肚白,但我很在意耀子的经济状况,强忍住睡意,躺在床上翻阅从耀子的事务所带回来的帐簿。

虽然号称“帐簿”,但按照耀子大而化之的个性,上面只大略记着收入和支出项目。明知详细的支出必须对照收据,但是因为太琐碎,数量又多,根本提不起劲,只查对了写在帐簿上的项目。

今年二月份,耀子收到去年岁暮出版的《变性慾望》的版税,合计一万两千册,总共两百一十六万圆,之后可能又再版,两个月后再收到三千册的五十四万圆。另外,杂志方面每个月约莫收入二十万圆,合计今年上半年的税前收入大约四百万圆。

接下来是支出项目。譬如上个月的六月份,只写上既定的支出项目。事务所的房租十八万三千圆,停车费用三万五千圆,人事费十万圆,水电费一万三千八百圆,电话费两万三千四百圆,影印费五千圆。光是这样就超三十五万圆。

此外,帐簿上虽然未写明,但是还需要西麻布住处的房租约十五万圆,车辆贷款及维修费十五万圆,再加上她的生活方式,应该至少也需要三十万圆,所以公私合并,每个月估计最少也要支出将近一百万圆。

这意味着,若只靠她今年的收入,早就透支了。如此一来,别说前往柏林,即使在国内搜集资料,单是筹措费用就相当辛苦。

收据中包括四、五月份 kdd(国际电信电话公司)的请款单,可能是打电话给柏林的卡尔吧。我心想,能不能调查她的通话纪录?我想起由加利曾说过,耀子不想负担由加利的电话采访费,曾申请通话纪录。看样子很值得调查,或许能因此查明失踪当天的情形。

把大量的收据放入塑胶套内,夹入帐簿中,我真的累了,想到如果体力不足或许无法承受上杉的恫吓,内心有点无力感,闭上眼,想让自己入睡。

这时,成濑敲敲墙壁进入卧室,似乎因为没有门,所以敲墙壁代替。不知何时,他已换上自己带来的干净t恤和运动裤。

“还没睡吗?”他问。大概是我开着灯查对收据时发出沙沙声,让他放心不下吧。

我笑着回答:“别担心,我不会丢下你的。”

“那是?”成濑担心的指着放在床上的帐簿问。

“那个吗?我正在调查耀子的经济状况。”

“经济状况?”

“是的,上次我去事务所找到的,顺便带回来。”我递出耀子的帐簿。

成濑随手翻阅,好像不太感兴趣。塑胶套内的收据掉落床上。他拾起,仔细的收好。

“我刚才也讲过,耀子的经济状况相当拮据。”

“看过这个,似乎的确如此。”

“她已经形同‘准禁治产者’了。坦白说,她早该关掉事务所,别太在乎门面,脚踏实地的工作,但她又不肯这样做。”

“准禁治产者?”我呆了半晌。“有这么严重吗?”

“她欠了一屁股债。”

“这么说,也有向你借钱喽?”

“是有一些。”成濑颔首,但似乎不想谈这件事。

“看过这个,我也想像得到她入不敷出,只是没料到如此严重。”由于情况对耀子不利,我有些意气消沉,低声说。

成濑察觉了我的心情,同样压低声音说:“晚安。”

我看看表,已经凌晨四点。成濑退出,隔壁房间的灯光熄灭。

驶过靖国大道的车辆声逐渐增加。我望向窗外,看到破晓之际的澄明蓝天。看来今天又是好天气。我多少觉得安慰,陷入短暂的沉睡。

到了必须去见上杉的时间。我想起头发未干、穿着橡胶拖鞋被带到那问豪华办公室的惨状,决定换上洗烫整齐的白色t恤,配上灰色的agnesb裤装。我擦上和衣服相配的红色chún膏,梳好头发,等待那辆大型白色宾士车前来,但没想到今天他们竟不派车来接。

不得已,我们只好开成濑停在公寓前马路上的车前往。“到案说明”四个字闪过脑际,我望着开车的成濑,他若有所思,沉默不语。

上午九点前的新宿二丁目,只有面向明治大街的办公大楼吸入上班的人群,其他地区仍静静沉睡。不过,今天和昨天一样,是个非常晴朗的夏日,气温急速上升,令人情绪高昂。

青梅街道的下行道路,车流还不算太塞,我们很快就抵达西新宿,驶入上杉的智慧型办公大楼的停车场。搭电梯到上杉的办公室时,来迎接的不是穿绿色套装的年轻女性,而是前些天去带我来的貌似银行职员的男人。

“有劳了。”成濑打招呼。

男人一言不发的走在前面。今天,有很多其他职员忙碌的在这层楼上的玛瑙色地毯上穿梭,但没有一个人像君岛那样,一眼即可看出是黑道人物,反而都像监视耀子公寓住处的年轻男人一般,是身穿正式服装的普通上班族。

星期天见到的那位穿绿色套装的年轻女性不见踪影。事实上,她是不是普通职员还是一大疑问。

“打扰了。”

银行职员模样的男人打开对开的桧木门,带我们入内。一进去,木门马上从外面关闭。

让人惊讶的是,上杉正面向我们,微笑的站着等待。他今天穿亮灰色西装、蓝色系的印花图案领带。在看得到西方天空的窗边,君岛双手插在长裤口袋,姿势不雅的瞪着我。

好像事先考虑到背后的蓝天,君岛今天穿白色麻纱西装、深蓝色衬衫,系亮蓝色领带,还是一副游手好闲的打扮。

“早。”成濑说。

我默默站立。

“早。情况如何?”上杉轻松的问我,但感觉上眼神比上次更可怕,似乎因为知道星期六深夜耀子来过我房间,而露骨的不信任我。

“找不到她。”我回答。

“那就麻烦了。真的到处都找不到吗?”上杉笑了,征求同意似的问成濑。

成濑只是轻轻颔首,一句话也没说。

“饭店、银行、东京车站、成田机场和羽田机场都派人监视了,却仍未发现,你的姘头可真有一套!”

用“你的姘头”这种称呼,实在太没品味了,感觉上,他那格调高雅的服装,还有那张脸孔都突然变低俗了,恰似幻身术遭到破解的果子狸一般。

“小姐,如果你知道什么,请帮帮忙吧。我愿意付你一笔钱。”上杉以单手做出拜托的姿势。

“我真的不知道。”

“会长,这女人很狡猾,一定隐瞒了什么。”我的天敌君岛瞪着我说。

上杉夸张的叹口气。“你一定认为只是区区一亿元,何必那么大费周章吧?没错,在不久以前,我们手上随时有上百亿元在流动,一亿元连利息都不如。可是现在不同了,如果不在小钱上斤斤计较,银行方面也不会有好脸色看,所以你们是逃不掉的。”

所谓的“你们”是指我和耀子吗?看样子,我真的被套牢了。

“上杉先生,这女人似乎是清白的。”成濑忍不住开口:“我全部调查过了。”

“全部?包括身体吗?”上杉没品的问。

成濑笑了笑。“身体藏不了一亿元的。”

“真的吗?至少能藏保管箱的钥匙吧。也许偷走钱的女人正在国外好整以暇的等待。小姐,希望你别逼我动粗。”上杉朝我走近。

我一面后退一面缓缓摇头。君岛悄悄自背后逼近,抢下我的手提包,把里面的东西倒在玻璃桌上,包括耀子的帐簿、收据,以及我的记事本。我默默看着。

“这是什么?”君岛自以为了不起的高举川添桂寄来的信。

成濑望着我,眼眸里掠过不信之色。

“没什么,是我去耀子的事务所时发现的,所以拆开来看。”

君岛抽出信笺,但好像看不懂川添龙飞凤舞的字迹,只好放弃,马上交给上杉。上杉草草看过,低声说:“无聊透顶!”

这中间,君岛擅自翻阅我的记事本。

“我的字你大概也看不懂吧。”我说。

君岛似被激怒,伸手打了我一耳光,力道比成濑重十倍,我右耳一阵耳鸣。识相的话,应该就此住口,但我仍倔强的继续说:“就算你看得懂,大概也不明白意思吧。”

“这女人太嚣张了!之前我一直忍耐,今天非让你尝尝苦头不可。”君岛恨恨的说。

他那无神的眼睛睁成三角形,很恐怖。危险!我真的激怒他了。我迅速后退。

“君岛,别动粗!”成濑大叫。

上杉仍只是微笑,并未开口,一定是期待君岛“善尽职责”,好让我这个狂妄的女人知道他的厉害。

君岛满面猝色,低叫:“你这臭女人,我会让你悔不当初。”

大概受到上杉的态度支持,君岛双手插在口袋,一步步朝我逼近。

我焦急的环顾四周。木门牢牢关闭着,如果能够冲出去,外面有很多普通职员,或许能够脱身也未可知,但是距离太远了,来不及。如果跑到成濑身旁,他或许会保护我吧,但这样我不甘心。

“如果你敢打我,国东会不会放过你的。我可是在会长膝盖上长大的。”

我没见过国东会会长,也不知道他的姓名,但仍情不自禁的大叫。

上杉苦笑,内心似乎有些焦虑,认真的问我:“是现在的熊井当副会长的时候吗?”

“我不认识什么副会长。”

我想起父亲说过,国东会的副会长不下二十人,心里忍不住捏一把冷汗。

但上杉似乎上当了。“真是的,如果你把钱藏起来,君岛的确拿你没办法。”他转脸对君岛说:“喂,君岛,快住手。”

“什么?”君岛好像猎物被人从嘴边夺走的猎犬,气急败坏的瞪看我。

被打的右颊一阵火烫,我伸手按住脸颊,回瞪君岛。

“小姐,你提到国东会,村善先生好吗?”上杉似乎打算改变战术,坐在沙发上问我。

“很好,托你的福。”望着上杉,我加强警戒。

上杉又恢复了磊落的企业家模样。“听说他喜欢钓鱼,不会从岩礁上摔下去吧?”

听上杉这么说,成濑望着我。

昨夜的电话留言到底有什么事呢?或许已经有人和父亲联络过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现在年事已高。”

“我说嘛。如果能很快被发现就好,万一摔断了腿,却好几天没被发现,很可能因剧痛而晕倒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

“如果你太嚣张,令尊身上说不定会发生什么灾难。”

“我并没有嚣张,我也拼命在寻找,何况,明明约好星期六,时间也还没到。”

时间上还有缓冲。再说,我完全不担心父亲。父亲替国东会干过这么多调查工作,这种事不知道碰过多少次。上杉或许是披着企业家外壳的流氓,父亲却是替真正的黑道工作。

不知上杉是否看透了我心中的想法,不住点头说:“原来如此。好,我明白了,我们星期六再见。只不过,如果让我知道你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村善先生可能真的会摔断腿。”

“我知道。”我坚定的回答,把散落在玻璃桌上的东西全部放回手提包。

这时,成濑伸手抓住川添寄来的信。一瞬,我们互相瞪视。成濑的眼睛似乎在说:你又自行其是了。

我移开视线,走向对开的桧木门。没有人阻止,但出了木门回头时,看到君岛正伸出舌头,边舔着嘴chún边狠狠瞪我。

等电梯时,成濑追出来。“村野小姐,我要留下来商量店里的事,请你先回去。”

“先回去?回哪里去?”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略带讽刺的笑了。

我也笑了。“好吧。我可能会去耀子的事务所。啊,对了,把她家的钥匙借我。”

“为什么?”

“我想去收拾一下。像那样,如果她回来看到,未免太可怜了。”

“好吧。”成濑从钥匙串中取下崭新的钥匙丢给我。

“谢谢。”我把钥匙放进手提包。

成濑从口袋里拿出川桂的信递给我。“下次别忘了拿给我看。时间紧迫,我们要同心协力。”

“好,你也一样。”我收妥重要的信。

成濑苦笑,递给我一张名片。“背面有行动电话号码,只要拨这个电话就能找到我。还有,要用我的车吗?”

“不。”我沉吟着。若考虑到找停车位,不开车行动比较方便,而且如果要用,我也比较习惯耀子的bmw。“不过,能借我一些钱吗?”

成濑从皮夹里拿出十张万圆钞票递给我。有了这些钱,我就可以放心的搭计程车了。我松了一口气。但成濑似乎突然有些担心让我独自行动,确认似的说:“一定要打电话给我。还有,令尊的事很抱歉。”

“没关系,反正他可能已经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濡湿面颊的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