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命案》

第11章

作者:长篇小说

自从阿曼达认识奥斯卡以来,第一次发现他也有无话可说的时候。而那消逝的可卡因更不是他所能解释的了。律师陷入沉思,似乎在考虑这件案子该怎么对付。阿曼达觉得脚下的地都抽空了,正悬挂在空中一样。她对自己很生气,早些时候没有问拉里和珍尼·李更多的情况。只有唐奈利在笑。

笑?她更认真地看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似乎真的觉得这事件的最后结果有趣,他的幽默感在这个时候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你并没指望真的在那些小包里找到可卡因,是不是?”他以这样一副不关心的模样问,以致阿曼达怀疑他在晚上遇到麻烦时是不是偷偷溜出去喝一两杯啤酒。

“唐奈利!”她很急地叫道。他不理她,象平常一样。

“如果有人知道给我栽赃,那么他们也会知道怎么把俱乐部里的证据弄掉。在这整个事情了结之前,那地方是全市最干净的地方。”

阿曼达眼睛一亮。“肯定是的。”她转过来看着奥斯卡。“这很合情理,是不是?”

“绝对的。”奥斯卡粗声答道。他的声音里缺乏自信。看起来他的头似乎仍在摇晃。他看了一眼探长,想求得验证。“你怎么看?”

所有的目光立即看着探长,而他似乎不喜欢被大家看着。他在一个纸堑上划了个小圈,然后抬起头看着奥斯卡充满希望的目光。

“真的要在糖包里找到可卡因是个长期目标。”他承认道。然后又看着唐奈利和阿曼达。“但我想你们俩可以运用这点运气。看来起诉随时都可能。明天上午我们会叫法官到监狱来。”

“监狱?”阿曼达重复了一句。然后那声音沉下。“你真的逮捕我们了?”

“你们已经被逮捕了。我们会给你逮捕证。”

“以什么名义?不用说,我知道这点。我不知道的是该死的你怎么想要上法庭”。她向唐奈利做了个手势。“这人是警察。”

“曾经是警察,阿曼达。”唐奈利非常及时地提醒她。

她回头皱着眉头看着他。“现在没时间提到那愚蠢的退休了。”她又回头看着哈里森探长,他似乎被吸引住了。“我是记者。我在写一篇报道。你知道的唯一事实是我当时在那。那不是我的车。”

“阿曼达,你想跳离这艘要沉的船吗?”唐奈利轻松地问。听到这话她脸红了,后来才看到他正愉快地笑着。他拿起她的手拍了拍。当他一付保护她的模样时她很讨厌。她想把手抽回去,但他抓得很紧。

“没问题。”他安慰道。“我们将在监狱里过一夜,明天我们会离开这,去找那真正有罪的人。”

哈里森探长在唐奈利的话说完之前便开始摇头。“嗯,你们俩不能再把你们的鼻子往这里面钻了。如果你们一开始便老实呆着,就不会惹上现在这麻烦了。”

“如果我们一开始便老实呆着的话,你就不知道毒品的事了。”阿曼达反驳道。

“什么毒品的事?”探长讽刺地答道。“我看那好象是地下交易……”

“噢,它确实存在。”阿曼达反驳说,“你可以打赌,我们能证明这事。”

哈里森探长笑着看着她。在那笑的周围有一层说不清的意味。“如果你不保证不乱动的话,我会让你看到那高高的牢房,哥伦比亚毒枭都在里面呆着,都挺老实的。”他温和地说。

阿曼达闭上了嘴。她也没有作出她不会遵守的诺言。

奥斯卡和律师在咕哝着。律师清了清喉咙。“嗯,难道你们不认为我们应该认真处理今夜这事?我的意思是这两个人并不一定有罪,是不是?他们都有工作。”

至少一个人有工作。阿曼达想。

奥斯卡对律师的咬文嚼字不耐烦了。“我说,哈里森,你没法证明那些罪名,你也知道。省下纳税者为他们的早餐而出的钱,让他们走吧。我可以为他们担保。”

探长显得很疲惫了。他显然很乐意看到阿曼达和唐奈利被关进监狱,即使只关一夜。他看起来非常想给他们一点教训。同时,他也知道奥斯卡说得对。阿曼达屏着呼吸,等待着他对他们命运的裁决——他们暂时的命运。他们更长的命运不属于他的权力范围。

“好吧。”他最后说。“离开这吧。如果我听到有人说起你们俩又把鼻子伸到不该你们管的地方的话,我会把今天夜里的讯问当作聊天一样。你们明白吗?”

“绝对的。”律师答道。

“没问题。”奥斯卡说。

阿曼达和唐奈利很聪明的什么也没说。

在警察局外边,律师打着哈欠走开了。奥斯卡看着他们俩,接着哈里森探长没说完的话。

“我明天9点钟在办公室等你。”他说。命令是针对阿曼达下的。她从没听到过他这么生气。

“我会去的。”她温和地说。

“至于你。”他对唐奈利说:“我不反对你去找给你栽赃的人,但不要让她夹入这事。”

唐奈利笑着说:“我认为你把说话对象弄错了。”

“噢,你不用为这担心。”奥斯卡皱着眉头。“明天上午我见到她时我会说的,并说得更多。”

“你们俩能不能少说一点?好象我已经没吃晚饭就上床睡觉了似的。我在这里。我能为自己说话。”

“我想你还是把你的话留在明天上午吧。”唐奈利安静地说。他的目光转过去看着奥斯卡。

她又看了奥斯卡一眼,觉得听从唐奈利的劝告是聪明的。“好吧。明天9点钟。”

再没说什么话,奥斯卡让他们在俱乐部下车,他们可以开阿曼达停在那的车,因为是唐奈利握方向盘,他们花了一个小时才回到家。当他把车开到她的车库时,她已累得精疲力竭了。当她看到拉里的车停在外面时,她呻吟了一声。

“我把拉里和珍妮·李全忘了。我不知道这时候我还能和他们说什么。”

想起那场灾难又把阿曼达弄醒了。

屋里,他们发现珍妮·李在沙发上睡着了,拉里正象守护天使一样看着她。他的一只手指放在嘴chún上,示意进厨房。但他们还没有在橡木桌边坐好,珍妮·李便打着呵欠,揉着眼睛出现在门口,象一个累了的孩子。

“别想把我丢在一边。”她边打呵欠边说。

阿曼达看了一眼钟,叹了口气。已经3点多了。不只是一个故事,而是两个故事要听,这肯定得要不少时间。“我去做咖啡。看来今天晚上我们谁也别想睡了。”

“我可以做三明治。”珍妮·李提议。

当所有人坐在桌子前,喝着咖啡,吃着东西,头脑清楚时,唐奈利说:“好吧,晚上快餐厅的事情怎样?马尔克斯看起来怀疑了吗?”

“一点也不”。拉里回答。“事实上,整个进程很简单。我在外面碰到了那个小孩。我们一起走了一段,他带我进去。然后珍妮·李来了,我们都订了饭。”

“是直接要的?还是有什么特别代号?”

“那一点挺有趣。当我暗示说想弄点特别的东酉时那小孩似乎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我说我听说这个地方能弄到。他说他能办到。他替我们三人写了饭单。我去找阿曼达时,珍妮·李把饭放在车里了。后来发生的事你知道了。我们回到这里后,我才看那些包的。我有些吃惊。里面没有任何令人怀疑的东西。当那些警察来问糖包在哪里时,我想他们可能是以这种方式卖毒品的。但当我们把那包拆开时,什么也没有发现。那里面只是一般的糖。”

“你不觉得弗兰克看出你来了?”阿曼达追问。

“如果他看出来了,那他肯定有魔鬼的本领。”

珍妮·李证实这点。“你知道我到那去过多少次。阿曼达弗兰克和平常没有任何区别。他平静,有礼貌,乐于助人。如果他想搞名堂的话,他绝对没流露出来。”

“但为什么他会把糖放进包中?我看到你们要的饮料了。只是苹果汁和汽水。”

珍妮·李闭上眼睛,抱怨道。“是不是这才使你想起那些糖包里有可卡因?这是我的错。我告诉他我要泡茶。于是他加了一些糖。”

“我竟想了那么多。”阿曼达说。对自己荒唐的想法摇了摇头。她想得太快,太多了。“现在我觉得自己象个笨蛋。”

“但我发誓那孩子确实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拉里说。“那里面有些名堂。我们今天晚上只是没弄清楚。

“那么,也许是那孩子。也许他怀疑了。”唐奈利说。“也许他不希望那个地方被人知道。”

“或者也许我们完全弄错了。也许根本就没毒品。”阿曼达不情愿地说。她看着唐奈利发愣的表情说。“我知道,也许我的结论弄错了。让我们再回到我们所知道的地方吧。”

“回到哪?”珍妮·李问。

阿曼达数道:“第一,卡莉·欧文是被人杀的。第二,她的被杀可能是因为她知道俱乐部的什么事。第三,俱乐部里有两套帐本,其中的一套据说利润比真的那套高得多。每件事情都互不相关……与毒品无关。还有卡莉与弗兰克的关系。杰克逊与罗伯特的争吵。”

拉里显得不耐烦。“就这些?我讨厌这些。阿曼达,你一点也不知道和杀害卡莉的凶手相关的情况。”

“是不知道。”

唐奈利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说:“并不完全是这样。我们知道很多情况,我们只是不知道怎么把它们组合起来。”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拉里问。

“警察能用一种单调的方法把所有的材料组合在一起。我想把所有的材料排列起来,不管它们看起来怎样互不相关。或迟或早,它们会吻合起来。”

阿曼达看着他。“那是不是意味着你真的要卷进来,帮助我们?”

唐奈利温和地看着她。“我认为自己别无选择。我已经卷进去了。你今晚差点被杀了。那可卡因藏在我的车子里,因此有人显然知道我们的怀疑了。这意味着我们走近了。明天我将去找杰克逊和罗伯特谈谈。这是我充分利用在布鲁克林干了15年警察的经验的时候了。”

“我们这些人干什么?”珍妮·李说。“你要我们做什么?”

“什么也别管。”

“但是——”阿曼达开口。

“我的意思就这样。如果你们都出去乱钻的话,我没法保护你们全部人。把侦探的事留给我干,你们都回去做你们的工作。”

“他说的对。”拉里说。他的话是对着珍妮·李说的,她显得特别失望的样子。“我们离开这吧。明天早晨我还有《公报》的任务。我想回家了。你走吧,珍妮·李?”

充满希望地看着唐奈利,他什么也不说。然后看着阿曼达,她也一样沉默不言。珍妮·李耸耸肩。“我想我也一样走吧。”

他们走后,阿曼达坐到唐奈利的腿上。她的手搂着他的脖子,吻着他的脸。他转过头来,在她第二次吻的时候,用嘴接住她的嘴chún。她的血管立即着火了。喘不过气来的吻充满着急切的渴望。当唐奈利用心这样做时,他能使她全身都激动得发抖。她的心脏跳得象摇滚乐的节奏。她觉得一身都是活力。在经过更衣室的恐惧之后,她非常需要经受这样的生命的感觉。但是当她的身体开始对唐奈利刺激性的吻起反应时,他叹了口气,最后在她的前额吻了下,然后把他的头顶在她的脸上。

“怎么啦?”她低低地问他。

他的嘴角动了动。“你来开始吧,阿曼达。”

她笑了。在他的下巴上吻了起来。“好吧,我来开始,也许我能完成它。”她把舌头轻轻的舔着他的下chún。她可以感到他的肌肉收紧。

“如果你不想的话,别这么干。”他轻快地警告她。

“噢,我想。”

“我是说真的。你说过我们之间存在问题,要保持距离。你认为这些问题解决了。”

她叹了口气。“没有。但我很高兴我们能在一起配合,改变局面,而不是相持不让。”

他皱着眉头。“这理由还不足以使我们又开始一起睡。”

他说得对。该死的。她在问:“你不想要我?”她知道这问题的答案,但她需要听到他说出来。即使他今天晚上不和她做爱,她也想知道他想要她就象她想要他一样厉害。

“不要怀疑这点。”他说,他的手指温柔地抚着她的脸。他的眼睛被慾望点着了。“我那么的想要你,我的一身都在疼。”

她想这足以作为对她的邀请了。但他却把她抱起,放到她原先的椅子上,他绕着椅子转。这是他想讲什么的时候喜欢的动作。显然他想改变话题。

“我们不能一块干这事。阿曼达。”他慢慢地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浴室命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