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命案》

第13章

作者:长篇小说

在开车去斯科特的公寓的途中,阿曼达忍不住猜测起斯科特发现的是什么。她做了好几种估计,唐奈利感到不耐烦了。“为什么你不能坐着等着,等我们到那后让他告诉你?”

阿曼达同样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如果是我自己推算出来的话,我会感到更满意。”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可以呆在车里,继续推算。过后我再告诉你,看你算得对不对。”

也许她觉得他是认真的,她笑了笑说:“让这猜想滚蛋吧,唐奈利”。

他还没把马达关掉她便钻出了车子。但她正想冲进楼的入口时,她听到他的脚步声。他抓住她的手臂,把她转过来。“你就不能等一下?”

“为什么?怕我先知道结果?”

“去他妈的,阿曼达。”他低声吼道。“别象个孩子一样。这不是玩游戏。你没想过也许这是一个圈套?”

她赶快停住。她的心乱跳着。“圈套?”

“是的,在进门的时候被杀掉。”

这可是她没想到的情况,也不是她所喜欢的。“为什么……什么……”

“阿曼达,尽管你的全部直觉都相信斯科特·卡姆布里奇,但你并不真正的知道他不是杀死卡莉的凶手。最近几天事情已变得扑朔迷离,也许他现在决定他最好还是掩藏好他的痕迹。”

即使她知道唐奈利很可能是错的,她还是紧张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她向后一站。“你走前面。”

“谢谢。”

唐奈利领头上了楼梯,敲了门。门立即被面色紧张的斯科特·卡姆布里奇打开了。他平时自信的笑容不见了,他脸色苍白,心绪不宁。当他看到唐奈利时感到很吃惊。

“你是谁?”

“乔·唐奈利。我和阿曼达一起来的。”

她从他后面钻出来,看到斯科特脸上松弛下来。“感谢上帝,我发现这事之后便一直坐立不安。如果你们还不来的话,我得去告诉警察了。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别紧张。”阿曼达说,随他进了公寓。她马上注意到所有的看来是卡莉的东西摆得到处都是。她的一张七时的彩色照片装在一个银相框里,摆在桌子的那头。另一边摆着他们俩的快照。如果阿曼达早些时候看到他们脸上彼此流露的爱慕的话,她决不会把斯科特列入怀疑的名单。当她看到唐奈利也在看相片时,她给了他一个讽刺的微笑。

“你找到什么了?”她问斯科特。

“昨天夜里我发现一些情况,我试图给你办公室打电话,但没人接。亚特兰大电话簿上找不到你的电话。”

“我住在城外的乡下。”她边说边看着斯科特拿起一下沙发垫子,从下面取出几张纸。如果不是斯科特表情太紧张的话,阿曼达肯定会觉得这个秘密挺有趣。他把那些纸递给她,似乎他急于把它们扔掉。

受他的态度的感染,她仔细看起那些纸。这似乎是从一本笔记本上复印下来的。纸的一边不齐整。每一页都是一份名单,每个人的名字旁边都有日期,还有一些支票号码。表面看来这上面没什么不正常的,但斯科特肯定看出了她不知道的东西。她把它们给唐奈利,他在看的时候便等着。

“这是什么东西?”她最后问。

“看起来象什么交易的记录。”唐奈利说。

“可能是的。”她说。“但没有提到钱。”

“我知道,这也使我感到奇怪。”斯科特说。

唐奈利仔细地看着斯科特。“我想我们最好还是从头开始,你是在哪找到这些的?”

昨天晚上我在罗伯特的办公室找到一个笔记本,那是在你们都离开俱乐部之后。他很迟了还在工作,一个成员有个问题,他叫我去他的办公室查一份档案。我查完档案后看到他桌上有一个笔记本。我觉得有些奇怪,便翻开看了看。当我看到那上面的东西时,我便决定把它复印下来,再回到大厅。我害怕他来找我,所以只是复印了开头几页。笔记本上的每一页都是同样的这些东西。”

“如果这东西很重要的话,他怎么会把它放在桌子外面呢?”阿曼达问道。“谁都可能会看到。”

“不是这样。他把办公室锁了。当他让我去办公室时他显然忘了他把那东西放在外面的。”

“你觉得这东西挺重要?”唐奈利问道。

斯科特点点头。“我想卡莉肯定也看到过这东西。”

阿曼达在沙发上靠近唐奈利,从他后面看过去。“这些是俱乐部成员名单?”

斯科特摇摇头。“不是。但大部分我都认识”。

“不幸的是我也认识”。唐奈利说。阿曼达能看出他已经明白斯科特的发现了,而她仍不明白这一切。

“如果他们不是俱乐部成员的话,那他们和俱乐部是什么关系?”唐奈利问。

“他们大部分偶尔去俱乐部。”斯科特说,他指着最近的那名字。“看这人了?这人在昨天晚上我进办公室之前他在俱乐部。”

她看着那名字,突然脑子里什么东西闪了一下。“这不是珍妮·李看到过的那个踢足球的开尔温·华盛顿吗?”

“是他。”唐奈利说。

“你什么时候看见他的?他进快餐厅了吗?”

他不明白地看着她,“没有,你问这干嘛?”

“我一起在追查一些事。我怀疑他们把快餐厅作为销售毒品的地方。”

他摇摇头。“不是毒品。至少不是你说的那种东西。名单上的这些人,全都是本地的运动员,他们有些是职业运动员,但大部分都是大学的,还有几个是高中的足球队员。”

唐奈利摇摇头:“该死的。”

“你们说什么?”阿曼达问。

“类固醇”,唐奈利轻声说。“你想的就是这东西,是不是,斯科特?”

斯科特点点头。“差不多吧。”

阿曼达瞪着他们俩。“好了,你们俩当然知道你们谈的是什么东西,但我一点也不明白。”

“记得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丢掉金牌的加拿大短跑运动员吗?他就是被查出来服用了类固醇。在大部分体育项目中都有规定禁止服用类固醇,但还是有许多小伙子为了身体更壮实,服用这种东西。”

“你的意思是那些年轻人想使自己看起来象宇宙先生?”

“他们中的一些人只是想踢足球或从事别的运动项目。”斯科特说。“这种葯物能刺激年轻人的生长,但到了成年后会带来一些严重后果。即使这样,一些10多岁的孩子为了发育还是服用这种东西。”

“如果俱乐部提供这种非法服用的东西,而卡莉发现了这事,那可能会成为谋杀动机。”唐奈利说。“如果这事传出去——这跟你的作为相关,阿曼达——一些学校的运动项目便会受到很大损害。”

“想想大学的体育项目带来的上百万美元的收入。”阿曼达沉思地说。另一种东西一闪。“因此弗兰克林·金特利可能卷进来。你认识他吗,斯科特?”

“认识。”斯科特说。“他是乔治亚大学的体育系主体。我差点忘了这点。他一直就在俱乐部。罗伯特和杰克逊一买下俱乐部他便参加了。”

“那么他肯定知道类固醇的事。也许他还做了什么事情,把俱乐部变成一个散发类固醇的中心。毫不奇怪他想要我不写这报道了。”阿曼达全身都兴奋起来,这种兴奋是整个案子所有的线索开始合拢的时候才有的。“好了,我们找到了作案动机。”

“我们也许找到了作案动机。”唐奈利纠正说。

“怎样都行。现在谁是首先受到怀疑的?罗伯特和杰克逊是在怀疑之列。我个人倾向于把弗兰克和阿拉拉排除,你们认为他们可能通过快餐厅来散发类固醇吗?”

“不。”唐奈利摇摇头。“你看到了在那排队的小孩,记着,他们看起来更象吸毒者,而不是运动员。就是这使得你产生第一种怀疑。”

“我并不对弗兰克怎样,但我同意唐奈利的看法。”斯科特说。“如果是一件贩毒案的话,也许弗兰克可以算进去。但这事看来他们不会牵扯进去。你要认识到大学体育的潜在市场。现在他们还禁止参加职业足球赛。”

“这又把我们带回到弗兰克林·金特利和特内斯·威斯顿身上。金特利和大学联系在一起。特内斯和大学和足球队有联系。”阿曼达回想起最近一次见他的情景。她看着唐奈利:“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我们告诉哈里森探长。”他决定地说。

她摇摇头。“没有比这更有力的证据,他会嘲笑着把我们赶出办公室。并且你得承认我们仍然处于推测阶段。”

“阿曼达,你就没从昨天晚上的经历中学到任何东西吗?如果警察知道你想干什么,他们至少能提供一些保护。他们同样也能进行逮捕。就我们现在所知道的,他们还没有想到类固醇这点。”

阿曼达不太想和警察分享她的发现,但她不反对得到警察的保护,让唐奈利和亚特兰大的警察关系更密切一点也有一定的好处。她点头同意:“我们去见哈里森吧。”

“斯科特,你最好是和我们一块走。”唐奈利说。“他也许要你说明笔记本的事。他需要了解这些才能决定是不是进行搜查。”

他们刚关好斯科特的门,阿曼达的bp机便在她的手提包里尖利地乱叫。奥斯卡命令她带着它。她不耐烦地抱怨着。“他妈的,我最好是打个电话。奥斯卡今天已经训了我一顿,说不保持联系。”

她又进屋里去,给办公室打电话,珍妮·李接的电话。“感谢上帝,你打来电话了,奥斯卡正着急。”

“什么事?”

“你知道他不会对我说,是不是?”珍妮·李厌恶地说。“我只是一个低级接待员,你等一下我去叫他。”

“阿曼达,你在哪?”几秒钟后奥斯卡吼道。

“在斯科特·卡姆布里奇处,什么事?”

“我刚接到拉里的电话。他刚在《公报》登一则警察局的消息,发生一起试图自杀案。”

她的心脏乱跳着。“我估计这事肯定和卡莉的案子有关联。”

“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想。那个女人的名字叫弗里西亚·格兰特。”

唐奈利开车去医院的速度已是破纪录了,但阿曼达还是忍不住想自己把脚伸过去,踩油门,加快点。

“今天上午我见她时,她根本没有自杀的意图。”当他们朝门口跑去时,她说了十多遍这话。斯科特在后面停车。双重门打开了,里面一片闹腾。有人在那呻吟,哭叫。护士在那检查病人,另一些人在塑料椅子上坐着,等着叫自己的名字去接受治疗。在这些病人、病人家属拥挤的地方,她没看到弗里西亚,也没看到警察。也不见特内斯·威斯顿。

唐奈利去到服务台,问护士弗里西亚在哪。那个护士答道。“她被送到楼上去了。到大厅那边坐电梯。”

“她怎么样?”阿曼达问。

“挺走运的。”

在电梯里,唐奈利的手臂搂着阿曼达,把他的下巴搁在她的头上。她可以感觉到他的紧张。“这种事把我吓坏了。”他说。“这个案子还远远没结束。你就象弗里西亚一样危险。”

她感到一阵害怕。“你认为有人想要谋杀她,是不是?”

“我得说有一半的可能。”他托起她的下巴,让她的目光对着自己。“答应我一些事。”

“又要保证?什么事?”

“在这案子了结之前你不能一个人溜走。我知道你变得不耐烦了,但这世上没有一篇报道值得去死。我可以先把农场的活搁几天,然后你可以帮我干一些。”

她没有回答,而是把他的头扳下来,吻着他的嘴。唐奈利的反应是急促、占有,使她喘不过气来,当电梯门打开时她的两颊飞红。

他们走进弗里西亚的门之前,唐奈利抓住她的手。“我知道你下一步要干什么。”他说。

“行吗?”

“我有些为难,阿曼达。你要去跟踪这个案子。只是要保证你得小心点。”

“我总是很小心。”她微笑着。“你知道,我还要活很长呢。”

“也许有些事我们得谈谈了。”他非常非常温柔地说。“我们的未来。”

阿曼达看着他。他以前从没有暗示过结婚。只是很随意的交往。为什么现在?为什么今天他提出来?是不是只因为最近这几天的紧张和危险才使他产生这种想法?不管是怎样,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害怕她的沉默会伤害他。

但是他笑着。这种诡秘的、自信的笑使得她的心乱跳。“我知道。”他说。“现在不是时候。但这事完了之后,我们谈谈夫来的事。现在让我们去看看弗里西亚是怎么回事。”

他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浴室命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