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命案》

第02章

作者:长篇小说

第二天上午,为了使编辑奥斯卡相信,在卡莉·欧文之死中隐含着某个神秘的故事,阿曼达费了比昨天晚上说服唐奈利更大的劲。唐奈利要去他喜欢的西部乡村酒吧,而阿曼达想去爵士俱乐部。奥斯卡和唐奈利都是不容易改变主意的人,他们生性便喜欢说不,对任何建议他们的第一反映就是坚决的拒绝。然后才掂量掂量替换的办法,考虑各种可能性,最后才改变立场。

在这样的时候,阿曼达从内心里感到遗憾,当初不该建议奥斯卡离开他们第一次合作编的周刊《公报》,一起来帮乔尔·格林肖编《亚特兰大内幕》。有时,奥斯卡的小城报纸出身的意识盖过他正确的办杂志的判断。今天显然就是这样的时候。

“你答应我的那篇有关历史旧居的报道怎样?”奥斯卡最后问道。他的手指摸着头上残留的几根头发。然后,他拿出他的编辑计划。从他皱眉的样子,阿曼达知道他正看见杂志中空着4页。

“我们可以把那篇旧居的报道挪在下个月。”他提醒她,把计划在她的鼻子下乱舞。“最后日期是下周末。你能在这段时间内把它写出来吗?”

“你知道我无法肯定。”她说话的耐心令自己都惊奇。她和他一样知道最后日期。她揉了揉太阳穴。刚9点钟,她的头就已经疼起来了。

“我们还得搞那个旧居的报道。”他最后说道。“我已经付钱给拉里,让他画插图了。我们不能把那笔钱白白扔掉。”

阿曼达嘀咕了几句。奥斯卡花《亚特兰大内幕》的钱就象花他自己的那么紧。幸亏杂志的出版人乔尔对预算稍微松一点。他的目标便是要刺激一下当地的出版业。为了达到此目的,他愿意花钱。正是为了这点,他答应付给阿曼达高工资时,眼都不眨一下。

当然,她相信乔尔知道如果她回纽约的话,能很容易地拿到那么高的工资。她暗示过那里的编辑正请她去那里工作。这并不完全是假的。她是在纽约开始她的职业的。在两年前离开那里时,她已取得成功,赢得了尊重。一篇关于法庭受贿的报道差点使她得到普利策奖。

只是由于责任感,她才来到南方。在经过没完没了的讨论之后,她丈夫,迈尔·罗伯特接受了乔治亚大学的教授职位。阿曼达很不情愿地为奥斯卡工作,开始的时候他根本不欣赏她的才能。他让她写有关城市闲话栏目的文章。就象喝白开水一样,毫无刺激。

然后,迈克为了一个大二女生抛弃了她。他从她的生活中消逝后,她又能选择工作地点了。这时候乔尔找到了她。当时她也遇到了唐奈利,唐奈利在她的头脑里留下了印象。为乔尔工作是呆在乔治亚不致于发疯的一个办法。乔尔不但给她支付高工资,而且给她较大的自由选择自己的任务。只是奥斯卡横在她和她的完全自主之间。她很遗憾地注意到,奥斯卡就象横亘在开拓者和西部之间的落基山脉一样。

她现在想用逻辑来安慰他:“奥斯卡,那些旧居已经有一百年了。”

“还要长。”带着骄傲的语调。

“好吧,还要长。”她同意。“我怀疑在我写完有关它们的报道之前。它们会倒塌。他们只不过是积上更多灰尘而已。插图可以用在下一期。而卡莉·欧文的死却是热点。”

她抓住了他目光里好奇的火花。到了关键处了!奥斯卡明白热点是怎么回事。赶快加把劲!她拉开了她的架式。她谈起适当的疯狂,那些容易受影响的年轻人正是《亚特兰大内幕》的广告商注意的目标。谈到情感、紧张、神秘。

“你已经同意让我去写这最合适的俱乐部故事。现在我们只考虑写的角度。这不仅仅是一个故事,奥斯卡,这是新闻。《亚特兰大内幕》将最先发表它。”

他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她滔滔不绝。他的铅笔敲着桌子。她从铅笔敲击的节奏判断出他的胃口终于被吊了起来。“你肯定这里面有什么吸引人的?这不会只是一些情人之间的矛盾吧?”

“绝对有吸引人的东西。即使是一些情人之间的矛盾,只要你能充分的挖掘,仍会是一个很吸引人的故事。”

“唐奈利怎么说的?”

“我不想公开我们之间的私下交谈。”她假装恼怒地说。她明白奥斯卡的确切所指,那并不是要她说出他们之间的私话。然而,奥斯卡并不轻易罢休。

“我想上次在她卷进那个厨师被杀的报道时,他便插了一脚进来。”

阿曼达的下巴挑战似地翘起。“乔·唐奈利在我的职业范围内不会插进一脚的,你记住这点。奥斯卡,你想要我们公开向你说明这点吗?”

“好吧。”他最后说,“我相信你的直觉。”

他的信任太难赢得了。但很具体。

“去干吧。”他继续说:“就这么干。但是在这个周末你不能拿出点什么的话,你得开始写那旧居的文章。明白吗?”

这就是他具体的信任。“奥斯卡,现在已经是星期四了。”

“那么你就得赶快去干,是不是?”

他推开椅子,让阿曼达留下,一个人在肚子里说着满腹的抱怨。她朝他的方向看了最后一眼,便去找珍妮·李,那个雄心勃勃,想步阿曼达的后尘而成为调查记者的22岁年轻人。然而,目前她在杂志的工作还是充当接待员和新闻室职员之间的角色。阿曼达在女休息室里发现她正在剪指甲,脸上一片厌倦的神情。她一看到阿曼达,表情便快活起来。

“他让你去干那事了吗?”

“在未来的48小时里,我需要找到卡莉的男朋友,我已经给俱乐部打电话了,他不在那里。我能在哪儿找到他?”

珍妮·李咬着指甲剪。阿曼达恼怒地叫了一声:“珍妮·李!”

“怎么了?”

“别咬了。这么做会弄坏你的牙齿,还让我神经紧张。”

“对不起,我正在思考。”

“咬着指甲剪思考?”

珍妮·李不好意思地把那受指责的指甲剪放进口袋。“如果斯科特不在俱乐部,那他可能在他和卡莉住在一起的那幢综合公寓。那里离“体重和测量”俱乐部只有1英里。他每周在那里上几次课,做为他的房租。

阿曼达想象一幅这样的画面:一群到婚龄的女单身和一群好色的男单身混在一起。她不禁抖了一下。

“如果你在那找不到他,”珍妮·李说,“我就不知道该到哪去找了。也许俱乐部的哪个小伙子能给你提供点线索。我想在斯科特和卡莉遇到之前,他和那些小伙子们总是一起进出。”

“不用了,我想看看能不能在他家里找到他。过一会我会和你联系。”

“我还能做些什么吗?”珍妮·李问。

阿曼达不想拒绝珍妮·李的请求。她使她想起自己几年前的样子——渴望着,雄心勃勃,充满激情。“你参加俱乐部一年左右了,是不是?你和那里的其他教练熟悉吗?”

珍妮·李的眼睛一亮:“其中有一个住在我所住的综合公寓,我们在游泳池出来时谈过几次。”

“为什么你不给她打个电话?告诉她你脑子里总是摆脱不了卡莉的事。看看你能不能使她开口,也许她们是朋友,如果卡莉有什么心事也许她知道,如果她不愿谈,不要追问她。你把话题打开,如果她心里真的有什么事,过后她会给你打电话。”

“知道了。我要不要把谈话记下来?”

阿曼达忍住笑意:“我想你不用走得那么远。这只是背景材料。我见到斯科特之后,给你打电话。”

“谢谢你,阿曼达。”

“注意,别让奥斯卡抓住你玩忽职守。”

威斯特里亚公寓是4o年代建的,那时被称为是花园式的。每一幢长长的、两层的漂亮楼房的前面,都有三个进口阿曼达查到斯科特的住址,进了门厅,上楼到他的公寓。但敲门后没有反应。当她下了楼梯时,一个矮小的、胖胖的女人打开了斯科特的房间正下面的房间的门,伸出了脑袋。她灰白的头发上夹着卷发的东西,满脸的皱纹,穿着印花的室内穿的大衣。她又使阿曼达想起她对斯科特的邻居的猜测。如果这个女人参加狂欢的话,那该是3o年前的事了。

“如果你是找斯科特的话,宝贝,他正在游乐楼。就在这后面,游泳池过去一点。他在上健身课。”

“谢谢。”

阿曼达还没走到游泳池便听到了音乐声。象昨天晚上卡莉用过的那盘磁带。这给阿曼达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她不知道斯科特听着这样的音乐怎么会受得了。

她发现他在一间大厅的前面,大厅里铺着地毯。一张弹子桌,几张牌桌,沿墙有一排书架,上面没什么特别的秩序,排着各种简装的流行小说。还有一大堆《幸运》、《家庭》之类的卷角的杂志。一些家具都被推到了一边。健身班的人很多。

斯科特·卡姆布里奇,当她终于看见他时,让她感到有些吃惊。这个高大粗壮、金发碧眼的大个子,比她想象的年轻多了,不会超过25岁。这会不会使他和卡莉之间因年轻的差异导致潜在的冲突和嫉妒呢?

那一刻她正被比他年龄大的女人和两个男人包围着。她们在做一套深呼吸、弯腰、踢腿的动作。他对他们很温和,这使得阿曼达希望自己参加他的班。

当那套动作做完后,阿曼达向他走去,把搁在椅子上的一条大毛巾递给他。

“嗨。”他友好地笑着,擦着脸上的汗。他显然比他的学生们运动起来更认真。“这里的那位夫人是你的祖母?我们对漂亮的亲戚总是收费很低。”

阿曼达微笑。“谢谢你的恭维。但我已在‘体重和测量’俱乐部注册了。我的肌肉受不了更多的运动了。”

他仔细地打量着她:“你在‘体重和测量’俱乐部?”

阿曼达立即听出了他话语中的怀疑。她希望吃唐奈利的饭菜增长的那5磅体重并不明显。显然,斯科特·卡姆布里奇是完全能看出来的。

“我是最近才参加的。”她解释道。“确切地说我在写一篇和那里有关的报道。”

她介绍了自己。他欢迎的微笑立即退去了,而代之以猜疑。当他说话时,他的声音变得冷淡起来。他蓝色的眼睛就象隐含着风暴的天空。

“别和我说什么牛屎报道。你们记者全是一路货色,是不是?你们都是些贪婪的、拿别人的痛苦换金钱和快乐的人。我没什么可对你说的。”

他转过身。阿曼达走过去,又面对着他。

“我相信,斯科特,这对你是一段极难过的时期。事实上,我对你今天还来上课感到有点吃惊。”

他下巴上的肌肉在抽动。痛苦笼罩着他的眼睛。他眨了几下眼,控制住快要流出的眼泪。阿曼达发现自己的态度也温柔起来。

当他对她说话时,声音尽量地控制平稳:“我不想让这些人失望。他们盼着上这课。卡莉不会……”他控制住了。“我想,这不会使她难受,是不是?”

他的声音里有种苦涩。他为他的学生着想这点显然是真的。她对斯科特·卡姆布里奇的印象好多了,觉得他不在是那种身高体壮、头脑空空、毫无感情的人了。当然,并没有把他排除在嫌疑之外。

“能不能请你给我谈谈卡莉?”她平静地问。她发现再没有必要隐瞒她的意图了。“我听说你们俩住在一起。我相信你能告诉我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他的表情又变得冷淡了。“我在警察那过了该死的一整夜。我不想在这里再回答什么问题。”他说,这次态度更激烈了。他的话语里再没什么柔和的成分。“我告诉你我对你没什么可说的,为什么你还不从这里出去呢?”

他的声音提高了。班上的女人停止了说话,一起朝阿曼达望过来。她们原先好奇的表情突然变得象斯科待一样的怀有敌意。而她们看斯科特的目光里,却充满了温柔和母性的保护。那俩个男人,目光警觉,开始向他们靠近,似乎只要斯科特一示意,他们立即便会冲上来。

阿曼达似乎看到一幅这样的图景:她被人打倒,被两个象她祖父一样的人推出威斯特里亚公寓。奥斯卡会喜欢这幅图景,他还会想办法把这事写进杂志前页的“编辑手记”里面。她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对那些人报以安抚的微笑。她甚至冒险地把一只手放在他的手臂上。她感到他因为极力地控制自己而肌肉在发抖。他闭上眼睛,她感到他极力的想平静下来。

“斯科待,我并不想使你为难。”她劝道。“我只想公正的、诚实的描写卡莉。更重要的是,我想弄清她为什么被杀。这也正是你想知道的,是不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浴室命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