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鞋疑踪》

第06章

作者:长篇小说

“你看见他了?”布鲁内蒂一回到警察局,加洛就问他。

“对。”

“一点儿都不好看,是不是?”

“你也看到他了?”

“尸体我总是会去看看的。”加洛说,语气十分平静。“这样。我追查凶手的时候就会更带劲些。”

“你怎么想,巡佐?”布鲁内蒂问,在巡佐办公桌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把蓝文件夹往桌上一放。他似乎已经把文件夹看成是这桩谋杀案的象征物了。

加洛大约想了整整一分钟才回答:“我想凶手可能是在极度愤怒中干的。”布鲁内蒂点了点头,同意有这种可能性。

“也可能,博士,就像您先前说的,他是想掩盖被害者的身份。”话刚出口,加洛或许是想到了自己在停尸房见到的那一幕,马上又补充了一句,“要么就是想毁尸。”

“在如今的世界里这不太可能吧,你说呢,巡佐?”

“不可能?”

“除非有什么人与外界是格格不入的,要么就是那些无亲无故的。一般人要是有谁失踪,几天之内就会被人注意到——大多数的案子几小时就够了。如今的人再也没法失踪了。”

“这么说来,为了泄愤可能更合理些。”加洛说,“他可能跟一个顾客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把那人纷激怒了。对于我昨天给你的档案里的那些男人,我知道的不多。我不是心理学家,也不属于那一类人,所以我不明白是什么东西让他们变成那样的。可我猜想,那些男人,呃,那些付钱的男人要比收钱的男人更反复无常。所以,应该是为了泄愤吧?”

“那么,把他运到城里的这块人人都知道是娼妓干活的地方,又怎么解释?”布鲁内蒂问,“这与其说是出于愤怒,倒不如说显示了智慧和预谋。”

对于这位新来的警长出的考题,加洛反应得挺快。“对呀,他干完以后,可能马上就回过神来了。也许他是在自己那里杀的人,或者是在某个有人能认出他们的地方干的,所以他就只能把尸体挪一挪了。如果他是那种人——我是指凶手——如果他是那种玩易装癖的男人,他自然会知道娼妓出没的地方。也许把尸体扔在那里,是为了使事情显得合乎逻辑。这么一来,那些嫖客都会有嫌疑的。”

“没错。”布鲁内蒂慢悠悠地附和着,于是加洛开始等“但是”,警长说话总是少不了这种口气的。“但是,那等于说,此妓与彼妓是一回事。”

“您说什么,长官?”

“就是说男妓与妓女是一回事,或者说,至少他们是在同一个地方干那事的。从我昨天的所见所闻来看,屠场外的那块地盘是妓女们用的。”就在加洛细细考虑的时候,布鲁内蒂又提醒了一句,“不过,这是你们的城市。你们知道的肯定比我这个初来乍到的外乡人要多。”

加洛听到这句恭维话,一边点头一边咧开嘴笑了笑。

“在厂房进的野地里干活的一般是那些姑娘。可现在,那儿的男孩越来越多——他们中有许多是斯拉夫人和北非人——所以,那些妓女也许已经给逼到新地盘里去了。”

“你有没有听到过关于这件事的传闻?”

“我本人没听说过,长官。我一般不跟娟妓打交道,除非他们牵连进什么暴力案件。”

“这样的事经常发生吗?”

加洛摇摇头:“即便事情真的发生了,那些女人也不敢告诉我们。不管这暴力行为该由谁来负责,她们都害怕到头来自己会关进监狱去。她们有很多人都不是合法居民,所以不敢到我们这儿来,害怕惹上麻烦以后会给驱逐出境。有好多男人喜欢揍她们。我猜,她们知道怎么辨别出这类人,也许会有别的女孩给她们通消息,她们就尽量避开他们。

“我猜,那些男人应该更善于保护自己。如果你看过档案,就会发现有些人的个儿有多大。有几个是挺漂亮的,简直称得上美貌绝伦,可他们终究还是男人。我想那种麻烦他们会少一些的。即便有,他们至少也知道该怎么保护自己。”

“你拿到验尸报告了吗?”布鲁内蒂问。

加洛拿起几张纸递给他:“报告送来的时候您正在医院里。”

布鲁内蒂对那些行话、术语都了如指掌,一会儿就看完了。尸体上没有针孔。因此,死者并不是个靠静脉注射毒品的人。身高,体重,一般身体状况,布鲁内蒂目击到的一切都列在了上面,但更为精确,把细节都量化了。那上面提到了接待员说起过的化妆问题,可也只是说有浓重的chún膏印和眼线痕。没有近期性交的迹象,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迫的都没有。从对手部的检查结果来看,此人像是从事案头工作的:指甲剪得平平整整,手掌上也没有长老茧。尸体上伤痕的形状证实了原先的猜测。这个人确实是先在别处被杀,然后再运到那块地方去的。可是,他躺在那里的时候天实在太热,因此难以确认从被杀到发现尸体究竟过去了多长时间。

最多只能说大约是在十二至二十个小时之间。

布鲁内蒂抬头看了看加洛,问道:“这个你有没有看过?”

“看过了,长官。”

“你怎么想?”

“我觉得,咱们还是得确定这究竟是缘于愤怒,还是出于狡诈。”

“可咱们首先得找出死者是谁。”布鲁内蒂说,“现在派了几个人去做这件事?”

“派了斯卡尔帕。”

“就是昨天在日头底下的那位?”

加洛那一声平静的“没错,长官”,等于告诉布鲁内蒂,他已经听说了那段插曲。而从他说这话的口气里,能听得出他并不赞成那种做法。“就派了他这么一个警官。死一个娼妓,特别是死在我们缺少人手的夏季,是不大会被优先考虑的。”

“再没有别人了吗?”

“我之所以会被临时指派处理这件案子,是因为电话来的时候我正好在这儿,便派了辆警车到现场去。梅斯特雷警察局的副局长已经提出让布福巡佐接手,因为接第一个电话的人就是他。”

“我明白了。”布鲁内蒂说,想了想,“还有人能替换吗?

“您是问还有人能替换布福巡佐吗?”

“没错。”

“您可以提出申请,就说您最初是跟我接触的,况且,关于这个案子我们已经讨论过好久了……”说到这里,加洛停了一下,好像要把“讨论”的时间再拉长一点,然后接着说,“如果继续派我查这桩案子的话,也许能节省点时间。”

“哪一位是管这事的副局长?”

“纳希。”

“她会不会…··哦是指,她会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吗?”

“如果这是一位警长提出来的,我肯定她会同意的,长官。更何况您是从外头赶来帮我们一把的。”

“好吧,去让人写份申请,我在午餐前把名字签上。”加洛点了点头,往摊在面前的一张纸上记了一笔,然后抬起头看看布鲁内蒂,又点了点头。“再去找你们的人来查查他穿的衣服和鞋。咖洛点点头,又记了一笔。

布鲁内蒂掀开了昨晚看过的那个蓝文件夹,指着钉在内封上的一串名字和地址说:“我想,现在我们最该做的事就是着手向这些男人打听被害者的情况,问他们知不知道他是谁,能不能认出他来,或者知不知道谁有可能会认识他。验尸官说他肯定是四十出头。那档案里的男人没有一个是这么老的,王十几岁的就已经寥寥无几了。因此,假如他是个本地人,肯定会因为年龄问题而特别显眼,人们一定会对他有所耳闻。”

“那您打算怎么来办这件事呢,长官?”

“我想,我们应该先把这张名单分成三部分,然后由你和我再加上斯卡尔帕分头把模拟像拿去给他们过目,问问他们知道些什么。”

“他们可不是那种愿意跟警察交谈的人,长官。”

“所以我提议我们随身带上另~张照片,就拿一张我们在野地里发现他的时候拍下的肖像。我想,假如我们能让这些男人相信,相同的事也可能会落到他们的头上。然后再让他们跟我们谈,或许就不会那么勉强了。”

“我去叫斯卡尔帕上来。加洛说,伸手去抓电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鞋疑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