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杀手》

第10章

作者:长篇小说

“真他妈狗娘养的!”阿曼达在和唐奈利回去的路上大发雷霆。

“谁?斯通?泰勒?”

“不。妈的,是吉拇·哈里森。他从没跟我提起斯通与泰勒的关系”。

“亲爱的,他没有义务把一切都告诉你。”唐奈利提醒她。“他能跟你说话,你就够幸运的了。你看,他没有叫你去采访亚特兰大警察局的发言人。作为警察,他不能把所有的情况都告诉记者。”

“我不仅仅是个记者。”

他无奈地说:“所有的记者在办案的警察眼里没有高低之分。”

阿曼达被唐奈利的话刺了一下。她特别讨厌别人把她和那些专门炒冷饭的记者归入一类来相提并论。但她还是不太情愿地接受了唐奈利的话。“只是,他隐瞒两个案子之间的联系,这太不正当了。”

唐奈利笑了起来。“不,阿曼达,对你说,这是不正当。但对一位精明的侦探来讲,这是他的职责。过早地透露这一情况会影响以后的调查。哈里森可能不想让人谈论安德鲁·斯通与两个案子有关,除非他有了足够的证据。他不想惊扰斯通。”

“不过,斯通去俄亥俄州了,你记得吗?”

“我们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只是谣言说他失踪了,说他去了俄亥俄州。你记得卡尔·泰勒说过,他堂姐坚信斯通已经离开了亚特兰大,可他根本不相信。”

阿曼达摆摆手,根本不想接受唐奈利的话。“反正,星期六我要参加莱内特的葬礼。我会亲自和斯通谈谈的。”

“想谈些什么?是不是问他耍弄了泰勒?”

“你问得太没水平”。

“可是,你想想,他会跟你说实话吗?今天你见到他了,他会明白你暗示他与两起谋杀案有牵连的。”

她想想老是回避事实的斯通,对唐奈利说:“可能不会。”

“那就安心地看看我查的一些情况。我有个朋友在航空公司,他会帮我查出斯通坐了哪天的航班,你或许能掌握他进出乔治亚州的证据。”

阿曼达本想再跟唐奈刊争一番,嘴上却说:“谢谢你。”

“谢我干嘛?”

“你甘愿做我的泄气包,还提醒我对斯通等人的态度不要过硬,不然,我什么证据都不会得到的。”

唐奈利微笑地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希望你自始自终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看待整个案子,千万不要陷进去。要不然,你搅了哈里森他们的调查,对你也没好处。”

“还有别的原因吗?”

他用一种充满原始冲动的眼神看着她。几个月来,当他们重新整理情感往事时,他一直在克制那种慾望。

“你现在不会想听的。”他平静地说。

阿曼达轻叹一口气,把手搭在他腿上,顿时令他一阵晕眩。“是的。”她抱歉地说。

但是她知道她对他的排斥不会持续很久了。他们初次相识时,是一种奇特的理智上的互补将他们吸引在一起。虽然后来有过波动,有过坎坷,他们之间的吸引力依然未消。当她重新接纳他时,那种吸引力将会与日俱增。他耐心,她却冲动;他理智,她却盲目。他的力量也是她无以伦比的。现在,她越来越痛苦地思念他们之间的亲密,但谁都知道他们需要一种承诺,直至做到这一点,她才会回到他身边。

回到家时,珍妮·李正对杰弗里·邓恩寻开心。布赖斯·卡明斯已走了。

“他去哪儿了?”唐奈利问。

“他说有事。杰弗里一来,他就走了,”珍妮·李说,”他看上去是个挺不错的人。乔,你说对吗?”

“我是在亚特兰大警察局工作时认识他的。他不太服从命令,老是和上司闹脾气。于是他们劝他改行,这样他会快乐一些。”

“他既然和上司不和,怎么又取得了私人侦探的执照?”

“他其实没什么过错。除了不太听话,他是个相当好的侦探。大家都说他干得不错。他说最近在忙什么了吗?”

“没有。”莱利说道。

唐奈利耸耸肩。”不奇怪。他总是守口如瓶。事实上,这是私人侦探的好素质。”

阿曼达不满地看了唐奈利一眼。”守口如瓶未必是好事。我现在有急事要找人说说。”她边说边满怀希望地看看杰弗里。

“别看我,”杰弗里·邓恩说,”梨片的味道不错,不过还是不值得我向你透露任何秘密。”

“那么说,你真了解了些情况。”阿曼达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下。她伸手拿过一个水果盘,在他鼻子旁晃了晃。”还要吗?”

“我吃过两块了。”

“那么,来点饮料?精制的白兰地?”

他高兴地咂咂嘴。“可以。”

阿曼达眯了眯眼。”今晚你在公园里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没有”。”他笑嘻嘻地说。

“我不是只问你”。

“还有谁?”

“在华盛顿总部的上司。”阿曼达不耐烦地说,”我不想知道谁牵头办案,我只是想了解他们的进展。”

“他们从没跟我说过任何事情。”

“你还在兜圈子,妈的。”

他点点头。“是的”。

看着他那嘿嘿笑的样子,阿曼达真是无法让自己下台。她大声对杰弗里说:“你真没劲!”

他还在那儿笑。“多谢。”

她站起来想去厨房里拿些东西诱惑他。走到门口时,她突然停下来说道:“我可以告诉你在哪里能见到安德鲁·斯通。”

杰弗里迫不及待地冲了过去。“喂,你居然知道这种事情?”他问道。

“可以告诉你确切的时间和地点。”她故意装得很玄。

“在哪里?”

“记不清了。”

“阿曼达。”他不满地说道。

他挥舞着拳头,仿佛一个杀手一样。阿曼达看出了他的心情。好了,杰弗里。”她甜甜地说。

“告诉我什么时候见到安德鲁·斯通了。否则我会把你拽到调查局总部,让我的那些恶劣的同情者审问你。关你一个星期。”

他的脸上没有一点玩笑之意。阿曼达想到自己还得去参加莱内特的葬礼,她说道:“做个交易,怎么样?”

“先看看你的情况有多大价值,然后再说。”

“你如果变卦呢?”

他笑笑。“我想你应该相信我。”

唐奈利和珍妮·李以及莱利看着他俩讨价还价的样子,都暗自好笑。

“相信你?”阿曼达重复地说。她似乎从没有信过杰弗里。“我为什么要信你?”

“因为你别无选择。”唐奈利暗示地说。

她看看表,然后决定把底交出来。“安德鲁·斯通将参加莱内特的葬礼。”

邓恩笑笑。“就这?你就知道这些?”

他的嘲笑令她大为生气。他要出席葬礼!”

“他现在在哪儿?”

阿曼达当然也想知道斯通现在在哪里。但她一无所知。

“对不起。”她自嘲着说。那口气好象显得她不愿说实话。“但是,你还得告诉我一些情况,以表示你是守信用的。”

“我想明天早上你可以去趟警察局。”

她很纳闷。“为什么?”

“你的朋友吉姆·哈里森已经逮捕了那个可能杀死埃文斯的男子。把他关上一夜之后一我想明天早上会审出一些有趣的事情来的。”

“那个锄草工?”

“对,他叫马丁·路德·华盛顿。”

“你干嘛不去?”

“没有邀请我。”

阿曼达等不及了。她抓起外套和钱包就要出门。

唐奈利无奈地看着她。“我想咱们只能玩扑克牌了。”

阿曼达笑笑。杰弗里·邓恩却余怒未消。

阿曼达只觉今天的感觉是数月来最好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亲密杀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