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杀手》

第02章

作者:长篇小说

6个女子死了,她们的年龄都是阿曼达可以辨认出来的。警方也能够辨别出这6个生活中毫无联系的女子。阿曼达觉得尚未查出的谋杀者是相互牵连的。

她的调查性新闻报道主要是针对政界腐败,而不是连环杀手。不过,她对本国那些最优秀的犯罪报道记者也很熟悉。她曾经花了大量时间跟那些记者们谈论连环杀手的心理特征,以及最终促使他们犯下罪行的零碎迹象。她仔细阅读过特德·邦迪等人的作品,但她本人从未想过去报道这种谋杀事件。她连续几周把自己泡在各种可怕的细节中,努力跟上那些不仅仅是贪婪的精神错乱者乱七八糟的思想,这些东西好比使她情感枯竭的任务打击了她。

现在,她却发现自己不仅被一个复杂的、有潜在的探索价值的故事所迷惑,而且,她开始愤怒了。因为一个在公园里停在她面前要帮助她的女人居然在片刻之后成了杀手的牺牲品。如果不是因为莱内特·罗杰斯,就不会有这个故事了。不管她想还是不想,她已经陷入了那些女子的失踪案之中。

当《亚特兰大内幕》的编辑奥斯卡慢悠悠地走到她的桌旁时,阿曼达还处于震惊状态。奥斯卡的脸上挂着不能令阿曼达信任的表情。

“哦,不。”阿曼达说着,举起双手做出自我保护的姿势。

奥斯卡似乎受了伤害。“你根本不知道我想的是什么。”

“我知道你的脑子里有个安排,这将使我感到讨厌的。”

“我想你也太实际了,这样喜欢做心理分析。”

“我是这样的。”

“那么,你怎么可能知道我的脑子里对你想些什么呢?”

“因为,现在除了我在思考的新闻之外,任何东西都会令我讨厌的。”

奥斯卡理了理头发,坐下,向阿曼达倾斜过去。她懂得这种姿势的意思。他是想拿出他的最狡猾的劝说技术。阿曼达变得更刚强了些。

“不过,这很不错,”他说道,“我在想也许我们应该看看那座奥林匹克建筑会发生什么故事。现在可以去打听它是否已经上计划了。谁已经获得了那一张合同,你也许可以挖掘一些丑闻:不恰当的大楼检查,低劣的工艺。”

他等着阿曼达表示出迷惑之情,但她却没有反应。于是.奥斯卡向她提出了另外几个供她考虑的安排,也许她会在另一个早晨对它们着迷的。

她摇了摇头。“让杰克·戴维斯去做这项工作。”她说道。戴维斯是他们的非常能干的商业报道记者。

奥斯卡怀疑地看了看她。“你说你不想四处探听市政官员们有些什么诡计?”

“我想找到凶手。”

“这不是个好主意。”奥斯卡在说出这话前使劲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警方也不见得幸运。”

这种谈话对他们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奥斯卡往往认为警方在寻找凶手时具有更大的优势,因为他们有枪还带着微章。阿曼达曾不止一次地说过,枪和徽章并不长脑筋。

并非没有值得阿曼达欣赏的警察。亚特兰大的凶杀侦探吉姆·哈里森就是一个。尽管她觉得他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事实上,她今天早上很想过去和他聊聊。好久前就已把枪和警服徽章交还给布鲁克林警察局的乔·唐奈林是其二。她不太清楚她是否值得跟唐奈利谈这个案子,也许得到的只是去听取更加严厉的警告之词。昨天晚上他一直很沉默,但是她猜想他不会老这样的。

她拿起早报递给奥斯卡。奥斯卡却把报纸扔到她的桌上。

“我看到这个消息了。写得很不错。是什么原因使你觉得自己能够做到《宪章报》做不了的事情?”

阿曼达慢慢地抬起她的眉毛。

“好吧,你更加出色。我没有怀疑他们的能力,可是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是这个谋杀案?”

她回忆起了莱内特·罗杰斯的友好和关心。“因为昨天晚上我在公园里。就在谋杀事件发生前的两个小时,我还在跟她说话。她停下来想在我跑得气喘吁吁时带着我一起跑,我本该让她这么做的,可是。要是我……”

奥斯卡没有露出任何的惊讶,没等阿曼达把话说完就随便地打断了那番充满负罪感的独白。“如果她早已成了杀手的目标,那么即使你让她带着你跑了,她也迟早会死在人家手里的。假如杀手盯梢的不是她,他肯定会杀了另一个女子的。你又怎能挡住这种事情呢?阿曼达。”

奥斯卡的话很合情理,不过这丝毫不能减轻阿曼达心里的内疚。“也许不会是这样的。如果我能找到那个疯子,我也许能够避免新的暗杀的发生。我已经看了其他的几个案例。第一件发生18个月前,正好是秋天。第二起是6个月之后,在复活节前夕。接着的一起发生在10月分,然后是1月、3月,现在才4月份。这些事情靠得越来越近了,奥斯卡,我读过一些关干连环杀手的介绍。在我看来.现在的这个凶犯已变得彻底绝望、丧心病狂了。”

阿曼达在沉重的无可奈何的叹息中振作了起来。

“我出去和你谈这件事,怎么样?”他问道.“我跟乔说过这纯粹是浪费时间。”

“我不知道这个名字什么时候会跳入我们的谈话中。昨天晚上他几点给你打电话的?我想差不多是11点半吧。你会跟他讨论我的打算吗?”阿曼达嘟囔着,收回了自从昨天晚上交谈过后对唐奈利所抱的所有想法。“关于奥林匹克建筑的新闻是他的主意吧?”

他皱着眉头看着她。“不.我不会和他讨论你的计划的。但你或许该再考虑一下。”

“为什么?你有充分的理由来说明这不是条很好的新闻,或者说清楚为什么为我担忧?”

“难道为你担心是犯罪?”奥斯卡愤怒地质问道。

她朝着奥斯卡露齿一笑.感觉胜利在望。“不是的,但你是糟糕的新闻工作者。”

奥斯卡摇摇头。“我实在不知道自己为何试图装作我是这里的老板。好好想想吧,这种事情是否真的会让你高兴。”

“我会感到高兴的。”

一个小时之后,阿曼达在一家咖啡屋里坐着,等待吉姆·哈平森的到来。他咒骂了一阵.也争辩了许久,但这位侦探最终还是答应告诉阿曼达他所知道的6起凶杀事件。

阿曼达原本可能从以前的新闻报道或公开记录中得到大部分情况,但是她还是想听听哈里森讲些什么。或许因为过去他们曾经多多少少地在一起工作过,他会给她泄漏一些媒介中的别的朋友所不知道的事情。阿曼达十分真心地保护着哈里森的那份信任。她清楚吉姆·哈里森不会轻易地信任别人,因此尽管有时候他曾经被她的富有攻击力的报道风格激怒过而大发雷霆,她也从来没有背叛过他。

哈里森溜了进来,坐在阿曼达的对面。他脸上一的皱纹很多,看样子很疲倦。“你就不能象别人一样参加新闻发布会?”他发起牢騒来了。

“如果我有最好的消息来源的话,我为什么要象他们那样?我去要些咖啡,你看上去可以喝一点。”

“你不会浪费这一杯咖啡的,阿曼达。”

“再来份法国吐司?还是熏肉,或者鸡蛋和燕麦粉?”

“你越来越亲切了。我有可能会说出杀手的名字。”

“《宪章报》把谋杀案登在了头版的本地新闻中。莱内特·罗杰斯。你现在对她有些了解吗?”

哈里森端起咖啡,细细地品了一口。只听他说道:“我所关道的跟报纸上写的差不多。有一点背景,她是四姐妹之一。”

“是最大的,还是最小的?”

“她在家排行第二。她出生在离佐治亚州不远的一个小镇上。她父亲是种花生的,干得很不错。四个女儿都上了大学。莱内特曾参加过佐治亚小姐的竞选,得了亚军。她把奖金全拿出去投资了。等她大学毕业的时候,她早已是个颇有名气的投资家。她出校门前就在亚特兰大当上了正规的经纪人。她跟大学的恋人结了婚。那个小伙子叫安德鲁·斯通,是搞公共关系的,做得不是很成功。去年他俩离了婚。

“她又用了娘家的姓?”

“从我所作的调查来看,她没有跟过丈夫的姓。她有种真正独立的个性,她希望拥有自己的身份。”

“你跟她的前夫谈过吗?”

“看样子找不着他。她的家人说,在他们正式离婚6个月后,大概是8个月吧,她的前夫就离开了这里,是在两个月之前。他们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好象没有太在意他。他以前工作过的公司里的人对他也是这样。”

“他们离得很不愉快?”

“是的,如果从我们在档案里看到的诉苦来分析。”

阿曼达的脑袋猛地动了一下。“诉苦?”

“这个家伙的脾气很坏。他过去一直騒扰她。最近的一次发生在她的办公室里。斯通威胁她,弄得她老板不得不打电话叫警察。”

阿曼达合上她的笔记本,专注地看着哈里森。“斯通是你的主要怀疑对象吗?”

“他当然在我列的名单上。我必须说明这单子上的名字不多,至今我只列了几个。不过,我还没有听到有人说莱内特的坏话。人人都很爱慕她。”

“除了她的前夫。”

“对,除了她的前夫。”哈里森赞同道。

“也许杀了另外5个女子的是同一个家伙。”阿曼达故意慢慢地说道,紧紧盯着侦探胜上的表情。

不走运的是,经验丰富的哈里森对此没有表示反应,他很善于避开这方面的猜测,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怎么啦?”阿曼达想深入他的谈话。

“阿曼达,我晓得你从来就不具备耐心。她的尸体发现了才不到12个小时。既然没人站在她身边看到那杆冒烟的枪,我现在不想考虑任何事情,我甚至还没有弄清她死时的确切时间。”

“我也许能帮你一些忙。”阿曼达说道。

他小心地放好咖啡碟子,然后抬眼看着阿曼达。“什么意思?”

“昨天傍晚6点半左右,我看到了她。那时我正在跑步,后来*挛了。她在我面前停住,问我好不好。我们聊了几分钟,然后她接着跑了下去。”

听到这些,哈里森立刻机警反应了一下,他从兜里掏出一张地图,摊开放在桌上。“是在哪个地方?”

阿曼达研究了入口和道路后,先初步找了找方位,接着找出了她和莱内特·罗杰斯相遇时她站着的地方。“这儿。”她拿钢笔在图上画了下,“她的尸体是在哪里找到的?”

哈里森把手指按在地图的一条曲线上,那个地方离她们的相遇处不到20o米远。阿曼达打了个哆嗦,她更加后悔自己没有让莱内特陪着她跑下去。

“可以猜出她死的时间了,是吧?”他问道,“也许是6点48分,也有可能是6点5o分。不可能再比这更精确了。”他从口袋里陶出一个笔记本接着说:“阿曼达,昨天晚上你在公园里还看到谁了?”

她绞尽脑汁想了想,最终耸了耸肩。“昨天晚上很宜人。公园里人很多,在我跑步的时候,我跟10多个人打了招呼。我不认识其中的任何一个人。”

“有没有单独的男子?看上去可疑的、呆得不是地方或不安定的?”

“我在公园里跑步那会儿,心里想的只有如何保持呼吸。我没有注意那些隐蔽处。”

哈里森对此显然很失望。他快速合上笔记本,把它放回到口袋里。“也许这就是你应该考虑的事情。”他建议道,“如果这是随意的谋杀,你或许也已经象莱内特那样死在灌木丛中了。”

自从她下定决心写写连环杀手的报道之后,阿曼达头一次做了个深呼吸,然后如此希望安德鲁·斯通昨天晚上就在公园里。假如是他杀了她的前妻,那阿曼达就不必为自己感到内疚了,也就不必再受哈里森刚才的那番很不明智的冷嘲热讽了。

“为了讨论起见,让我们认为杀害另外5个女子的是同一个人……”

“我可没有说其他几个女子的死是关联的。”他反驳道,虽然没有什么说服力。

“我是说说而已,猜测。”

“你的依据呢?”

“直觉,逻辑。好了,侦探先生,你知道那5个被害的女子几乎在一个年龄段上,这绝对不只是巧合。现在有6个女人死了,而且有许多相似之处,例如出事的现场,杀手的动机,以及引起恐慌的其他因素。”

他摇了摇头。“你说直觉,我能赞同。如果要说逻辑的话,那就是另一码事了。每个被害的女子的出事地点都不相同,而巨杀手对每个女子的习惯都非常了解。她们出事的时间也不一样。我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亲密杀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