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杀手》

第20章

作者:长篇小说

平台上似乎有轻轻的脚步声,布赖斯正在向后门走来。阿曼达觉得逃跑该是最好的办法,但是没有时间了。她知道在布赖斯进屋之前,她已无法出门,更不用说钻进她的汽车打报警电话了。

她可以大声向邻居叫喊、制造一场騒乱,或者朝窗户砸个硬物,这是自卫课上经常讲的方法。但是,她想在别人有所反应时,她也许早已死了。而且,她对自己说,如果她运用智慧的话,也许能制服布赖斯……然后写成报道。

她慌乱地朝厨房看看,直至找到了她的钱包。她盯着吱吱咯咯直响的后门门把,又立即冲进凌乱的厨房,在柜子里找到了她的手枪,放进钱包。

她又按下了钱包裹的微型录音机的录音键,然后在一张椅子中坐下。当今晚这场恶梦结束时,她将有足够的证据。门终于被拧开了。

她抬起头,似乎井不害怕,倒是有点吃惊。当她意识到可以很方便地拿到枪时,放心多了。

“布赖斯?出什么事了?”她很得意自己的噪声并不颤抖。她的漠然也许能让他平静一点。

她也许完全估计错了。

他的表情也同样的冷淡。“我刚才听到这里挺闹的,我想最好来看一看。一切都好吗?”

她笑了笑。“我挺好的,只是几分钟前电话断了。”

他继续做出保护人的样子,走过去拿起电话听了听。“对,有人切断了某处的电缆。我察看一下,然后给电话公司去个电话。”

“你认为有人切断了我家的电话线?”她注视着他的表情。毫无反应。他是绝对的冷静、因此也显得更加可怕。“不过,很高兴体能来看我。我正好想跟你谈谈。”

他眯起眼睛。“是吗?”

“请坐。你想喝咖啡‘还是啤酒?”

“不必了。”

他没有坐下来,身子斜靠着碗柜。那姿势做得很随便,但掩盖不了突然的紧张。阿曼达的目光移到他手上,想起那双手掐死了6个女子,她禁不住不寒而栗。

“你当私人侦探有几年了?”

“四五年了吧。”

“调查过什么案子?”

“很普通。为客户跟踪别人。有时候是离婚案,有时候给津师帮忙。”

“有没有女人雇你?”

“当然,和男的一样多。问得很无聊。”他看上去比刚进屋时不安。他弹着指关节,这似乎是习惯性的紧张动作。

“我不太明白。好象越来越多的女人雇佣侦探调查她们的丈夫或者男友是否忠诚。你也知道,现在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怎么回事。”

“我想问问你有没有遇到过现代的浪漫故事。”

他似乎没有理解她的意思,因此没有表现出吃惊的神情。事实上,她茫然地看着别处。阿曼达警告自己千万不能让他太镇定。她东张西望地看着,弄得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他也许不知道她正在拼合所有的证据。

“结婚了吗?布赖斯?”

他警觉地看了看她。“我?干嘛?”

“听说私人侦探在婚姻问题上很冷漠。”

“不,我两年前离了婚。结婚对警察来说是不怎么好。”

阿曼达算了下时间。他离婚时已不在警察局干了,而且是在第一起谋杀案发生之前。难道他很讨厌前妻,于是开始追逐别的女人?

“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因为工作占了很多时间?”

“时间,危险。她对我不放心,就找了个家伙跟踪我。”他的脸突然涨得通红,“小贱妇。”

这就是造成他杀人的动机?阿曼达心想。他指责前妻怀疑他欺骗了她,也许他无法向她泄怒,于是就瞄准了其它雇佣侦探的女人。不过,现在要他承认自己的罪行还为时过早,她决定使他再次处于不安状态。

“彼得怎么样了?”

他毫无表情地看着她。“谁?”

“咱们在公园碰到的那个出走小孩。”

“噢,彼得。”他耸耸肩。“没消息。”

“奇怪,我在看杰克逊的档案照片时,发现他没有儿子。”

那一刻,布赖斯差点摔倒在地。“杰克逊?”他急急忙忙地说,“谁说他姓杰克逊了?是华莱士,彼得·华莱士。”

“那是我弄错了。”阿曼达真想给自己倒一杯咖啡,但她不能离开座椅,这样,她才能靠近她的枪。

“那你有没有跟踪过一个叫威廉·亨尼西的男子?”她不想立即提及被害的女子。

他立刻谨慎地看了她一眼。“亨尼西?啊,我不认识他。即使认识.你也知道我不会告诉你的。”

“那么卡尔·泰勒呢?他的堂姐认为他又吸毒了。我想她会找你证实一下的。”

他开始在房里踱步。“告诉你,我不会谈这些事情的。你一直在唐奈利身边,你该知道。”

她笑了笑。“别这样。”她迟疑了一下,心想要不要说出那些女人的名字。还是等一会儿吧。“你怎么知道马丁·路德·华盛顿回到城里了?”

他停下脚步,不解地看着她。他伪装得很不错。

“谁?”他问道。

“警方认为他是杀了马尼·埃文斯的凶手。吉姆·哈里森说过你提醒他们华盛顿回来了。”

“是他家里人让我找他的。”

“他们怎么碰巧找上了你?你认识马尼?”

“我们见过。有时候我跟她周围的男医生打打篮球,汉克·莫顿也参加。”

她点点头。“没错。我看见你们都参加了莱内特的葬礼。我想,你去那儿是因为乔要你保护我。”

“确实是这样,但是我本来也要去的。”

“因为汉克?”

他又开始踱步,不愿回答她的问题。

“还是因为安德鲁·斯通?你跟他熟吗?”

“不太直接。”他毫无慌意地看着她。

他走到她身后,将手搭在她的靠背上。他的手离她的脖子近在咫尺,阿曼达只觉得浑身发冷。她立刻站了起来,带着歉意看着他。

“对不起,我想我该准备晚餐了。等着乔。”

“噢?”他觉得很奇怪。

阿曼达在电话里根本没说晚餐的事。她希望他能相信他们早就做好了安排。她看看厨房里的钟,快7点了。“今天早上我离开这里的时候,就和乔约好了7点左右吃晚饭。”

阿曼达想冒个险。他要么马上离开,要么在这几分钟内杀了她。从他恶狠狠的表情来看,他已决定动手了。

他凑过去。阿曼达都能闻到他的嘴里一直在嚼的口香糖的味道了。

“你挺有女人味的,”他温和地说,“但你太爱管闲事,跟其它几个女人一样不能独自好好呆着。如果有个女人老要管一个男人的事,他该多么讨厌她?”

她抑制住心中的暴躁,紧盯着他,想伸手去摸那支手枪。“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他的笑不再宜人。“我想你应该知道。”

他抓住她;一脚踢翻椅子。他的动作如此之快,阿曼达根本无法反抗。他的手指向她的肩膀伸去。令她恐惧的是,她被紧紧拽过去,布赖斯正张着嘴想吻她的脸。

就在那时,后门被人一脚踢开,进来一个愤怒的男孩。他尖叫着:“不许动!”

阿曼达和布赖斯都转过身。满睑怒气的彼得正站在他们面前,手里拿了一把长长的烤肉叉子。就在他们深感吃惊时,彼得举着叉子向布赖斯冲去,朝他的腹部猛刺过去。

布赖斯将叉子一脚踢飞,然后挥起有力的大拳朝彼得的脸碰上去。顿时,小男孩的鼻子和嘴里血流如涌,但他仍然价命还击。

就在布赖斯将手紧紧卡住彼得的脖子时,阿曼达趁机抓起钱包,取出手枪对准了布赖斯。

“住手!”她极为镇定地命令道,双手紧握着扳机。她一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真的开枪,现在她很明白。“我让你放了他,听到了吗?”

布赖斯根本不听她的命令。她看着彼得惊恐的眼睛,将枪瞄准了布赖斯的手肘,扳动了扳机。只听呼的一声,子弹击碎了布赖斯的手肘骨。在一声尖叫中,布赖斯松开了抓着彼得的手。小家伙立刻逃到阿曼达身边。

“没事吧?”阿曼达一边问彼得,一边盯着私人侦探。

彼得应了一声,好象是说“没事”。

“去我车里拨911电话。”

彼得摇摇头、“我不离开你。”他大声说道,一副好战的模样。

又是个犟小子。阿曼达无奈地笑了笑。她朝着门点点头。“我想咱们都得出去。布赖斯,先走。”

他并不想合作,但阿曼达手里的枪有足够的威力。15分钟后,邻居叫来了警察。半个小时之后,唐奈利出现了。他拉着阿曼达的胳膊,把她拥在怀里。她听得出他的心在无规则地乱跳,后来又慢慢恢复了正常的节律。

他抬起斗看着他。“浮想我终于能让你开足马力开车了。”

他苦笑了一声。“并非如此。是哈里森帮了个忙,他给公路上的警察打了个电话,叫了辆警车给我开路,我才得以迅速赶来。究竟出什么事了?”

“在我朝布赖斯开枪之前,还是在这之后?”

“她打中了他的手肘。”彼得自豪地说。

唐奈利惊喜地看着彼得。“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问得好!”阿曼达说,“他在最危急的时候赶来了。”

彼得立刻显得很难受。“一开始都是我的错。那个家伙给我钱,让我演了公园里的那出戏。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于是就仔细观察你们周围的一切。”

“你居然在监视我?”阿曼达不能相信她的耳朵。

“是的,有些人不得不做某件事。”他开始急了。“乔还雇错了人。”

唐奈利咯吱一声笑了出来。“我得谢谢你。”

“那当然。”彼得显出一副雄赳赳的样子。他顽皮地对唐奈利说:“我得有个地方呆着。我并不喜欢去那个公园闲逛,不是在这位小姐遇到麻烦之后。”

“那么说,你真是个不归家的孩子?”阿曼达说。

彼得迟疑了一下。“是这样,”他看看她,又看看唐奈利,“那么,你们是怎么想的?我什么都能干,如果有张床睡觉的话,那是最好的。我可以帮你们种地,干活。”

唐奈利看上去很不自在。“我才说服她和我结婚。”

彼得耸耸肩。“我想咱们俩她都用得上。”他期待地看着阿曼达。“你说呢?”

阿曼达只觉脑子有些发晕,不过她同样感到她很喜欢这种感觉。“我们可以谈谈。”

彼得的脸上立刻绽开了欣喜之情。“太好了!”

唐奈利脸上也拂过一阵笑意。“我同意。”他说道。

(全文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亲密杀手》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长篇小说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长篇小说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