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杀手》

第04章

作者:长篇小说

阿曼达结束了成果颇微的亨尼西之访,2个小时后便又和珍妮·李去公园跑步。阿曼达一边跑一边想着那个看上去就象在游行的队伍,不禁觉得挺厌恶的。唐奈利和莱利·卡特跑在珍妮·李前面约30o多米。莱利是《亚特兰大内幕》最欣赏的自由摄影记者。阿曼达心想奥斯卡肯定是害怕心脏病突发才不愿来殿后。

“你太鬼鬼祟祟了,珍妮·李。”阿曼达嘟囔道。

“多谢”。

“我不是在夸你。”

一种熟悉的笑意在珍妮·李24岁的脸上略过。“你是在跑步吗?前面快到莱内特被杀的地方了。”

“哦,没错,”她不满地回答道,“可是我们的保镖呢?”

“喂,这儿就是谋杀现场,”珍妮·李天真地叫着,“我跟利说跑完步就去吃比萨饼。你知道他有多么喜欢比萨。”

“我只晓得这几天你把他甩一边,他心情如何。”

珍妮·李严肃地笑了笑。“我知道。哦,他刚刚跟唐奈谈过。”

“他发火了。”阿曼达猜测道。她记得自从唐奈利在半小时前穿着汗衫和拖鞋,跺着脚走进屋后,一直是满脸阴沉。

“他说这是我们想到的最愚蠢的主意,但既然他知道没有办法阻止我们,他会随我们的便的。”

“唐奈利是个聪明人。”

“也逗人喜爱,”珍妮·李直率地评论道,“看看他头上那些象小面包一样的卷发。”

“珍妮·李!”

“不过他不如莱利那么伶俐。”她说话时很向着莱利。

“我听见了。”那位摄影师大声叫道。

阿曼达相信唐奈利也听到这些话了。她不知道他是否被珍妮·李对他这个傻瓜的评价弄的得意忘形,或许被她俩对他是否性感的评论激怒了。关键是她的话。

就在那时.他转过头来,朝她们微笑着。“谈得很有兴致么?”

珍妮·李刚才是想惩罚你们这两个家伙,阿曼达边说边往后退,然后一屁股坐在身旁的台阶上,“你们这样评论女人不知道有多少年了。”

“就我一个人?我还不知道两年前你就了解我的习惯。自从我们认识以后,我可从没有公开地评论过任何一个女人的卷发。”

阿曼达盯着唐奈利。“但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很婬荡?”

“差不多。”

“如果几个月来,你一个人睡在那张孤独冰凉的床上,就会变得这样。”

阿曼达对这话没有太在意.因为她仍不打算跟他有所肉体接触。他们正在修补感情上的裂痕,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他们正好走在莱内特·罗杰斯昨晚被害的小路旁。她的表情中露出一种对唐奈利的不满。

“就在这里?”他问道。

阿曼达点点头,指着前面一块长满草的地方。“那时候,我站在那里竭力想缓过气来,她呢,则在我面前停住问我是否需要帮助。”

唐奈利打住了他的玩笑,立即放慢脚步。“她走过来时你在那里站了多久?”

“一到两分钟。那一阵我的肋骨还疼着,呼吸也仍未调整过来。”

“我想我们可以不考虑随意袭击的可能性。”

“为什么?”

“你是更容易遭袭的目标,那时你无力还抗。”

“没错”她点点头。说着,她只觉身上掠过一阵寒意。

“我们可以认为凶手对准了莱内特。她那时已跑了好一阵,还是刚刚开始?”。

“她似乎是刚开始跑,不过,她是个马拉松运动员。也许她跑了一个小时,头发照样不乱。怎么啦?”

“我在想,那个凶手可能在公园外面盯上了她,然后跟在她身后;也许他早就摸清了她的行踪,趁她跑累的时候对她下手。”

阿曼达还没想过这些。前一种猜测假设这是个偶然的谋杀事件,这种事也可能发生在别的地方。后者认为这是一个预谋。阿曼达想着在她打算结束跑步时,莱内特有没有跟她说一些能提供线索的话。“我想不出什么来。”她无可奈何地道,又想起莱内特的头发是湿的,虽然那个马尾巴仍然很神。她把这告诉了唐奈利。

“很好。再告诉我她的尸体是在哪儿发现的?”

“如果我看懂了吉姆·哈里森的地图的话,她的尸体是在那个拐弯处,在灌木丛后面发现的。”

“这个地方人多吗?”

阿曼达摇摇头。“那时候人不多,天快黑了。”

“那么,她差不多快跑完了。如果这个马拉松运动员真的家报道上所说的那么聪明的话,她不会选择天黑以后在这块地方跑步的。公园里别的地方有的是网球场和垒球场,而不是在这儿。”

阿曼达点点头。“我同意你的观点,这么说,凶手非常了解她。”

“是的,但也不一定。也许他一直尾随着她,在很远处观察她的活动。”

“但愿那个人不是你。”

“什么?”

“我先列了些名单,然后慢慢把它们排除掉。”

他笑了笑。“你就喜欢这样。在你的脑子里到底有多少个嫌疑者?”

“周密的调查会证实可以将哪些人排除出去。”

“不是的,你只是用直党来判断哪些人无罪。现在说说威廉·亨尼西吧。”

“你的意思是他不象个有罪的人?”他冷冰冰地说道。

他朝着天际看看,然后对阿曼达说:“想听听我的看法?先把实际的情况告诉我,然后我才能下结论。”

就在阿曼达想聊起亨尼西的时候,一个穿着双罗勒布莱兹滑冰鞋的小男孩从他们身边、阵风地冲过,差点将珍妮·李撞倒在地。在他身后,一个粗壮的家伙紧追不舍。那家伙看上去有三十八九岁,满脸涨得通红,显然是追不上前面的小孩子。小男孩的滑冰鞋突然被绊了一下,身子不禁跌跌撞撞。

那男的立刻趁机抓住了小家伙的手臂,又用腿绊住了他的双脚。男孩满眼惊恐,急着想把自己的脚从那个彪形大汉的腿中挣脱出来,大汉纹丝不动。

“我不想回去,就是不想,”小男孩一边叫着,一边想把瘦弱的胳膊从男子的手中脱出来,“我不回去。”

唐奈利向那两人走去,非常礼貌地对男子点点头。令阿曼达吃惊的是,唐奈利叫着他的名字。

“你好,布赖斯。出什么事了?”

那个男子正在大口地喘气,过了会儿才费力地说道:“这孩子从家里出走了。”

“他家雇你照管他?”

“我家里人从来不会骂我的。”小男孩垂头丧气地说道。

阿曼达不知他们所云。男孩穿的滑冰鞋是非常高级的,那条仔裤看上去是新的,身上的茄克则是真皮料子做的。人们也许不会注意他是个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但他的穿着很讲究,家境一定不错。阿曼达心想这孩子那么瘦,不会是因为吃得不好,可能是正处在青春发育期之中。

就在她注视着孩子的时候,男孩脸上露出一种算计的表情,好象要跟大人们做什么交易一样。他的目光从乔的脸上转移到布赖斯身上,最后又看着乔。他似乎很信任乔·唐奈利因为他用一种祈求的目光盯着乔的脸。“你能让他松开手吗?”

唐奈利耸了耸肩。“看情况。”

“有什么条件?”

“你跟我说实话,为什么离家出走?”

“我说过了,我家里人不会骂我的。”

“你什么时候离开家的?”

“昨天晚上。”

“一夜未归?”

“怎么了?我不害怕。”

“我知道你不会害怕的,但你仍然是个小孩。”

“我已长大了。”

“才10岁吧?”

“呸,12岁了。”

唐奈利摇摇头。“确实不需要大人为你操心了。但是,如果你是个大人的话,必需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男孩气愤地叹了口气。“我跟你说过了。”

“没人关心这些。如果那是真的,他们干嘛雇人来管你?”

“因为,如果外人知道一个政治家的儿子偷偷离开了他的很体面的父母,这并不是好事、”

他的语气中带着一种对父母的嘲讽,这简直让阿曼达伤心透了。她走过去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谨慎地看着她。“彼得。你呢?”

“阿曼达,”她点点头,“哦,彼得。我们一会儿要回去吃比萨饼,你不如跟我们一起去,然后再谈谈你的事情,好吗?你可以做个决定,是不是给家里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一切都好?”

布赖斯瞅着阿曼达说道:“我有责任把他带回家去。”

“你别大惊小怪了。”唐奈利平静地说。他低下头看看彼得。“怎么样?比萨饼很不错的。”

“可以。”

彼得答应之后,他们队伍中又多了两个人。6人一齐向阿曼达家走去。

唐奈利向大家介绍了她认识的布赖斯·卡明斯,以前当过警察,现在在亚特兰大当私人侦探。

“孩子的父亲叫彼得·杰克逊,对不对?”唐奈利问道,“小孩子长得很象他父亲,连说起话来都一样,嘴特别凶。”

布赖斯说道:“是的。我和小孩的父亲在工作中见过两次在他竞选时做他的私人保镖。昨天晚上他儿子离家之后,他就给我打了电话。”

唐奈利又看看小男孩,小家伙对莱利随身带着的那个照相机非常感兴趣。“这孩子说实话了吗?”

布赖斯将两手搭在胸前。“哦,我不想作什么判断。我的任务就是找到这个孩子,我现在已经完成了。然后把孩子交给他父母,取回我的支票。就这样,不管别的。”

“他母亲怎么样?”阿曼达问道。她希望听到孩子的母亲花了大量时间来研究亚特兰大的地方政治。阿曼达只知道孩子的父亲连续两次任市政厅官员了,迄今还没有听到过他的政治生涯中有什么丑闻。“你认识她吗?”

私人侦探的嘴角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现在她是个人物了,说起话来象个旧时的南方女子,见谁都面熟、亲热地招呼。她喜欢穿质地柔软的衣服,最近还提醒我有个恶鬼在附近出现。其实,我早就听人说她跟铁钉一样厉害。”

“彼得是他们唯一的孩子?”

“不,他们有3个,彼得是最大的。彼得的父亲说他从学话起就爱惹麻烦。你也见过孩子父亲说话的样,嘴硬得很。”

“嘴硬并不就是恶意,”唐奈利说道,“这通常是为了掩盖内心的伤害。”

阿曼达意识到乔的话中隐藏着某些意思。难道他还了解其它跟彼得一样大的孩子?或者是他小的时候也有过类似的经历,而他从来没有对人说过?

“阿曼达,”彼得走到她身边,“你在比萨饼中加辣椒吗?”

“会加许多东西的。”

男孩用一种相当成熟的目光看着阿曼达。“我想和你讲些有趣的事情。”

“是吗?”她小心地掩盖着声音中的高兴之情。“是什么事?”

“你看上谁了?”

“事实上,是这样。”阿曼达没有回避。

他瞅唐奈利。“他?”

“是的。”阿曼达答道。

“风度不错。”

“为什么?”

“这位先生很冷峻。我能看出来。”

阿曼达抬眼看着唐奈利,想引起他的注意。唐奈利的脸上慢慢地拂过一丝令她发热的微笑。她扭过头来对彼得说:“确实是个冷峻的东部人。”

一个半小时之后,他们都已被比萨饼充得饱饱的。唐奈利看看波得.对他说:“你在想什么,想给家里人打个电话,还是让布赖斯开车送你回去?”

“让我来决定?”彼得小心地问道。

“你说过你已长大了,可以自己做决定。我尊重你。”

彼得似乎难以相信这话。很显然他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合。“好吧,我同意。”

唐奈利努力做出一副笑脸。“真的?”

“如果你能和我保持联系,经常在一起聚聚,我会让那个家伙送我回去。”他接着看看阿曼达,“还有你。”

阿曼达和唐奈利交换了一下眼神。“我想我们能做到这一点的,是吧?”

“没问题。”乔满口答应道。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这给彼得。

“你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男孩用不屑的眼光看看布赖斯。“走吧,老家伙。”

私人侦探摇摇头。“以后再也不管这种事情了。”

两人走了之后,剩下的四个人过了好一阵才开始说话“小家伙真让我伤心,”珍妮·李说道,“他说起话来好象这世界上就他一个人似的。”

“但他不是一个人。”莱利故意对珍妮·李说。

“我在想,他家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阿曼达看着乔,“我不是要你去打探他家的情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亲密杀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