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1888》

交错

作者:长篇小说

拉丁谚语有谓:

断讼之人必须倾听原告及

被告两造之言。

                ——德国日记

“森先生!”

俾斯麦一看到林太郎,就把酒杯放回桌上。客厅里面只有缪勒还在。

“在远来贵客面前发生这种事,我觉得很遗憾,希望不会因为这件事让你对我们德意志帝国留下恶劣的印象。”

“绝对不会,任何国家都会发生不幸的事情。”

“嗯。森先生,我认为日本将来会成亚洲大国,总有一天,日本会和德国紧密携手合作,我衷心希望到时像你这样有为的青年,能够成为两国沟通的桥梁。”

“实在不敢当,阁下。”“你的思路相当细密,刚才有关那条布片的推理,我觉得很有意思,我想听听你真正的想法。你和这里其他的人都没有特别的利害关系,当然,克拉拉另当别论,无论如何,我相信你的立场公正。”

平常遥不可及的人物竟对自己寄予如此信任,林太郎心中颇感愧疚,光是藏匿冈本这件事,就说不上是立场公正了。

“森先生,别客气,你坦白说,谁最可疑呢?”

“我不知道,在密室问题没有解决以前,怀疑任何人都毫无意义。”

“的确如此,不过关于这一点,某人……”

俾斯麦说到这里,突然住嘴,因为玄关外面突然騒动起来,不久汉斯从大厅那边奔跑过来。

“鲁道夫先生和欧根·贝克督察长刚刚抵达,另外还有几位警官随行。”

“警察长?他从柏林赶到这里,未免快了一点,立刻迎接他们!”

俾斯麦做个简单的手势,像是对林太郎说你留在这里。汉斯退回大厅,换了鲁道夫领着一位五十多岁、灰眸且鼻梁高挺的人进来。

“辛苦了,上尉。你就是贝克督察长?”

“是的,阁下。”这人立正行礼。

“我恰巧在半路上碰到督察长一行人……”鲁道夫解释道。

欧根·贝克接着说:

“我目前负责逮捕思想犯,今晚正好出动在这附近抓人。”

“是吗?由督察长亲自带队指挥,一定是个大角色。”

“我们接到情报,说有位叫克鲁泡特金的俄国无政府主义者潜入我国,要和这边的社会主义者秘密取得联系,情报来源有些疑点,我们也半信半疑,但是……”

“克鲁泡特金?好像在哪里听过……”

“他是俄罗斯最高贵族出身,却倾心危险思想,参加共产国际,在西伯利亚过了两年流放生活。前年亡命英国之后,与欧洲各地的不法之徒取得联络,筹划恐怖活动,阴谋颠覆当地政府。”

“我想起来啦,他那一派也包括巴克宁一伙是吧。”

“是的,阁下。”

“但是我听说那一派和我国马克斯思想的继承人意见不尽相同,就我的立场来看,应该热烈欢迎才是。你是说他们已经携手合作?”

“不,目前还没有确实的证据,只是有一部分人蠢蠢慾动,要组织第二次共产国际,克鲁泡特金可能就是来和本地的社会主义者协调意见的。”

“然后呢?”

“根据我们秘密侦察的结果,他们可能在柏林郊外召开秘密会议,今天正好又有一位社会主义者拒捕往市郊逃走,于是我们紧急出动,展开搜捕工作。”

“那你们抓到了克鲁泡特金和社会主义者那帮人吗?”

“很遗憾,情报可能有误,虽然彻底搜查过这一带,但是并没有发现召开秘密会议的痕迹。不过,拒捕逃亡的社会主义者确实潜伏在附近。这家伙也不是重要角色,不劳我亲自指挥,正准备收兵回署。”

“幸好上尉及时赶到求援,非常谢谢你尽快赶来。”

“我很荣幸能为阁下服务。我目前虽然专门逮捕思想犯,但以前长期参与一般犯罪案,颇有些心得。”

俾斯麦听了贝克充满自信的话,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嘲讽。

“上尉已经告诉你整件事情的经过了吗?”

“是的,阁下。现在我想去查看一下现场。”

“你有抓到凶手的自信?”

“多少有一点。”

“谁是凶手,你心里也有谱?”

“是的,阁下。”贝克一副我是专家的表情。“在揭露谜底以前,我有一事拜托阁下,为了慎重起见,请准许我派人搜索一下城堡内部。”

“可以,就说是我的命令,尽管搜查。”俾斯麦当场同意。

贝克走出客厅,向部下宣布刚才的命令,林太郎惊惧交加,万一冈本被发现该怎么办?可是,林太郎此刻也束手无策,他很想去通知克拉拉,但这么做反而启人疑窦,如今惟有祈祷克拉拉能够把事情掩饰得天衣无缝。

不久,贝克回到客厅。林太郎心系冈本,对他要揭露谁是凶手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凶手是谁?又是用什么方法行凶的?”俾斯麦迫不及待地问。

贝克狐疑地看了林太郎一眼。

“在座的都是我信任的人,你不必介意,说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督察长似乎喜欢吊人胃口,他用力清清嗓子后说:“大家都忽略了一个单纯的事实绝对没有人能在雪上行走而不留下脚印。如果在风雪吹袭中行走,脚印或许有可能消失,但是两声枪响时风雪已经完全停息。”

“督察长,请你长话短说……”

“您别急,只要认同我刚才的说法,谁是凶手就相当明白了。现在不是完全没有脚印,雪地上确实留下了一个人的脚印。”

“你说秘书克劳斯是凶手?”

“正是,阁下。”

俾斯麦的表情有些失望。“你以为我没有想到这个吗?督察长,克劳斯往返的脚印只有一组,如果他是凶手,脚印应该有两组才对,因为枪声响起后,克劳斯确实来过克拉拉的房间,然后才去通知古斯塔夫。”

林太郎暗表同意,他是考虑过克劳斯的嫌疑,想法也和俾斯麦一样。

“汉斯也作证说克劳斯曾在克拉拉房前露脸,为了谨慎起见,我问过其他的人,都确认克劳斯是在走廊那群人当中。若说他假装去通知伯爵也不可能,因为我亲眼看到他从旧馆那边走回来。”

“当然,这点我也考虑过了。”贝克沉稳不变。“请注意克劳斯从那边回来时的脚印非常零乱。我刚才去看时,虽然搀杂了几个不相干的脚印,但是有问题的脚印因为特征明显,大部分一看就知道。”

“在刚下完雪的柔软雪地上行走,脚印零乱不成形有什么奇怪呢?事实上,他确实是惊惶失措,走得跌跌撞撞的。”

“这就是克劳斯聪明的地方,他假装走得跌跌撞撞,事实上是踩在原来的脚印上,避免留下新的清楚脚印。”

“可是他到那边去的脚印清楚完整,难道也是精心弄出来的吗?我虽然不敢说绝对不可能,但要那样小心翼翼地踩着原来的脚印走,可要花费很多时间哪。”

“您说得不错,但是去的时候只要照一般方式走过去就行了。”

“什么意思?”

“在较早以前,就是风雪还没停歇之前,克劳斯就到旧馆那边了,因此地早先去时的脚印已经被风雪掩盖。”

“且慢!”俾斯麦转向林太郎。“风雪停止前,你在堡内看到克劳斯没有?”

“在枪响以前,我最后看到克劳斯是他送布莱克公爵的时候,那时风雪还没有停,大概是十点钟刚过的时候吧。”

“克劳斯趁机枪杀伯爵,但他下手后,风雪也停了,使他陷入窘迫的立场。”

“你认为犯行是偶发的?如果早有计划,他应该不会在风雪快要停的时候才下手吧。”

“不,我认为是计划行凶,因为他要利用那间密室,并且早就备有一份钥匙。我认为他枪杀伯爵是在风雪最大的时候,当时风雪狂啸又门窗紧闭,这栋建筑里听不到枪声。”

“那他为什么不立刻逃走呢?”

“他可能在找寻什么,当然是不留痕迹、小心翼翼地找。据我的猜测,克劳斯可能被外国间谍收买,因为伯爵开始怀疑他,遂起杀机,并打算顺便弄到一些秘密外交文件。”

“是吗?我老早就认识克劳斯,他不像是做这种糊涂事的人。”

“但是,阁下,人不可貌相。就算他不是间谍,也有可能背叛伯爵,或许伯爵已掌握了相关的证据。”

“就算是这样吧。那么他在拼命找寻东西时风雪竟然停止了?”

“不错。今晚的风雪来得急也去得快,这一点他失算了,他本来可以提早行动,但是必须接待客人,找不到机会提前行动。”

“唔,这一段还算合理。”

“行凶后,克劳斯到了外面才知道风雪已停,心知大事不妙,于是绞尽脑汁,想出摆脱这个危机的方法。他先装上一颗子弹,朝后山开了一枪,这就是最先听到的枪声。当然,这是为了让人以为是枪杀伯爵而做的手脚。”

“然后呢?”

“他又对着弗萝兰·华尔泰女士的房间再开一枪,他本身并没有伤害这位小姐的意思,只是正在搜寻目标时,正好她探头出去,这一枪是想要她离开窗边。”

“克拉拉被射击后引起騒动,趁众人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时,他再奔回新馆内是吗?”

“是的。之后他出去通知伯爵,再技巧地沿着原先的脚印走回来。当然,对他来说,阁下来访是意外之事,或许也是求之不得的巧合,枪击事件再加上阁下来访,他就非得去向伯爵报告了。”

俾斯麦想了一下,又转向林太郎说:“森先生,其实我刚才要说的也是克劳斯,有个人说得虽然没有督察长这么清楚,不过也认为克劳斯嫌疑很重。”

“那个人是村濑康彦,还是史密诺夫?”

“这个暂且不提,刚才的解释是有几分道理,你觉得怎么样?”

俾斯麦简直像在考验林太郎的能耐。

“我并不想对专家的意见表示异议,只是有两点不明白。”林太郎口齿清晰地说,一种对抗德国警察的意识悄悄在他心中萌芽。贝克一副干嘛要问这个东洋小子的不悦表情,正想说些什么,俾斯麦微笑制止。

“很有意思,你说吧。”

“首先,督察长没有说明塞在钥匙孔里的布片问题。就算克劳斯在找寻东西时不愿别人看到而塞上布片,但当他离开时必须取掉布片,才能插进钥匙。这时也没有再把布片塞回去的道理,这样画蛇添足、浪费时间,对他只有百害而无一利。”

“的确。另一点呢?”

“他说克劳斯射击克拉拉房间的窗户后趁乱跑回新馆,然后又藉口去通知伯爵,趁机消灭原先的脚印。这在理论上是有可能,但这个方法对凶手来说,心理抗拒过大。”

“怎么说呢?”

“克拉拉房间的窗户可以俯看包括旧馆建筑在内的整个后院,突然有子弹射来,她一定惊惧惨叫,之后必定会全神注意子弹射来的方向——也就是后院那边,凶手至少要考虑这样做的危险性。众人听到她的惊叫赶来,凶手暴露自身的危险性更增加几倍,等于故意要大家注意自己。这像是要逃离现场的作法吗?”

“督察长,他说得也有道理吧。”俾斯麦说。

贝克有些愤愤不平。“但是,外面一片漆黑,我在推理时特别向上尉确认了这一点,事件发生很久以后月亮才出来。”

“不错,但是雪光一样明亮,如果人经过白色的雪上,不可能不被看见。”

“那么,你说!是谁用什么方法杀了伯爵?难道是魔鬼的作为?还是手枪自动走火?”

“魔鬼和手枪都不会把布片塞进钥匙孔里。我目前还不知道是谁用什么方法犯案,但也无法同意克劳斯是凶手。”

“但是从理论上来看,只要没有人会飞,凶手除了克劳斯以外,不做第二人想。就算有危险,他也只有碰运气了。”

“是吗?如果换作是我的话,倒是有更简单的方法,只要一开始就把脚印走得零乱些不就结了。”

“不论怎么说,克劳斯到那幢建筑的可能性最大,光是这一点就值得怀疑。”

“但是也可以从侧门那边过去啊。凶手未必不是外来的人。”

“侧门那边也积了雪,那边的脚印情况如何?”

“或许凶手知道鲁道夫上尉可能稍后会骑马赶来。当然,像今天这样的天气,不能确定他是否一定会来,如果他来了,凶手可以把嫌疑转嫁给上尉。”

“就算走侧门,走回新馆仍会在雪地上留下脚印,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人发现。”

“那就对了。如果说凶手真是克劳斯,他又何必把伯爵的房间弄成密室呢?任何人都想得到备用钥匙,有机会偷偷打造备用钥匙的也是克劳斯。既然如此,索性敞开门,这种作法反而还高明些。”

“他是为了制造悬疑的气氛。”

“我看辩论就到此为止,你们都别说了。”

俾斯麦笑嘻嘻地打断争论,他仿佛很享受这场辩论。“在下结论之前,还有一件事需要确认,现在……”

这时,督察长的部下走进房间报告:“我们已经搜遍全楼,没有任何异状,也没有发现湿鞋子。当然,时间也足够嫌犯把鞋子烘干拭净了……”林太郎松了一口气,冈本没被发现,大概是克拉拉巧妙地利用了刚才那扇门。

“很好。”俾斯麦吩咐那人:“你去把克劳斯叫来!”那人行礼后离去。不久,克劳斯惶惑不安地进来。

“克劳斯,你送走布莱克公爵后就回自己的房间了吗?”俾斯麦直接问道。

“是的。”

“那么,在騒动发生以前,你有没有和任何人碰过面?”

“安娜小姐到过我的房间。”

“安娜?干什么?”

“也没什么。安娜小姐说睡不着,想借几本书。”

“书?图书室里不是很多吗?”

“呃……这个……”克劳斯脸色发红。“她想借图书室里没有的书,我有几本法国的言情小说……”

“原来如此,这些书古斯塔人是嗤之以鼻的,可是安娜这个年纪看正好。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我记不太清楚,大概是在送走布莱克公爵十或十五分钟后吧。”

“当时风雪已经停了?”

“不太清楚,只觉得小了很多。”

“很好,没别的事,你下去吧。”俾斯麦很爽快地放过克劳斯,然后转向贝克说:“督察长,你的说法虽然有力,但刚才的辩论我认为森先生赢了。”

贝克气呼呼地问:“为什么?我的理论不是成立了吗?克劳斯没说伯爵千金找他时风雪已完全停息,而只是小了下来,这种说法非常暧昧。”

“就凭这一点,我认为克劳斯不是凶手。”

“怎么说?”

“我刚才的问题其实是给他辩白的机会,如果他是凶手,而且照你所说的行动,他一定会强调那时风雪已经停止,但是他没有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

“阁下,既然有伯爵千金这个证人,很容易戮破他的谎言。”

“就事实来看,当时风雪确实渐渐停息,如果克劳斯坚持风雪已停,安娜也不可能反驳他。此外,照你的说法,克劳斯恨不得早一刻下手,那他送走布莱克公爵后,又怎么可能还在自己房里磨蹭十多分钟呢?”

“或许他说了谎。”贝克态度依然强硬。“阁下,我想请伯爵千金过来,直接问她这个问题。”

“如果你执意这么做也无妨。”俾斯麦耸耸肩。

不料督察长的部下却为难地报告:“伯爵千金把房门锁上,一直待在里面,刚才我们搜查的时候,她叫我们别管她。如果现在去请她,恐怕……”

贝克表情异样。“你们刚才不是说全楼都搜查过了?”

“实在是……伯爵千金的房间……”

“混帐!报告务必要正确,没有搜查伯爵千金的房间,为什么不说呢?你们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督察长生气固然是理所当然的,但俾斯麦还是显现出不悦的样子。

“督察长,你认为安娜隐瞒了什么是吗?”

“不敢,只是办案搜查没有例外,我相信伯爵千金本身没什么,就怕有人存心利用。”贝克冷冷地说,似乎心中对安娜有些起疑。林太郎心想,这个人果然不是寻常之辈。

“阁下,为了预防万一,若对伯爵千金失礼,我郑重道歉,但是请准许我直接拜访伯爵千金,就刚才的问题请教一下。”

俾斯麦表情有些苦涩,用力点点头。“也好,我也不能给安娜特别待遇,我亲自去叫那孩子开门吧。”

就在此时,新馆后门连续传来两声枪响。

“那是什么?”俾斯麦愕然惊呼。

林太郎胸中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难道冈本……

接下来的瞬间,众人一起奔往廊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柏林1888》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