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1888》

冈本的告白

作者:长篇小说

可知我此时是如何深尝恋爱的痛苦?

可知我几度筑起空中楼阁又将之摧毁?

                ——即兴诗人

克拉拉要去看安娜,林太郎和她分手,脱下外套,直接回房。

“森君!”村濑康彦门也没敲,气急败坏地冲进房内。

“怎么,又有什么事?”

“你最好老实说!”他全身发抖,逼向林太郎。“你刚才究竟在搞什么鬼?”

林太郎脸色大变,他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还是让村濑看到了。

“我老早就觉得你和华尔泰小姐的样子很古怪,如果只是普通的恋爱,我是不会多嘴,可是我总觉得其中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出于嫉妒和不怀好意的好奇心,以及只要有机会就拖人下水的劣根性,使村濑像狗一样地四处嗅察,高尚的外表下隐藏着低劣的品性。

“即使如此,我也没有想到是这么离谱的事。你最好给我说清楚,我再看情形向公使和福岛武官报告,对你采取适当的处置。”

“你镇静点,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别再装蒜了,我看到你们鬼鬼祟祟地在储藏库那边,我还不好意思打扰你,急忙躲起来。可是和华尔泰小姐走到后院的不是你,那人只是穿着你的外套,那张脸我也见过,就是你那一无是处的朋友冈本。”

村濑康彦口沫横飞地说着。林太郎心想,他用日语说,还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你干嘛那么激动?”

“森君,你别给我打马虎眼,”村濑满脸通红。“这件事相当严重,这个国家最有实力的外交官被谋杀了,而且由宰相阁下亲自指挥调查,如果你干的好事被发现,恐怕有损德国和日本的友好关系。”

“放心,只要你不说,就不会被发现。”林太郎豁出去似地承认。

“你掩护凶手……”

“冈本不是凶手,他和这件事无关,他来这里有他的理由。”

“所以,你最好把这理由说清楚。”村濑康彦又露出他的官僚作风,口气突然一变。

“我现在不能说,但我会证明他和命案毫无关系。”

这么一来,林太郎反而骑虎难下。他自己也不知道要如何证明,当然,只要发现真凶,一切都好解决。

“你这个藉口叫人为难,是你把他带进这里的吧?”

“不是。总之,万一有情况时我会详细说明,现在就请你相信我,先回去吧。自己的同胞卷入这件事,对你来说也绝非好事。”

村濑似乎被林太郎的气势压倒。“我是没有本事勉强你开口,不过这件事还是要报告公使。”

“且慢!”林太郎立即反驳。“你若这么做,才真的会破坏德国和日本的友好关系。”

“为什么?”

“刚才俾斯麦阁下还郑重要求我,绝不可外泄今晚的事。我想明天早上他也一定会跟你说,你打算背叛宰相阁下对你的信赖吗?”

村濑康彦气得两眼翻白,林太郎继续说:“如果公使或福岛武官对我采取任何处置,我都当作是你公开了这件事。到时有什么后果,我一概不负责,可以吗?”

这招强词夺理的说法,对谨慎小心的村濑挺管用的。林太郎乘胜追击道:“而且,你也亲眼看到了,协助冈本逃走的不只我一个人,还有那位德国女士。她真正的背景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她和俾斯麦阁下交情很好。如果你公开这件事,连带也会伤害到她的名誉,这一点你千万别忘了。在这个国家,为了保护女士名誉而决斗的风气还根深蒂固地存在着。”

村濑康彦嗫嚅了一阵子。对受西洋文化影响极深的他,这番话分外有效。

“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好吧,就给你一点时间,可是你别忘了我们先前的约定。”说完,他把门一甩,不悦地离去。

林太郎松了一口气。不过,躲过眼前的危机,但这个把柄被村濑抓在手上,往后也不知道有什么后果。看来,他真让这件事给套住了。

第二天早上,柏林市警局副总监率领几名部下前来问俾斯麦致敬,然后持续许久老套的讯问,能力根本不及昨晚的贝克督察长。

副总监刚愎自用,却不够精明干练,只要抓住一个想法,就死咬不放。这回他执着的对象是秘密通道。他督促部下巨细靡遗地把城堡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就只差没把整个城堡翻过来。一行人中有地道专家,用皮尺把建筑物各处都量过一遍,结果只是再度确认整栋建筑里完全没有秘密通道。最后,警官无事可做,也没有理由再禁足留在堡里的人,于是从下午三点开始,大家陆续离开这栋不祥的建筑。

贝伦海姆伯爵的尸体装棺运走,曼葛特将军、克劳斯、汉斯等人同行护送,安娜也在柏林来的医生玛蒂尔汀的陪伴下离去。俾斯麦带了副总监、缪勒,还有鲁道夫上尉及几名护卫,离去时的森严阵仗和来时截然不同。当然,或许这才符合他平日的排场。

林太郎和克拉拉的马车最后离开。他们走后,这里就只剩下守门人了。马车过桥后,古老的城门静静关上。天空仍是一片阴暗,积雪的森林看起来更加寂静。

“这是我一辈子难以忘怀的地方……”林太郎轻声低语,克拉拉默默地依偎着他,两个人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仅仅一个晚上,他却觉得仿佛过了一年,此刻他已无法想像没有克拉拉的人生会如何……

“克拉拉,我爱你……”林太郎第一次对她吐露“爱”这个字。

“林太郎……”克拉拉一副泫然慾泣的表情,喃喃低语:“真希望我们就这样走到某个遥远的地方去……”

“我还想再看一次伫立在舒特伦贝克湖畔的你,这回让我代替令尊陪在你身边。”

克拉拉点点头,两人双手紧握,默默无语,此时彼此都觉得言语是多余的。

接近柏林时,林太郎才从恋爱的陶醉中清醒,告诉克拉拉有关贝妲的事。因为在见冈本以前,有必要说明这层关系。

克拉拉听完,略微沉思后说:“冈本先生的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伯爵向贝妲求爱应该是确有其事,也很符合伯爵的一贯作风。不过,伯爵又为什么要杀害贝妲呢?”

林太郎同意她的看法。“我也这么想,但是他举出密室杀人的实例,让我也无法断言贝妲是自杀的。”

克拉拉身子微微发抖,大概是想起昨晚的命案。林太郎也突然想到一件事,心下一惊。

“我总觉得好像必须解开这个谜底。”

“为什么?因为牵扯上冈本先生?”

“那也是理由之一。老实说,克拉拉……”他把和村濑交谈的情况告诉克拉拉。“把你也牵扯进来,实在对不起。”

“这没什么,如果你相信冈本,我就相信。”

“谢谢。老实说我也不是完全相信冈本,毕竟他有动机,我不知道他打算如何辩驳。”

克拉拉接口道:“说到可疑,卡尔不也很可疑吗?只要不知道是谁用什么方法谋杀了伯爵,任何人都有嫌疑,反过来说,也不能任意断定谁是凶手。冈本先生又没有翅膀,你未免太苛责他了。至于村濑先生,我想他听了你的话,之后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对村濑是有些提防。还有,说实在话,我也很担心你。”

“担心我?”

“是的,凶手为什么要向你开枪呢?难保凶手不会再狙击你。”

克拉拉略微发抖,似乎觉得有些可怕。“我没得罪什么人,杀害怕爵的凶手如果恨我,应该会趁那个机会顺便把我杀了。”

“我想,凶手射击你是为了逃走,再不然就是以为被你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而想杀人灭口,反正一定是其中一个原因。”

“可是,我什么也没看见,只觉得有东西在动……”

“这就是问题所在。如果那个在动的东西就是解开命案谜底的重大关键,凶手当然容不得你,深怕某个契机突然唤起你的记忆。你想会不会是这个缘故?”

“唉呀,别说这些可怕的事了。”

“但愿是我多虑了。事实上,模糊印象也可能在日后因为类似事件而突然想通。因此,无论如何我都必须解开事件的真相,你也要预防万一,小心为上。”

“林太郎……”克拉拉害怕地抱紧林太郎,马车不知不觉已来到林太郎住屋附近。

“克拉拉,我会保护你的,不论发生什么事……”在不安中仍满怀陶醉,林太郎在她耳畔轻轻低语。

冈本修治依约在林太郎屋里等候。他的面容憔悴,长裤肮脏不堪,好像感冒了,眼神灼热。从白马城到这里,少说也有十几公里,他一路走回来,身子哪里吃得消。

“喂,你不要紧吧?”

“刚才在你床上休息了一下,精神好多了,还到下面餐馆吃了饭。”

林太郎还是担心,先帮冈本诊察身体,除了有点感冒,加上疲劳和忧心外,其他没有什么大碍。

“你可以开始说了吧。”

“嗯。”冈本表情沉痛地低头说道:“我的确不该去白马城。老实说,当时我真的有些不对劲。昨天,我失魂落魄地走到郊外。我受不了热闹的大街,只想独自到安静的地方怀念贝妲,就是这样的心情……”

“你并非一开始就打算到城堡去?”

“我完全没这么想,只是一直念着你此刻正在堡里和伯爵见面,于是自然而然地往古涅华特森林走去。但基本上还是出于感伤的心清,想着舒伯特的‘冬之旅’,漫无目标地在郊外徘徊。”

“你知道伯爵的别墅在那里吧?”

“我老实说吧。贝妲死后我拼命收集有关伯爵的各种情报,因此大概知道白马城在那一带,不过森林那么大,我并不知道该怎么走。”

“那你是在森林徘徊时偶然找到的喽?”

“也不是,反正我不知不觉地走进森林里。”

“是什么时候?开始下雪了吗?”

“嗯,雪开始下了,四周也逐渐转暗,要在平常,我一定急忙往回走,可是当时我的精神状态不比平常,总觉得那种天气下在阴暗的森林里徘徊最适合我的心情。”

正因为他是酷爱文学又生性浪漫的人,这些话让林太郎深信不疑。有时候悲伤本身也是一种安慰,因为当你觉得悲伤绝美无比时,就会产生一种自我陶醉的感觉。亲身走一趟“冬之旅”,或许能让冈本获得无以言喻的满足与安慰吧。

“后来呢?”

“四周完全暗下来,风雪也开始刮起,那时我也觉得不对劲,想到附近的村庄找地方投宿,但是却迷了路,不知不觉往森林更深处走去。”

“风雪来袭,在森林里面的确很容易迷路,难道你没有想到趁着风雪潜入城堡吗?”

“绝对没有。那时我以为自己就要冻死了,在森林里面乱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毫无方向、时间的概念。这时好不容易发现一间小木屋,我立刻钻进里面,有了屏障,心情一松懈,睡魔立刻袭来。”

“如果就这样睡着,你铁定一命呜呼了。”

“的确。所以我不敢睡,又走出屋外看看附近情况,不小心被个东西绊倒,倒在一棵大树根部。那时我突然觉得做什么都多余,索性到那个世界和贝妲相会算了。就在那时,我看到风雪中出现一条人影。”

“于是你向他求救?”

“我还没开口,只见他突然停下,警戒地四下张望,我觉得挺诡异的,不知道他是什么来路。”

“结果你没有开口求救,反而跟踪他?”

“没错。他好像很清楚该怎么走,我跟着他,说不定可以离开森林。于是我就一路躲在树干后,不让他发现。”

“你就这样来到城堡?”

“嗯。我们经过池畔,一直来到侧门的铁栅边,那时我直觉认为这就是白马城。他在侧门稍远处的一棵大树洞里掏出一盏灯笼,点着以后左右摆动,好像在打信号。”

“是卡尔·雷曼。”克拉拉低声说。

林太郎也点头附和。卡尔和安娜大概常在城堡享受短暂的约会。夏天晚上,安娜大概常悄悄溜出侧门,在湖畔或森林中和卡尔情话绵绵。树洞里的灯笼一定是他们两人相会时打信号用的。

“不久,一个年轻女孩打开侧门让他进去,两个人紧紧相拥,躲进门旁的一栋旧建筑后面。”

“那时风雪还没有停吧?”

“有些小了,但没有全停,我想他们走进那栋仓库般的建筑是为了躲避风雪。就在那时我突然起了个糊涂念头。”冈本修治抱着脑袋继续说:“我心想,趁这个难得的机会到城堡里侦察一下也不错,说不定还能见到你,吓你一跳,顺便问问事情的进展。而且侧门一直开着,于是我就溜了进去。”

林太郎表情严肃。“你干嘛像个小偷一样呢?你可以说在森林中遇到暴风雪而迷路,光明正大地从大门进来啊。在暴风雪中想进入温暖的房间,是很自然的,如果你想见我,也可以说有急事,找人来通报就行了。我看你根本是企图找机会替贝妲报仇。”

“不是。我真的听你的话不敢乱来,只是我不方便公然从大门光明正大地进去。”

“为什么?那里面只有克拉拉和我认识你,连伯爵大概也不认识你吧。虽然村濑书记官也认识你,不过你并不知道他来了,就连我也是到了这里以后才知道他要来。”

“理论上是不错,但是我对伯爵抱有敌意,就我的立场来说,多少有些心虚,而且光明正大地进来,就不能随心所慾地行动了。”

“你看,果然另有企图。”

“我真的只打算查看一下。”

“好吧,就算这样,你溜进侧门后干了什么?”

“我先溜进马厩观察了一下四周情况。这时刚才那个女孩可能想到侧门没关,跑去把门关上。”

“之后,他们立刻回到新馆里了吗?”

“没有,他们在仓库后面嘀嘀咕咕说个没完,我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只觉得女孩好像拼命在劝那个男的。”

大概是卡尔不肯拖累安娜,但安娜知道他身陷危险,拼命想留住他。

“后来呢?”

“我就在城堡四周绕来绕去。”

“那他们两人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我对别人的约会毫无兴趣。”

“你有没有去那栋有高塔的建筑?”

“没有。我不认为伯爵和你会住在那栋像是废墟的建筑里。”

“那栋建筑门口点着灯,你有没有看到什么人进出?”

“没有,我没注意。”

“你说发生騒动时你人在临湖的阳台上,你什么时候到那里去的?”

“我绕了一阵子,发现每扇窗户都关着,窗帘也都垂下来,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根本不知道你在哪里。那时我浑身冷透了,只想到你房间休息一下,可是既然已经偷偷溜进来,也没办法再绕回大门。”

“后来呢?”

“这时风雪已小,再到处走动怕被人发现,于是我潜到阳台上,暂时观察情况,心想你会不会还在客厅或其他地方和别人聊天。”

“你听到枪声没有?”

“当然听到了,当时我人在阳台上。”

“那时你有没有注意旧馆那边?”

“我听到枪声时吓了一跳,悄悄四下查看,什么也没发现,只知道有事发生,心想这时候现身,恐怕更麻烦。之后,一大堆人冲出来,我更难脱身了。”

“你就一直躲在阳台上?”

“我还有什么法子?看到你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心想真是天助我也,于是赶紧爬上门边的树,沿着凸台爬到你的窗下。”

他的话大致合理。他的行动确实是考虑欠周,但是以他当时的心境来判断,也并不难理解,可是林太郎仍非常怀疑,不知道能不能全盘接受他所说的。

本来提出密室谋杀说法的就是冈本,虽然他说是从一位英国记者那边听来,但他本身也喜好犯罪小说和侦探小说,会不会从某一则故事中得到启示,想出一个巧妙的诡计呢?但如果冈本是凶手,他一直逗留在城堡里,似乎又很难解释。如果他能想出巧妙的诡计,当然也会考虑好脱逃之路。

“克拉拉,你觉得他的话中有没有疑点?有的话,你尽管问他。”

克拉拉稍微想了一下,说:“没有。我相信冈本说的都是真的,尤其是卡尔和安娜那一段,根本不像他捏造的。”

林太郎也有同感,他转向冈本说:“我就暂时接受你的辩白,不过我再问你,你在见到我之前,真的不知道伯爵已经遇害了?”

“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

“这件事你有没有什么线索?或是当时没什么感觉,事后觉得怪异的事?”

冈本浮现不安的表情,用力摇头说:“没有,实在很遗憾……”

林太郎叹口气。听了冈本的告白,对真相依然毫无助益。或许是他多疑,但他总觉得冈本好像有所隐瞒。

“无论如何,伯爵已经死了,你也尽快忘掉贝妲的事吧。”林太郎自言自语地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柏林1888》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