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基米德借刀杀人》

第二章 少年中毒

作者:长篇小说

1

“来呀,来买特制便当。鲑鱼切片外加三卷海带,配上一颗能清除体内毒素的酸梅及香啧啧的白米饭。”

田中信博一如往常,站在讲桌前像个江湖艺人般大喊大叫。丰能高中二年二班每天在午餐时间举行的“便当拍卖会”,正如火如荼的展开。

“五十!”

“六十!”叫价声此起彼落。

“俗,太俗啦。搁来搁再来!”每次有人喊价,夹杂笑声的起哄便随之而起。

“七十!”

田中瞪着滴溜溜颇得人缘的眼睛喊着:

“七十,现在叫价七十!还有没有?这鲑鱼切片厚得很哪,飘着北海道海洋香味的鱼中极品,三越百货公司精心烹制的鲑鱼啊。这样的货色叫价七十,太便宜了吧。再加点价吧。没有了吗?好吧,拖拖拉拉的没意思。成交!”掌声响起的同时,铝制的便当盒也交到挤在前面的学生手中。

“请付现。我可不接受分期付款。”田中认真的说。收下七十元之后,马上将六十元交给提供便当的人,剩下的十元是他的“仲介费”。

丰能高中的学生有八成是带便当上学,剩下的两成就在福利社买面包、牛奶果腹。也有人会偷跑到街上的饭馆吃饭,不过这可得相当大胆,因为不小心被抓到,一定会遭到处分。不带便当的原因因人而异,有人是不屑像个乡巴佬似的带便当,也有不少人是因为家庭因素才不带便当。不过,对于正在发育的青少年而言,面包毕竟吃不饱。另外,也有不少人等不及午餐时间,在第二堂下课时就打开便当充饥。这类学生到了中午还是会肚子饿。此外,也有一些学生是带了便当却不想吃的。有人只是单纯不喜欢菜色,有人则是偶尔想吃吃面包。或者,有些较胖的女生为了减肥,不吃饭而将口水和着眼泪往肚里吞;也有人是为了要赞钱打小钢珠或是保龄球,而卖出便当。

便当拍卖会就这样形成。仲介便当是田中的专利,便当价格多依叫价来决定,而决定价格的因素则是菜色的好坏。不过,偶尔班上最美的女生带来亲手做的便当时,男生会疯狂竞价,据说最高纪录曾经叫到八百三十元的大价,得标的人还可以接受美女奉茶款待,骄傲的一口气喝下斟在便当盒盖上的茶水,然后赢得满堂喝彩。

最可怜的要算是没人缘的学生的便当,既没人喊价,更甭说会有人买了。这时田中基于职责,会以十块钱买下来,拿到校园里喂流浪狗,同时也大快人心。

“下一个,提供者内藤规久夫,因为内藤去参加柴本美雪的头七法会,所以把便当提供给各位。他现在应该已经在柴本家享受山珍海味了,所以,半买半送啦!我们就从二十块钱开始。来,三十块钱!三十块钱!有没有其他的价钱?”

“四十!”

“四十五!”

“五十!”

“现在已经叫到五十块钱了。再加把劲!红烧牛肉配上煎蛋,饭上面还细心的撒上柴鱼片,散发出阵阵香味。这样的便当只值五十块钱吗?便宜、便宜!太便宜了!”田中开始煽风点火。

“六十!”

“六十块钱!还有没有?”

“一百!”

一下子,价钱三级跳。田中吃惊的探头寻找声音的来源,柳生则是一副把便当给我的表情。除了价钱实在太高,大家其实也不敢跟班上的老大柳生竞价,所以没有人再出价。“好,一百块钱得标。今天的拍卖就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大家鼓掌送走向大家弯腰致意的田中,结束了例行的拍卖会。泡茶的值日生把茶壶拿进教室,开始热热闹闹的吃午餐。

事情发生在二十分钟后。

柳生因为严重的腹痛和头痛倒了下去,校医纲干赶到教室时,看到柳生皮肤上刚冒的疹子,脸色凝重。

“粪便呢?”他摇着意识不清的柳生问。

“上了几次……每次都像洗米水……”

做完急救处理之后,纲干凑近校长的耳朵说:

“赶快叫救护车,同时通知警察。”

“警察?”校长的脸抽搐了一下。

“很像是砒霜中毒。”

“怎么会这样……可是……”

“总而言之,快点叫救护车就对了。”纲干对还想啰嗦的校长吼了一句,学校职员才慌慌张张的拿起电话。

“内藤的便当……”柳生呻吟着说。

“便当?便当怎么样?”纲干一边测量柳生的脉搏,一边把耳朵凑过去。脉搏跳得非常快,但也非常微弱。这是砒霜中毒的症状之一。

“我觉得不对劲,所以……吃了一点之后……就留下来了……”

“便当在哪里?什么?剩下的放在哪里?”纲干跟校长使眼色,继续问。

“用报纸包起来……在教室、我的桌子……”

“好,我知道了,我会处理。不要紧,你不要再说话,马上就没事了。”

纲干转头用严肃的口吻对校长说:

“赶快把那个便当拿走,说不定还会有人拿去吃。干脆把便当拿到这里来好了,可以让救护车一起送到医院做分析。”

“为什么便当里有毒?为什么柳生会去吃内藤的便当?”

“这些事以后再说,赶快把便当拿过来。”

救护车的鸣笛声渐渐逼近。

二年二班的教室说不上吵闹也说不上安静,笼罩在异样的氛围中。

田中蹲在角落,虽然没人认为毒是他下的,不过却都用白眼看他。因为脱不了关系,而且碍于大家不友善的眼神,田中始终无法轻松的加入大家的谈话。

“这下可有苦头吃了。”武田长也不知是安慰或是威胁的过来和田中搭讪。不过他一口大阪腔的柔腔软调,让他的话比较接近亲切的慰问。

“哎,真丧气。”田中用他天生的滑稽语调说。

“可是仔细想想,你有很明显的不在场证明啊。从你拿到便当交给柳生,我们大家都看到了,不是吗?所以很明显的,你根本不可能下毒嘛。”

“这算是不在场证明吗?”

“说是不在场证明当然有点奇怪,不过你可以放心,至少你没在拍卖的时候下毒,这一点我可以作证。只是你有没有在拍卖之前下毒,我就不敢保证了。”

“放心个头,像你这种证人,我可无福消受。”

“你怎么这么说?如果真要在拍卖之前下毒,那么全班都有嫌疑,你们说对不对?”说着,武田得意地环视周围。不知不觉之间,以田中为中心围出了一道人墙。

“第二堂是化学课,大家都到实验室去了,所以教室是空的,如果这时有人偷跑进来下毒,也不会有人知道啊。”

学生们面面相觑,每一双眼睛都在努力的回想,化学课以及下课时间到底有谁闷声不响的离开座位。

“那又怎么对我有利?”田中意识到大家集中在他身上的视线,刻意的问。

“问题在便当上的指纹嘛。”武田立刻恢复得意的神情。

“指纹?”

“没错,指纹。警察一定会调查便当上的指纹吧。装便当的是内藤的妈妈和内藤,吃便当的是柳生,暂且不管这三个人的指纹,如果检出其他人的指纹……一定会有的,下毒一定要碰便当对不对?所以这第四个指纹的正主儿,一定就是嫌犯。”

大家都用赞同的表情看着武田。

“这样一来,对田中不就有利了?我说田中,你可要听好啊,你幸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去碰了那个便当,因此就算便当上有你的指纹,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说,你是清白的,怎么样,你可以放心了吧。”

“等等。虽然田中可以放心,不过事情还没了,名侦探本人我又想到了,搞不好这是田中故布疑阵也说不定。也许他正在下毒时不小心留下了指纹,所以故意把便当拿出来拍卖,然后堂而皇之的把自己的指纹印在便当上,就这样公然湮灭了证据。怎么样?不愧是名侦探的精辟推理吧。”

“神经病!什么推理?那你倒说说看,我为什么非在内藤的便当里下毒不可?”

“那就得看你的口供啰。”

“什么口供?我看你根本就把我当成犯人。好吧,就算我是凶手,那我在内藤的便当里下毒,我想害的应该是内藤吧。可是又把便当拿出来拍卖,我怎么知道便当最后会落到谁的手里?”

“嗯,说得也是。没想到名侦探的精辟推理在这里出现了漏洞。”

“亏你说得出这种歪理。”田中也不生气,反倒以无奈的语调说。

“这也不能说全是歪理,搞不好对凶手来说,被害人只要是班上的同学就够了,现在不是正在流行没有动机的杀人事件吗?”

再也没人去理会武田。虽然没人理会,不过武田的一番话却像糟粕般沉沉的沉淀到大家的心底。疑惑的恶臭,像淤泥般从武田的口中吐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藤田老师带着内藤等学生回到学校。

“我已经听说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引起騒动或是胡乱臆测,懂吗?”藤田为了稳住学生动摇的情绪,努力用平静的语调说。

“当务之急是希望柳生赶快康复。校长现在已经赶到医院去了,所以我们很快就可以知道状况,在这之前,请大家待在教室等消息。对了,也许警察会过来调查,如果警察来问,要正确的告诉警察你们知道的事。对于不知道的事,你们也要清楚回答不知道,不要妄加揣测,知道吗?知道的话就回座位坐好,这堂课自修。”

发生这么大的事,学生根本不可能自修。武田战战兢的举起手说:

“那个……柴本那边怎么样了?”

“对了,我忘了告诉大家。今天是美雪的头七法会,我跟班上几个同学代表去致意,衷心为柴本同学祈求冥福。”

“就这样吗?”

“就这样是什么意思?”

“就是关于柴本的事情,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你这就叫做妄加揣测。我看你是想象力太过丰富。”

是这样吗?真的是我想太多吗?武田在心中暗自抗议,不过却没再说什么。

“内藤、田中,你们过来一下。”藤田招手要两人过来,迳自走出教室,然后又回头叮咛道:

“为了慎重起见,我告诉你们,假如警察以外的人,比如说报社记者等来问有关这次事件的内容,一律叫他们来问老师。不是因为这件事是秘密才叫你们不要说,是怕你们乱说招来误解。”

藤田的身影一消失,教室内立刻騒动起来。叫人怎么静得下来呢?霎时,所有的猜测、想象决堤而出。

“根据我最有把握的推理,我们班上出名的便当拍卖会,从今以后要关门大吉了。田中的事业即将落得有始无终,只能因烦闷哀伤的悲剧划上句号,真是愁煞人啊。怎么样,这个台词动人吧。”武田得意的扬起鼻子,不过大家却未予理会。

2

藤田把内藤跟田中带到空的会客室,跟他们隔着桌子面对面坐下来,不过一时之间却不知该从何问起。另一方面,内藤和田中也陷入不知名的恐惧跟困惑中,只是恍惚的微张着苍白的嘴chún,目光空洞的望着藤田。

藤田心想,还是要先让他们平静下来,便开口道:

“田中,你看看你,好端端的捅出这么大的纰漏。”藤田故意从不重要的地方切入。

“我……我只不过是把托我的便当拿去拍卖而已。如果早知道有毒,我就不会卖了。”

“是谁托你拍卖便当的?”

“是我。”内藤回答说。

“第三堂课时,因为老师说中午要到柴本家,我想反正中午不吃这个便当,所以跟老师去柴本家以前,托田中帮我拍卖。”

“所以说,原来要吃便当的人应该是你啰?”

“那当然,因为在老师告诉我中午要到柴本家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要去,所以……”

“所以……”田中畏畏缩缩的插嘴道:“我们刚刚还在说,一定是有人利用化学课的时间下的毒。这个下毒的人想要杀内藤……不对,应该说把目标设定在内藤身上,没料到半路会杀出个程咬金……”

“田中!”藤田严厉的打断了田中的话:“不要随便臆测!照你这么说,这个下毒的人明知道便当会被不相识的人拿去吃,却眼睁睁的看着事情发生而不去阻止?这根本就是恶魔或疯子的行径,我不相信我们班上会有这么恐怖的人。”

“……”

“我们还是先理清事实。对了,内藤,是谁装的便当?”

“是我妈,每次都是她装的。”

“你母亲把便当装好,你就把便当放进书包带到学校。中间有没有经过任何人的手?”

“没有。到学校以后,我就把书包挂在桌子旁边的挂钩上,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章 少年中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阿基米德借刀杀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