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基米德借刀杀人》

第四章 幼儿无心

作者:长篇小说

1

“你们的想法如何?”

搜查课长一副不感兴趣的表情听过野村的报告后,望着野村跟大冢问道。这一天是十一月六号,星期一的上午。

“我总觉得不对。”野村扶着额头,答非所问的说。

“哪里不对?”课长慢条斯理的问,野村只是一迳扶着额头,没有接话。

“也没什么嘛,不是吗?”大冢一边给野村留面子,一边不耐烦的说:“龟井有充分的时间离开柳生家,而且他不过是自己躲起来罢了,又没什么犯罪的事实,这一切不过就是经常发生的外遇事件,我们不需要介入太深。”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野村旁若无人的自言自语。“可是我就是觉得不对劲。”

“那你就说说看,到底哪里不对劲?”大冢的声音不觉提高了起来。

“柳生啊,他那时候不在,就是这点不对劲。”

“你是说隆保啊?他去参加秋季旅游嘛。他既然不在现场,跟他当然就没关系。这本来就是美沙子跟龟井的事,隆保人在哪里不都一样吗?”

“理论上来说是没错,可是我就是觉得不对劲。”

大冢没有再理会野村,课长也不置可否的保持沉默,不过却用眼神示意两人可以退下,并拿起文件审阅。

野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肆无忌惮的打了个大呵欠,闭上眼睛。

美雪的死、隆保中毒跟龟井失踪,不知道这三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如果有关联,那么隆保一定跟这些事情都有直接的关系。不过,就算只有间接的关系,如果在一个人身边连续发生三个事件,凭警察的直觉,一定会怀疑这个人握有什么关键,这不是办案的常识吗?

野村想着,不禁自己点点头,看在大冢眼里,还以为野村在打瞌睡而苦笑。无视于大冢的反应,野村自顾自的继续思考。

据闻美雪受孕当天,隆保虽然说他到须磨,却没人可以证实,偏偏美雪已死无对证。在第二个事件里,隆保本身是被害人,可是依他强烈的个性,居然没有想要找出下毒的凶手,这一点颇让人无法理解。自己差点就被害死了,就常理而言,应该是绝对饶不过凶手的,可是隆保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到底是为什么?

还有第三个事件。龟井只是单纯的失踪吗?隆保对龟井没有好感,从前天的态度就一目了然。龟井是他姊姊交往的对象,隆保恨他也是理所当然。这么一来,认为隆保跟龟井的失踪毫无关联反而不合常理。第一个事件中美雪死了,第二个事件是隆保中毒,那么第三个事件的龟井呢?

“野村警官、野村警官在吗?”负责接待的女警用冷漠的声音叫着。野村回过神来,大声的应了一声。

“有一位叫龟井久美子的太太找你。”

“龟井?久美子?”野村和大冢两个人面面相觑。想也知道大概是龟井的太太,不过没人传唤她来,她也没到警局来的必要。

“有一点奇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就是很奇怪……”

久美子忽然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野村只得拚命让她冷静下来。野村当然能够理解丈夫失踪的痛苦,不过久美子也实在太过失控。她一手拉着小升,连小升都被她吓得泪眼汪汪。

野村揽着久美子的肩膀,把她带到别的房间。毕竟,如果让她在办公室哭起来,场面就更难收拾了。

“我一直在跟踪她,从今天早上开始……”

“原来如此。”野村顺着她的话点点头。他知道,要让对方冷静只有用这个方法。

“结果,那个女人……”

“等等,你说你跟踪谁?”

“还有谁?当然是柳生几代。”

“是这样的啊,说得也是,当然、当然……”野村附和得很勉强。

“你先请坐,我会慢慢听你说。对了,你为什么要跟踪柳生几代?”

久美子崩溃般的跌坐在椅子上,终于渐渐恢复冷静,开始正常说话。

逼问大石,好不容易才问出美沙子的事情之后,久美子顿时心慌意乱,一大早就忍不住跑到柳生家去。

虽然人到了柳生家门口,却没有勇气进门,只好躲在暗处静观其变。没多久,姊弟两人出了门,想也知道是去上班跟上学,久美子很想抓住美沙子当面臭骂她一顿,可是因为对方有两个人,使得久美子有些胆怯。不过一想到柳生家只剩下几代在,久美子便勇气百倍。虽然是母亲,却也不能说完全没有责任,正当久美子想进去跟几代当面理论的时候,几代便拉着购物用手拉车推门出来。几代张望四周,表情充满不安。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想要跟踪她的。”久美子说到这里,大大的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那女人净买一些奇怪的东西。”

“奇怪的东西?怎么说?”

“她买了好多水泥,而且都买家庭用的小包装。她先在一家店买两包,然后到超级市场买三包,接着又到较远的五金行买,她把这些水泥全部堆在手拉车里,看样子挺重的,最后她才买些菜,像是遮掩什么似的放在这些水泥上。”

野村眼睛一亮,视野转向大冢,大冢早就站了起来。

“龟井太太,”野村语气尖锐的说:“几代现在在家吧?”

“在,我看到她进家门之后,立刻跑来这里。大石先生提到你,所以我才来找你……”

“走吧,搞不好……”野村避免从自己口中透露不祥的预感,但久美子却敏感的察觉到野村的想法。

“我也是这样想,越想就越觉得恐怖……”久美子抱着小升,脆弱的喘着气说。

不到五分钟,车便来到柳生家门前头,门没上锁,野村不按电铃就直接推门而入,未料几代就站在门后挡住他们。

“又有什么贵事?”几代的脸色虽然有点苍白,却未见动摇之色。

“有些事想请教您,这位是龟井太太。”野村没有任何咄咄逼人的神色。几代冷冷的看了久美子几眼,才请他们进屋。

通过玄关的时候,野村快速的扫视了厨房,他看见手拉车上堆得满满都是东西,因而想到昨天的手拉车也不轻,虽然上面有萝卜,不过下面应该都是水泥吧。所以当野村亲切的想要帮忙拿的时候,几代才会那么慌张的拒绝。照那重量看来大概有二十袋,几代都用在什么地方呢?

“柳生太太,”在通往阁楼楼梯所在的房间坐下之后,野村马上开口问道:“您买了水泥,是不是?”

“是啊,那又怎么样?”几代丝毫不为所动,似乎一点都不在意事迹败露。野村想,她大概豁出去了。

“您似乎买了不少。”

“要买多少是我家的事。”

“您叫店里给您一次送个大包的过来,不是既省钱又省事吗?”

“家庭用的小包,我可以不用自己拌好沙子,比较方便。”

“真的只是这样吗?还是您不方便请店家给您送过来,为了避人耳目,所以才到各处的小店买……”

“随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几代的态度不再沉稳,开始用挑衅的语调说话。相对的,野村则不疾不徐的慢慢攻心。

“您买水泥做什么?”

“修补厕所浴室啊。”

“需要用到这么多吗?”

“我只有昨天跟前天各买了一点,又没有多少。”

“是吗?”野村也不跟几代争辩,毕竟争辩无用,问题的症结不在量的多少,而在使用的目的。

“我可以看看您修补的地方吗?”

“请便。”几代面不改色,使得野村也不敢大肆搜索,反正不难想象,她应该用了一两包水泥修补厨房跟浴室。

“妈!”玄关响起拉门的声音,并传来隆保疑惑的叫声。

“隆保啊。”几代的态度略见动摇。

“已经放学了啊?不是才中午吗?”野村望着呆站着的隆保,微笑说道。

“你前天跟今天怎么都回来得这么早?有什么急事吗?”

“要你多管闲事?”隆保不以为然的别过头,野村却没忽略他脸颊肌肉微微的抽动。开始作战计划吧。野村正想开口说话的时候,久美子抓住小升的手制止说:

“小升,不可以这样,不干净。”小升正在舔刚才摸了榻榻米的手。

“你看,这么多沙子……”久美子用手帕擦小升的手,忽然定神一看,大叫道:

“警察先生,你看,水泥,到处都是水泥……”

野村和几代同时发出了“啊!”的一声。

还没等野村下命令,大冢已经准备翻起榻榻米了。看情况,已经不需要再有什么顾虑。翻起榻榻米,只见地板的钉子被拔起,木头胡乱排着。很明显的,这是最近才被拆过的。

野村快速转身,打算挡住几代跟隆保的退路,不过,却没这个必要。几代端坐着,隆保则不在意的伫立当场,看着大冢翻开地板,好象事不关己一样。

拿开地板的木板,一阵异臭扑鼻。大冢掩住鼻子探看究竟之后,回头对野村点点头。

“大家都到隔壁的房间。”野村沙哑的命令大家。这是为了不破坏现场完整所采取的措施,不到一分钟之后,野村才发现这是个败笔。

“你不是人!”久美子扑向几代,发出野兽般的狂吼。

“你竟然……你竟然……”被抓住喉咙的几代不慌不忙的用力推开久美子,久美子没站稳,失去重心向后倒下。

“现在你才来闹什么?早知今日,你为什么不把这股蛮劲用来拴住你的丈夫?这样美沙子就不用那么痛苦了。你和美沙子全是傻瓜。”

几代的声音寒冷如冰,想要前往制止的野村不由得从背脊升起一股寒意。而久美子也只是瞪着几代,久久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隆保笑得张狂,用极夸张的动作盯着久美子躶露的大腿。小升握着小小的拳头,不住捶打隆保的肚子。连这么小的孩子,都知道妈妈受了屈辱。隆保冷哼一声,毫不留情的推开小升。小升被推到墙角,连哭都忘了,只是害怕的歪着脸。

“真是无聊!全都无聊到了极点。”隆保不屑的说,转身就要走,野村急忙拦住他。

“想跑?”

“跑?我吗?”隆保意外的看着野村。

“我为什么要跑?反正你们都认定杀人的是我妈,不是吗?那我包庇我妈,岂不是天大的孝行,为什么要跑?我根本没必要跑。”

“住口,隆保。”

几代打断他的话,转身说:

“全都是我一个人做的,全都是我,跟隆保没有关系。”

“没用的啦,妈。你以为警察会跟你讲情理吗?你这样做只会被人嘲笑。话说回来,刑警先生,警车怎么还不来啊?拜托你赶快把这个女人跟小孩处理好不好,别让他们在这里碍我的眼。”

2

搬出龟井的尸体实在是个大工程。地板下挖了个长两公尺、宽五十公分、深四十公分,相当于棺材大小的洞,尸体穿着衣服,面部朝下俯卧着。水泥看样子是从尸体上面灌下去,背部除了几个突起的地方没埋到之外,其他几乎都覆盖着水泥。只是脸和腹部与洞底接合的部分,水泥无法完全渗透,因此产生腐化,尸臭就是从这些地方发出来的。

尸体马上被送去解剖。

留置在丰中东警察署的几代,态度只能用奇妙两个字来形容。几乎不等野村提出问题,她就已经自己全盘托出。

“离开有田医院,正要进家门的时候,正巧在门口和龟井碰个正着。之前就想问他跟美沙子的事情,所以我想机会难得,就请他到客厅谈谈。

如果可以,我希望龟井跟美沙子分手,不要再两相纠缠,就当作一切都没发生过,龟井回到太太身边,美沙子则找个好对象,正正常常的结婚。我几近请求的对龟井这样说。

龟井也不知道是挑衅还是看开了,他淡然一笑说,他也是这么想,偏偏美沙子死缠着不放,他也没办法。我也顾不得什么羞耻不羞耻的,拉着龟井就哭着求他。

可是,龟井不理会我的请求,推开我就要走出去,我看着他的背影,直觉他像个魔鬼,之后发生什么事,我就不太清楚了。

等我回过神来,龟井已经躺在地板上,脖子缠着晒衣服的尼龙绳,我的手还拉着绳子的两端。

我开始慌了,最担心的莫过于美沙子就快要回来了。不过,遇到非常状况,就算是女人也可以急中生智。我移开榻榻米,掀开地板的木头,把龟井推进去。挖地是几天后的事,当时我根本没有时间。

我把木板和榻榻米恢复原状,谁知道榻榻米却压不平。所以我就勉强压住榻榻米,在上面铺了美沙子的床,真是费了我好大的功夫。

美沙子没看到龟井,又看我一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四章 幼儿无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阿基米德借刀杀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