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基米德借刀杀人》

第五章 老妪谢函

作者:长篇小说

1

第二天早上,看了龟井的尸体检验报告书,野村不禁讶然失色,因为他立刻发现了自己所犯的错误。

尸体检验报告书明载:“死亡原因为窒息,凶器为绳索等状物。”

“勒脖子用的塑胶绳到哪儿去了?”野村闲话家常似的问几代。

“丢了。”几代一副说这些做什么的样子,回答得很干脆。

“这样啊?丢到哪里?”

“还能丢到哪里?门前的垃圾桶啊。”

“什么时候丢的?”

“第二天早上。”

平凡无奇的弃置法是最令人头痛的。丰中市素有文化都市之称,垃圾处理工作做得无懈可击。一周两次,公家的垃圾车会挨家挨户收垃圾,并在当天夜里就焚烧处理。这样看来,要找到凶器根本是不可能的。

尸体检验报告书明载:“外伤有颈部的勒痕、勒痕上方的表皮脱落以及皮下出血。勒痕宽八毫米,水平绕颈部一周。”

“你是从后面勒住他的吧?”野村边翻阅自白书边问。

“你说看到龟井离开时的背影,忽然觉得他像恶魔,对不对?你怎么从后面勒住他的脖子?能不能请你想一想,仔细的告诉我。”

“你问我,我也说不上来……”几代比手划脚的说:

“就是拿着绳子,这样绕住他的脖子……手臂左右交叉……然后用力拉。”

“绳子绕了几圈?一圈?两圈?或是三圈?”

“我想是一圈吧。”

“没错吗?绳子不是挺长的吗?”

“也许是两圈吧,我也不记得了。”

“说谎是没用的啊。”野村轻轻敲着尸体检验报告书,继续用商量的口吻问话。

“喉咙前面有擦伤,也就是说绳子在前面交叉,这跟你说从后面勒住他脖子的说法不符合喔。”

“我也有可能是从前面勒住他的……”

“你不是看到他的背影,顿时怒从中来吗?”

“是没错啊……所以我才跑到他前面……”

“开什么玩笑!龟井怎么可能自己伸出脖子让你勒?看到你拿绳子,他应该二话不说就把你推开才对。”

“……”

尸体检验报告书明载:“身高一七五公分,体重六十八公斤。”

“不管你是从前面或是从后面,你勒住龟井的时候,他都没有抵抗吗?”

“所以我说,我是突然勒住他的……”

“你真是太瞧不起警察了。脖子被勒住三十秒,医学上虽不会出现任何症状,但痛苦的意识是存在的。像龟井这样一个大男人,被你勒住脖子的时候只要挣扎两三下,就能把你甩到墙角,不是吗?”

“可是他没挣扎,我又有什么办法?我想他一定是吓昏了头。”

尸体检验报告书明载:“胃部残留食用两三小时的牛肉、葱、豆腐、蒟蒻及米饭。无吞咽剧毒、安眠葯等迹象。”

“你可不要待会儿胡乱编个谎,说你让他吃了安眠葯之后才把他的勒死的,这可是行不通的哟。”

野村合上尸体检验报告书,看着几代低垂的头说:

“差不多该说实话了吧。到底是谁下手的?或者有谁帮你?”

野村说完,握拳重重的打在桌子上。

几代害怕的别开脸,却依然不为所动的说:

“全是我一个人做的。”

“好,那我就当是你一个人做的。”野村也干脆停止再继续追根究底。

“那你跟龟井谈了多久?”

“大概……五分钟左右吧。”

“然后他想走,你就勒住他的脖子,对不对?”

“是。”

“大概勒了多久时间?”

“应该是……三分钟左右。”

“说得也是,脖子被勒住三分钟左右,我想龟井应该没命了。然后你移开榻榻米、弄开地板……花了多少时间?”

“我因为心急,所以前后大概只花五分钟左右吧。”

“拆地板的时候应该用了钳子吧?”

“钳子刚好就放在阁楼的储藏室嘛。”

“你去拿钳子花了多少时间?”

“放进尸体、排好地板的木板,再铺好榻榻米和座垫……看你不说话,想必是发现自己的话自相矛盾了,是不是?”

野村打开记事本开始念:

“你听好,这是你跟美沙子告诉我的。

⑦十点整左右,几代从有四医院回家。

⑧十点二十五分左右,美沙子送走十点五分开的巴士后返家。

怎么样?短短二十多分钟,你有可能一个人做完你刚刚说的这些事吗?我想除非是有奇迹出现。”

几代咬着嘴chún,双眼紧闭。

“情况不对,你就给我来个闷不吭声是吧?我看你还是说实话吧。是谁帮你的?是美沙子吗?”

“……”

“我想不是。她只会帮龟井。应该是个男的吧,没有男人帮忙,二十分钟根本做不完。这么说来……是隆保喽?”

“隆保当时去秋季旅游了。”

“这次你倒说话了,不是美沙子,也不是隆保,那会是谁?”

“……”

“又不说话啦。那我们就当作是×先生吧。你就不要再给我们添麻烦了,干脆告诉我们×先生的真实姓名,反正我们早晚都查得到。”

暂时停止问话,野村跟大冢返回搜查课。杀人凶嫌这样不清不楚的遗弃、毁损尸体,实在太不合常理了,所以根本无法以单独犯罪的嫌疑起诉几代。

“你想会是谁?”

“当然是……”

不用说出柳生隆保的名字,两人便已站了起来。眼前的当务之急是,重新确认隆保当天晚上的行踪。

到达丰能高中的时候,离正午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上课时间学校一片静寂,只有秋阳恣意的将阳光撒在空无一人的宽广校园,那份平静与庄严,完全不适合追查杀人凶手。

“我想请问一些前不久去秋季旅游的事情。”野村在会客室见到刚好没课的藤田,开门见山的说明来意。

“柳生隆保有没有参加秋季旅游?”

藤田毫不考虑的点点头,表情没有丝毫迟疑。

“我想问的是二十五号晚上,柳生隆保是不是确实搭上了八点半开的船?”

“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要再三确定这件事,”藤田先提出自己的疑惑,然后说:

“不过柳生的确上了船,在候船室点名的时候他也都在。对了,我想起来了,点完名正要上船的时候,他跟其他学校的学生起了冲突,因此我印象很深刻。”

“起冲突?”

“不过很快就解决上船了。”

“确定大家都上了吗?”

“当然。当时船公司的人在舷梯上清点人数,所以不会有错。就算船公司的人没有算清楚,少了一个人,学生们也不可能会不知道。”

“说得也是。”野村略表赞同的继续问:“那么到高松之后情况如何?”

藤田不耐烦的说:

“柳生当然也一起下船了,不过整队的时候迟到了一下。”

“迟到?”

“也不算迟到,只不过是去上厕所晚到两三分钟罢了。你也知道,我们当老师的在控制人数这种事情上总是特别紧张,尤其是上下车船更是如此,所以柳生虽然才晚到两三分钟,可是到现在我都还记得。”

“为了谨慎起见,我再问一次,柳生到旅行结束之前都没有单独行动过吗?”

“没有,到二十八号晚上七点回到学校解散之前,一次也没有。”

“那么途中他有没有什么比较奇怪的举动?”

“比如说什么举动?”

“例如特别兴奋或不安之类的。”

“秋季旅游是高中生的重要活动,如果要说兴奋,我想不单是柳生,所有的学生都很兴奋吧。”

野村点点头,看看大冢是否有任何问题,大冢表示没有,不过,没一会儿又想起什么似的问:

“秋季旅游的日期是早就决定好的吗?”

“六月中旬教育委员会批准之后,就马上通知学生了。”

“谢谢您。”

野村跟大冢欠身致谢之后站起来。

藤田送走野村跟大冢,心中暗暗庆幸校长不在。自从发生中毒事件以来,只要在警察到学校来,校长就会不高兴。假如让他知道警察对平安无事的秋季旅游也要问东问西,恐怕更要火冒三丈了,到时候自己一定会变成出气筒,所以对警察跟记者,藤田跟校长一样,都尽量保持距离,尤其想远离野村这个难缠的家伙。

“既然上了船,那隆保就是清白的喽?”走出校门,野村便开始一贯的自问自答。

不过,这次大冢却难得的抢着说:

“如果他真的上了船,当然就是清白的。”

“可是假如他没上船,那又怎么样呢?”

这是当然的反论。隆保二十五号晚上八点三十分左右在大阪港弁天码头,跟第二天凌晨四点二十分出现在高松港关西汽船码头是铁的事实,所以接下来的问题是,他有没有可能利用中间的时间在丰中市作案。

野村找了家书店,买了十月份的车船时刻表,走进隔邻的咖啡厅。

“我们来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可能犯案。”

野村喝了一口送来的咖啡之后,翻开时刻表。

首先确认的是关西汽船濑户内海航路的时刻表。野村记得没错,丰能高中搭的船是:

大阪 晚上八点三十分

神户 晚上十点十分

坂手 凌晨三点

高松 凌晨四点二十分

“丰能高中的学生开始上船的时间,最晚是在离港前二十分钟的八点十分吧。假设隆保在八点十分离开弁天码头……”

野村边把时刻表指给大冢看,边说:

“现在就当我是隆保,如果有什么地方不对,就告诉我。”

野村闭上眼睛,想象着可能的情景,之后以缓慢的语调开始说:

“先从码头走到国铁弁天町车站。时刻表上写着‘徒步十五分钟’,所以只要隆保走快一点,大概十分钟就够了。不过还是得把路上的混杂状况列入考虑,所以假设到弁天町车站的时间是八点二十五分。大概等个五分钟吧,就可以搭上晚上八点三十分开的国铁电车。国铁大阪环状线的时刻表上写着,从弁天町车站到大阪车站刚好十分钟,所以到大阪是八点四十分。从大阪车站走到孤急电车的梅田站只需要十分钟不到,八点五十分左右就能再搭上电车。”

野村快速的翻着时刻表,正要继续往下说,大冢伸手示意要他稍候,并看看墙上贴着的阪急电车时刻表。

“如果搭上八点四十八分从梅田站出发的电车,九点七分就能到丰中车站。就算是晚一班,搭上八点五十六分的车,九点十五分也能到丰中车站。”

“好,就搭这班车。从丰中车站走到柳生家只要十分钟,所以隆保九点十七分,再晚九点二十五分左右,也应该能抵达犯罪现场。目前为止有没有什么疑问?”

大冢轻轻的摇摇头。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隆保为了要赶在凌晨四点二十分出现在高松港,必须几点出门比较妥当。”

野村再次翻弄时刻表,翻到国铁宇野线及宇高航路。

“刚好,有三班四点十分到高松的下行列车,不过都必须在新大阪转搭鹫羽二号。鹫羽二号从大阪车站出发的时间是……”野村翻着时刻表找。“十一点二十二分。如果要搭这一班,逆向推算,隆保只要在十点三十分前离开家就可以了。换句话说,他可以在现场待一个小时左右。有一个小时,应该就可以杀了龟井,同时把尸体放进地板……”

“等一下,”大冢拿出记事本说:“我有当天晚上几代跟美沙子的行动时间表,这是和你一起问几代的时候记下来的。我们把她们的行动时间,跟你刚刚说的隆保的行动时间对照一下如何?”

“隆保跟龟并单独在家的时间,是九点四十分到十点几代回家的二十分钟之间。不过假如几代是共犯,那么到美沙子回家的十点二十五分,就有四十五分钟,就时间上来说,足够杀人了。”

“应该是吧。”

“但是,还是有问题。”

“好,那你把有问题的地方一个一个提出来,我站在隆保的立场解释看。”野村摩拳擦掌,跃跃慾试,大冢则是一副随时奉陪的架式,开始叙述。

“首先,隆保在九点二十分左右到家的时候,美沙子跟龟井都还在家。几代也说过,美沙子上了玄关的锁,所以这里的疑点是,隆保要怎样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到屋子里?

第二,就算隆保进到屋子里,那他又躲在哪里?柳生家并不大,他有藏匿的地方吗?

第三,隆保要怎样接近躲在阁楼的龟井?龟井事先知道当天晚上隆保不会在家,所以才敢放心大胆的到柳生家,这时候隆保忽然出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老妪谢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阿基米德借刀杀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