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中的狼》

第12章

作者:长篇小说

我在那张狭窄的小孩床上醒来时,下午的阳光已将这间小房间晒得闷热不堪。我觉得昏昏沉沉、浑身汗津津的。

我起身开了窗。外面是一些高高的篱笆圈起来的一片院落,是约翰的大麻园。我转身在冰箱里找出一罐姜汁麦芽酒,一边急不可待地喝麦芽酒,一边寻思怎样和雷联系。现在是1点39分,雷可能在她的办公桌旁。但我无法确定众生法律事务所的电话线上有没有被安上窃听器。此时,rki的暗探们一定已经全面出动,在四处搜寻我。

我最终还是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众生法律事务所的号码。接电话的是特德,我把嗓音提得尖尖的,说我是在为托尼·诺兰打电话(托尼·诺兰是雷的一个委托人),有事要找雷。不一会,雷来接电话了。她一下子就听出我的声音。

“莎——”她张口就喊我的名字。

我立即将她拦断,“不,我不需要和麦科恩女士谈话,我要和你谈。我已找到了解决问题的补救办法,我想在15分钟后与你商量。”

雷哑然无声。

我估计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我有了补救方法①,你明白吗?”我问。

①补救方法(remedy),和她们经常去的小饭店的店名remedy同音。这是莎伦在用暗语提示雷去雷米迪酒吧。

“是的,我懂了。”

没等她来得及讲别的话,我一下挂断了电话。

我在起居室里踱步,两眼盯著录像机的时钟。

15分钟过去了,我从通讯本上找出雷米迪酒吧的电话号码,拨打过去,先向那儿的店主兼酒吧掌柜布赖恩自报姓名。我和雷是他的老顾客了。

“不,”布赖恩一板一眼地说,“办这事,你该把电话打到办公室去。你有那个电话号吗?”

如果布赖恩把刚到达的雷安排到酒吧后面他兼做休息室的办公室里去,那就意味着雷被盯上了。一个rki的暗探就在酒吧里。“问讯台把那号码列上了吧?”我问了一句。

“对”

看来事情十分不妙。我给问讯台打了电话,要来了雷米迪酒吧办公室的电话号码,又拨了过去。第一阵铃还没响完,雷就说话了。

“莎伦吗?”声音有些颤抖。

“是我,情况怎么样?”

“很糟糕。今天早上伦肖到事务所来,问有没有你的消息。天哪,他那样子又凶恶又冷酷。”

“你和他讲话了吗?”

“讲了,特德让我出面对付他。我胡编乱造了一气你生病的情况,他根本不吃这一套。下午我去你家喂猫,有人跟着我,我把那人甩了。但到你家时,他们的人守在那儿。”

我感到有些恐慌,头脑中闪现出两个星期前住房惨遭破坏的情景。“家里一切都还好吗?”

“除了拉尔夫在长沙发上吐得臭气冲天,别的还算好。不过,莎伦,现在这儿又有一个人跟着我。”

“那人在外面酒吧吗?”

“在那儿。布赖恩设法让我进他的办公室,没让那人看见,但他知道我进了店里。”她犹豫了一下又问,“莎伦,到底怎么回事?”

“昨天夜里我把他们甩了,现在他们正在拼命找我。目前我还安全,但我不想告诉你我在哪里。听着,我不喜欢总是求人,但不得不需要你再帮一下。”

“没问题。”

“告诉汉克,我病得厉害,还不能对升迁的事做出决定。”

“哦,莎伦!他知道了,他们全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

“我对伦肖说你有病的时候,伦肖说,‘别给我来这一套,她昨天夜里去圣迭戈为我们办事情。’汉克和迈克就在这个时候走过门厅。”

好了,这下惹出大麻烦了。“他们对你说什么了吗?”

“汉克,他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他说他对我们俩极为失望,一个撒谎,另一个帮助撒谎。他很生气,问我出了什么事,我说我不能说。他说尊重我这么做,不过我要是准备去告诉他的话,他就在办公室。”

“雷,”我说,“告诉汉克,我很抱歉。对他说等我回去再向他解释。你不用担心受责备,是我把你卷进来,我会把事情解决好的。”

“我不会介意的。没有你,在这儿工作真不是滋味。”

“别那样说。”我听到外面传来发动机的声音。我拉起办公桌旁的窗帘,看到约翰骑着摩托车上了门前车道。“回去后我们再谈。我现在必须走了。”

“你在什么地方?我能找——”

“雷,那不安全。我设法明天再同你联系。你多保重。”我挂上电话。

“你醒了,”约翰走进屋里,“给你。”说着扔过来一个马尼拉纸的信封。

“这是什么?”

“余下来的几张你男朋友的照片。”

“谢谢。找到些头绪吗?”

他从冰箱拿出瓶啤酒。“皮特有点头绪。他和假日市场老板威克有点沾亲带故。”约翰背靠沙发,抿着啤酒。“星期天下午5点15分,海诺到假日市场去过,买了些咖啡,然后出去在外面转了半个小时左右,和两个女人讲过话。”

我睁大了眼睛。“威克认识那两个女人吗?”

“一个他以前从未见过,个子很矮,留着很短的黑发,是个拉美人。另一个叫婀娜·奥洛齐科,他认识,威克给她打电话,问她是否肯和你谈谈,她愿意,但得给钱。73块钱。”

“要得不少,为什么要那么个怪数目?”

“她已有了222块钱,想做堕胎手术,费用要295块钱。她星期天越境来这儿四处打听这种诊所,所以他们认识她。”

我以前只听说过,在墨西哥堕胎比在美国堕胎来得容易。“皮特认为这个女人诚实吗?或许她可能一无所知,只想弄点钱?”

约翰耸耸肩。“皮特相信威克,但他不认识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在哪里?”

约翰踌躇了,磨蹭着喝完啤酒,然后才说:“我带你去。”

“不,给我地址就行。这是我必须独自去做的事。”

“不,不行。”他站直了,“那个地区很混乱,这些年里你挨过刀子,差点儿被淹死(故事见《街头枪击案之谜》),屁股上吃过枪子。天知道,还有别的什么事你没告诉我。”

“约翰,我会照顾自己,再说,我不想把你牵连进——”

“我早卷进去了。”

“不,你没有。”

他张开双臂说:“瞧,你要我跪下来,求你领着我去?好吧,我就跪下来。”他真的跪下一条腿,双手举起,“莎伦,请让我和你一起去。”

“这真荒唐,快起来!”我用力拉他的手臂。他还跪在那儿,傻乎乎地咧着嘴笑。

“好吧,”我说,“你可以去,但我和那女人谈话时,你不许进去。我怎么说,你都必须严格照办。还有,我开车,你指路。”

“那是我的车。”

“你喝过酒了。”

“一瓶啤酒。”

“那就够了。你是想去还是不想去?”

他站起身。“你知道,你变得太霸道了。”

“你是不是打算bra我?”

“好吧,该死的,我服从!必须有人保护你这个傻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阴影中的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