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中的狼》

第28章

作者:长篇小说

内瓦罗的反应出乎我的预料。她犹豫片刻便说:“你撒谎!”

“我有一个见证人。他就在海滩上,你跟她谈过赎金的事。圣迭戈的警方也已经证实了布洛克威茨的身分。从你刚来到这儿起,警方就一直在设法与你联系。”

她捉摸我的表情,可是她的表情却难以捉摸。

我伸手到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上面有加里·瓦尔纳的姓名和电话号码。“这是负责此案的侦探。他会证实我的话。”

“这是事先安排好的!”

“你还是不相信我的话。”

她的目光移到纸条上,咬住了嘴chún,然后伸手去拿纸条。“我给他打电话。你等着。”

“别要花招。事情不能这么办。”

“那该怎么办?”这时候她有些急了。

“翻过围墙,走到海滩小路入口处,我有车停在那里。车上有大哥大,你就在那儿给瓦尔纳打电话。”

内瓦罗交叉着双臂。“我怎么能知道——”

“你是不知道。但是你别无选择。”

她有些微微颤抖,扫了一眼通往室内的门。

“走吧。”我说。

她走在我前面,笨拙地翻过围墙,仙人掌的刺在她皮肤上掠过时,她疼得退缩了一下。我们一前一后下了坡,往海滩走去,尽量避开附近由别墅窗户里射出的灯光。总算到了通往停车场的路口。

凯迪拉克车仍在原地。我催促内瓦罗快些到车旁去,海诺突然从车的另一侧大步走出来,见了内瓦罗,他点点头,然后对我说:“怎么回事?幸亏我有耐心再等你一分钟。”

内瓦罗认出了他,不禁挺了挺身子。

“这就是我提到过的见证人。”我对她说,“我想你们见过面。”我又对海诺说,“她决定给瓦尔纳上尉打电话。”

“明智的选择。”他把汽车钥匙扔给我,打开驾驶座右边的车门,挥手让内瓦罗上车;然后他关上车门,身于靠在上面。我爬上驾驶座,打开电路开关,放下右边的车窗,这样海诺可以听到内瓦罗打电话。我把电话拿在手里,让内瓦罗看着我拨通纸条上写的号码,然后把听筒递给她。

内瓦罗把电话筒紧贴在耳朵上。过了几秒钟,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握电话的手指头也*挛起来。她请圣迭戈警察局的接线员接通瓦尔纳警官的分机,自报了姓名后就静静地听着。

“我明白……是的……我会……”她瞥一眼我手里的枪,“我说不准什么时候回加州,不过我会与您保持联系。”

瓦尔纳又说了些话。

“在,她在这儿。”内瓦罗把电话递给我。

“麦科恩,你在搞些什么名堂?”瓦尔纳盘问我。

“我说过我会让内瓦罗女士跟你联系。现在我——”

“我听烦了你这种答非所问的话,我要你到我办公室来——”

“我最迟不超过12个小时去见你。”说出这句话,我信心陡增,也许说了就能办到。

“麦科恩——”

我不想与他争辩,挂断了电话。

海诺在一旁听着,显得乐呵呵的。

内瓦罗低垂着头坐在那里,两只手缠在衣服下摆里。“是真的……”她喃喃低语,声调凄凉。继而抬头转向海诺。“你当时跟他在一起?”

海诺蹲在车旁,简短地叙述了当时的情景。内瓦罗默默地听着,当海诺说到布洛克威茨中弹的时候,她吓得瑟缩了一下。

“事情逐渐明朗了,”我说,“现在你最好和我们合作。”

她没回答。

“你的麻烦事多着呢,”我补充道,“绑架,与同谋犯把受害人运过国境。如果蒂莫西·莫宁死了,这可是重案——要判死刑的。”

没等她开口,海诺问道:“方特斯在哪儿?”

“……傍晚他带着信用证书飞到墨西哥城去了。他说他打算在那里与布洛克威茨见面,明天上午把信用证书办妥。然后他们就回这里来分钱。可是现在我知道布洛克威茨已经——”她摇着头。

“蒂莫西·莫宁怎么样了?”

“在别墅里。他们从……从今天早上起就给他用*醉葯。”

海诺说:“你是否知道他们打算杀掉他?”

“并没有那种打算!”

海诺看她一眼,不过未加评论。

我说:“你也应该明白方特斯和马蒂准备拿你怎么办。”

内瓦罗还是不愿意相信正在发生的事实。她伸出双手,似乎要把现实挡回去。“我怎么知道你们说的是真话?”

“你跟瓦尔纳通过话了,知道那不是圈套。”

“可是黛安娜呢,我凭什么相信她还活着?”

我拿起电话递给她。“给圣迭戈的卡布里罗医院打电话。今天我见到她时,她的伤势虽然仍很严重,但没有生命危险。”

内瓦罗看着电话机,但是没有伸手接。“好吧,也许是这样。不过,如果方特斯打算杀了我独吞那笔钱,为什么要把黛安娜送回美国呢?他满可以让她死掉。”

“她的存在,还有莫宁,是他拿到钱的保证。他在取到钱之前并不知道你究竟有没有跟他玩花招。要是他在墨西哥城的事出了差错,他就有法子通你与他合作。黛安娜是你的同谋,莫宁是受害者。必要时他们可以作不利于你的证明。再说干掉你和莫宁是易如反掌的。同样,干掉黛安娜也没有多大问题。既然我能到医院里接近她,那么马蒂或者方特斯派的人也可以做到。”

她终于接受了事实,眼里透出惊慌的神色。“我不能再回那屋子去!”

“你准备去哪里?”海诺指指周围的一片黑暗。

她的目光移向我们,显然在求我们帮忙。

“不行,”海诺说,“我们不会帮你的。”

“除非你帮我们的忙。”我补充道。

没有答复。海诺与我交换着目光。我们在等待。

“那好吧,”内瓦罗吃力地说,“你们要我做什么?”

“帮我们把蒂莫西·莫宁从那里救出来。”

“那是办不成的。你们得躲过马蒂、贾米、吉尔伯特的一个保镖。”

“两个保镖,”海诺纠正她,“方特斯有两个保镖。”显然,托马斯或者是住在干河床里的其他人给他提供了一些情况。

“一个跟他去了墨西哥城。”她说。

“那好,”我说,“我们要对付的就是一个保镖,马蒂,还有贾米。房子里还有其他人吗?”

“厨师和女佣不住在那里。我出来以前女佣人到客厅里送冰块,她说她和厨师都要回去的。”

“那个酒吧侍者呢?”

“那是方特斯有客人的时候才请来的。”

“好吧,给我们讲讲别墅的布局——莫宁被关在哪里,其他人睡在什么地方。”

内瓦罗开始讲述房间的位置和别墅布局。

海诺问:“房子里有防盗警铃吗?”

“我知道没有。不过你永远也弄不清马蒂睡没睡下。他喜欢在暗中走来走去。”

海诺的目光越过内瓦罗落在我身上。“我用照相机去看一下。”说着他往小路走去。

海诺一离开,内瓦罗顿时紧张起来,似乎她更怕我些。

我问她:“要是马蒂发现你不在客厅里,会去找你吗?”

“不一定。只要我的汽车还在那里,他会认为我去睡觉了。”

我竭力想象如何把一个服了麻葯的昏昏沉沉的人从戒备森严的别墅里救出来。看起来是个无法完成的任务。此外还有个问题,即到了蒂华纳后怎样把他带过边境。那个蛇头莫贾什看到陡然增长的危险会不会退缩不干。

我问内瓦罗:“你们先前把莫宁关在布洛瑟姆希尔附近你家的房子里?”

“……是的。我们没有……虐待过他。”

然而你们却打算事成之后杀掉他,我心里想。“方特斯怎么会知道他在那里?”

“黛安娜税漏了嘴。她喝酒,喝多了就话多。”

“昨夜贾米把莫宁带来时,你难道就不怀疑方特斯的企图吗?”

“你怎么全知道?”

“你们已经被监视了一段时间了。”

“一开始我也怀疑过,但是后来吉尔伯特·方特斯把我拉到一边向我解释,他说让我们都集中到巴哈更安全些。他还花钱请联邦政府警方保护。他说的也有道理,再说,我一直都不放心蒂莫西。他一个人在那里,没有人照看他。起初我只打算在这里住一夜。”

“方特斯拿走了信用证书,对此他怎么解释?”

“他说几年前,在我跟布洛克威茨还没有结婚时,布洛克威茨因陷入财务困境,借了方特斯大笔款子保释自己。借据已经到期,所以布洛克威茨把信用证书给方特斯作担保,用我们该分得的那份钱作抵押。当时我感到很意外,可是我想布洛克威茨是明白的。我同科罗雷斯公司有联系,我是唯一能使他们用信用证书提出款子的人。”

“布洛克威茨曾向你说过那个‘财务问题’吗?”

“没有。”

“他曾经提到过认识吉尔伯特·方特斯吗?”

她摇摇头,眼皮垂了下去。

“那么,你,一个精明的女老板,就听信了他编的故事,是这样吗?”

“方特斯拿到了信用证书,”她分辩道,“他了解绑架的全过程。他先跟黛安娜联络,然后黛安娜才找上我。我们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到这里来跟他面谈。”

“告诉我,为什么黛安娜·莫宁和你、布洛克威茨勾结起来绑架她丈夫?”

她平静地回答:“是黛安娜找布洛克威茨的。他几年前就跟莫宁夫妇很熟。他们都是布洛克威茨发起的捕鱼业筹款运动的积极参与者。他们的公司在研制一种葯品,需要海豚的软骨做原料,他们觉得如果他们支持捕鱼业,就跟能帮助他们的人搭上关系。”

“这么说,布洛克威茨是作为筹款者与他们见面的?”

她点点头。“布洛克威茨渐渐与他们成了朋友,经常与他们在一起。那时莫宁夫妇过得十分富裕,过分奢侈。但两三年后,他们就被迫卖掉了自己的游艇和海滨度假别墅,还有旧金山的公寓。布洛克威茨说过,从那以后他就不大听到他们的消息了。”

“那么黛安娜是什么时候又跟布洛克威茨联系上的?”

内瓦罗的嘴角挂了下来。“几个月前——大概在三月份,她到布洛克威茨的办公室去,说实验室遇上了麻烦,蒂莫西·莫宁对工作失去了兴趣,对她也没了兴趣。她说她发现莫宁有一个情妇,她怕他最终要离开她。黛安娜博得了布洛克威茨的同情。”内瓦罗低头看着自己绞在一起的双手。“就这样布洛克威茨和黛安娜开始在一起睡觉。这是我从他的秘书那里得知的。”

“你为什么要跟他们一起干?”

她耸耸肩。

“你总有自己的想法。”

“嗯,钱,能得到一部分钱。黛安娜准备跟我们对半开。”

“参与绑架和谋杀一个人,你不感到于心不安吗?”

“我们没打算杀他!”

“说下去。莫宁也许不知道你是谁,但他和布洛克威茨是老朋友——”

“布洛克威茨化了装。我负责给莫宁送吃的,我还戴了假发。”

“哦,海诺在很远的地方就一下子看穿了布洛克威茨的伪装,莫宁能看不出?可见布洛克威茨是打算杀掉莫宁的。你对此也应该有所了解。”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既然你知道你丈夫跟莫宁的妻子睡觉,怎么还会相信他对你说的话呢?”

“……我不知道。我想,要是我帮他一起干,我就能抓住他。布洛克威茨到处拈花惹草,我不相信黛安娜对他有那么重要。再说,布洛克威茨让我干,我只能干。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现在什么都晚了。”

海诺出现了,迅速朝这边走来。“咱们最好赶快行动。马蒂刚才在外面游荡,现在又进去了。”海诺拿着枪绕到内瓦罗那边的车门旁。我打开车锁,她下了车。

我发动汽车,把车头调过去对着大路。然后把车门锁上,把钥匙放进口袋,随着海诺和内瓦罗顺小道往海滩走去。

“等一会我们还是顺原路回来。”我告诫内瓦罗说,“海诺在前,我在你后面。到方特斯家后,你带我们去莫宁的房间。不要试图给谁发信号。你要是那样做,你就死定了。”

内瓦罗抿紧嘴chún瞥了海诺一眼。

海诺说:“别看我。我也不会手软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阴影中的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