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中的狼》

第31章

作者:长篇小说

凌晨3:11

我们几个人在坚硬的岩石地上挤成一团,离开边境栅栏只有几码远。我们后面光秃秃的山坡上,有个火堆在几小时前就熄灭了。这是个阴冷的月黑之夜,万籁俱寂。没有人动弹,也没有人说话,然而我还是能感觉到有不少人也在这儿等待。他们的恐惧与急迫形成一股力量,就像冲垮堤坝的洪水一样拍击边境的栅栏,要不了多久,这潮流就会越过波纹钢格栅,而我们也将被”这潮流卷入那边充满黑暗和危险的峡谷,对某些人来说就是死亡。

莫贾什用沙哑的嗓音低声说:“那格栅很好爬。你们抓着柱子往上攀,翻过去。你——”他指着海诺,“最好帮帮那个木头人。”

我看看莫宁。他正冷冷地打量这个蛇头。一个科学家在观察一个没多少教养、而又令人厌恶的蛇头。尽管他反应还是很迟钝,但是却清醒些了。

我问道:“接下去呢?”

“你们要紧跟在我后面。峡谷大概在前头20英尺。万一看不到我,不要动,我会来找你们的。尽量趴低些。警察的夜间望远镜看得见你的每一个动作。有个家伙告诉我,在望远镜里看出去我们会发亮的——黄色的光,像金子一样。”他苦笑了一下,“金子,那可是好东西,对吗?当然啦,对你们来说,我们也有点像金子。没有我们,你们没法活。”

莫宁一直注视着莫贾什。这时候他开口了:“你为什么要这样说?”

“嗨,木头人会讲话!我这样说因为这是事实。我们翻过栅栏,去给你们种地,给你们看孩子,干你们撂给我们的所有脏活、重活。还有,你们把货送到我们的加工场,我们给你们运回成品。没有我们的廉价劳动力,你们怎么活?”

“要是这样说的话,好像美国人都已充分就业。”谢天谢地,莫宁总算有点儿精神了。

“屁话,别跟我来这一套。你们这些人干了些什么,你们修了一道该死的栅栏堵我们的路,在峡谷里把我们当畜牲一样撵赶,可是在洛杉矶的豪华餐馆里我们的人给你们打杂。”

莫宁耸耸肩。

接下来我们默默地蹲在那里。后面山坡上刮来一阵冷风,我翻起衣领挡寒。海诺的一只手按在受伤的胳臂上,表情很痛苦。

突然,在我们左边的栅栏远端出现一阵騒动。先是跑动的脚步声,接下来看见有一条黑影爬上栅栏,传来金属的碰撞声。莫贾什站起来观望,又摇摇头蹲下来。“笨蛋!骑警逮到了一个家伙。”

“你怎么看得见?”

“等你也像我一样来回折腾多次,你就知道眼睛该往哪儿瞧了。不过有七八个人爬过去了,会叫那个警察着实忙一阵。我们这就沿栅栏到走私者峡谷去。”

他动了动身子,开始蹲着往前移,并示意我们跟上。到栅栏跟前后,我们往东转。我伸手摸摸栅栏的钢板条,又凉又硬。

我们身后又是一阵騒动。在刚才人们翻越栅栏的地方又传来金属碰撞的声响。騒动声越来越响,啪啪的脚步声这时候已出现在栅栏的另一边。我听见有人在恶骂,还有的大声嚷嚷。什么东西砰地掉了,接着是一个小孩大哭起来。犹如洪水决堤,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人流冲过边境,涌入峡谷。

莫贾什举起一只手,我们全都起身站住,然而又蹲下去了。“再等会儿,咱们给巡逻队一个真正瞎忙的机会吧。”他说。

我看看海诺,他仍按着伤口,神色透着痛苦。莫宁蹲在海诺的右侧,一双近视眼睛黯淡无光。

山坡上渐渐平静下来。近处的峡谷里有人在叫喊,声音在夜空中回荡。莫贾什站立起来。“到时候了。”

我一跃而起,心跳急剧加快。海诺起得慢些,他抓着莫宁的手臂把他扶起来。

“往上爬,翻过去!”莫贾什说,“落地后一直往坡下跑,一直跑到一片矮树林,就等在那儿。如果没事,咱们就从那儿往峡谷里跑。峡谷那儿很陡,往下跑一半时就有一片岩石。在那里停一下,然后放慢些走。我弹手指头,你们就跟着走。我停,你们也停。一直走到界碑路旁的大下水道才能讲话。听懂了吗?”

“懂了。”我说。

海诺和莫宁点点头。

“那就行动吧。”

往上爬,翻过去,做起来可就没有莫贾什说的那么容易了。钢铁栅栏冰凉溜滑,脚蹬上去,滑掉,再蹬上去。爬到一半时,我掉下来了,一下子摔在地上,抓着栅栏柱头的手臂也扭伤了。

莫贾什已经翻过去了。海诺骑在栅栏顶部,使劲往上拉莫宁。我抓住柱子又开始攀援。我死死抱住柱子,把右脚稳稳地蹬住,抬起左脚,小心翼翼地往上攀。终于,我的手指攀上了顶部。我牢牢抓住顶部的栅条,使出全身所有的力量往上爬。

手掌终于平放在顶部了。接下来身子朝前一滚。我摇摇摆摆往前栽了一会儿,然后就脚下打滑,垂直地往下去了。这是在美国的土地上了。

故土,然而还不是家。这是一片充满危险的地带。

我在地上爬了一会儿,又直起身子看看其他人。周围漆黑一团,五英尺外就什么也看不见。我摸索着往坡下走,不时被石头绊一下,或者踩在小圆石上滑倒。

前面有影影绰绰的东西。脚下的坡更陡了。我竭力保持平衡,跌跌撞撞地往前栽去。前面是什么?我连忙伸出两手,却已经栽向一堆枯干多刺的植物丛里。

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臂膀,不让我倒下去。是海诺,我看不见他,但是从他身上外套的粗花纹上我知道是他。我大口喘着粗气,在那儿站着等了一会儿才缓过来。

不一会儿,我听见莫贾什弹手指头的声响。一个模糊的身影往坡下冲去。第二个模糊的身影跟上,那是莫宁。我推推海诺,他在我前头走了。

碰上岩石了,再次停下。再等待。又听到弹手指头的声响。

这时候,我们走在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上,前进得更慢了。脚下的路面越来越陡,石头也多了,草木比先前更稠密了。夜空像一只倒扣在峡谷上的黑漆盆。仙人掌刺扎进了我的衣裳。

这儿还有夜间出没的蝎子,土狼,也有响尾蛇。

我们已经到达峡谷深处。莫贾什的一只手拉了我一把,把我拉到一个石头堆旁。莫宁气喘吁吁。海诺的身于绷得紧紧的——我想是因为伤痛。

在那儿等待的时候,我回想起上个星期二在众生法律事务所办公室里格洛丽亚对我讲的故事。她母亲当年通过这个峡谷,遇上土匪的袭击——然而,她成功地越过了边境,又步行15英里才到达安全的住地,况且还带着幼小的女儿。不知为什么这件事使我忽然增添了信心和力量。我真该感激格洛丽亚。

我们在那儿待了约摸十分钟,莫贾什一直在观望四周,聆听动静。我跪在坚硬的石地上,渐渐感觉到心率趋于正常。我的情绪镇定下来,所有的感官都灵敏起来。

莫贾什站起来招招手。我们都站了起来。

早晨4:28

下水道漆黑的大口就在我们面前。管子约有二十英尺高,管子上方的夜空中已有南部湾灯光的色彩。

莫贾什让我们站住。“从下水道这儿出去大概十五码,通到一个小沟里。你们过了沟就到路面上了。要是巡警拦住你们,你们就说你们的车坏了,在那儿等着搭车。他们不会拿你们怎么样。我再去看看有没有人,然后你们就自己走吧。”

“到老牛奶场去走哪条路?”我问道。

“往右。大概一英里。在这儿等着。”莫贾什飞快地奔向下水道,蹲下,然后就消失在一片黑暗中。

一阵寒风刮来,我不禁打了个冷战。抬头看看,天边已露出一丝鱼肚白。海诺把两手搭在我肩上。“快到了,麦科恩。”

“谢谢上帝。你的胳臂还在流血吗?”

“嗯”

“疼得厉害吗?”

“能挺得住。”

“你好吗,莫宁?”

莫宁点点头,牙齿格格直响。

莫贾什去了很久。我一直看着我的夜光表。五分钟,又过了四分钟。他终于从下水道里出来了,猫着腰向我们奔过来。“事情有点儿奇怪,”他说,“管道里没有人。”

海诺问道:“应该有吗?”

“越境的人都从这里过。巡警精明得很,他们会在那一头张网等着。管道里总是挤满了人,不是吓破了胆的就是累得走不动的。”他犹豫了一下又说,“我敢起誓,那里因为刚才打过枪。”

“就是先前咱们听到的枪声吗?”我问道。

在我们到达下水道口15分钟之前,有一阵枪声传到峡谷里,那好像是半自动步枪声音。

莫贾什耸耸肩膀。

“你看见那头的沟里或路上有人吗?”海诺问。

“没有。”

我觉得有些不对劲。“莫贾什,还有别的路可以通到那边公路上吗?”

“那就得退回去,天很快就要亮了。”

“你说很多人都知道这个管道?”

“干我这一行的人都知道。”

我考虑了一下。“好吧,我们就从这里过去。”我从口袋里摸出还没付的300块钱递给他。“谢谢你为我们带路。”

他接过钱,咧开嘴笑了。“你们要是还有不怕死的美国佬朋友要从这条路回家,你们知道到哪儿找我。”说完他就走了,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海诺开始朝管道挪去。我伸手抓住海诺的胳臂。他朝我皱眉头,我小声对他说,“我不相信他的话。等一下。”

早晨4:49

10分钟过去了,没有再发现莫贾什的踪迹。我们从蹲伏着的地方起身往管道口移去。海诺和莫宁弯下腰进了管道。我又回头朝四周看了最后一眼,便跟着进去了。

黑暗立即包围了我。脚下尽是淤泥、石块和垃圾。任何一点声响都会在这个圆筒状的混凝土壁上引起回响。我看得见管道那一端圆圆的开口处透进灰白的晨曦。这时候管道里可能没有其他人,但是我能闻得到他们遗留物的味道,能感觉到他们残余的恐惧与绝望。此外,还有未散发完的淡淡的火葯味。

我紧张起来,扯扯海诺的衣袖。“不对劲呀。”我悄声说道。

“是的,情况不妙。”

我的脑于里迅速闪过种种念头,但没有多少可选择的余地。“你跟莫宁等在这儿。我回去,爬到下水道上面去看一下。等我五分钟左右,然后你们往管道那一端靠近,发出点声响。要是有人在那里等我们,响声会把他引出来的。”

“麦科恩,你爬到顶上去等于给别人做靶子。我不能让你那样做。”

“能,海诺,你能让我去,而且必须让我去。你身上有伤。这是唯一检验是否安全的办法。”

不等海诺阻止,我转身就往回跑。

早晨4:54

我爬到下水道上面时,天色渐渐亮了。那边的岩石和矮树丛开始现出轮廓。海上吹来阵阵冷风。我平趴在管道上,然后慢慢地抬头往四周张望。

下面有东西在缓慢移动,也许是动物,也许是像莫贾什那样的蛇头,也可能仅仅是在风中摆动的树枝。这就像我小时候听的催眠故事里的鬼怪一样,让人捉摸不透究竟是什么。有那么一会儿,我的沉着镇定烟消云散,巴不得立刻爬下管道,逃离恶梦中的鬼怪。

我掏出父亲的手枪,打开扳机;又看看表,差不多五分钟过去了。我扫视周围,没看见有人;再听一听。

下面有声响,是下水道里发出的回声。我全神贯注,在暗淡的晨曦中仔细搜索。

果真有一个人。

我起先以为是一棵随风摆动的柳树,后来看出来是个人影,站在沟的另一面。我眯起眼睛,竭力想看清楚。中等身材,瘦瘦的,手里端着枪。管道里又传出声响,那个人朝前移了一下。

是马蒂·萨拉查,手持半自动手枪。

他摆好了准备射击的姿势,不过仍在耐心等待。他要认准猎物,等他们清楚地进入视野,然后向他们喷射子弹。一个从下水道走出来的人是不可能看到马蒂的,也永远不会知道是谁打中了他。

我太紧张了,握着枪的手指有些*挛,只好把枪搁在下水道顶部的一个小土堆上,放松一下手指头。

下面又发出声响。马蒂又往前移了一下,稳稳地站住脚,再次摆好射击的姿势。他举起枪,预备。

我瞄准了他,等他完全不晃动。

扣动扳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阴影中的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