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艳游戏》

引 子

作者:长篇小说

老大死了。

东村感到很难过,连日来一直伺守在老大的病床前,那种漫漫长夜的难熬在东村是早已习惯了的,但是,静静地伴在多年来为他效命奔波的人的身边,他是慌惚的,他已经感到了对这种行踪不定的流浪生活的厌倦,尤其是自从认识了加代子以来,这种要退出江湖的慾望更加强烈地燃烧了起来。

回首往事,多少辛酸苦辣,颠迫流离伴着他形单影只地在长夜中度过,他自从加入了这个组织以来,就没有度过一天爽心的日子,他从不贪色,私慾,但是每一次的行动又是完成得那样出色,他的机智、魄力与功夫是闻名于长连集营的,他是这个组织中最杰出的人才。

但是,他的冷漠与孤僻也是闻名的,他从不多说一句话,喜欢独来独往,只有很少的几个人是他的知心朋友。

他在小枝组中一直跟随着老大干事,为之忠心耿耿,勤免待之。

老大也一直视他为心腹,从不离其左右。

这次他被派到意大利处理一起棘手的事情。当他办完事情,风尘仆仆地从欧洲赶到东京时,老大已经受伤躺进了医院。他没顾得上辛劳就倍伴在了老大的身边,老大见到他这样劳累,不忍心让他守护,叫他去度假休息。

东村一句话没说一直坐在那里。

末了,他问道:

“是谁开的枪?”

老大没有说话,只是抬眼望着窗处。沉默了好长的段时间,老大缓缓地转过头来,双眼有些湿润地看着他,动情地说:

“当初我不应该收你啊,东村,以后你好自为知罢。”

东村静静地看着这个曾经那样器重他的老大,老大的举动完全象一只沉着老练的老虎一样,他对于手下关怀备至,尤其对于东村,但是这次为什么遭到暗算了呢?为什么事情出在自己不在的时刻呢?莫非这里面有个圈套?东村在听了老大这句语重心常的话后,一连串好几个问题一下子滚出来了,东村的机敏不仅表现在这里,而且他还知道该怎样解决这些问题。

“是本部的人干的吗?”

东村低沉的声音在病房里回荡。

“东村,你以后要对得起兄弟们,做事不要太残忍,如果有人对你残忍,你应该明白我的一贯行动。”

东村默默地点了点了头。

东村是老大一手培养出来的,老大很清楚东村的性格,凡是他要做的,没有做不到的,凡是他不想做的,就是杀了他,他也不愿做。

东村就是那种有铮铮铁汉子风格,是武士道的最好楷模。

东村的心中,唯一能使他服从的,也就是老大,除了老大没有第二人,老大的品行确实是老大的样子,之外长连集营中没有人能在东村的心中称得上是“老大”。

老大最后弥留之际对东村说:

“东村,去过你自己想过的日子罢,我不会怪罪你的。”

其实,老大早就看出了孤癖的东村的一切渴望。是啊,谁不渴望过正常人的生活,享受普通人的天伦之乐。

东村在没事的时候,老是一个人静静地坐着,想他美好的童年,想他的父母,他想,人总是沉静在童年里永远不长大多好啊,没有苦难,没有争斗,只想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但是这一切永远不复返了。而且,现在的东村,完全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他憧憬正常人的生活,他只想和妻子、孩子享受一段平静的日子,哪怕是贫困缠身,也决不会再入这个魔窟了。

老大看出了东村的心愿,但是想到自己身边的状况,又舍不得让东村走,东村走了,就等于砍去了他的左臂右膀,这次的出事,完全在于东村不在身边。

要是东村在身边,老大决不会被人打成如此重伤。

老大在上司点明指姓要东村去意大利办事之时起,就有些怀疑,但他不敢违抗上司的指令。

他一再叮嘱东村要速去速回,但是仍然未免遭此暗算,老大这次下决心要东村走自己的路也在于他对上司的态度的转变。

东村懂得了老大的一片苦心。他叫部下把老大的尸体搬走。然后一个人静静地走在医院的长廊里。

他感到有些累了,就坐在了长椅上,双手交错着放在了沉下来的前额上,这时候,楼道里传来清脆的脚步声,东村没有反应。脚步声一直朝着东村传过来,到了东村的身边,停了下来,东村抬起了头,是加代子,东村一阵激动,眼睛有些润湿了,加代子抱住了东村的头慰安着。

东村伸手抱住了加代子的腰。两个人悄悄地拥抱着没有说一句话。东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她是他的唯一的亲人,他的心爱。

在这个时候,能给他力量和勇气的也只有是加代子了。

东村终于下定了决心;对加代子说:

“我要解散小枝组。”因为老大死后,小核组的继承人责无旁贷地属于东村掌管。而且老大也表示了那层意思。

东村于是叫来一个心腹,通知小枝组今晚八点在集地开会。然后,他和加代子向窗外望去,晚霞灿烂无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艳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