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艳游戏》

第三章 交缠不清

作者:长篇小说

东村请假去了东京。

加代子也一同去了,这是平直警察来访的那个星期天之后的一天。

这次去东京的目的是去见长连集营青目山家的年轻的头领平井村原。

青目山家是长连集营的本部,平井村原就是派东村去杀宾明永的当事人,长连集营本部以东村接受这一任务为条件,同意解散小枝组。

加代子并没有被告知这次去东京的真正目的,东村对加代子说是去东京二、三天,解解闷,劝她一起去,其实呢也想让加代子去呼吸一下东京的空气。

他们准备到阪泉的旅馆,下午三点,他们去登记了订房,东村约好了四点半去青目山家办公处跟平井村原会面。

“我想去买鞋子。”进屋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加代子说道。

“我不能陪你去了,没事吧。”

“你有什么事吗?”

“嗯,有点小事,一、两个小时就可以结束了。”

“原来如此,急急忙忙地说要来东京,原来是有事啊。”

“没什么大事,史不过是跟一个人见一下面。”

“跟前山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有关系是吧。好吧,什么时候去。”

“差不多了,一起吃晚饭,好吗,我差不多就这时候回来。”

“那么这段时间我就去逛商店,拼命地买东西,把卡全用完。”加代子笑着说。

“不行,鞋子和衣服一千元以上的不行。百货商店和时装商店也别去了,就去超级市场吧。”东村也笑着随口应着。

啤酒罐已经空了,加代子对东村来东京的原因没有刨根问底,这对东村来说是很平常的事。但是对从未发生过什么大事的前山那将发生的麻烦,加代子却不能不担心。

但是加代子没把自己的担心表现出来,不然东村会更费神,这点加代子很清楚,因此她尽量装得很平静,这东村其实也很明白。

东村准备对青目山家的平井村原说前山署警察平直的事,才决定到东京来的。

平直到底知不知道东了宾明永的人是谁还不清楚,东村认为平直已经知道了,而且平直还知道宾明永是经长连集营之手被杀的。

平直对东村说他在长连集营有内线,东村也想知道这是一条什么样的线。

洗手不干,准备重新过上正当生活的前山市中,有一个知道宾明永被杀原委的警察。这使东村有一种置身于地雷边上的感觉。

刚到约定的四点半,东村走进了青目山家的办事处。

平井村原在宽大的接客室等东村,边上还有他的帮手——东村和原木是熟人,年轻的侍从端来了咖啡。

“怎么样,农村的生活。”东村问候过之后,平井笑着问道。

“托你的福,过得挺舒适的。”

“在做什么事。”

“当地一家水产公司开货车。”

“东村本居然做起了鱼店的货车司机。这世道可真是变了。”

“完全变成了一个货车司机了。”

“那,没什么要我出面的事吧。”

“话是这么说,但现在有件不太明白的事,所以……”

“什么事,说吧。”

“是……”东村应了一声,匆匆瞥了原木一眼,在接待室里只有东村,平井和原木三人,东村在考虑,该不该让原木也听他将要说的那些话。

“是有什么秘密的事吧。原本没关系的,东村,说吧。”看到东村这样子,平井开口说话。

“别介意,原木君,我只觉得有很多事要特别小心点。”

东村向原本道歉说。原木笑了,手做了一个表示不介意的动作。

“事实上,是和前山警察署的平直警察有关,牵涉到好些奇怪的事。”东村说,然后他把田木信儿手枪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

“真是凑巧,这个门啡组的田木有一个和他一起生活的女子,这个女子居然就是宾明永的女儿。”

“咦,真是意外,宾明永的女儿竟然住在这种地方,这真凑巧啊。”平井也是很惊奇的样子。

“这倒还没什么,那个叫平直的警察和我们本家还有联系呢。他好象知道宾明永被杀的整个经过,平直清清楚楚地跟我说,是长连集营杀了宾明永。”

“那个警察没跟你说他知道杀了宾明永的人是谁吧。”

“没有明明白白地说出来,但说了一些拐弯抹角的话。”

“然后呢?”

“就因为这,我很是担心,有一个知道事情内幕的警察存在,我也没法安心,我想了解一睛本部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因此我就来这儿看看。”

“东村,你在钱上没什么困难吧。”

“啊?……”

“在农村的鱼店做一个司机,只能有刚混口饭吃的收入吧。”

“这,这没什么……”东村被平井的话搞得有点不知所措,平井到底想说什么,他的意图不太摸得透。

“你想恐吓我们是吧,然后拿到一笔钱,招出了平直警察,是想从宾明永这件事上弄到点钱吗?”平井说道。

对东村来说,他根本没想到过会有这样的误解,他强忍着没变脸色,笑着对平井说道:

“平井君,依然是那么喜欢开玩笑,如果我有敲诈本部那点胆量,我就不会洗手不干了,很可惜,我还没那胆量。”

“无聊,开玩笑呢。”平井笑着说。

“我知道。”东村说道,但东村心中并不认为平井的话是开玩笑,他觉得平井多少还是有点怀疑他在威胁他们。

“那个叫平直的警察和长连集营到底什么联系,你还没说呢。”平井恢复正常之后,又回到了原来的话题上。

“没有明白地说出来,但他说他在长连集营内部有线人,还不小呢。”

“不小……”

“我想平直就是通过这条线知道宾明永这件事的经过的。除这之外也想不出什么了,对我来说,今后我可能会和这个警察再有接触的,我已卷入前山市的那个纠纷中去了,因此,能了解平直和长连集营的关系,是比较有益的。

“这也是,明白了,平直的事我去调查一下,你,什么时候回前山?”

“我准备在这儿逗留两、三天。”

“哪儿的旅馆?”

“阪泉的亚都。”

“二、三天之后,我想平直的事能查清了,知道之后就跟你联络,你等着吧。”

“麻烦您了。”说完话,东村站了起来。

在旅馆附近的一家专门经营海鲜饭菜的店里吃过饭,东村与加代子便返回他们所住的那家旅馆,去了酒吧间。

一边聆听着钢琴的演凑,一边眺望着阪泉街的夜景,东村嘴里含着威忌酒,加代子饮着白兰地,东村很想马上回到家中,心里突然涌起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加代子完全沉浸在久违的东京的夜色中,看起来比平常更高兴,更娇嫩。看着加代子那样的神色,东村稍微有些轻松。

把平直的事告诉了平井,东村的心情轻松了许多。对东村来说,把平直与长连集营的关系搞清楚,对付平直也就好办了。

从酒吧出来,回到公寓已是十点钟了。东村洗完澡,加代子便进了浴室。东村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喝着酒。

电视节目很无聊。浴室里洗澡的声音听不到了,却隐隐约约听到吹风机的声音。东村起身走进了浴室,加代子正赤身地站在镜子前,吹着风。

“来给我吹风?”加代子看着镜中的东村问道。

“啊……”东村说。镜中的加代子满脸的高兴。东村从加代子手中接过吹风机,便吹了起来。

东村很喜欢这样给加代子吹风,他以前经常这样做。但来到前山生活以后,这样的机会便少了很多。加代子晚上上班,洗澡也只能是下午或傍晚,而这个时候东村正在驾着卡车在外边奔波。只有在休息日,才能这样给加代子吹一次发。

加代子的脸,头小小的。头发与肩同齐,柔柔的,浓浓的,东村用左手撩起湿漉漉的头发,给她吹着。

就这样,就这样给加代子待弄着头发,东村的心情便轻松了许多,平静了许多。对加代子涌起了一种深深的情爱,这滋味是不同以前的。

究竟是哪儿不同,东村说不出来,只在心中深深地体会到。加代子一直低着头,任凭东村待弄着。此时的加代子在东村看来多么的娇小,可爱,如同爸爸在给女儿吹风一样的感觉。

东村想一直品味着,但他此时的心中装着很多不如意。看着赤躶的加代子的倩影,又不免涌起一股股的兴奋。

“好了吧,干了。”

“谢谢。”

“下边有点不干。”

“这,用你的手给我弄干,怎么样?”加代子笑着说。东村放下吹风机,拔下插座。拿起梳子,给加代子梳了起来。

“你成为美容师,该多好啊。”

“只是这样想想,真的是成美容师,恐怕已经晚了。”

“从现在开始都不晚。”

“是吗。”

“嗯谢谢。梳好了,出去等一下,我马上就来。”

加代子说着,从盛有化妆品的袋子中取出化妆水。东村走出溶室,坐到沙发上。

加代子穿着睡衣,出了浴室。从冰箱里取出一瓶酒,拿了杯子,坐到了沙发上。对加代子来说,这件睡衣过于肥大。

一坐到沙发上,加代子便挽起衣襟,夹在小腿中间。把袖子撩到肩上。

“脱下吧,也许太大了。”

“不,这样就行。”加代子说着,盘着腿坐卜,把衣襟掖进了膝间。东村给加代子敬酒。

“来,青梅酒,喝个痛快。”

加代子打开酒瓶,开玩笑地说道。与其说模仿男人的口气,倒不如说是小孩儿效仿大人。东村笑着,搂住加代子的脖子放在腋下轻轻晃动着,睡衣胸前敞开了,东村注视着她rǔ房的微微颤动。

“再来一杯。”加代子斜着被抱住的头说。就在这时,门铃响了,东村站起来走了过去,从门缝里看到了青木山家的平井和本原。

东村回头向加代子递了个眼神,加代子站起来,无声地放下睡衣的衣襟,展开袖子换成了坐姿。

东村用很低的声音示音一下,便开了门。

“啊,这位是……”平井从门前扫视了一下,盯着加代子说。

“这是我妻加代子。”东村说,并给加代子介绍了平井和本原。他只提到这二人的名字,对经历避口不谈。即使东村不说,加代子从外表也能看出这二人是黑社会的成员。东村隐瞒了事情的不妙的一面。

“出去一下,怎么样?”

“平井面对着东村说。”

“稍等一会,换上衣服马上就来。”

东村回答道。关于平直的情报,早就弄到手了吧,东村这样想着。平井先站了起来,二人便出了门。东村关上了门。

“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就来。”东村从壁橱里取出衣服,对加代子说。

“以前的朋友吗?”加代子用柔嫩的声音问道。

“嗯,不用担心。”

“早点回来。”

“知道了。”

东村用轻松的口气回答到。加代子什么都没说,开始不停地用遥控转换电视频道。东村穿上西服走出了家门。

“好正派的妻子啊。”平井满脸堆笑地说着,向楼下走去。

“哪里,只是有一点儿,原来是一个护士的原因吧。”

东村边与平井并肩走着边说。本原跟在后面。

“我知道了,在小枝的组长住院的那家医院,认识的,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就娶了年轻漂亮的她对吗,东村?”

“别开玩笑了。”

“妻子又不在,说说都不可以吗?谈杀害宾明永的那个男子的事?”

“平直的情况知道些什么吗?”

“知道,这么说谈点有关杀宾明永的事。”

“可以。”

“把车开到地下停车场,在那儿谈,在车里不用担心被谁听见。”

“好吧……”

走进电梯里,木原按了电梯的开关。停着的电梯里有三个商人模样的中年男子。平井闭上了嘴。东村心情很不平静。平直的事中,提到宾明永这个名字,平井是故意说给东村听的。

讲乏味的话,好象是平井的癖好。这一点东村非常理解。但说过加代子后,故意把宾明永提上话题的时候,东村隐感到了平井的用心不良。

平井对解散黑帮,与年轻漂亮正派的女子一起生活,从心中产生嫉妒。如果不是这样,我脱离长连集营,也没有那么快。东村思索着。

那三个商人模样的中年男子,在大厦的一个台阶下了电梯。接着有三位象刚参加完晚会回来的男女上了电梯。为此,平井不便交谈,东村很是高兴。

车场停着一辆奔驰车。本原打开车门,东村被平井催促着上了平井的后座上。本原坐在驾驶座上。

“关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交缠不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艳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