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艳游戏》

第四章 无地安身

作者:长篇小说

第二周星期二的晚上。

十一点半,东村出了公寓,去接加代子。

停车场,有一辆车停在那儿,挡在了东村的车的前面。

东村探出头看了看,里面没人。车门锁着。从车号看来,东村知道这是一辆出租车,白色皇冠。

“真是的,这车停在这儿。”东村说道。打开了自己的车门,反复地鸣着喇叭。没有人从公寓里出来。夜深了,反复鸣喇叭,东村不好意思这样做。

“把车停到公寓的停车场,一定是来访客人的车。”东村想。

于是,东村走出停车场,去敲管理人的门。听到敲门声,管理人走了出来。

东村说明了原因,想让他帮查找一下车的主人。

“谁家的客人,把车停到这儿,真麻烦。”管理人说。开始从一楼挨家挨户去问。东村在公寓门口等着。

约过了十分钟,管理人走了下来。

“没找到,东村先生,好象是外边人的车,人家都说没有客人来。”

“还真有这种不懂常识的人。”

“我去叫警察,用起重车把它移开。”

“不用了,起重车也不会马上就到。来不及了。”

“有急事吗?”

“约好了去接我妻子,既然晚了,我去给她打电话,让她坐出租回来。”

“原来是这样,还是叫警察吧,怎么能乱停车呢。如果我有车,就借你了。”

“管理人说完,进了屋。东村返回停车场,再一次鸣起了喇叭。

过了十分钟,仍没人出现。已经晚上零点钟了。东村死了心,返回屋里。给加代子所在的单位打电话。加代子接了电话。东村向她说明了原因。

“没办法,真是麻烦的事。”

“如果来得及的话,我会去接你的。如果不能到达约定地点,就坐出租车回来吧。”东村挂了电话。再次去了停车场。

东村在车中等到十二点半,还没有人出现。警察的车也没来。接加代子的时间已经过了。东村又返回了屋里。

不单单是乱停车的问题。凌晨2点左右便发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凌晨1点,加代子仍没回来。东村等到1点20分。即使下班晚了,加代子也没回来过这么晚。

1点20分,东村再次给加代子打了电话,没人接。下班了,招待员们大概都回去,东村这样想。

一丝不安涌上东村的心头。一种说不出的味道。莫非没拦到出租车,不可能,酒巴、招待闭门的时候,空的出租车很多的。

时间越来越晚,东村越发不安。2点,终于,不安的事发生了。

电话铃响了,东村想一定是加代子打过来的。但话筒里传过来的声音,是一个陌生的男子的。”

“是东村先生吗?”

“嗯。”

“你妻子想见你。”

“什么!?”

“你妻子在刚山公园,听清了吗,刚山公园的停车场。”说完,那人挂了电话。

东村奔出了房间。

“啊——”地发出了一声吼叫。

果然不出所料。挡在东村车前的出租已经不见了。这车一定是为阻止东村接加代子而设置的。东村这样想。警察的起重车也没有要出动的样子。

东村驱车向刚山公园赶去。

也许是,加代子走出旅店,拦出租车时,被打电话的男子们虏走的。东村这样想。

是谁为了什么要拦截加代子,东村不太清楚。但是,一定与持枪及后一连电发生事有关。

对方不可能是一个人。东村奔出房间时,什么武器也没带。刚山公园究竟有什么在等待着自己。想到这些,东村有些不安。

刚山公园位于市西侧的高地上。名字的由来,东村不清楚。那里的樱花非常有名。春天,东村与加代子经常去那里赏花。

刚山公园广阔的停车场上,停着两辆客车。一辆是白的。莫非就是停在公寓的那辆白出租?东村这样想。除以之外,没有别的车。东村驶入停车场,立即停了下来,大声叫着加代子的名字。

停在中间的两辆车,向东村靠过来,东村下了车。两辆车把东村的车夹到中间,停了下来。一辆是白的,一辆是灰的。

灰的那辆车擦着东村的车子,停下来。车内的灯亮着。东村透过车窗,看到了加代子。被一男子背着手拧着。由于恐怖而显得歪曲的脸面向东村。

东村愤怒的血一下涌到了头顶。他想撞开车门,车门紧紧锁着。

“请打开车!”东村叫道。

“见到你妻子放心了吧。”一个声音从东村后边传了过来。是站在白色出租旁边的一个男人的声音,东村的车前车后,一边站着一个。

“为什么要这样?”东村问道。没有人回答。装载着加代子的那辆车,突然发动机器开走了。

“等等!”东村叫到,狠狠砸了一下车镜罩。车,开走了。

“哈哈哈,见鬼去吧!东村先生。”身后一阵狰狞的笑声。前后向东村包围过来。东村再也按按捺不住愤怒的火焰。飞起右脚狠狠地向左边的人揣去,同时用左肘打破了右边人的脸。血从右边过来的人的额头上流了下来。东村顺势抓住那人的衣襟狠狠地向车撞去。

“真厉害,东村先生。”听到声音,东村转过头。一支手枪正对着他通过来。停车场远处明亮的地方有一支大的手枪,内着银色的光。持枪的是第三个人。枪对着东村的喉咙,那人突然向东村的腹部踢过来。

顺势,额头流着血的那个人狠狠地向东村扑来,一股脑地打起来。

“住手!”一个持枪的男人的声音。东村倒在那里喘着粗气。

“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好象有人下来,向东村走过来。东村顺着声音望去。

“东村先生,受惊了。”说话的是长连集营布原一家的头目平井村原。

“平井,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东村问道。平井上前两步,站到东村面前,放下检。便有两个男子围过来,站到东村两侧,好象东村一动就有被押起来的势头。

“我也不想这样做,东村。但你太不够意思了,只好这么办?”

“不够意思,是指我没按平直所说的去做。”

“嗯,但那事已过去了。平直说不再追究了。但是,实际上平直也好象没断那种念头。”

“这么说……”

“知道吗?”平井说。东村轻轻点头。有关田木信儿一事,因没提供证言,平直便借杀害宾明永一事,追究我,莫非是此事,东村想。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若平直采取行动,情况会对长连集营本家不利。因此,代替平直采取此行动解决纠葛。

“什么纠葛?”

“详细内容,我不清楚。平直想借田木信儿一事捣毁门啡组。可东村先生没有提供证言。因此,采取此行动,达到捣毁门啡组的目的。

“也就是让我出面捣毁门啡组?”

“是的,为此我特意从东京到来前山,请求您取下门啡组组长的头。”

“残忍的啊,平井先生。为此拿我妻子当人质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是太过分了,我也这样认为。可这是长连集营的大头目的意见,而且也牵涉到县知事,我能不传达吗?大头目的话。”

“如果我拒绝做此事,怎么办?”

“竟问这话。东村先生自己最清楚了。你妻子将被贩卖到国外,卖婬、被人拥抱……”

“因为没有给平直提供证言,就让我做这件事?”

“也许是吧,我想没有别的原因。”

“明白了。做了就放我妻子,这是条件?”

“想通了?东村先生。但我现在不能作主,必须听听头目的意见。而且,干掉门啡组组长不能使用枪、炮等武器。借交通事故消灭他。否则,以后会有更大的麻烦。”平井说。

东村点了点头。此刻东村的内心充满了满腹的怒恨。

平井一帮人驶车开走了。

东村打开自己的车门。坐到车座上,额头上渗出了冷汗。当然不止这些,受了拳打脚踢的腹部和腕部。此时如火蒸烤着一样,火辣辣地痛。

东村发出了低声的吼叫,不仅是因为腹部的疼痛。加代子被抓去当人质,自已被强行跟这些人比起来,疼痛算得了什么。

东村坐上驾驶座,发动了车。驶出刚山公园,向公寓开去。东村一只脚用力地踩着加速板,汽车发出悲惨的鸣叫声。

回到房间,东村拿出一瓶酒,坐到电话机前。等待着平井的回声。

这不过是一时的慰藉而已。东村不杀害门啡组组长,长连集营是不会放弃加代子的。东村很清楚这一点。

为了逃离黑社会集团,东村被迫夺去了无怨仇的一个男人的生命。以东村杀人的罪行为代价,换来与加代子的生活。

但,事实证明,这么沉痛的代价仍不能支付他们的生活。想继续过安静的日了,东村还必须夺去另一个无缘无故的男人的生命。这就是长连集营要他做的。

对长连集营来说,东村成了组织以外的。唯命是从,能卖弄手碗杀人的人。而且可以不付出任何报酬。

“你打算逃离黑社会,干这些杀人的勾当的吗?”东村扪心自问。答案只能在yes和no之间选择。有没有重新做人的决心和勇气,东村追根求源地思想着。必须选择一个答案。

二者之间,应该选择哪一个,是很清楚的。但东村下不了那个决心,一个可怕的黑影总在他眼前晃动。

杀害宾明永的事实,东村从记忆中抹去,得以与加代子生活下去。即所谓的平稳、安静的生活。

今天再次杀害门啡组组长,也许能过上象以前的、平稳的、每天接送加代子的生活。东村有这种污染了的、肮脏的想法。但没有信心甚至是不忍心杀害门啡组组长。

若选择杀人的手段,必须早动手,且不与周围发生摩擦。东村很清楚这一点。但随之也会失去公民权利。东村也想到了这些。

以前在前山的生活,看似是幸福的人间生活,但揭去肮脏的外表,便一无所有,只是延长被剥夺公民权的生活。这种意识在东村心中一直抹不去。长连集营新的要求更增强了他的这种意识。

以杀人的代价换取看似平稳的生活,是错的。东村意识到了这些。这次又要偏向这种念头,东村非常地不安。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东村想避开这种惨忍的代价,自己一个人先走上非法的道路,不仅是为了加代子,也为了挽救自己。

东村清楚地知道,想想容易,行动起来比登山都难,都危险。

第二天,东村请了假,一觉睡到天亮。只喝了一杯啤酒。

想到加代子作为人质,东村无心去上班。

一种假想渐渐在东村脑中形成。随之东村焦燥的心情也稍微淡了下来。开始的种种想法渐渐退到脑后。

救出加代子,从自己都摸不到非法的监中救出加代子想到加代子被抓去当人质,怒火再次涌上东村的心头。

东村不想吃,也不想喝。加代子在受着一种什么样的待遇。东村无时无刻不牵挂着她。东村一边想着,一边煮了点饭。

上午十点半,电话铃响了。东村飞到电话机前。

“东村先生吗?”话筒里传来的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东村嗯了一声。接着听到的是加代子的话音。“我是加代子,现在没事了。不要为我担心。请按照这儿的人的,分咐去做,我就可以回家了。拜托了。”

声音停止了。东村听得出这是加代子的录音。按钮的声音都清楚地从话筒传了过来。好象写的台词。

“我是平井,你妻子在这儿很好,请放心。”加代子的声音停止后,立即传来了平井的说话声。

“不能让加代子接一下电话吗?平井先生。”

东村按捺愤怒的心情,平静地说。

“刚才没听到吗,你妻子的声音。”

“只是录音……”

“这就足够了吗。喂,有事要通知你,请做好记录,准备好了吗,做好记录。”

“这儿有书写用具。”

“首先是名字。门啡组组长的名字青山的青,山野的山平原的平,年龄61岁,住所:前山市公木町856号乘座车是白色林肯轿车。组事务办公室,在索吉亚大楼的二层。青山所乘车,连司机一共三个人。不用害怕!之后把青山的照片连同详细材料,给你送去。记上了吗?”

“就这些吗?”

“照片已送出去了,最迟明天能到,请做好准备,越快越好。”

“事情结束后,就可以放加代子了吗?平井。”

“组上已这么决定了。因此才通知你。”

“越早越好,必须是今天或明天吗?对方武艺高强,我必须斟酌对策,请多给我些时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四章 无地安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艳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